第1389集:夺取造化,陷身重围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89集:夺取造化,陷身重围

一声长笑,惊破风云,赫见江晨身上气息大变,一股前所未见的亘古神魔之力迸爆开来,冲击四方天宇,震动无边大地。 造化无尽,毁灭无端,相衍相生,正是至强无上之道。 反观三十三天至宝,它们想要借助江晨的力量来淬炼自身,却让江晨的力量借机直接渗透到了三十三天至宝的核心深处,一股一股的禁忌神魔之力,成千上万,缠绕在了那些器灵的身上。 渐渐地,这三十三天至宝散发出的气息越发接近江晨,伴随着江晨口中喝声落下,伸手所向,一化千百万里,遮天蔽日,一把之下,就把三十三天至宝尽数抓在了手中。 “嗡.........” 神器有灵,不甘就此被夺走控制权,三十三天至宝不断颤动着,想要继续攻杀,可惜这一套宝贝的身上,到处都是禁忌神魔之力缠绕,这是超越天地极限的可怕魔力,如今已经渗透到了三十三天至宝当中,此时此刻,根本无法调动三十三天至宝的力量对他进行攻击。 “造化天地,万物衍生,三十三天,尽归我手。” 江晨口中一声冷哼,禁忌神魔之力转换,打出一重重造化之力,茫茫造化大道的气息不断灌输进入三十三天至宝的深处。 这一刻,江晨仿佛造化仙王再临,一下子就把三十三天至宝给震慑住了,紧接着,他那恐怖的神念瞬间轰了下去。 “岁月轮,一斩风月不留痕!” 抬手举剑,奋力一劈,正是无上绝式,岁月长河滚滚向前,无尽轮回磨灭一切,恐怖力量,源源不绝的落在三十三天至宝的诸多器灵之上,这些器灵当中的意识都被恐怖的轮回之力给粉碎了,放逐到了无尽的时空深处、命运长河之中。 顿时,那三十三天至宝的器灵,全都变得呆滞起来,只留下诸多力量,所有的意识都消失不见了,江晨心意一动,就把自己的意志烙印在诸多器灵深处,这一套至宝,就这样被他给生生夺取了。 “这..........怎么可能?!” 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前一刻还在激战,后一刻就被江晨轻而易举的夺取了三十三天至宝的控制权。 这样的结果,令人难以置信! 绝望平原位面更深处,一个似位面非位面,似世界非世界的空间之中,一个个的人影在其中端坐,对着一团强横的力量在进行着祭炼。 “灾难,永恒,混沌,杀戮………还有法界之主,洪荒天君,恐怖天君……” 江晨目光如炬,穿透无尽虚空,直接看进这处空间,只稍一感应,他就明白那些气息到底是些什么人,而且他们围困的那强烈力量,显现出了无比混乱的气息来,毫无疑问,那就是混乱天君。 此刻,混乱天君被人围困住,不过庞大的气息一点都不衰弱,似乎是一头太古巨兽在蛰伏着,随时都会爆发出来。 忽然之间,灾难,永恒,混沌,杀戮,这四大天君身上的气息一下子变得凌乱起来,再也顾不得镇压混乱天君了,他们几个仰天长啸一声,无比怨恨的声音就在整个绝望平原上扩散开来。 “江晨,你找死!” “可恶啊,江晨,你这个畜生,你竟然胆敢夺取三十三天至宝,已然犯下滔天大罪,不可饶恕啊!” “杀,该杀,今日必须杀死此人,我们无数岁月的努力,都化作流水了,圣品三十三天都易主了,这简直是不能承受的大损失。” 怒吼,悲愤,仇恨..........一瞬之间,各种各样的情绪在天庭的几个天君身上爆发出来,他们差点就被气疯了。 非是他们为人小气,而是这一次的损失实在是太严重了。 他们原本以为有三十三天至宝出手,足以镇压江晨了,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圣品三十三天至宝竟然能够被人夺走,而且,还是如此的迅速,让他们连反应过来的时间都没有。 此时,他们和三十三天至宝所有的联系都已经消失,这其中的含义到底如何,没有人比他们自己更加清楚了。 “轰隆隆............” 暴乱的气息,引动天地剧变,气流在爆炸,整个绝望平原都在这一刻轰动起来,似乎陷入了毁灭的边缘,每一寸虚空都充满了愤怒的气息。 天庭的几个天君在绝望平原修炼了无数岁月,早就把这个位面都给炼化了,和他们气息相连,是以,现在杀戮、永恒等天君怒火冲天,整个位面也会反应出他们的心情,立时变得暴躁起来。 “怎么回事?” 洪荒天君、恐怖天君、还有法界之主,这几个人都是近段时间和天庭的几个天君结成联盟的,这次汇聚在这绝望平原深处,就是要合众人之力,把混乱天君彻底给炼化了,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腹大患,但是没有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刻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洪荒天君等人都是天君当中的盖世高手,神念一动,辐射千万世界,他们见到天庭的几个天君愤怒如狂,心中一动之下,就神念透空,想要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顿时,他们就看到,不远处的绝望平原上,一道修长身影卓然而立,手上把玩着三十三团璀璨的光芒,那浓郁的造化气息即使相隔遥远的时空他们都能够清晰的感应到,哪里还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他?他怎么会这样厉害,竟然能够降服圣品三十三天至宝,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不好!此人本就实力强悍,现在又有了圣品三十三天至宝在手,咱们还怎么找他报仇,一套三十三天至宝就足以镇压诸天万界了,再加上他本身的实力,诸天世界,谁还能是他的对手?!” 起源王朝的洪荒天君、恐怖天君见到江晨拿着三十三天至宝的样子,差点没有惊叫起来,他们心中更是一片灰暗,这现实太残酷了! 本来,江晨的实力就惊天动地,深不可测,现在更是得到了圣品三十三天这样的至宝,这还让他们怎么活? 当日,起源王朝因为江晨的缘故,差点直接毁灭,洪荒天君和恐怖天君二人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找江晨报仇雪恨,但是现在他们犹豫了,失去了自信。 没有办法,江晨手上有了圣品三十三天至宝,这实力增加的不是一点半点,而是一个恐怖的提升,除非他们现在成就仙王,否则,根本不可能是江晨的对手。 “秩序神城,混乱之都..........” 就在这个时候,天庭的几个天君气息混乱,惊慌失措之下,那团蛰伏着的巨大力量,突然之间,哈哈大笑,冲天而起,周身发出了恒河沙数一般的神雷,每一声雷响,都是一个混乱的世界产生,随后一尊代表着秩序的神城,从众人之中冉冉升腾起来。 却是混乱天君趁机脱困而出了! 混乱天君实力强悍,想要将之镇压炼化,诸位天君非得倾尽全力才可以,但此刻,随着江晨夺取三十三天至宝,不论是天庭的几个天君,还是洪荒天君,恐怖天君,法界之主,都被震撼了,法力运转,亦出现一丝滞碍,这就给了混乱天君一个极好的机会,顿时就爆炸出全身的力量,脱困而出。 “轰!” 混乱天君高大巍峨无比的形体,居然一下子就震破了众人的封锁,在浩瀚的力量洪流之中,挣脱出来,跃在九天之上! “灾难,雷帝,永恒,混沌,杀戮,法界之主,洪荒天君,恐怖天君……你们这次联手封印我,想要掠夺我的本源,可惜的是,我利用你们的祭炼,重新把混乱之真谛、秩序之奥义重新梳理淬炼了一番,虽然法力大损,不过境界却更深了一筹,以后,你们就等着我疯狂的报复吧!” 方甫脱困,尚未恢复元气,混乱天君口中就开始大放狠话,显然,这一次他虽然大有收获,却也着实凶险,差一点就被炼化了,岂能不怒? “可恶!” 有人回之一声怒喝,随即,只见一尊头上生长着白色独角、脚踏黑龙黑象的巨大存在,发出了嗡嗡的诅咒,一股无穷无尽的灾难意念横扫虚空,散发出来,这就是灾难天君! 灾难天君,在天界拥有无穷无尽的传说,他既是灾难之主,又是救赎之主,掌握着毁灭和生机,是最为悠久的一个远古天君,活了五六个混沌纪元,但是法力却远远的超越了这个数。从这一下站立的情况来说,就显现出来了他的深不可测。 可惜,混乱天君显然更为凶横,一脱身出来,掌中便就托起一座神城当空旋转,立时就把灾难天君的诅咒给生生震破。 “铮!” 乍闻一声高昂剑鸣,随即,一道剑光,劈开虚空壁障,一条虚空通道蔓延而来,一直延伸到了混乱天君的脚下,他一步踏上去,身形便就消失在原处,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然来到了江晨面前。 “是你来救我的吗?你是谁?” 混乱天君看着江晨,脸上不禁生出几分疑惑,因为,他并不认识江晨,亦不知道,江晨为何会出手救他。 “在下江晨,我来此处自有目的,至于救你,不过顺手而为罢了。” 江晨淡然应声,毕竟,说到底,他此行的真正目的,是在夺取三十三天至宝,至于救出混乱天君,真的只是顺手而为。 而且,他和天庭的几个天君都有过节,凡是天庭几个天君想要做的事情,他必定是要来破坏的,夺取三十三天至宝如此,救出混乱天君也是如此。 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 混乱天君正为自己的脱困而感到欢喜,但灾难、永恒等天君却在因为混乱天君的脱困而发愁。 他们今天损失太大了,首先是雷帝天君被江晨镇压,天庭的实力就被狠狠的削弱了一筹,紧接着三十三天至宝也被夺走,如今更是连混乱天君也脱困了,他们这么多年的谋划算计,就在这短短片刻功夫彻底失败了。 “可恶,江晨,你最好赶快交出三十三天至宝,否则今日我们势必要将你诛杀在此,挫骨扬灰!” 虚空一颤,华光铺盖天地,灾难,永恒,杀戮,混沌,四大天君齐齐现出身形,气势森然的站在江晨面前,他们背后,法界之主,洪荒天君,恐怖天君等人也紧随而来,个个目光不善。 “哈!” 江晨见状,脸上不见半点畏惧,口中回之一声轻笑:“灾难,永恒,混沌,杀戮........就凭你们几个废柴,也想杀我?真是大言不惭,来来来,我就在站在这里,你们若有本事,只管来杀我!” “哼!无知之辈,自持有些神通,真还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不成?今日,绝望平原,就是你的墓场!” 灾难天君说话间,浑身上下,激荡着一股恐怖的灾难气息,整个人就仿佛是灾难之源,散发出来的气息令人恐惧。 “我江晨一身,天难灭,地难葬,区区绝望平原,恐怕还不够资格当我的墓场。” 江晨开口,言语平静,不见丝毫的情绪波动,随着伤势恢复,他的修为越发高深莫测,平静中,自有无穷自信。 “是吗?” 洪荒天君森然开口,他周身气息古老苍茫,仿佛是从遥远的洪荒年代走来的无上至尊,气概无双:“江晨,前些日子,你闯入起源皇城,破坏了起源之地,更是夺走了我起源王朝的第一神器封禅祭坛,今日,我也要向你讨回这笔账。” “很好。” 江晨慨然应声:“洪荒天君,恐怖天君,你们两个是起源王朝的人,我们之间,确实有不小的恩怨,你们要出手,无可厚非,那么,法界之主,你呢?我可不记得和你们法界有什么恩怨。”说话间,他目光一扫,径直落在了法界之主身上。 此人是在场的几个天君当中修为最强大的一个,足足有九个纪元的修为,而且,他还掌控着无上法界,就算是在诸天万界当中,也是最顶尖的那一层次,纵横好多个纪元,不知道横扫了多少强敌,闯下了无敌的威名。 “嗯?” 眼见着江晨目光逼视过来,法界之主并无畏惧,显然,他对自己的实力同样自信,当即沉声以应:“江晨,你的名声,我已经听说,近来,你在天界四处夺宝,搅乱天界秩序,更有不少天君陨落在你的手上,如你这样肆无忌惮的邪魔,人人得而诛之,本座自然也不会例外,现在造化天庭,起源王朝,还有我们法界都已经结成联盟,你既然是我们这个联盟的敌人,那就是本座的敌人,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说话之间,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身上的气息却是越发凌厉起来,像是一把天刀,锋锐厉芒,随时都要劈斩而出,斩杀江晨。 “好!很好!” 闻言,环视周遭,江晨反而更激起一股胸中豪气,口中长声大笑:“法界之主,洪荒天君,恐怖天君,灾难,永恒,杀戮,混沌,既然你们都想杀我,那就一起出手吧,我江晨何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