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7集:雷霆之战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87集:雷霆之战

“都天无上,开辟鸿蒙!” 面对雷帝天君,江晨口中一声长啸,浩元倾吐,天地风云惊走,引乾坤为之剧变,顿时,江晨身周,充斥着无穷的雷光,仿佛万雷至尊,雷中之神,气势之庞大,竟是比雷帝天君还要可怕。 阵对两人,一方是毁灭神雷,无上雷帝之威,一方是都天神雷,劈开鸿蒙之能,眨眼之间,便是最极端的恐怖对决。 “轰隆!” 巨响震天,神威雷动,江晨和雷帝天君交手的区域彻底变成了一方雷电国度,每一个刹那,双方都发出无数雷气相互攻杀,其中惨烈凶险之处,无法想象,不论是雷帝天君的毁灭之雷,还是江晨的都天神雷,都蕴含极为可怕的雷霆杀伐之力,一旦中招,强如天君也难以承受。 弹指间,千万次交锋,江晨神色自若,翻手之间,禁忌神魔之力灌注,顿时,都天神雷威力大增,只听得一声惊雷炸响,宏威爆发,雷帝天君那一尊无量精气汇聚而成的雷电之神轰然破碎开来,化作满空的雷霆精气直接消散一空。 “呃!” 一声闷哼,重创在身,伴随着一阵剧烈的虚空波动,雷帝天君破开绝望平原的黄土,终于真身出现了。 “江晨!” 辅一现身,雷帝天君目光所向,冷冰冰的直觑江晨,一股庞然沙发之气,毫不遮掩的释放出来。 “雷帝天君!” 江晨一双眼睛,亦看着雷帝天君,此刻,其现在显现出来的真身,并不是那种全身都是雷霆之眼的法身,而是一种类似于人的真身。 他身披一件银色大衣,上面刺绣着雷霆闪电,弯弯曲曲,好似符文,气息也是神物,居然不在“刹那王袍”之下,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缔造的还是来自于远古的传承。 其人相貌,是一个皮肤白白净净、模样十分清秀、眉心有一道闪电形状印记的年轻人,身躯也修长,完美,似乎是一个世俗之中的世家公子,但是他的双眼,其中有一种至尊无上的权威,掌握劫法,掌握天劫,更有一种远古的沧桑。 身上更有一股极为可怕的权势气息散发而出,什么皇朝帝王,一界之主,都没有他这样的气质。 江晨心中明白,雷帝天君到底有些不同,他掌握了雷霆,就掌握了一部分天劫的力量。许多天劫都是由雷霆组成,除了天君大劫之外,他几乎是可以想让谁渡劫更严重,那劫数就更加的严重,想让谁的劫数轻,那个人就可以安然过关,这才是天地之间真正的权势! “我们终于见面了。” 淡然开口,江晨言语之间,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如亘古苍天,斡旋天道:“同修雷霆,共争大道,这条路上,注定了我们之间,只能有一人存活!” “不错,我们之间,确实只能有一人存活,所以,今天,这绝望平原,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雷帝天君的语气也非常淡然,没有露出丝毫杀机,但却有一股可怕到了极致的自信:“实话告诉你,我们已经把三十三天至宝全都练成了圣品仙器,横扫诸天也不是难事,所以,你认命吧!” 无怪乎他如此自信,毕竟,三十三天至宝非同小可,一旦全都炼制成圣品仙器,那三十三件圣品仙器联合,简直就是惊天动地,横扫天下,威力不知道有多强大。有了这样的底牌在手,再怎么样自信,也毫不为过。 “圣品仙器级别的三十三天至宝吗?很好,看来你们是真的炼成了,这非常好,你可知道,我此番前来,就是为了你们手上的三十三天至宝,你们能够将之练成圣品仙器,正好为我所用。” 闻言,江晨不惊反喜。 “狂妄,你太狂妄了,天上地下都没有你这么狂妄的人,竟然想要夺取我们手中的三十三天至宝,简直是不知死活!” 雷帝天君话音还未落下来,就已经再次行动起来,身躯唰的一下,挺立得笔直,道道雄壮的雷霆,也再身体周围连接成了密密麻麻的文章符文,那些符文,不是神,仙,佛,魔,甚至追烁上古源头,从永生之门中流传出来的谁也不知道的文字。最后,这些符文化为了一个巨大的“劫”字。 就是一个“劫”字,从永生之门中流传出来的无上劫法,代表着尘世之中,诸般劫数的最终奥秘,一劫在手,万劫不磨。 雷帝天君这一刻真正开始展现自己的底蕴,他一出手,就惊天动地,使出了一个先天古字,劫。 这一个字,代表着无上劫数之道,凌厉非常。 “九劫神道,万劫统摄,劫数之章,不灭之文!” 以“劫”字为中心,一篇文章出现了,字字珠玑,每一个字,都是雷帝天君对于无上劫数的领悟。甚至这些领悟的文字,他都是以诸天神物锻造而成的,融入自己的法力之中,成为了法武合一的大神通。 “劫数文章”一出,几乎是要引发所有的大劫,天地齐震,一股惊世无比的浩劫之力向江晨再次轰杀过来。 “哦?来得好!” 眼见对手强势进击,江晨顿时眼前一亮,随即,只见他缓缓抬起手臂,虚空一托,周身蓬发无尽剑意,凝成一道光束,拔地冲霄而起。 “轰!” 九天之上,剑界门开,顿时,无穷剑意倾泻而下,昊然神光中,一口奇古异剑,携着无边剑压,缓缓降下。 “铮!” 一剑在手,江晨气息瞬变,挥手之间,剑锋所向,剑意勃发同时,一道惊天剑气当即挥洒而出。 这一道剑气凌厉凝练,一剑衍万剑,如一条剑道长河,滚滚杀来,无尽的锋芒之气四下激射,可谓当者无匹。 “咔嚓咔嚓.........” 最激烈的冲突,无数的劫数之力,劫道文章都在江晨的剑气之下纷纷溃散开来,就算是那先天古字都不能够承受太元这剑道之锋芒,直接崩碎开来,化作一团团元气,在虚空中沉沉浮浮。 雷帝天君的身体更是连连后退,身上的那件神衣猎猎作响,守护住了他,但他眉心之中,还是现出了一道血痕。 显然,这一道血痕,是被江晨一剑劈斩出来的。 雷帝天君的脸上,一声触目惊心的撕裂声音传递出来,从他的眉心深处,一道血痕裂开,上面流淌出来了雷霆一般的血液。他的血液不是红色,而是一种金色,在金色的血液之中还有雷霆符文在闪烁,每一滴血液,都可以毁灭一个大世界。 只是,本来清秀的脸蛋,被这一下划破,鲜血流淌出来,就有一些狰狞了。 “可恶!你居然敢伤我?!” 雷帝天君并没有用手去抹掉脸上的鲜血,言语之间,更是平静至极,但这平静,就好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那股死寂,他脸上的血痕随着说话,逐渐消失,毕竟是天君之躯,近乎不朽不坏。 “呵呵,伤你又如何?今天,我可不仅只是想要伤你,而是想要杀你,你的败亡,从你遇到我的那一刻,已经注定!” 江晨语气越发淡漠起来,他已经决定要把雷帝天君给直接炼化了,此天君的一身精气之雄浑,正是他疗伤的佳品。 “哈哈,杀我,你是什么东西,也想要杀我,我有无数机缘,实力已经是天君之中的绝顶,你有什么资格来杀我?就是仙王都杀不死我。” 面对江晨威逼,雷帝天君愤怒之极,他的手上,出现了五道光芒,青,黑,红,黄,金,代表着的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这种五行之力,乃是先天五行。 同时,他的手指,神龙摆尾一般的在空中书写着。 随后,“金”“木”“水”“火”“土”五个大字被写了出来,这五个大字,非同小可,比起刚才那一个“劫”字都还要强大的多,气势上就完全不同。 这就是代表着五行本源的五个大字,也是从永生之门中流传出来的,原本被黄泉大帝掌握,这也就说明了,黄泉大帝的大五行术的确是登峰造极,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比得上,因为掌握了五行文字,先天本源,的确是可以一统五行。 只可惜,后来黄泉大帝飞升仙界的时候,直接被三十三天至宝给打死,身上的五行古字,也就落在了雷帝天君的手上,现在他就是以准备这先天五行古字来对付江晨。 五行字体一出,雷帝天君的手掌心中,璀璨之光给人一种山崩海啸似的压力,整个绝望平原都似乎在这一刻变得压抑了许多。 “在我的面前玩弄五行,我真佩服你的底气,逆反先天,五色神光!” 眼见着五行古字浮现眼前,江晨顿时眼睛一亮,剑锋一敛,转而打出了一门盖世绝学,却是先天五行神光,这本是先天五行之道修炼到极高深处才能够形成的一门盖世神通,现在江晨见到了五行古字,顿时就觉得,若是能够得到这五个古字,然后和先天五行神光相互融合,那他这一门神通的威力必将大增。 “唰!” 天地一颤,横贯长空,一道可怕的五色长虹,从江晨身后飞了出来,然后狠狠地唰在了雷帝天君的身上。 “噗噗.........” 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五行古字,这五个大字在雷帝天君的手上,本来爆发出绝世神威,但被江晨的五色神光一唰,顿时就发生了诡异的变化。只见那五色神光如丝如缕,直接开始朝着那五个古字进行渗透,然后强行唰动了雷帝天君对于这五个古字的控制。 下一刻,那五个光芒闪耀的古字竟然凌空飞了起来,脱离了雷帝天君的掌控,反而开始和江晨释放出来的五色神光快速的融合起来,仿佛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这样的情形,简直有些诡异。 雷帝天君豁然变色,根本没有想到这个情况会发生。 “这..........怎么可能?我的五行古字!” 他尖叫一声,冲天而起,大手如龙,连忙朝着虚空中那五个古字抓了过去,想要把五行古字给夺回来,否则的话,今天的损失就太惨重了。 这五行古字,对于雷帝天君来说,极为重要,若是失去了这五个古字,那他的修为顿时就要下降一个层次,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雷帝天君,五行古字之中蕴含五行真谛,你在这方面的领悟还差的太远,哪里能够真正掌控这五个先天古字,认清现实吧!” 江晨冷然开口,说话间,虚空之中,那五个古字一阵剧颤,竟加速和江晨的五色神光融合为一,顿时,五色斑斓,恒耀天地。 雷帝天君大手在空中一抓,却是抓了个空,随即,五色神光爆发神芒,那一道五色神光如长刀大斧,狠狠地唰了下去,“噗”的一声,竟将雷帝天君的一条胳膊瞬间被刷爆,漫天血雾飞洒,是天君不能忍受的大恨。 “不,怎么可能,我的五行古字,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夺走了?” 雷帝天君不能够接受这个结果,他完全想不明白,明明自己已经把五行古字炼化入体,而且还增强了一个纪元的修为,但是现在,这五行古字竟然这么轻易就被人给夺走了,感受着体内空虚感,他知道这是自己失去了五行古字后修为跌落的原因,这更让他忍不禁生出几分惶恐之意。 “该死,胆敢夺取我的五行古字,你该死啊!” 怒火难抑,雷帝天君口中一声愤怒大吼,他大步向前,眉心之上,无穷的电光闪烁着,又有一个“电”字浮现出来,同时,和“电”字一起出现的还有“劫”字,两大古字,相辅相成,让雷帝天君整个人都包裹在一团雷电的海洋当中,惊天动地的雷电四处激射,恐怖的毁灭气息滚滚而来。 “江晨匹夫,你以为夺取了本座的五行古字,你就胜利了吗,还差的远呢,本座的底蕴不是你能够想象的,我会让你后悔,彻底激怒我,是你此生最大的不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