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5集:物归原主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85集:物归原主

“好一个春秋之主,为保性命,竟然不惜耗损一个纪元的修为施展儒门禁术,丹心碧血无上遁法,不差!” 眼见着春秋之主逃遁而去,江晨口中一声赞叹,要知道,春秋之主刚才那一招可不是寻常,碧血丹心燃烧之下,一个纪元的修为就没有了,想要再次修炼回来,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光呢,可以说得上是损失惨重,连根基都被损伤了。 当然,这也是江晨没有全力出手拦截的缘故,否则的话,春秋之主根本就跑不掉,先天五行神光的威能,岂是那么容易就冲破的? 处理了这些魔主之后,江晨的目光随即转向了那艘罪恶之舰,这艘大舰也是一件无上神物,其中蕴含元始魔主的奥秘,非常厉害,本来是血河之主的东西,但是现在血河之主被他杀死,这艘罪恶之舰自然就成了无主之物。 现在,罪恶之舰上面,应先天,苏秀衣二人脸色惨白,身躯颤抖,刚才的一番大战都被他们看在眼里,无论如何都是没有想到,魔门诸多魔主一起出手,都不是江晨的对手,最后被人家收拾的七零八落,除了一个春秋之主外,其他的全都陨落了,那可是四大天君啊,每一个都是天地间至高无上的存在,就这样死在了深红位面。 更为悲剧的是,这些魔主死去了,剩下的逃走了,却把他们两个留在了这里,现在整个深红位面都被江晨的先天五行神光给笼罩了起来,他们就算是想要逃走,都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杯具的下场几乎已经注定了。 “应先天,该怎么办?” 苏秀衣神色惨淡,语气中充满了绝望之气,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心思了,什么雄心壮志都没有了,眼前的局面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是绝境。 应先天微微摇头,什么也没有说,他能说什么呢?在江晨这样的绝世强者面前,他们是绝对的弱者,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希望,再多的花言巧语都没有了用处。 一步踏出,江晨身形幻灭,顿时便就来到了罪恶之舰上,淡漠的双眼,睥睨横扫,应先天也好,苏秀衣也罢,对于江晨来说,都是小角色,不仅是现在的他们,就算是他们的前世,圣堂之主,阿育魔主,在江晨面前,也一样都是小角色,不足为惧。 “既然来夺宝,想必,你们应该早有心理准备。” 淡淡然的话语,森森然的杀意,伴随着江晨目光所向,苏秀衣率先应劫,没有一丝一毫的抵抗之力,他直接就被江晨眼中射出的杀意湮灭成了飞灰,伴随着一阵轻风过处,什么都没有剩下。 紧接着,便就轮到了应先天。 “不,你不能杀我,我儿子应天情现在已经拜在一尊伟大的存在门下修炼,修为一日千里,将来前途不可限量,你若是杀了我,我儿不会放过你,就算是他背后那一尊伟大的存在,也会动怒,他的怒火不是你能够承受的。” 眼见着苏秀衣身死,应先天顿时吓得魂不附体,感受到逼命而来的死亡杀意,他连忙大声尖叫了起来。 “应天情吗?他算不上什么威胁,至于他背后的那人,你说的是战争之主那个老家伙吧,可惜,区区战争之主,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他要是敢来,我不介意连他一起杀了,战争之主也算是天君中的绝顶存在了,想来应该可以炼化出不少的本源。” 身为一个强者,江晨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他那冷漠的话语,直接把应先天的所有希望都给灭了,然后,一眼看去,杀意迸发。 “轰!” 远古圣堂之主的灵识转世,一代魔门天才,尚未及成长到最巅峰,就这样,消失在了天地之间,消失在了远古圣堂之前。 即至此刻,魔门诸人,死的死,逃的逃,罪恶之舰自然而然也就落在了江晨的手上,神念铺展,很快,江晨就对这艘罪恶之舰有了清晰的了解。 这艘大舰,是当年元始魔主炼制出来的,此魔主实力惊天动地,就是在诸多仙王当中也是数一数二最为顶尖的存在,曾经被诸多仙王围攻,最后肉身崩灭,但却也没有彻底陨落,而是逃脱了神魂元神。 可想而知,这样一尊绝世人物炼制出来的罪恶之舰,自然有许多奥妙,不过,因为这艘罪恶之舰并不是元始魔主倾力打造的,所以还比不上天葬之棺、封禅祭坛等神物,但即便如此,却也不在丹界之主的刹那王袍之下,对于江晨来说,得到了这一艘舰船,又是一笔不小的收获。 此舰之中,蕴含着元始魔主的诸多手段,江晨参悟了一番,对于元始魔主的修炼之道也有了不少的了解,增加了他的积累,不过,他并没有把这艘罪恶之舰留下来,而是同样直接炼化出其中的神物精华,还有诸多元气,全都融入造化神舟之中。 接下来就是收取远古圣堂了,只见江晨大手一伸,无穷的法力爆发出来,那庞大的远古圣堂发出轰隆巨响,然后开始一寸寸地从深红位面深处被他拔了出来。 无数的深渊之力四处激荡,腐蚀天地,那远古圣堂散发出来的圣光越发浓郁浩瀚,保持着不被腐朽,这一座圣堂,当初就威名赫赫,威力无穷,虽然堕落在深渊之中,但是亿万年来都没有被深红位面的深渊之力侵蚀,由此可见这一座圣堂的厉害了。 江晨法力不断输出,强行镇压了远古圣堂的禁法反抗之力,转眼之间,那庞大的远古圣堂就开始收缩起来,最后形成巴掌大小的一座宫殿建筑,落在江晨的手上。 这远古圣堂,看似只有巴掌大小,实则其中空间无穷,重重叠叠,堪比一个世界的大小,其中九条太古天脉呼吸吞吐,如同苍龙咆哮,威力无穷。 江晨心意一动,就有一尊躯体从那远古圣堂深处飞了出来,此身躯,气息雄浑,通体散发出不朽的神辉,仿佛是由无穷的先天神物锻造出来,天地破灭都不能够磨灭这一尊躯体,这躯体是远古圣堂中仲裁之主的身躯。 当初,远古圣堂雄霸天界十万大州,是上一个天庭所在,圣堂之主、仲裁之主两大无上天君掌控圣堂,后来造化仙王崛起,一战之下,打灭了远古圣堂的势力,远古圣堂本身陨落在无底深渊深处,而圣堂之主和仲裁之主也被打的差点陨落,各自剩下一丝元灵转世,那圣堂之主的元灵转世,就是应先天,而仲裁之主的转世,就是天界羽化门的掌教,羽皇。 江晨看着仲裁之主的身躯,微微摇头:“方寒到底是我的弟子,他和羽化门之间因果颇深,这仲裁之主的身躯就还给羽皇吧,也算是我这做师傅的为徒弟尽一份心力,帮他了结和羽化门之间的因果。” 心念既动,江晨却是有了想法,他并没有想要直接炼化这仲裁之主的身躯,虽然这身躯精元浩瀚,本源雄浑,堪比诸天神物,但考虑到自己的徒弟方寒和羽化门之间的因果,终究还是决定把这仲裁之主的身躯还给羽皇。 他矗立在深红位面,手掌如刀,轻轻一划,就有一条空间通道被撕裂开来,伴随着他的神念定位,径直通向羽化门,深入到羽化门深处的一个古老国度时空。 那里,正有一个人在呼吸吞吐,炼化元气,参悟大道,在他的身边,一口圣剑环绕,散发出浓郁的信仰圣光,这一人一剑,正是羽化门的无上皇者,羽皇,还有他的王品仙器,信仰之剑。 “轰隆!” 就在这时,突然之间,一道时空门户,乍现眼前,顿时就惊动了正在修炼的羽皇,他豁然震惊,警惕万分。 要知道,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可是羽化门的最深处,而且,这一个时空国度还是他以大神通开辟出来的,周围不知道有多少强大的禁制阵法,外围还有羽化门的无上阵法,那可是天君遗留下来的阵法,威力无穷,想要悄无声息地把一条时空通道开辟进来,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容不得羽皇不心惊。 下一刻,一尊可怕的躯体就透过那时空之门传递过来,顿时羽皇的这一方国度就是一阵压抑,差点被这躯体身上的气息给镇压到崩溃。 “这是怎么回事?” 羽皇手握信仰之剑,心中无比震撼,浑身的法力都调动了起来,随时都可能爆发出来。不过,下一刻,还没等他搞清楚状况,那时空通道就关闭了,只有一尊如铁般的躯体停留在他的面前。 “羽皇,此乃你的前世,仲裁之主的躯体,有了此物,你突破天君有望。” 随即,一声淡漠的声音,自无穷远处,穿越重重虚空,传入了羽皇的心中,然后渺渺茫茫,消失无踪。 “仲裁之主,我的前世?难道我是仲裁之主的转世之身?那可是远古圣堂的两大巨头之一啊!” 羽皇心中惊颤,他没有想到今日会有这样一段奇缘降临,对于远古圣堂,他还是有所了解的,他自己参悟的信仰圣经,便与传说中的远古圣堂有关,而且信仰之剑也涉及到了冥冥中的远古圣堂,只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是仲裁之主转世,这个消息太震撼了。 不过,对此他并没有怀疑,因为,那仲裁之主的躯体刚一降临,他就感觉到自己和这躯体气息相连,隐隐有着极大的联系,仿佛是曾经的自己,这种感觉极为奇妙,过去,现在,似乎在这一刻链接在了一起。 立时,他就知道,那神秘的声音所说的并没有任何错误,自己的的确确就是仲裁之主的转世之身。 江晨把仲裁之主的身躯送给了羽皇,然后就把远古圣堂彻底收了起来。 其中最为核心的九条太古天脉,被他直接打入了自己的诸神世界当中,形成了九条祖脉,融入到了世界当中,被天道之力不断洗刷着,所有原本的印记全都消磨一空,然后烙印下了自己世界的天道法则。 剩下的远古圣堂本体,江晨就没有再保留,直接逆转时间,开始炼化。 这深红位面暂时非常安全,轻易不会有什么人过来打扰,正适合江晨在此炼化远古圣堂,铸炼造化神舟。 这一座远古圣堂,当年不知道融入了多少诸天神物,现在被江晨不断炼化出来,浩瀚的本源之气源源不绝的融入造化神舟之中,顿时,偌大神舟,船身轻颤,一股可怕的威势缓缓溢散开来。 “不够,还是不够啊!” 虽然,此时此刻的造化神舟,威能之强,已经超越了此方世界的造化神器,甚至,距离永生之门也只剩一线之隔,但这一线之隔,想要达到并且超越,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需要的积累太大了! “天庭诸君倾尽全部心力打造的三十三天至宝,或许不足以让造化神舟彻底蜕变,但却可以累积底蕴,为超脱做准备!” 无二话,在炼化了远古圣堂之后,江晨当即决定,继续深入无底深渊,毕竟,他这次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远古圣堂,而是为了天庭的三十三天至宝。 一步踏出,离开深红位面,江晨身形瞬闪,向下深入。 这无底深渊,越是往深处,深渊之力就越是恐怖,强横的侵蚀力量如滚滚波涛,不断向他冲击着,不过,江晨的修为太强大了,他的身上笼罩着一层浓郁黑光,这些深渊之力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片刻之后,江晨身边的深渊之心数量已经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密密麻麻的深渊之心悬挂在虚空当中,不断吞吐着可怕的深渊之气,腐朽之力,成千上万的深渊之心若是爆炸开来,恐怖的力量,就算是仙王也得退避三舍。 这是一种大恐怖,不过,在恐怖之中,却也蕴藏着大机缘,江晨目光灼灼,横扫四方,直把无数深渊之心,尽收眼底。 “嗯?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