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3集:镇压诸魔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83集:镇压诸魔

就在一群魔门巨头朝着深红位面赶来的时候,江晨也到了远古圣堂之前,彻底看清楚了这座远古圣堂的面貌。 这座远古圣堂,极其巨大,丝毫不比封禅祭坛小,几乎是相当于天庭,延绵无数个时空,几乎是横贯星域。 圣堂之上,密密麻麻的城池,城堡,各种巨大的雕塑,都透漏出了远古的气息还有一种异样的风格,不似仙道,而是上古一种不知名的文明,通体散发出阵阵汹涌的圣光,乳白色圣光之中,还有无穷无尽,不停的赞美诗文,诸神的铭文,似乎上古诸神,都赞美这圣堂的威严和力量。 那乳白色的圣光,永不堕落,在永恒的深渊之中,绽放出不朽的光芒。 江晨暗暗赞叹,他只参悟了片刻,便就发现,这圣堂散发出来的圣光之中蕴含着极为深刻的道理,也是天地间一种极为玄妙的修行之道,可以触类旁通,对他自己的修炼也有不小的益处。 稍微停顿了一下,江晨平静下来,然后就准备收取远古圣堂。 他矗立虚空,身形一晃,就来到了圣堂前面,然后伸出一尊大手,无数的仙光缭绕,亿万符文在他的大手之上闪烁着,这一尊大手,禁法无穷,可以浓缩时空,颠倒日月,有不测之威,一把抓出,太元的大手就抓入了蒙蒙圣光之中。 那远古圣堂也非常厉害,被江晨的大手一抓,自己是激发了其中的禁法,顿时光芒越发璀璨,无数的天使洪流浩浩荡荡地朝着江晨的大手冲击过来,想要崩碎这一只大手。 远古圣堂属于非常厉害的诸天神物,自然不是那么容易收取的,一旦惊动了这圣堂,它就会爆发出恐怖的力量来反击。 不过,这一切都在江晨的预料当中,他没有一点意外之色,毕竟,他又不是这远古圣堂的有缘人,如圣堂之主、仲裁之主转世之类的人物,若是要收取远古圣堂,遇到的阻力就会比较小,但江晨要收取这座圣堂,那就只能是硬来,强行镇压此尊神物,就和他炼化天葬之棺、封禅祭坛的情况一般。 心中一动,江晨正要以大神通收取远古圣堂,忽然远处的虚空猛然一震,一寸寸崩溃开来,接着一艘巨大漆黑的魔鬼舰船突兀地穿梭出来,那船头之上站着不少身影,一个个气息雄浑,震慑天地,都不是简单角色。 魔门的一群大能来到了! 他们驾驶着罪恶之舰穿梭时空,降临了深红位面,刚一进来就见到江晨正以一尊遮天大手朝着远古圣堂擒拿过去,顿时大惊失色。 “不好!” 眼见着江晨正在着手夺取远古圣堂,一众魔门天君不由得为之脸色大变,此时此刻,已经容不得他们再做思量,当务之急,就是要阻止江晨的动作。 “想要夺取远古圣堂,得先问问本座同不同意!” 血河之主最是凶悍,他不管不顾,直接驾驭着罪恶之舰,巍然巨力,径直朝着江晨的大手就狠狠的撞击过来。 “轰!” 惊闻一声巨响,无数的光芒爆炸开来,整个深红位面都微微颤抖起来,无数的深渊之力翻滚不停,深红位面的环境越发险恶起来。 罪恶之舰不愧是元始魔宗的无上神物,这一下撞击的力量不可思议,直接把江晨法力凝成的大手给撞散开来,化作无数符文洒落在天地之间,最后化成了团团元气。 江晨身躯微微一震,退后了几步,这才把目光转向罪恶之舰。对于魔门这些人到来,他也有所预料,是以脸上不见半点神色变化,毕竟,连起源王朝都差点被他给灭了,这些魔门的天君虽然修为不错,但也不足以放在他的眼中。 “阁下,你应该很清楚,这座远古圣堂不属于你,放弃吧,难不成,你还想凭一己之力对抗整个魔门吗?” 血河之主冷森森一笑,周身气息鼓荡,仿佛有一条可怕的血河在他的背后流淌着,无穷无尽,无始无终。 “不错,远古圣堂是属于我魔门的,你若识相,就此离去,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死祭!” 冥古之主如一团黑暗的影子,声音从幽深处传来,极为诡异。 “哈!” 闻言,江晨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当即回之一声轻笑:“怎么?你们这是在威胁我吗?但很可惜,我这人天生来什么都不怕,你们想要远古圣堂,只管出手,来抢夺吧。” 魔门此次前来的天君,数量着实不少,本来是只有血河之主,逆魔之主,冥古之主三个人,但是在前来无底深渊的路上,他们再次召唤了几个魔门天君到来,有坟墓之主,春秋之主等人,一个比一个厉害。 他们自持人多势众,眼见着江晨竟如此不识相,顿时,纷纷为之大怒,其中,尤以血河之主最为积极,他一步跨出,便就向着江晨杀了过来。 “苍茫血河,天地腐朽!” 长啸一声,血河之主挥手间打出无上杀伐大术,一道千万里长的血色长河从他背后升腾起来,那血河之中,白骨浮尸,茫茫无尽,冲天的血腥之气令人胆寒,这是血河之主参悟出的无上血河大道! 他本是一条古老的血河产生灵智,一步步修炼而来,这血河大道,和他非常契合,更拥有恐怖的神威,那涛涛血河可以吞噬无穷血气精华,往日里,血河之主与人争战,无数的血河虚影扑杀出去,实力不足的,被那血影一冲,就吸走了一身的精气,化作干尸,彻底死去,千万年来,死在他这杀伐之术下的强者,可谓不计其数。 方才眼见着江晨收取远古圣堂的场景,心知对手实力强大,是以,他一出手,便就倾尽全力,没有丝毫保留,直接把自身的本体血河幻化出来,成为一条浩浩荡荡的血色长河,朝着江晨冲刷过来。 “轰隆隆.........” 横贯天地,浩荡奔腾,磅礴血河转眼来到,江晨顿时感到,那血色的长河竟散发着一股诡异的吞噬之力,引动了他身上的精血,似要从他的体内爆发出来一般,当下,他心念一动,神力运转,方才将体内沸腾的血液镇压,恢复平静。 “居然能够引动我体内的血液沸腾,血河之主,你的血河大道果然有些意思,可惜,你的修为太差了些,想要对付我,还差得远呢!” 江晨口中一声轻喝,抬手之间,一拳轰出,顿时,天地惊动,掀起风云翻卷,一股可怕到了极点的恐怖力量,瞬间爆发而出,半空之中,好似升起了一轮大日,耀眼阳光普照天地,炽热温度,蒸发万物。 “轰!” 横贯长天的血河,在江晨这可怕无比的一拳之下,当场就被蒸发了大片,整条血河都变得暗淡起来。 拳力浩荡,主宰生死,血河之主虽然厉害,但是在这一拳之下,仍然被打的肉身崩裂,差点死去,重重血河收敛起来,再次化作血河之主的身躯,但他的身上却满是细密的裂纹,仿佛随时都会碎开一般,触目惊心。 “这.........怎么可能?!” 一击受创,险些生死,血河之主不由得为之脸色大变,虽已料知对手实力强悍,却没有想到,竟然强到这般地步,只一击,自己就大败亏输,差点丢掉了半条小命。 “一拳重创血河之主,他的修为,竟强横至斯?难不成,他是上古仙王转世?!” 罪恶之舰上,诸多魔主都震惊了,这些人一个个都是老古董,没有一个是新晋的天君,都是活了好几个纪元的存在,可谓见多识广,但也正是因此,他们对于江晨展露出来的强大实力,本能的感到震惊。 “事到如今,早已不能善了,咱们一起出手,务必要斩杀此人,就算他是仙王转世,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震惊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无比的震怒,逆魔之主口中一声怒吼,声如雷霆,震荡人心,刚才有些惊骇的几个魔主顿时反应过来,纷纷点头。 “杀!” 一身黑甲,宛若上古战争之魔神,逆魔之主口中一声大喝,率先扑杀而出,大手一挥,一柄诞生在无边战火、荣耀、辉煌、血光、杀戮之中的大斧显化而出,大斧之上,血迹斑驳,不知道砍杀了多少人,稍微一动,便就带起无比强烈的尸山血海,把人间变化为地狱。 这是逆魔之主锻造的无上神物,不是圣品仙器,没有产生自己的灵智,但是威力强大,甚至超越了圣品仙器,是为“血腥之斧”。 “想杀我?凭你,不自量力!” 江晨冷哼,逆魔之主虽然拥有堪比五个纪元的修为,在普通的天君之中算是比较强大了,但和他相比仍有巨大差距,要知道,他现在的修为已经无限接近仙王,战力之强,早已超越天君界限,只要不是真正的仙王,根本不可能会是他的对手。 是以,面对逆魔之主的扑杀,江晨根本没有什么可紧张的,只静静的看着他放手施为,泰然自若。 “杀!” 与此同时,其他的几个魔主也都纷纷出手了,刚才血河之主一招之间就被江晨打成重伤,虽然没有危及性命,但身躯却已接近崩溃,一身法力涣散,天君法则都不知道断裂了多少,彻底失去了战力,由此可见江晨实力之强,他们自不敢有半点大意,不敢放任逆魔之主一人独对江晨。 “轰隆!” 冥古之主出手了,只见他缓缓抬手,罡气一震,顿时之间,漆黑的冥气冲天而起,化为了一座冥府,压塌万古,君临天下,狠狠镇压下来,向着江晨轰炸。 坟墓之主,也直接飞出,手段极其强横,手中那骨骼权杖一挥,立刻空中出现了一片坟墓的国度,巨大的墓碑,一块块的砸落下来,每一块墓碑的力量,都远远超越了曾经威震天庭的封神石碑,每一块墓碑,上面都铭刻着死亡,埋葬,安息的音符。 三大古老的魔主一起出手,杀气之强,可谓惊天动地,整个深红位面都似乎颤动起来,无数深红色的腐蚀气流四处穿梭流动,不过都被他们身上的罡气法力给抵挡住了,甚至直接就粉碎了。 “废招!” 独面三大魔主,江晨脸上依旧不见惧色,口中一声冷哼,抬手之间,白青黑红黄,五道神虹拔空冲霄而起,神魔逆转,五行并发,生成一股可怕到了极点的恐怖力量,排山倒海一般席卷而出。 “轰!” 惊天动地一记交锋,山河倾动,气浪排冲,深红位面不住震动,无可估量的浩势天威,不可抵挡的禁忌神魔,江晨展现出了令人惊骇的恐怖能为,纵使三大天君联手,亦抵挡不住,顷刻之间,齐齐吐血倒退。 “这........” 罪恶之舰上,应先天和苏秀衣本来以为魔门诸多魔主一起出手,眼前这人必定在劫难逃,下场凄惨,没有想到等来的会是这样的结局,他们两个脸色惨白,身躯摇摇欲坠,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这样厉害?!” 应先天无法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身体里的力量都仿佛要被抽空了,苏秀衣更是无法置信,心中一片寒冷,冰凉彻骨。 “春秋之主!还不出来!” 血河之主、逆魔之主四人神色凄惶地矗立在虚空中,忽然大声吼叫起来,虽然很不情愿,但事关生死,他们还是毅然发出了求救信号。方才的交手,虽然短暂,但已经足够让他们认识到江晨可怕,若是没有人来救他们,他们今日恐怕难逃一死。 “轰隆!” 与此同时,从那罪恶之舰上面,又出现了一尊魔主,这魔主身穿儒服,不是魔,而是一尊大儒似的,浑身上下没有一丝魔气,取而代之的是书卷气,这尊魔主的气息,最为强大,远远的超越了“血河之主”“冥古之主”“逆魔之主”“坟墓之主”的气息。 “哦?” 看着来人,江晨顿时眼睛一亮,在他的眼里,这位春秋之主的修为着实不错,足有七八个纪元的层次,这在诸天之内的天君当中,除了那些太古老的存在之外,能够与他相比的已经没有多少了。 “儒墨双修,春秋之主?果然非同反响,很好,很好,你这便出手吧,让我一观你之能为,为你和你的同伴争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