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9集:刹那王袍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79集:刹那王袍

“大胆!” 惊闻一声大喝,好似雷霆炸响,在墓穴深处震荡起来,无数时空都在此时陷入了毁灭的边缘,一道道音波扑面而来,每一道音波,都是由最纯粹的天君法则凝聚而成,蕴含可怕的攻杀之力,可以撕裂苍穹,可以毁灭日月,这是丹界之主留下的攻杀手段。 而且,就在音波攻击的同时,那套衣冠,居然凭空活了过来。在衣冠之中,一个淡淡的影子,带着无穷威严的皇者出现了。这尊皇者,撑起衣冠,是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两鬓斑白,大手掌握在王座的扶手上,好像是在把握权势一般。 “外来者,我已经给了你机会,跪下拜师,皆大欢喜,你却要自寻死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整个丹界,现在都会排斥你,你会成为丹界的敌人。” 很显然,这一道影子就是当初丹界之主转世之前留下的手段,是他的意念复苏,然后借助刹那王袍的力量再次出现在丹界之中。 此时此刻,丹界之主的目光冰冷无情的落在江晨的身上,目光如刀,杀伐凌厉,看着江晨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嗯?” 面对丹界之主的后手,江晨眉头微皱,顿感整个丹界的元力、元气都对他产生了愤怒的抵抗情绪,似乎要把他扼杀、压扁,此刻的他就好像是在大海中,得罪了一尊海神,被海神的愤怒所毁灭。 确实,丹界之主缔造了整个丹界,他是真正的丹界之主,即使是无尽的岁月过去了,但只要丹界之主一出现,仍然在瞬息之间就掌控了丹界的诸多禁法,这就是一界之主的威严,非同小可。 虽然,丹界之主没有本尊降临,但他只是借助刹那王袍的力量,就短暂的掌控了丹界的元气规则,现在的他,就是要以整个丹界的力量来对付江晨。 “你以为你是谁?高高在上的仙王吗?只是一缕意念化身,借助这刹那王袍的力量,就想对付我?天真!” 口中一声冷哼,江晨抬手之间,禁忌神魔之力透体而出,庞大神念铺天盖地的朝着丹界各处渗透过去,短短片刻之间,江晨就已经完全参悟了丹界中的一切元气法则,他对于丹界的熟悉,甚至不在丹界之主之下,再加上江晨强大的境界和实力,几乎是弹指之间,丹界元气的一切波动就全都被他镇压下来,丹界之主对于丹界的掌控之力已经被他全部剥夺,没有剩下一点。 失去了外力干扰,江晨、丹界之主,隔世相会的两大强者,正式放对。 丹界之主,当年也是天君之中赫赫有名的存在,一界之主,虽然不是仙王,但在天君之中也算是顶尖高手了,这样的人,虽然只是一缕意念借助刹那王袍的力量再现,可一身实力也非同等闲,甚至比起死亡天君还要强大,堪比六七个纪元修为的天君。 江晨,虽然有伤在身,但本身强大的战力,依然不可小觑,他随手一击,都是无上的大道之力在攻杀,五行大道,灾难大道,混乱大道,杀戮大道,混沌大道,造化无量,一切都被包含在内。 “可恶!” 心知来犯者非是一般天君,丹界之主猛然从王座之上站了起来,抬手之间,竟是打出了一套足可以毁灭世间所有的拳法,虽然,每一拳的速度,看起来都慢吞吞的如蜗牛,如太极一般的流动,但时机上,却是已经突破了时间和空间法则的极限,在永恒和刹那之间相互包容,浑成绝世杀招: 刹那神拳! 传闻之中,丹界之主领悟的是刹那之道,在很久之间,他的名号被叫做“刹那天君”,代表着的是最微小,最为快速,最为迅猛,最为凌厉的道术。 “轰隆!” 宛若惊雷乍现,天地皆动,丹界之主全力出手,爆发出了最为迅猛、最为浩瀚的气息,这一刹那,在江晨的感应之中,时间仿佛都变得缓慢起来,自己的行动,意念,都变得无比迟缓起来,而对方的一拳,快如闪电,几乎是在气息压迫之下,都可以令人吐血了。 “很好!” 没有畏惧,江晨本不会畏惧,他的眼中有无数晶亮的光芒在闪烁着,他在参悟丹界之主的大道玄妙,刹那之道,也是天地间一种极为精妙的大道,其中蕴含时间,空间,速度,缓慢等等各种复杂的大道融为一体,成就了刹那的真谛,这样的大道法门对于江晨来说有很大的参悟价值。 亲自领教了丹界之主这一拳,江晨对于刹那之道的领悟一下子清晰了无数倍,他曾经也透过刹那之匙来参悟刹那之道,但是总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不能够真正明白其中最核心的奥妙,但是现在由丹界之主亲自出手,情况自然完全不同,这就相当于是丹界之主亲自传授他刹那之道,对于江晨来说,这种情况下的领悟,速度之快,无法想象。 当然,这是因为江晨的修为之高,远在丹界之主之上,所以,他才能够如此从容地参悟丹界之主的刹那之道,若是换一个天君到来,哪里敢如此参悟,说不定当场就要被丹界之主给打死了。 恍惚之间,丹界之主的一拳已经打了过来,眼看着就要落在江晨身上,却见江晨身上,一股磅礴剑意冲霄而起,禁忌神魔之力同时爆发,接触外在空间,形成庞大爆力,强势挡下刹那神拳! 这样的一幕,足以令天下间绝大多数的人为之惊骇,就是丹界之主,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竟然硬生生接下他的刹那神拳,这种情况简直颠覆了他的认知。 “我已经见识过了,你的刹那之道,不过如此而已,现在,该是时候让你看看我领出来的刹那之道!” 江晨森然开口,说话之间,只见他抬手一拳打出,顿时,时空都仿佛浓缩起来,周围的一切时空都成为永恒,只有他的拳头才是永恒之中最闪耀的刹那! “轰!” 难以追寻的永恒,把握生死的刹那,江晨这一拳,携着无与伦比的恐怖神威,狠狠的打在了丹界之主的身上。 “啊!” 身受重击,丹界之主口中当即发出一阵阵的怒吼,全身裂开,炸成了一团最为精纯的元气,缩回到刹那王袍之中。 一拳,只是一拳,而且还是和丹界之主一样的刹那神拳,江晨只一拳就把丹界之主给生生击败了,他的一丝意念在这一拳之下,被彻底粉碎。 粉碎了丹界之主的一丝意念,刹那王袍仿佛失去了灵性,静静的悬浮在虚空中,散发出蒙蒙光芒,刚才江晨那一拳,只是打碎了丹界之主的意念,对于刹那王袍这件神物本身,并没有什么伤害。 一伸手,江晨就把刹那王袍拿在了手上,随即,目光如电,仔细探查了一番,心下却是不禁为之暗自点头称赞。 这套衣冠,就是当年丹界之主,亲手为自己锻造,采集九天无上之精华,用许多纪元之前永生之门中流传出来的刹那之丝、不朽之麻等无数精妙的法宝辛苦祭祀而成的,经历了起码五次以上的天地破灭大劫,堪称真正的神物,不修炼到达天君的境界,根本无法催动,甚至无法穿戴起来。 虽然才刚刚上手,但江晨何等人物?片刻之间,便就对这刹那王袍有了很深刻的了解,对于其中的结构,变化,神韵,功效,都能逐一推算出来。 “这王袍虽然算得上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但是对我来说,也没有太大的用处,还是老办法,直接炼入造化神舟之中。” 既得玄妙,江晨也不准备留下这一件刹那王袍,毕竟,正所谓,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与其五花八门的宝物中看不中用,不如专心祭炼出一件重宝,一旦功成,便能镇压诸天万界,独尊天下。 是以,现在的江晨,不管遇到什么宝贝,直接就是生生熔炼,提取出其中所有的精华,然后用来强化造化神舟,只是这一艘造化神舟,就可以比得上无数的宝物了,根本不用那么多的法宝。就连起源仙王的封禅祭坛、造化仙王的葬天之棺,都被他逐一熔炼了,更不用说这刹那王袍了。 心中既然已经有了决定,江晨自然是当场就开始炼化刹那王袍,此袍坚韧不朽,蕴含无数的天地神物,花费了丹界之主无数的心血,本来想要彻底熔炼,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对于江晨来说就不算什么了,他已经熔炼出经验来了,连封禅祭坛、天葬之棺都熔炼了,刹那王袍就更不在话下了。 造化无尽,毁灭无端,牵动体内窍穴世界,无穷无尽的天地之力,排山倒海一般汹涌而来,刹那王袍顿时一阵微微颤抖。此袍虽然不如圣品仙器那般有器灵存在,但也有很强大的灵性,此时此刻,这灵性察觉到了危机,在天地之力的镇压下瑟瑟发抖,但很可惜,这并没有什么用处。 天地浩瀚,力量无穷,造化毁灭不断碰撞,生成恐怖火焰,将刹那王袍笼罩在内,再加上时间流速不断加快,须臾片刻之间,便就将之炼化,成了一团霞光氤氲的液体。这一团液体,重如星辰,不知是多少天地神物的精华组合而成,刹那王袍的所有力量就全都被提炼到了这一团液体当中。 “嗡.........” 虚空之上,一艘庞然大船好似凭空出现,船底之下,有五色毫光乍现,顿时,一股庞大无比的吞吸之力,直接吞噬了这一团液体,随即,船身一震,有无数的符文在闪烁,重重大道神韵流动,不多时,造化神舟就炼化了所有精华,散发出一股不可测度的庞大气息,震慑整个丹界。 江晨见状,却是忍不住的为之暗自咋舌,刹那王袍,是何等珍贵的宝物,就是对于天君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至宝,但现在,被熔炼之后,造化神舟仅仅只是气息深沉了一些,想要成长为可以横渡诸天界海的无上禁器,也不知还要花费多少心血。 “唉,困难归困难,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只是急切不得,正所谓,欲速则不达,一步一步慢慢来吧。” 到底不是菜鸟,江晨很快就平静了下来,造化神舟虽然难练,但是,对于他的超脱之路,有着莫大作用,他想要横渡诸天界海,重入唯一真界,觉醒真灵,非得有一件无上禁器不可,所以,只能慢慢来了。万幸,对于这些,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计划了,只要他的计划全部完成,练成造化神舟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灭了丹界之主的残留意识,夺取了刹那王袍之后,此时此刻,整个丹界对于江晨来说再也没任何秘密,那丹界之主墓穴深处,就是丹界诸多禁法的本源,江晨直接炼化之后,整个丹界就掌握在了他的手上。 只是,这丹界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一个法则不缺的小世界,他分分钟都能开辟出十个八个,但这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所以,同一个道理,这偌大丹界,对他来说,确实鸡肋的很。 对于江晨来说,丹界的价值,在于内部的无数丹药,造化神丹、刹那王袍,这一切如今都已经到了他的手中,剩下的空壳,要之无用,弃之可惜。 如果,他要是有大量的门人弟子,或许可以占据丹界,开宗立派,但他追求的是超脱大千寰宇,横渡诸天界海,前往唯一真界,觉醒真灵,获取最核心的轮回之秘,然后,去追寻传说之中真正的永恒。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江晨毫不犹豫的舍下了刚刚到手的丹界,然后,足下一步踏出,身形幻灭,便就化作一道流光,没入虚空至深处,为了造化神舟的成长,他决定前往天界最危险的地方...........无底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