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8集:黄金大墓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78集:黄金大墓

人心贪欲,杀戮不止,一场由丹界造化引来的夺宝风波,终是以七大天君的陨落暂时划下了终章。 “很好,天君本源果然不愧是天地之间最珍贵的宝物,如果能再有十个,我必能完全恢复,只是,想要觉醒真灵,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江晨口中忍不住为之一声长叹,到了此时此刻,他再想这些也没有用处,只能留待日后慢慢筹划了。 “罢了,此事以后再行绸缪也不迟,现在,还是好好逛逛丹界,将好处全部接收是为上策。” 心念既动,江晨当即一步跨出,身形幻灭,瞬息之间,就回到了丹界之中,然后朝着丹界的深处飞去。 神念透空,江晨开始参悟整个丹界的形体,整个丹界在他的神念之中,呈现出一个椭圆形的巨大球体,悬浮在虚空乱流中,这丹界的晶壁系,也不知道是什么规则和法则凝练的,坚固得不可摧毁,天君都不能够进入其中,只有从丹界的门户进入其中。而在丹界正中,则是一座黄金墓穴。 黄金墓穴,乃是上古丹界之主的坟墓,也是整个丹界最为神秘的地点。江晨还没有进入其中探索,传闻之中,丹界有五大天君,还有丹界之主。 江晨现在艺高人胆大,丹界之主在他面前都不算什么,都不是他的对手,此人留下的墓穴,对于江晨来说,自然也就算不得什么危险了,所以他也懒得多想,直接就朝着丹界之主的墓穴飞去。 身形幻灭,转眼之间,就来到丹界中央,那巨大黄金墓穴的前面。放眼看去,只见黄金墓穴高达上亿里,方圆不知道多少亿里,坟墓前面的大字,是上古丹文,在墓穴前面,一块金色的墓碑耸立着。墓碑的后面,有一个漆黑沉沉的入口,海量的纯正丹药元气源源不绝的从其中喷涌出来! 上古丹界之主的墓穴,神秘非凡,其中冒出来的丹气,都透露出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进入其中,就是冒犯墓穴主人的尊严,亵渎神灵,要遭受到惩罚。 “丹界之主墓穴,不容侵犯,深入其中,必死无疑.........” 看着丹界之主墓碑上满含杀意的碑文,江晨不由得为之淡然一笑,随即,抬手之间,一股庞然毁灭之力倾吐而出,在墓碑之上一抹,顿时,所有的字迹,全部被消除,整个墓穴都为之一震。 墓碑上的这些文字蕴含无穷杀意,对于一般的天君来说,自然不容小觑,若是苗黎、牧野荒那样的新晋天君,面对这些气机,一个不好,就会受伤,甚至还会陨落也说不定,但江晨可不是一般的天君,这些字符,还不放在他的眼里。 磨灭禁制,眼前再无阻碍,江晨当即一步踏出,穿越空间封锁,进入黄金墓穴,顿时,眼前空间大变,江晨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广阔的殿堂中,殿堂之中,水晶色的石柱林立,纯净透明,里面封印着一件件强横的法宝,光华烟花一般的闪烁着。 江晨一眼扫射了过去,就看到了这些封印在水晶色石柱之中的强横法宝,都是清一色的强横就王品仙器,厉害程度和“审判之枪”、“复仇之矛”都相差不多,审判之枪,复仇之矛,这两件王品仙器,在仙界可谓是大大有名,江晨虽然没有亲自见识过,但是到了他这样的境界,心意一动,印照诸天万界,万事万物,无不了然于心,审判之枪,复仇之矛这样的王品仙器的气息,并不算多么陌生。 除此之外,在那林立的水晶大柱之中,还封印了一些超越圣品仙丹的存在。不过却并不是造化神丹,而是次品的造化神丹! 造化神丹,相当于天君,而次品的造化神丹,则就是相当于冲击天劫失败却没有死亡的人物。 一枚圣品仙丹,要晋升为造化神丹,比天地同寿的皇者晋升为天君更为艰难,所以失败的人非常之多。不过失败之后,大多数的圣品仙丹就会灰飞烟灭。只有那种极其强横的丹药才会存留下来,这种丹药本身的实力,也就是极其强横,相当于度天君大劫没有度过,却又没有死掉的人物,这些人比起一般的皇者至仙强大许多,但是又不是天君的境界,相当于是半步天君。 这些次品的造化神丹,就是这样级别的存在。而现在,在那水晶柱子之中,就封印着许多这种存在。 在大殿中央,足足有七十二根水晶柱,里面封印着一枚枚的次品造化神丹,每一枚造化神丹,其中都显现出来了浓郁至极的玄黄之气,甚至还有渡过天劫虽然失败,却没有死亡的那股惨烈勇猛的刚烈之气。 这些丹药现在都已经死亡,是被一股浓浓的造化之气抹杀了所有意志,很明显,是上古造化仙王进攻丹界的时候,抹杀了他们。这些丹药的情况就和无妄天君是一样的,灵性全都被抹杀,只剩下纯净的身躯,和精纯浩瀚的能量元气。 “可惜了,只是半步天君,不过,这些丹药虽然对我用处不大,但是蕴含的元气也有几分玄妙,炼化之后,却能加速窍穴世界的成长。” 虽然不甚如意,但只微微动念,江晨就想到了这些丹药的用处。 他的体内,开辟有无数的窍穴世界,虽然,有不少已经达到了大千世界的层次,但也还有不少是中千世界、小千世界、乃至恒沙世界,需要海量的资源积累,转化混沌元气是一方面,江晨不断搜刮大量的天材地宝炼化进去,也是不小的帮助。 当下,他大手一挥,就要把这些丹药,还有水晶柱里面的王品仙器全都收起来,可不曾想,他的法力才刚刚催动,突然之间,从大殿深处,一道道箭光乍现,成千上万支,汇成无边箭雨,铺天盖地一般笼罩而来,箭雨绵密,每一支箭都长达千丈,似乎是一条条的魔龙,散发出了破神之气。 这是大殿之中的禁法,名曰:“破灭神弩箭!”传闻之中,可以伤害天君,是丹界之主的一门法术。当初攻打天庭,亿万箭雨不知道杀死了天庭多少古皇,连雷帝天君都在箭雨之下受过伤。 当然,这些弩箭在江晨这样足可堪比仙王的盖世强者眼里,也就是那回事,没有多少威胁,他的身上浮现出一层五色光晕,一道道弩箭激射在上面,顿时就被五行之力绞杀成粉碎,不能够伤害他分毫。 “咔嚓,咔嚓.........” 江晨大手抓摄不变,直接捏碎了一个又一个的水晶石柱,取出了里面的王品仙器,次品造化神丹,然后扔到了自己的窍穴世界当中,自有天地规则因他而动,炼化这些珍宝,根本不用他自己操心。 而他则继续向前,寻找更大的收获。 丹界之主的墓穴,非常广阔,像是一个小世界一般,随着江晨不断深入,沿途大量的厉害禁法不断被触发,各种可怕的攻击轰杀过来,不过这些对江晨来说,根本算不上是什么威胁,不一会儿,他就走到了墓穴的尽头。 墓穴的尽头,居然是六尊王座! 其中一尊王座空缺,其余的王座上,都端坐着一套衣冠,就只是衣冠,并没有尸体,很显然,这偌大的墓穴竟然是一座衣冠冢,这就非常令人惊奇了。 六大王座,最中央的是丹界之主的,旁边五大王座,很明显就是传闻之中,丹界五大天君的。其中一个空缺的王座,没有衣冠,显然是外面那死去的已经被江晨炼化了的无妄天君的座位。 因是,在这丹界墓穴深处,六大王座,五个王座上面,都是衣冠,明显的一个衣冠冢,尤其是丹界之主那巨大的王座上面,衣冠是一件皇者之袍,散发出来强横至极的法力波动,显然是一件无与伦比的神物,本质甚至是超越了圣品仙器。 有一些神物,不是法宝,不能够用圣品仙器,造化神器来划分:比如封禅祭坛、天葬之棺,不属于法宝,但是却比一般的圣品仙器要强横许多。但是需要使用者自身强横,才能够发挥出威力来,不像别的圣品仙器,本身就是一尊强横至极的天君。 “果然如此,这丹界之主等人并没有真正死去,除了无妄天君运气不好被造化仙王彻底击杀之外,其他的几个人应该都没有死透,而是全都转世离去了。” 刹那之间,江晨心中顿时浮现出这样的念头,他知道自己猜测的正是事实,绝对不会有什么错误。到了他现在这个境界,诸天万界,无穷天机,都尽在掌握,甚至他现在若是花费一番力气,就可以大概推算出丹界之主的下落。 不过,他现在是来收集宝物的,至于推算丹界之主等人的下落,他就没有多少兴趣了,反正,不管怎么说,丹界之主等人都不会是他的对手,而且,他的对手也从来都不是丹界之主。 眼神一扫,江晨就看到在最中央那丹界之主的王座上面,刻画着一些文字,每一道笔画,都是气息凌云,让人臣服,要忍不住膜拜。 “得到刹那之匙的传承者,就是我丹界之主的徒弟,来到我的衣冠前面,磕头十万,就可以得到我的传承,掌握丹界,等待我和四大天君的转世归来。如若对我衣冠不敬,不诚心磕头者,就只能够在这衣冠冢之中陪葬!我丹界之主,给你两种选择,生!得大机缘!死!彻底陨落!两条路,赐给你。” 刻文的末尾落款,是一个奇怪的符文,这符文能够沟通天地,镇压一切。 “哈!” 见状,江晨当即回之一声冷笑,“这丹界之主倒是好算计,可惜啊,若是一般的天君到此,你这算计还真有可能成功,以这丹界之中的禁法,若是实力不足,又想要强行夺取这样的机缘,势必要被你坑掉,可惜,遇到我江晨,你的算计注定落空。” 他是何等人物,丹界之主的威胁和告诫,对他来说,根本没有半点约束力,更不用说拜丹界之主为师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且不说江晨全盛时候,就是现在,以她如今的修为境界,区区丹界之主哪来的资格做他的师傅? “丹界之主,此人应该是界上界中那乾坤之主的弟子,修为不俗,如今怕是已经恢复了修为回到了界上界中,这丹界留在此地,明显就是钓鱼的,不过,我可不会顾忌这些,眼前这刹那王袍虽然比不上封禅祭坛和葬天之棺,但也是诸天之内有数的神物,正好可以炼化,融入造化神舟之中。” 江晨神色淡漠,根本不把丹界之主放在眼里,此刻,他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那王座之上的皇者之袍上面,毫无疑问,这件袍服,就是当初丹界之主耗尽心血炼制出来的无上神物:刹那王袍! 这件王袍非常厉害,就算是一尊皇者至仙穿上,都可以抗衡天君,其威力之大,无与伦比,绝对堪比圣品仙器,甚至比起一般的圣品仙器都还要厉害一些,绝对足以算得上是宝物一件。 江晨想要打造一艘穿越诸天界海的无上神舟,是比永生之门更加强大的禁器,想要成功,需得耗费无数资源,现在有了这刹那王袍,炼化之后,可以省去他不少苦功,所以江晨自然是不会放弃。 当下,江晨一声沉喝,抬手伸出,手掌如龙形,无数仙光氤氲流动,散发出恐怖的神威,整个丹界之主墓穴都似乎在此刻被镇压的窒息了,虚空波动都完全停止下来。 五指之上,白青黑红黄,五色斑斓间,激射出道道神芒,汇成一股可怕抓力,径直朝着那刹那王袍就抓了过去。 “嗡.........” 江晨一出手,王座上的那套神秘衣冠顿时感觉到了威胁,立刻就有一股愤怒的意念传出,震慑四面八方,一时之间,整个墓穴都在这股可怕的力量摇颤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