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7集:死亡,死亡!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67集:死亡,死亡!

“这........怎么可能?苗黎、牧野荒、皇甫彼岸,三人虽然都是这一纪元成道,但联手之威,也不可小觑,可居然.........居然连一招都没撑过,就被杀了,这人到底什么来头,竟有如此神通?!” 震惊,更是震骇,丹界之门外的时空深处,四名潜藏许久的天君见状,不由得齐齐为之一阵惊悸,他们原本是想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想要做渔翁的,但是现在却看到江晨轻而易举的就把皇甫彼岸等人给斩杀了,展露出来的实力之强,深不可测,他们扪心自问,自己是做不到这种程度的。→ “不行,我要赶快离开,若是被对方发现了踪迹,恐怕不妙!” 几乎刹那之间,暗中观望战局、窥视丹界造化的四位天君,不由得生出几分警兆,显然,他们都很有自知之名,心知若是被江晨发现了自己的踪迹,面对来自江晨的绝杀,自己很难有脱身的可能,权衡思量,他们纷纷做下决定,准备退去。 但是,就在他们动念的一瞬,就骇然发现,自己等人所在的虚空,竟然被一股莫大的力量生生禁锢,他们纵然身为天君级别的高手,想要打破这种层次的时空禁锢,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好!” 四大天君心中猛然一突,下意识的暗道不好,随即,就在他们惊诧无比的神色中,一道卓然而立的修长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正眼神淡漠的自他们身上缓缓扫过。 “诸位天君,你们既然已经来了,又何必急着离开呢,丹界之中,造化无穷,你们难道就不想进去看看吗?” 江晨淡然开口,他早就发现了这四大天君,只是刚才解决皇甫彼岸等人,才没有功夫理会他们,本以为他们会趁机逃离,却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等到自己把皇甫彼岸等人全都灭了之后才准备动身,真是天真的可爱! “你........你想怎么样?!” 眼见着江晨横空现身,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四大天君难免有些心慌,但是很快,他们就镇定了下来。 江晨却自回以一声轻笑:“你们说呢?” “这..........” 微微一怔,当中一人连忙踏步上前,应声道:“这位道友,在下暗灵,蒙人抬爱,被称为死亡天君,我承认,自己先前是有夺宝之心,但眼下已然放弃,难道道友就不能网开一面吗?” 短暂的惊慌之后,他已经冷静下来,因为他很清楚,现在的局势危如累卵,一个不慎,他今日就要死在这里了,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慌张,毕竟,他也是身经百战之人,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很好!” 江晨淡然道:“果然不愧是此番前来众天君之中的最强者,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都没有乱了手脚,不过,先前你没有离开,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处了,你既然想来这丹界之中分一杯羹,一起念,便有因果,如今皇甫彼岸等人已经被我击杀,你的下场自然也要一般无二,这样才显得公平。” “阁下好生狂妄,难不成,你以为我是皇甫彼岸那些人,他们都只不过是最普通的天君罢了,而我死亡天君,已经度过了四个混沌纪元,根本不是皇甫彼岸等人能够相比的,你想要杀我,绝对不可能!” 号称死亡天君的暗灵口中一声冷笑,浑身身上,随即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周围的时空都开始腐朽死去,蒙蒙的死亡大道之力开始朝着江晨侵蚀过来。 既然号称死亡天君,修炼的自然是死亡大道,这种大道很是极端,只有纯粹的死亡之力,一念之间,红尘腐朽,万物寂灭,世界死亡,都只是等闲之事,死亡天君作为活了四个纪元的古老天君,一身修为之可怕,在众多天君之中也是非常有名的。 “死亡大道,不错,不错,死亡天君,你的修为比起皇甫彼岸等人来说,确实强大了许多,但是在我的眼中,却没有多少区别,你今日既然垂涎丹界之中的造化宝物,那就没什么好说了,从古至今,争夺造化,争夺宝物之中,死去的天君仙王都不知道有多少,多上你一个也不算什么。” 江晨冷然开口,说话间,周身自有一股可怕的气息弥散而出,封禁的时空,在这一刻,瞬间衍化开来,时间,空间,不住震荡,放佛有一股超出时空界限的恐怖力量正在氤氲,而且,即将爆发。 暗灵见状,不由得脸色一沉,身为死亡天君,他所缔造的死亡何其之多,哪里还不明白,今日之事难以善了,唯有豁命一战,或许还能够找到一线生机,在这一点上,他与皇甫彼岸想得一样,所以他一言不发,悍然动手,而且,一出手就是无上绝学。 “死亡神拳,千古寂灭!” 暗灵一拳打出,恐怖的死亡大道之力在他的拳头上缭绕,伴随着恐怖的拳劲而来的,是浩瀚的死亡法则之力,这一拳之下,仿佛在他的拳下出现了一条浩浩荡荡的长河,千古兴亡,尽在其中,无数的死灰之色浸染了整条河流,一片死寂,毫无生机。 面对死亡长河的正面冲击,饶是江晨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死亡天君这一拳之下,自身的生机都在消散,天地之间仿佛只有死亡存在,显然,这是一种极端的大道,屏蔽其他的一切大道之力。 死亡天君一拳之下,就是大道交锋,大道强,则胜,大道弱,则败。 “不错,不错,这死亡神拳也算得上有几分玄奥,可以堪称得上是盖世绝学,不过,可惜的是,死亡天君你和我之间的差距不是这么轻易就能弥补的。” 直面死亡,江晨脸上平静如初,没有半点神色波动,淡然至极,对方给了他一拳,他也同样一拳还击,这一拳打出,生机绵绵,无尽的生命气息浩浩荡荡,与死亡天君的死亡之力碰撞在一起。 生命和死亡,是两种截然相反的大道,死亡天君使出了死亡大道,江晨便以生命大道来应付,两者之间,正是棋逢对手。 虽然,从本质上说,生命和死亡,两种大道并无优劣之分,但是,暗灵和江晨两人的修为却有强弱之别。 江晨的修为绝对在死亡天君之上,全盛之时,他的力量早已超越仙王,此时,纵然尚未觉醒真灵,还有伤势在身,但犹自已经突破了天君之境的巅峰,只差半步,便可比拟此界仙王。 而死亡天君在这一点上就不如他了,此人虽然算是天君当中的强者,但还没有达到天君的极限,天君的极限,大约就是接近二十个纪元的修为,他现在才是四五个纪元的修为,这其中的距离还有些太远。 噗嗤一声,无数的死亡国度破灭,死亡法则崩溃,死亡天君浑身颤抖,坚韧不朽的天君之躯上都浮现出了无数的裂纹,一道道碧绿色的生命之力不断蔓延过来,侵蚀着死亡天君。 对于别的人来说,生命之力是最为精纯的力量可以增强生机、恢复伤势,但是对于死亡天君来说,却不是如此,他修炼的是死亡之道,这生命之力对于他来说就相当于是世间最为可怕的毒药! 此时此刻,死亡天君的身上就不断升腾起一道道烟气,正是生命之力和他身上的死亡之力相互纠缠而产生的异相。 “可恶啊!” 遭受重创,死亡天君震惊,更震怒:“死亡一指,灵魂悲歌!”奋起出手,只见他再次出手,一根手指破空,直点而出,周围环绕着一重重虚幻的影子,仿佛诸天之内,无数的灵魂都在其中悲鸣,然后在无穷的死亡之力下腐朽,崩溃,这一指,灭杀元神,可令灵魂腐朽,最为狠辣歹毒。 “你们还不准备出手吗?这人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唯有联手,拼死一搏,方才能有一线生机!” 死亡天君已经是全力出手了,甚至他已经开始燃烧自身的天君本源。所以这死亡一指的威力,也前所未有的强大。但这还不够,他口中大声呼喊,想要呼唤其他三位天君,一起出手对付江晨。 “不错的心性,可惜,你终究还是害怕了。” 江晨淡然轻嗤:“你以为,你能喊的到帮手吗?别天真了,虽然,我并不畏惧你们联手,但也不想自找麻烦,所以,我根本不会给你们联手的机会,就在我们动手的瞬间,我已经挪转时空,现在他们看似近在眼前,实际上于我们早已不在同一个时空,你的挣扎,注定是无用的。” “居然是这样,原来,你早就算计好了一切,我的奋起反击,不过是给了你彻底决杀我的理由?” 联手共抗强敌的打算破灭,死亡天君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几分青灰惨淡之色,他虽然燃烧了天君本源,但并不代表他已经放弃了逃生的希望,毕竟,他是一个渡过了四个天地大破灭的天君,自有后手,可以弥补损失的本源,但现在,他却不得不真的豁出一切,准备搏命一击了。 “杀!” 加速燃烧天君本源,换取更加强大的力量,暗灵口中一声沉喝,力量爆发,竟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死亡一指,看似虚幻缥缈,但这一击,却是直入灵魂,可谓诡异狠毒至极。 不过,江晨也不是吃素的,穿越诸天世界,他经历过的战斗多了去了,眼光毒辣,一眼便就看出了死亡天君这一招的玄机,当下,只听他口中一声轻哼,一股剑意透体而出,凝化作一道巍然剑柱,拔地冲霄而起: “轰...........” 惊天动地一声巨响,无上剑意,牵引着九天剑界现世而出,剑界门开一瞬,顿时,万千剑意倾泻而出,聚合成一道凌厉剑气,强势挡下死亡一指。 “好,很好!” 江晨口中一声赞叹:“死亡天君,你的死亡大道看来参悟出了不少名堂,从物质到灵魂,这又是一重变化,可惜,终究还是奈何不了我,如果,你没有别的什么逆天神通的话,那么,今日看来就是你的陨灭之期了。” 淡淡然的话语,森森然的杀意,伴随着话音落下一瞬,江晨再次出手了,只见他抬手虚空一握,九天剑界之中,当即倾下一道剑意,凝意为剑,被他握在手中,当空一劈,一剑之下,顿时混沌破灭,天地清浊,仿佛破开了空间限制,跨越了时间阻碍,眨眼之间,便就到了死亡天君暗灵的身前。 这一刹,暗灵只觉得浑身战栗,冥冥之中,一阵阵死亡的气息落在他的心中,本来他掌控死亡,但是这一道死亡之气却不受他自己掌控,因为,这是他自己要死亡的预兆,其中道理玄之又玄,难以言说。 “不妙!” 眼前一道灰蒙蒙的剑光,划开天地混沌,纵横劈斩而来,暗灵从中感受到极端的恐怖,那是生死间的大恐怖,非寻常可比,当下,口中一声大喊,翻手之间,一口死灰色的镰刀便出现在他的身前,这是死亡镰刀,是死亡天君所炼制出来的圣品仙器。 从这一点上来看,死亡天君的修为比起天庭的几个天君还是要差了一点,他修炼的是死亡之道,炼制出的圣品仙器也是死亡镰刀,这一方面,天庭的灾难天君所修炼的是灾难大道,但是他所炼制的却是救赎之杖,蕴含救赎之道,已经参悟出了灾难之中的一线生机,同理,混乱天君修炼的是混乱之道,可他的圣品仙器却是秩序之城,也已经参悟出了混乱之中的秩序真谛,只是这一点上来说,死亡天君就比不上灾难,混乱等人。 若是他的修为和那几人相差仿佛,那炼制出的圣品仙器就不该是死亡镰刀,而是蕴含生命大道的圣品仙器,这样一来,或许还有从江晨剑下争得一线生机的可能,可惜,一步之差,往往就是生死之差。 “噗嗤!” 剑光过处,天地都被辟分,空间破碎,时间崩溃,更何况区区一个天君,纵然有死亡镰刀这样的圣品仙器,也一样无法改变后果,只听得一声轻响,死亡镰刀当中断裂,死亡天君,暗灵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