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6集:诸天死劫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76集:诸天死劫

“好一个无妄之道,可惜,你终究还是死了,既然你是死在了造化仙王的手上,那我今日就以造化之道彻底磨灭你的一切痕迹!” 面对无妄天君的最后反扑,江晨抬手之间,一拳打出,造化源气引动天地造化之灵,瞬间,一股股浓郁的造化之气从冥冥时空中垂落下来,加持在他的拳印之上,这一拳,恍惚如鬼神,如同造化仙王再次降临! “轰!” 一拳之下,山河破碎,日月陨灭,时空腐朽,造化永存,浩瀚的造化神光横扫天地,直接粉碎了无妄天君的无妄之道,那巨大的卦象也在瞬间崩溃开来。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受到造化源气的影响,无妄天君眉心深处那血洞中残留的造化气息,如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轰隆一声炸裂开来。 “咔嚓!” 无妄天君的头颅裂开,显现出了密密麻麻的龟裂的纹理,身上那恐怖的气息亦如潮水一般衰落下去,最后一片死寂,此天君已经彻彻底底的死去了,一切的痕迹都在今日被江晨彻底抹除。 现在的无妄天君,就是一枚造化神丹,蕴含无上精纯的精气,是夺天地之造化的神丹,比起一般的天君尸体还要来珍贵,只要炼化这天君尸体,就可以完美地提升自己的修为,不会有半点不适。 对于江晨来说,这就是最好的疗伤丹药! 五色漩涡盖压而下,直接将无妄天君的身体吞没,而后炼化成一道道的血精之气,源源不绝的灌入江晨体内。 “很好,又恢复了一分,但想要完全恢复,还需继续努力,多炼化几尊天君才行。” 一声叹息过后,江晨转过头来,淡漠的目光立时就落在了丹界入口处。那里,苗黎、牧野荒、皇甫彼岸,三大天君已经打破了丹界门户,进入了丹界当中。 这三人刚一进来,就看到江晨掌中一个五色漩涡吞没了一尊天君的身躯。 “造化神丹!” “天君尸体!” “那是无妄天君,几个纪元之前的一尊强大天君,是丹界之主麾下的一尊大将,非常强大,修为还在我们之上,现在竟然被此人夺取了。” 三大天君一下子眼珠都红了,那可是造化神丹啊,不是普通的天君,无妄天君这样丹药修炼成天君的存在,本质上还是一种丹药,最为滋补,他们三个都还不怀疑,只要吞服下无妄天君的身躯,绝对可以增加一个纪元的修为,但是现在,无妄天君的身体被人捷足先登了,这就让他们不能忍受了。 皇甫彼岸一步跨出,脚下时空颠倒挪移,瞬间就出现在江晨的不远处,目光中泛着无限的贪婪狠辣:“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来夺取丹界当中的无上造化,识相的马上把无妄天君的身躯交出来,也许本座还可以饶你一条性命,否则的话,今日就只有死路一条!” “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赶紧杀了此人,夺取造化神丹。” 三个天君已经安奈不住了,造化神丹对他们的诱惑太大了,一刻都不能忍了,当下,就见牧野荒率先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自己的绝学。 “主宰圣法,裁决七式!杀!” 身为战王天君,牧野荒的斗战之术自然极为强大,此时一出手就是自己的天君大道杀法,顿时就打出了一片浩瀚的裁决洪流,虚空之中,无数的裁决之力衍生出来,要制裁江晨,夺取他的性命。 “号称战王天君,这就是你的主宰圣法?还算有几分看头,不过可惜的是,你的修为太差了,在天君之中算是垫底的存在,想要从我手上夺宝,未免太过不自量力。” 江晨漠然的声音响彻虚空,言语之间,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如高高在上的天帝,主宰诸神生死:“不过,既然你今天来了,那就不用走了,反正,以你的修为横竖也渡不过这一次的天地大破灭,不如就把一身天君本源送给我吧。” “狂妄!” 闻言,牧野荒不禁为之一声怒吼,他面色铁青,江晨这样完全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啊,这是小看一尊天君,天之君王,他是丁点儿都不能忍受。 心意一动,杀伐之心越发坚固起来,这位战王天君已经决定,今日必定要杀死江晨,前所未有的杀心,让他的主宰圣法威力更加恐怖,撕裂了亿万重天波。 “狂妄?那是你不了解我,今天,就叫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 淡漠话语落下一瞬,江晨随即暴起出手,白青黑红黄,五道光虹冲天而起,金木水火土,循环往复,无休无止,形成了完美的一个整体,仿佛一座浩瀚苍茫的宇宙世界,凌空碾压而下。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战王天君的重重拳劲,裁决之力,在江晨的五行神光镇压之下,纷纷崩溃,势如破竹,摧枯拉朽,根本就抵挡不住,两人的修为差距太大了,甚至,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弹指之间,由先天五行凝聚而成的五色漩涡已经镇压下来,将战王天君生生吞没,一道道五色神光如丝线一般,直接缠绕在了他的身上。 法力被封印,元神被镇压,肉身重如山,瞬息之间,战王天君就感觉自己从一个至高无上的天君变成了普通人,一点力气都试不出来。 “这怎么可能!” 牧野荒奋力嘶吼,想要挣扎,可惜,一点用处都没有。 江晨回之一声冷哼,劲力加催,五色漩涡释放出一股可怕力量,弹指间,便就将这位战王天君直接炼化了。 “这牧野荒就这样被杀了?!” 见状,皇甫彼岸和苗黎天君只觉得心头一冷,一股惊悚的情绪从心底深处涌现出来。 太快了,江晨和战王天君的战斗太快了,结束的也太快了,眨眼功夫,战王天君,这一个纪元的气运之子,就这样被灭杀了,一身天君本源精气都被炼化了,这样的转变来的太迅速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看着身边空空如也,刚才还气势如虹,打出主宰圣法,裁决之道的战王天君就已经彻底消失了,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他的半点气息存在,这简直是令人崩溃的场面。 “怎么会这样,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会强大到这种地步?随手一击,就能杀死一尊天君?!” 皇甫彼岸和苗黎天君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骇,不过,下一刻,他们二人的神色就坚定起来。 能够成就天君的,无一不拥有坚定的意志,纵横天地,一念之中,斩杀一切负面情绪,只剩下最冷静的战斗状态,现在皇甫彼岸和苗黎天君就是如此。 到了现在,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了,造化神丹的诱惑在前,不可能在最后关头就这样放弃,若是真的被江晨给吓住了,那他们就会在心灵深处留下阴影,道心不稳,日后想要提升修为几乎就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现在留给皇甫彼岸和苗黎天君的选择就只有一条,那就是不惜一切,血战一场! 既是为了坚固道心,也是为了造化神丹。 不约而同的,皇甫彼岸和苗黎天君选择了联手对敌,江晨的强大,在刚才灭杀战王天君的时候就已经展现出来了,若是这个时候,他们二人还不能够真正联手,那才是真的愚蠢,自寻死路。 “蛮祖之道,野蛮践踏!” 苗黎天君打出了蛮族大道,他的背后仿佛升起了一尊大道之图,图卷之中,是无穷无尽的蛮族在战斗,在狩猎,在厮杀,在战争,形成了一副野蛮粗犷的无上气势,在那图卷中央,无数的蛮族深处,一尊模糊的身影矗立着,仿佛一尊永恒不动,不可磨灭,不会腐朽的无上至尊,透过时空长河,散发出无比恐怖的威压,可以粉碎天地,逆转乾坤。 “蛮祖早就消失了,你这一点蛮祖的烙印又不是真正的蛮祖降临,居然也好意思拿出来献丑?” 江晨一声冷哼,随即,他一拳打出,拳劲所向,蕴含着无尽毁灭之力,无数的时空在他的拳下粉碎了,恐怖的法力直接磨灭了一切有形无形的存在,在他的拳头之前,形成了一方漆黑的漩涡,漆黑是虚无,是没有,他这一拳打出,凡是阻挡在前面的,都没有了,没有人能够挡住这可怕的一拳。 苗黎天君,自然也不例外,面对这盖世的一拳,他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咔嚓”一声,背后的大道之图彻底崩溃,苗黎天君浑身浴血,肌骨之上浮现出无数的裂纹,仿佛一尊完美的瓷器,在这一刻将要崩溃了,显然,他根本无法承受江晨这一拳的无上伟力,天君之躯都要比打爆了。 “噗!” 一团血雾浮现在虚空,苗黎天君的身影消失了,他被江晨一拳直接打成了粉碎,那一团血雾就是他留下的天君精华。 “唰!” 五色神光一闪而过,苗黎天君的最后一点痕迹也没有了。 这个时候,皇甫彼岸的杀招也降临了,他打出了彼岸圣法,一尊无上的舟船,滚滚向前,碾压时空,横渡纪元,要到达彼岸,这就是皇甫彼岸的无上彼岸之道。 此时此刻,皇甫彼岸没有丝毫保留,出手就是竭尽全力,所以,他的手上出现了真正的彼岸之舟,这是一件圣品仙器,曾经是皇甫彼岸的本尊,后来他转劫重生,踏入天君大道,然后又找到了自己曾经的本体,然后把彼岸之舟恢复过来,成为一尊真正的圣品仙器。 现在,皇甫彼岸,彼岸之舟,双方联合,相当于是两尊强大的天君联手出击,而且心神相通,配合默契,所有的力量都没有一丝损耗。 “人舟合一吗?那也没什么用处,你我之间的修为差距太大了,就算是人舟合一,也只是相当于三四个纪元的修为罢了,想要与我抗衡,还是不够。” 江晨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混乱的虚空深处,皇甫彼岸面色如铁,没有丝毫表情,苗黎天君的陨落,他都看在眼里,不过他不会有任何情绪变化,现在不管是气氛,惶恐,畏惧,绝望都没有任何用处,只有竭尽全力,死命拼杀,死中求生,才是真正的天君气概。 皇甫彼岸就是这样的人,他人舟合一,把彼岸圣法的威力催动到了极限,就是要在江晨的手下,搏出一线生机。 可惜,就在下一刻,他的所有期待全都落空了,眼前一片黑暗,命运长河之中都没有了他,过去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没有,他的命运就只有死路一条。 江晨再一次出手了,这一次出手,他的手上虚握,仿佛有一柄无上神剑被他握在了手中,凌厉无匹的剑意冲霄。 “道武,辟分阴阳!” 盖世无双的无上道武,凌厉无匹的一剑劈落,刹那之间,天地混沌,一击劈开,饶是彼岸之舟这件圣品仙器也抵挡不住,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瞬间断成了两截,无数的圣品仙器法则都断裂了,器灵尖叫一声,彻底死亡,接着就是皇甫彼岸,肉身被撕裂,元神被粉碎,天君法则全都断裂,整个人的生命气息一下子消失了。 “好厉害的一剑,可惜,本座终究还是没能找到那一线生机,但能够死在你这样的强者剑下,我无怨无悔。” 一声悲凉叹息声在虚空中回荡着,皇甫彼岸已经彻底死去了,这只是他最后一点残留的声息,也即将消失。 “唰!” 五色神光一闪,皇甫彼岸的一切遗留也全都被江晨收缴。这尊天君不同先前那些,江晨将之炼化之后,并未融入自己的身体,而是将之还原成最初的本源,炼入了造化神舟之中,使其再度蜕变。 彼岸,彼岸,融入了彼岸之道的造化神舟,再次蜕变,似乎真的拥有了横渡无边界海,超脱彼岸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