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2集:绝望镇压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72集:绝望镇压

一个死字,道出心中愤怒,华天都周身气势迸爆,狂暴的气流回旋,掀起浩瀚风浪,席卷天地八荒。 “破界神拳!” 惊闻一声大吼,赫见华天都收回丹界之匙,捏拳打出,一拳之下,他周身大放光芒,浩浩荡荡的神光四处扩散,周围的神庙,山川,河流,都纷纷崩溃开来,似乎是承受不住他这一拳的气势。 天君之躯,经历一次次的天地大破灭,被无上毁灭之力不断冲刷,早已经坚韧如神铁,有了一丝不朽的韵味,力量磅礴,无边无涯。 这一招破界神拳,是华天君独有绝学,破除万界封锁,直达永生之道的一门绝学,一拳轰击出来,万界怒吼,驼神位面处处崩塌,不成模样。此拳法是当初华天君参悟天君、仙王之道而领悟出的无上神拳,虽然现在他的修为还没有恢复到天君的境界,但是有前世的天君肉身在,这一拳的威力也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境界。 面对华天都这一拳,连江晨都有些惊讶,这一门破界神拳,绝非是那么简单的武学拳法,而是代表了深刻的道理,蕴含了诸多玄奥的大道法则,一拳之下,破灭万界,粉碎诸天,此种拳意,浩瀚遮天,即使江晨也不由得为之心生赞叹。 不过,纵然如此,他也没有丝毫畏惧,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真正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华天都并不是真正的天君,和江晨相比,差距犹若天地之别,即使有着种种手段、神物,也改变不了本身修为低下的事实。 轻轻一抬手,先天五行之力分化五色,白青黑红黄,庚金、乙木、葵水、离火、戊土,各自凝实,化作一条条长龙,腾空而起,掀动风云巨力,和华天都的破界神拳狠狠撞击在了一起。 无尽的拳力和庞然五行之力相互消磨,周围天崩地裂,时空粉碎,整个驼神位面都变得一片混沌,显然,这个位面在二人的交手之下,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到了崩溃的边缘。 不过,即便是虚空坍塌,时空粉碎,天崩地裂,对于江晨和华天都这样的存在来说,也根本不算什么,他们二人矗立在无穷的乱流当中,被各种毁灭之力不断冲刷,却依然如故,没有任何变化,不朽,不灭,永恒。 “哈!你这破界神拳果然有几分玄妙,可惜,还是奈何不了我,来,尽展你的能为,我要让你败得彻底,甘心服气!” 江晨淡然开口,声音如若天道更古,高高在上,没有丝毫情绪波动,有的只是堂皇大气,掌控一切的气息。 毫无疑问,江晨这样的言行,对于华天都来说,就是无尽的屈辱,差点让他直接爆走,一股难以压抑的愤怒,瞬间燃尽了仅存的理智。 “可恶,你这可恶的家伙,你该死!” 愤怒之火点燃,刹那之间,华天都身上的气息陡然增加,节节攀升,身躯之中,属于曾经华天君的力量,彻底开始爆发,震荡四周虚空,令得残破的驼神位面发出“轰隆隆”的巨响,仿佛世界末日要降临一般。 “杀!” 口中一声长啸,华天都手中的“丹界之匙”变化为了一支长矛,向着江晨洞穿过来,撕裂了无穷光辉,似乎眨眼之间就要把江晨给粉碎在矛下。 “灾难,混沌,杀戮,混乱,雷帝,永恒!六大天君的所有法术,都被我掌握,我这一招,就是六大天君的精华一击,我!华天君!不!我现在是华天都,重生之后的天之都,将来的成就,会超越上一辈子的华天君,成为真正的仙王,得到永生大道。” 一矛之中,蕴含着灾难之气、混沌之气、杀戮之气……庞大六道元气此刻全部汇聚,形成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大势。 华天君乃是上古天庭之主造化仙王麾下的忠实走狗,比起灾难、混沌等天君还要受到重视,所以六大天君的所有法术神通他竟然全都精通,而且,经由他使出来有着玄妙的神韵,绝对不是样子货! 江晨见状,不由得眼睛一亮,这可是天庭六大天君的绝学,这六个人各个都是惊采绝艳之辈,参悟出来的神通法术,自然也是精妙无比,蕴含了深沉的天地至理,即使是江晨,也能从中感悟出许多奥妙来,这也是他和华天都缓缓交手的缘故,他要把华天都身上的价值最大限度的榨取出来。 “嗡..........” 虚空如水,涟漪轻荡,五条庞大巨龙盘旋在天,顷刻之间,首尾相接,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五色漩涡,横亘在天空之上,江晨就是要以五色神光挡住并吞噬华天都的一切攻杀,他并没有激烈的反击,而是要借此机会,好好参悟天庭六大天君的神通大道。 华天都怒吼连连,以丹界之钥匙化为长矛,连番施展出“永恒不动真我战法”、“灾难救赎君临大道”、“混乱秩序中天古道”、“雷霆化育帝君大势”、“杀戮诞生诸空神相”以及“混沌通明泰斗天堂”。这六大天君武学,在他的掌握之中,都简直是自己创造的一般,每一种绝学,都带着天君神韵,势可改变世界,扭曲规则,各种代表着天地极端的意志,铺天盖地一般杀向江晨。 然而,五色漩涡横亘虚空,却如同一道不可跨越的天堑,不仅有着坚固非常的防御力,更在防御的同时,释放出一股可怕的吞吸之力,仍凭华天都倾尽手段,无穷无尽的攻杀,都被生生挡下,吞没! “很好!” 感受着自华天都攻杀之时,蕴含着的天庭六大天君的极端大道,饶是江晨,亦觉得大有所获,毕竟,无论是谁,每一个人的修行,都包含着自己的道与理,有着属于自己的长处,不可小觑。 一个刹那就是千百次的攻击,每一次攻击都融合了六大天君的大道真意,华天都已经彻底发挥出了自己的极限战力。只是,让他惊颤的是,不论他如何攻击,都被江晨轻而易举的挡下,这简直颠覆了他的认知。他从来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能够硬生生的承受他的诸多攻杀,连还手都没有,这样的敌人,太强大了,仿佛一尊永远无法击败的巨人,给华天都的心灵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可恶啊,你这是在逼我,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华天君开创的属于自己的大道,无华之道!日月无光,天地无华,光华俱灭!” 惊悚至极,华天都在剧烈的压制之下,居然突破了极限,一股浓浓的“无华之力”,自他的身上狂涌而出。瞬息之间,他的战力陡增,竟比刚才六大天君绝学合一的威力还要大,毕竟,别人的道,始终是别人的,而现在这无华之道,却是他自己参悟出来的大道,最为契合他这一身力量,战力爆发,自不同先前。 “来得好!” 面对华天都强势反扑,江晨丝毫不以为意,口中一声轻赞,五色漩涡缓缓转动,庞大的吞吸之力,直接将所有的攻杀之力全数吞没,而他则开始参悟起华天都的无华之道,这也是一种极端的大道,是当年华天君纵横天下的无上大道绝学。 “可恶!” 华天都脸上露出一丝凶狠之色,他心意一动,手上丹界之匙所化的长矛尖端,竟尔浮现出一滴璀璨的鲜血,这一滴血,看似不起眼,却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 仙王之血,华天都直接把丹界之匙中的一滴造化仙王之血给逼了出来。虽然,仅仅只是一点血迹,但威能强大,足以磨灭天君肉身,稍微一释放气息,神光冲破乌云,照耀一天都是血光,这血光神圣,带着无上不可亵渎的威严,使得一切生灵都必须要跪下膜拜。 这丹界之匙,乃是当年丹界之主手中的无上神器,曾经和造化仙王大战,沾染了造化仙王的一滴血,此时,华天都就是把这一滴血给逼了出来,显然,他是要以仙王之血,来对付江晨。 仙王,乃是这一方天地中的最强者,这等强者,即使是一滴血,也有着莫大的神威,不是寻常可比。 纵然是现在的江晨,亦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威胁。 “哈哈,这可是真正的造化仙王的血液,仙王之血,你难道还能抵挡住?你永远也不会想到,仙王会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即使是一滴血,也不是你能抵挡的,你注定要死在我华天都的手上。” 祭出仙王之血,华天都顿时气焰高涨,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造化之血的强大了,这是另一个层次的存在,比起天君还要高贵、还要强大,蕴含着无上的造化威严。就是天君级别的高手,被这一滴血击中,也要重创,甚至死亡。 “哦,是吗?” 江晨口中淡然出声:“区区一滴造化之血,就给了你这么大的信心?简直是笑话!莫说只是一滴血,就算是造化仙王当面,又能奈我如何?”言语落下一瞬,瞬息间,一股庞大气势冲天而起,九天剑界,应声开启。 “轰!” 浩瀚天宇,无边剑界,门开一瞬,一股庞大无比的剑意倾泻而出,如同银河倾落,滔天洪流,势可吞没一切。 “这........” 华天都震惊了,此时此刻,江晨的气势强大比之先前,何止强大了百倍?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你.......你的实力怎么可能这么强?!” 震惊过后,是难以言说的惊慌,他本以为,江晨虽强,但最多也不过皇者至仙,只是练有逆天神通才能够抵挡自己的攻杀,但现在看来,是他想错了,江晨的实力强大,分明乃是天君级别以上的存在。 他曾经就是天君,自然清楚天君的可怕,现在他得到前世的诸多遗留,虽说可以堪比天君战力,但也只是堪比而已,根本不是真正的天君,如何能够与江晨这样天君以上的强者相比? “废话!” 面对华天都的震惊、惊慌,江晨当即回之一声冷哼:“今日,你的下场已经注定,交出身上所有的宝物,我不但不杀你,还会放你安然离开,如何?”说话间,他一手探出,并和了无边剑意的五色漩涡,被他纳在掌心,一把抓住了华天都手上的丹界之匙。 “轰!” 遭遇外力侵袭,丹界之匙上,造化之血散发出前所未有的炽烈神光,一股恐怖的威压不断震荡着,丝丝缕缕的血色光芒,锋锐无比,径直朝着江晨的手掌切割而来。 “一滴残血而已,还想翻出什么大浪吗?镇!” 仙王之血的力量固然强大,但江晨可不是一般的天君,虽然尚未恢复,但他的实力,早已超越天君之上,纵然面对仙王,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更何况现在只是一滴造化之血,攻势虽强,却还奈何不了他。只听他口中一声轻哼,五色漩涡散发出五色华光,死死镇压住造化之血的光芒。 “过来吧!” 随即,再闻江晨口中一声冷喝,手上发力,奋力一扯,顿时,一股磅礴巨力爆发开来,华天都只觉得手臂一麻,手掌剧烈的颤抖起来,下一刻,丹界之匙所化的长矛就落在了江晨手上。 丹界之匙,被江晨夺取了。 华天都满脸骇然,他心中既愤怒又惶恐,说到底,他现在本身的境界也不过是元仙级别,和天君比起来差距太大了,就算接受了华天君的诸多遗泽,也无济于事。 “哼,我承认,你的实力强大,但是,你别忘了,我可是造化仙王的人,你如此对我,难道不怕造化仙王吗?” 华天都惊骇之下,又有些不死心,有些色厉内荏的吼叫起来。事到如今,他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根本不是江晨的对手,若是继续打下去,说不定他真的会被镇杀,这个时候,他也只能扯出造化仙王的虎皮了。 “哈!” 岂料,闻得此言,江晨当即回之一声满含嘲讽的轻笑:“你这是在唬我吗?难不成,你以为我不知道,造化仙王早已被困在了永生之门内,且不说他现在根本出不来,就算是等他出来了,又能奈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