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1集:方寒,华天都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71集:方寒,华天都

诛灭仙王投影,炼化封禅祭坛,江晨自无尽虚空之中走出,浩瀚天界中,忽地传来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是.........方寒?” 一瞬间,江晨便就捕捉到了气息之源,赫然正是他的弟子,此方世界的命运之子,没有想到,方寒如今居然已经飞升天界,而且,修为精进,非比往昔。 “果然不愧是命运之子,永生之门的器灵转世,到底不是寻常之人啊,一旦开始发迹,就势不可挡,一路横扫诸敌。” 江晨心下感叹,但他却并未前往与方寒相见,相比于方寒,他反倒是对方寒的宿命大敌华天都更感兴趣。 华天都的身份并不简单,他可是天君转世,更是融合了永生之门中的毒瘤形成的一个诡异存在,此人气运不绝,身家不菲,是个值得谋算的对象。 如今的江晨,一身修为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再加上借助弟子方寒的气运,推算其宿敌华天都,自然十分顺利,当下他便就撕裂虚空,探寻过去,速度之快,超乎想象,转眼之间,便就进入了永恒的蛮荒森林。 蛮荒森林,并不是指一个地方,而是指那些没有仙人开发过的地方,荒凉,无人烟,凶兽横行,野蛮气息扑面而来,把天界的古老,荒芜,浩瀚,全部都展现了出来。而且,天界高空,层层叠叠的异度空间,异度世界,更是光彩夺目,鱼龙漫衍,让人目不暇。 甚至,江晨在一路飞行的时候,目光所向,可以看到一些异世界之中,生活着许许多多强横的异界修士,有翼人、精灵、夷族……各式各样的种族,天界之大,纵然是天君强者,都无法知道,或许,唯有传说之中的仙王才能够窥视到天界的一些端倪。 诸多异度空间之中,高手也是层出不穷,纵然是天君级别的强者,亦不罕见,但江晨并没有惊动他们,自顾行走在虚空乱流之中,毕竟,华天都身上的秘密,牵连甚大,他可不想与别人一起分享。 虚空乱流之中,到处都是可怕的罡风雷火,时空风暴,虚无漩涡,非常危险,不过江晨现在修为高深,这些险恶之地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他依然在飞快前行。 数日之间,江晨也不知道穿行了多少个异度空间,奇特世界,终于,他在无穷无尽的虚空乱流之中停留了下来,周身并没有施展出任何法力来,那汹涌的时空乱流冲刷到达他的身体上,简直是岿然不动。 “散!” 口中一声轻喝,江晨抬手之间,挥散层层时空乱流,随即,眼前乍现一片无穷广阔的未免,这位面晶壁之屏障,无比浓厚,一般的人根本不能够进入其中,显然,这个位面曾经被天君级别的高手加持过,那浓郁的天君气息,江晨隔着老远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出来,他稍作参悟,便就获取了不少信息。 这个位面,名为驼神位面,传闻是上古时代,一位叫做驼神的天君锻造的,神秘无比,其中广阔浩瀚,生活有无数稀奇古怪的修士,像是这样的位面,在天界深处的虚空乱流中有很多,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天君,许多天君都曾经开创一方势力,然后就在虚空深处开辟出一方位面,然后培养手下,经营势力,像是什么鬼界,武界,翼界,书界,侠界,毒界等等都是这样形成的。 这驼神位面之中的驼神天君,也算得上是异界一位强者,不过很早之前就已经陨落了,在造化仙王,真理仙王,起源仙王的时代,和人发生大战被人斩杀,争夺一件神秘的法宝,飞灰湮灭,这些信息,以江晨现在的修为境界,都可以从虚空深处,时间长河中参悟出来,所以他虽然不加入什么大势力,但对天界的诸多事情尽都了然于心。 心念既动,江晨足下一步跨出,便就撕裂层层时空,进入了驼神位面,眼前的景色顿时为之一变,处处都是雄伟,壮阔的山河,虽然没有天界十万大州那么巨大,但是地域也非常广阔,几乎是相当于数百个大州的大地,而且空间折叠,一个又一个时空层层叠叠,其中非常的荒凉,没有一丝一毫的人烟,这个位面之中的灵气,也基本上消失,没有什么灵脉的存在,所以修士基本上没有。 “嗯,看来,这驼神位面已经彻底荒废了,没有一点生机,灵气也损耗殆尽,用不了多少年月,此位面就会彻底枯寂,然后破碎开来,和周围的虚空乱流融为一体了。” 江晨何等眼力,自然能够看得出来,因为驼神天君的陨落,几经岁月消磨,这驼神位面已经走到了尽头。不过,现在的他并不想分心关注这些,而是足下踏步,继续向前深入。终于,在驼神位面的最深处,他发现了一座残破古老的神殿,处处破败不堪,经受了岁月的侵蚀,沙粒一般的腐朽。 透过岁月长河,无尽的腐朽气息,江晨感应到了属于华天都的气息,就在那最深处的神殿之中! 江晨眼中隐隐有淡淡的光芒散发,看向了这座残破的神殿,眼前这神殿虽然残破,但仍然存留着不小的力量,许多神秘的禁法在那大殿深处酝酿着,若是随意闯入,就会惊动这些禁法,然后爆发出可怕的杀伐手段来,就在这大殿的周围,还有许多风化严重的白骨,这么多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来到这驼神位面寻宝,然后就死在了驼神天君神殿的禁法之下,一尊天君的老巢,并不是那么好闯的。 不过,这些也只是对于一般人来说的,江晨现在的修为之强,比起当年的驼神天君还要强大,自然不会在乎这些禁法。他一挥手,乍现五色神光冲霄,向着周遭虚空蔓延扩散,竟是将整个驼神位面都封禁了起来。 华天都虽然修为不行,但是身上的宝贝却不少,毕竟,华天都的前世,华天君,可是造化仙王麾下最忠心的走狗,许多造化仙王的秘密他都知道,他也是造化仙王布下的一颗极为重要的棋子,作为重要的棋子,造化仙王自然会留下诸多宝贝手段来栽培他,江晨既然动了贪念,自然要将对方搜刮干净,封禁虚空,也免得到时候出现意外。 封禁虚空之后,江晨大手一抓,如一座太古神山,狠狠地朝着那驼神殿镇压下去,轰隆一声,璀璨的光芒爆发出来,那驼神殿虽然看似腐朽,此时却爆发出了恐怖的神威,无数的禁法一下子惊醒,开始发动,一道道天光,神芒,气刃,诸般攻伐大术,纵横交错,朝着江晨杀了过来。 “人都死了,留下一点禁制还有什么用?一起粉碎吧!” 江晨神魔之力倾泻而出,掌中分化五行,五色神光绽放开来,形成遮天大手,携着无与伦比的庞大威势悍然落下,轰然一声巨响,无数的光芒全都迸爆碎裂,驼神殿最后的力量在他这一击之下,彻底崩溃了。 “是谁?胆敢扰我闭关!” 惊闻一声愤怒大喝,漫天碎石烟尘之中,一道高大身影,昂然走了出来。 来人一身青色衣服,高大昂扬,眉宇方正,似乎是代表着天地之中真正的道理,正得没有一点而的歪斜,似乎是秉承天地正气而诞生的存在。 江晨眉眼一跳,立时便就认出,来人正是华天都,相比于凡间时候,此时的华天都,气息雄浑,微微一动,周围的虚空就不断的震荡着,仿佛随时都要崩塌一般,一身修为,显然已经非同小可。 元仙! 只一眼,江晨就看出了华天都的修为,正所谓,万法归元,这可算得上是仙道当中一个极为高深的境界了。便是江晨,亦不禁为之侧目,不过,更让他侧目关注的是,华天都手中掌握着的一枚钥匙。 钥匙长达十寸,上面有浓烈的丹药气息透发出来,如果,他没有认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传说之中的上古丹界之匙。 传说之中,上古丹界之匙是寻找并打开上古丹界的绝世至宝,若能得之,便可获得丹界之中的无尽丹药,当初,几位仙王争夺的便是此物,驼神天君也是因为这场宝物争夺战而死,但谁也想不到,这枚上古丹界之匙真的在驼神位面,而且,还落在了华天都的手中。 闭关的时候被人强行打断,华天都的脸色很不好看,阴沉一片,身边散发出一股股的森然寒气,似要把整个驼神位面都给冻结起来一般。他猛然抬头,眼光如刀,一下子就落在了江晨的身上。 “你是何人?胆敢扰我闭关,该死!” 华天都语气森然,眼中寒光吞吐,显然情绪有些波动,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下来,杀意深藏,很显然,这些年的修炼,让华天都变得沉稳镇定起来,这也是大人物的风采。 “是吗?” 江晨见状,心下暗自赞叹,但脸上神色,却依旧淡然:“想要杀我,很好,但你得先确定你有这份能耐才行。” “哼!无知蝼蚁,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华天都是何等人物,何等高贵,今日你这么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华天都一声冷哼,当即暴起出手。 身怀诸多宝物,此时此刻,华天都有着前所未有的自信,他的实力从来没有一刻这样强大过,就算是天君,也可以一战,更何况,他可不认为,眼前之人能有天君修为,毕竟,天界的天君虽然不少,却也不是路边的野花野草,到处都有。 驼神位面已经荒废太久,当初驼神天君陨落之时,已经被别的天君收刮过,因此,基本不可能有天君会无端来此。 心念一动,杀意蔓延,华天都手上的丹界之匙顿起变化,化成了一口锯齿状的神剑,散发出蒙蒙光华,非常神异,气息极为恐怖,丝丝缕缕的剑气吞吐之间,整个驼神位面都有一种即将崩塌的感觉。 神剑在握瞬间,华天都一剑破空,直奔江晨斩杀过来,这一剑之下,剑气如长河,森冷锋锐,无数的虚空都被切割成虚无,粉碎了亿万物质,这一击时空颠倒,天地破灭,已经是无限接近天君级别的攻击力了。 特别是那丹界之匙,也不知是用什么天地神物炼制而成的,凌厉非常,虽然没有太多的灵性,更不是仙器,但却是诸天神物的一种,威力之强大,比起一般的王品仙器来得还要强悍。 “好,好一个丹界之匙,只可惜,你的修为太差了些,根本无法真正发挥出这件至宝的威力。” 眼见着凌厉一剑破空斩来,江晨不以为意,口中一声长笑,五行之力,光彩华耀,层层堆叠起来,直把他整个人笼罩在内。 “锵!” 华天都一剑斩落,恐怖的剑气撕裂长空,就是天君在这一招之下恐怕都难以抵挡,一个不好甚至都要被丹界之匙那无上的锋芒斩杀,可现在,凌厉无匹的剑气落在五色华光中,顷刻之间,就被五行之力生生磨灭。 华天都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他这一剑,以丹界之匙攻杀,锋芒无敌,就是一个世界位面都可以彻底毁灭,却是没有想到斩在江晨身上,竟然被一层五色华光给挡住了。这就让他非常震惊,定睛看去,只见长剑锋芒之下,庞大五行之力流转,似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难以攻破。 “神器虽利,但也要看掌握在什么人的手里,以你的修为,莫说手里拿的是丹界之匙,就算是无上造化神器,又能奈我如何?” 冷然开口,江晨一身气势深沉,沉然若渊,幽幽双目之中,似倒映着一方无边无际的寰宇世界。修为到了他这般境界,放眼此方世界,已经没有多少力量够资格让他正视,华天都虽然修为不差,握有至宝,但也还是不够资格。 “可恶!” 江晨表现的越是轻描淡写,华天都就越是愤怒,因为,在他看来,这是一种嘲讽,一种蔑视,高傲如他,怎能接受:“难不成,你以为我就只有这点手段吗?你这是在小看一尊天君的后手,我.........要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