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3集:天庭震动,造化起劫!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63集:天庭震动,造化起劫!

天庭宝库失窃,事关重大,救赎之杖没有任何隐瞒,紧随羲皇之后,把自己在天庭宝库当中发现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出来。 “轰隆隆........” 如天地倾,如虚空裂,灾难,永恒,杀戮,混沌,雷帝,几个天君全都被这个消息彻底给震惊了,周围无数时空都被他们散发出来的气势给粉碎了,形成了一团团的混沌虚无。由此可见这几大天君的愤怒和震撼。 “怎么会这样?竟然有人能够潜入天庭,还把宝库给掠夺一空?”一道杀意森然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充满了惊讶。 “真是好大的胆子,可恶,此人该死,一定要查出是何人所为!” 几个天君都愤怒了,他们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太重大了,天庭宝库当中,资源无数,堪比几百个无上大教的积累,就这样被人一锅端了,而且那些宝库当中的东西,有许多就是对天君都有很大的作用,现在一下子全都没有了,这绝对噩耗。 短暂的震惊过后,天庭的几个巨头全都不可遏止的陷入了无尽愤怒之中。 “能够潜入天庭,无视亿万禁法,那便只有一个可能,此人身上有三十三天至宝,或者,已经将造化之道参悟至非常高深的境界,也只有如此,才能够调动天庭的禁法,毕竟这天庭都是当年造化仙王一手缔造的,若是有人精通造化之法,那么,潜入天庭就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能够修炼到天君之境的,没有一个蠢笨之辈,灾难天君反应非常快,短时间内就想到了其中的蹊跷之处。 “不错,灾难所言极是。”永恒天君亦赞同道:“造化仙王的三十三天至宝,便是天庭诸多禁法的钥匙,若是有人同样炼制了三十三天至宝,那做到此事就不是不可能。” “到底是谁?窃取了造化之道,炼制了三十三天至宝?” 几个天君纷纷开始猜测,天庭宝库被劫掠一空,就是他们几个也不能无动于衷,损失太大了,天君都不会视而不见。 “不论如何,这都是最重要的线索,也是一个大方向,接下来动用天庭的全部力量,开始追查此事,救赎,此事就交给你来办,我们几个正在无底深渊修复圣品仙器三十三天至宝,这件事情才是真正的大事,关系到我们天庭的生死存亡,其他的一切事情都要为这件大事让路,只要三十三天至宝练成,届时,天庭必然可以真正恢复太古时代的威严,镇压诸天,无人不服。” 灾难天君再次说道,他所说的又是一个秘密,这个秘密着实重大,一旦流传出去,恐怕都要引起诸天万界的恐慌了。 天庭众多天君联手,正在炼制圣品仙器三十三天至宝,这事情当真是无上大事,和这个事情比起来,天庭宝库被掠夺,反而就是一件小事了。 三十三天至宝,当年是造化仙王炼制的造化神器,不过真正的造化神器,当初在和电母天君战斗的时候,被电母天君召唤永生之门,只是一击之下,就彻底被打的粉碎,就连造化仙王也受到了重伤,后来造化仙王再次炼制了一套三十三天至宝,不过这一套至宝就没有达到造化神器的级别,只有圣品仙器的层次,但饶是如此,依旧威力无穷。 只可惜的是,后来,黄泉大帝得到轮回道人传功,一下子达到天君境界,从下界飞升上来,再次和三十三天至宝大战,这一套圣品仙器级别的三十三天至宝就在那一战中受到了很大的损伤,现在天庭诸多天君就是在修复这一套三十三天至宝。一旦三十三天至宝修复完成,那就是三十三件圣品仙器,相当于三十三个天君,这才是天庭最为厉害的手段。 救赎之杖郑重地答应下来,对于灾难天君等人正在做的大事,他自然是有所了解的,也知道三十三天至宝关系重大,真正是天庭的最大底牌,只有这件事情完成了,那天庭的基业才是固若金汤。 “好,此事我会花大力气去追查,一定要查出那个贼子,将他彻底消灭。” 救赎之杖语气有几分森然,这些日子掌控天庭大权的就是救赎之杖,竟然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把天庭宝库给洗劫一空,这是赤果果的在打他的脸,而且打的啪啪作响,这绝对不能忍,是以,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找出洗劫天庭宝库之人。 就在天庭这些人商量大事的时候,江晨却是在自己的世界当中修行。 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把天庭宝库中得到的那一块巨大的造化神器残片给熔炼了,他修炼造化天功,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花费多少功夫,便就轻而易举的达成了目的,然后与诸多宝库珍藏,一起炼入造化神舟之中。 正如他先前预料,熔炼诸多天地奇珍后,造化神舟威能增长,已然无限度的逼近天地至宝的层次。 “差一点,还差一点。”江晨心中暗暗算计:“天界诸宝,以造化神器为最,所以,眼下该要找的,还是以造化神器的碎片为首选。”心念既动,他身形一闪,瞬间便就离开了自己的世界。 他再次出现的位置,是在天庭宝库的深处,不过此时,这天庭宝库已经是空荡荡一片,什么都没有了,一眼看去,荒凉无比,和当初宝光璀璨、霞光重重的场面根本没法比。 “嗖!” 身合造化禁制,一个挪移,江晨就出了天庭宝库,他目光一扫,立时便就发现,现在的天庭气氛有些紧张,到处都是强大的仙人在巡逻,重重宫殿楼阁当中,几乎没有任何死角,显然已经进入了战备状态。 暗笑一声,江晨知道,这天庭之所以有此变化,恐怕是与他自己有关,一下子洗劫了整个天庭宝库,简直是捅了马蜂窝,天庭若是没有任何表示,那才是不正常。 “可惜,纵然你们有千般手段,无奈我何!” 悄然无息的来,悄然无息的走,从始至终,江晨没有让任何人发现,“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寻找其他造化神器的碎片,炎州,我来了!” 炎州,仙界十万大州中极为特殊的一州,此州荒凉枯寂,传说在太古岁月中,有无上大能在此地交手,战斗,湮灭了一州生机,只剩下无边的荒凉,还有无穷的火焰。 亿万里的炎州之地,火红一片,地面都是红褐色的砂砾,虚空在恐怖的高温之下变得扭曲,看上去一片朦胧模糊。 江晨离开天庭之后,便就横跨虚空,穿过几百个大州的土地,来到炎州,他目光如水,清亮晶莹,又有深幽的青光吞吐,日月沉浮,时空变化,充满了道韵玄机,一目之下,炎州便尽在眼中。 “好一座炎州,只可惜,如今已经成了一片绝地。” 江晨一声感慨,以他的能为,自然看得出来,这偌大的炎州,时时刻刻,到处都有着茫茫的火焰在燃烧,这些火焰时而成为一团漩涡,时而又形成了风暴,在炎州大地上四处席卷,滚滚尘沙飞舞,金仙以下的修士进入其中,恐怕不用一天工夫就要陨灭了,被这里恶劣的环境给绞杀。就算是金仙,来到此地也要小心,若是遇到了炎州的赤炎风暴,那也要被焚烧成灰,由此可见这炎州的可怕了。 因此,亿万年来,来到炎州的人,屈指可数,就算有人前来,也是一些强者为了找寻炎州的一些特产才会前来,比如真火炎铁、南明神土等等火属性至宝,这些东西都极为珍贵,可以炼制强大的仙器,不过即使在炎州也非常稀少,想要得到需要冒很大的风险,只有实力强大之辈才有可能得到。 进入炎州的土地,江晨不疾不徐,一步跨出就是万里之遥,虚空不断折叠,千万里之地都可以变成一步之遥。 行走片刻,忽闻“轰隆”一声巨响,江晨身边不远处的一座荒丘忽然爆炸开来,无数赤红色的砂砾腾空飞舞,顿时尘沙漫天,混混沌沌,炽烈的热风吹拂,虚空都在这样的高温之下扭曲,经过那热风一吹,一道道空间裂缝就被打开,密密麻麻,断断续续,狰狞而可怕,此地仿佛已经成了一片绝地。 江晨心意一动,造化天功运转之间,周围出现一层层虚空壁障,不论是风暴,沙尘,还有空间裂缝到了他身前数丈之外就纷纷溃散开来,不能够伤他分毫。 他目露神光,看着那沙丘深处,此时却又一条长达几百丈的千足蜈蚣飞了出来,此蜈蚣浑身鳞甲森然,仿佛有一层赤红色的光晕在流动,千万只脚划动,嗤嗤作响,像是无数锋利的刀剑一般,此蜈蚣刚一出现,就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声,一股浓郁的凶煞之气滚滚而来,几乎可以令人疯狂,有恐怖的精神风暴四处席卷,凶悍无比的狠辣目光紧紧的盯在了江晨的身上。 这是炎州的一种凶兽,叫做烈焰蜈蚣,身躯庞大,鳞甲坚固,灵智低下,却极为凶残,遇到生灵,都要杀戮吞吃。 现在,这头烈焰蜈蚣感受到了江晨的气息,顿时心中升起了贪念,想要把江晨给吞吃了,到时候它的力量就会进一步增长,这些年来,它已经不知道吞吃了多少生灵了,现在一身实力极为强大,就是一般的祖仙都不是它的对手,它的一身鳞甲之坚固,就是中品仙器都不能攻破,大约也只有元仙到来,才能够对付它。 “好大一条蜈蚣!” 江晨目光如炬,一下子就看清楚了这头蜈蚣的底细,他心中有些赞叹,这蜈蚣浑身上下都缭绕着无数粗壮的祖仙法则,虽然不成体系,十分凌乱,但饶是如此,这些法则中蕴含的恐怖力量却可以为它所用,淬炼肉身,增强力量,只是一身蛮力加上杀戮的本能,就足以让这头蜈蚣的实力强大到一个恐怖的程度。 烈焰蜈蚣嘶吼一声,身子一弹一纵,如一道赤色的闪电,划破虚空,瞬间就杀到了江晨的身边,张开大口,上下几百颗锋利的牙齿散发出幽幽的寒光,可以粉碎金铁,嚼碎山河,无边的腥气扑面而来,仿佛有一团暗红色的雾气从它的口中喷了出来,这蜈蚣不禁肉身力量强横,而且还有剧毒,可以毒杀仙人。 “无知的畜生,我本没想杀你,奈何你却自己寻死,留你不得!” 面对烈焰蜈蚣强势来袭,江晨口中一声冷哼,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后自有五道光虹冲天飞起,于半空之中,旋搅成一个偌大漩涡,不待那头烈焰蜈蚣扑到近前,便就先行镇压而落,将之生生吞没。 “吼!” 五色漩涡之中,宛若长龙一般的烈焰蜈蚣口中愤怒咆哮,庞大的身躯四处破坏,尾巴一扇,真空粉碎,妄图从五色漩涡之中挣脱出来。奈何,漩涡转动,五行衍生,仍凭烈焰蜈蚣如何挣扎,却是难以脱身。 “轰隆隆........” 金木水火土,五行轮转不休,衍生出恐怖无比的磅礴力量,开始绞杀烈焰蜈蚣,巨大的五行磨盘,不可阻挡的可怕威能,烈焰蜈蚣的防御虽然强大,但是在五色神光的绞杀之下,依旧抵挡不住,一声惨嚎,偌大身躯瞬间崩溃开来,无数的精气法则溃散开来,然后被五色漩涡吞噬。 “很好,这炎州之内,虽然生灵稀少,但是每一个都极为凶残强大,精气之浑厚,超出寻常,正好可以拿来提炼精气,恢复肉身损伤。” 江晨心念既动,五色漩涡铺天盖地一般延展开来,瞬息之间,扩张千万里,在炎州大地上铺展开来,一头头可怕的凶兽,如烈焰蜈蚣、离火毒蝎、真阳煞虎等,全都被吞没进去,生生绞杀,炼化成血肉精气。 一路走,一路杀,这炎州虽说生灵稀少,但也是相对于其他的大州而言。而且,这些凶兽,最差的也有金仙的境界,金仙以下,一个都没有,就算是有,也都被其他强大的凶兽给吞吃杀死了,炎州之生存极为残酷,没有丝毫秩序,只有弱肉强食的杀戮。 这样一个大州,简直就是一块绝地。 而现在,江晨就在这样的一块绝地中肆意纵横,这里的无数凶兽,都成了他的目标,短短时间内,五色涡云就倾吞了数十上百万头凶兽,炼化出海量的血肉精气,化成一条长河,源源不绝的灌入他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