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2集:洗劫宝库!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62集:洗劫宝库!

天庭宝库,层出不穷,无尽无尽的宝物,尽皆呈列眼前,江晨自然不会有半点客气,短短片刻之间,他就把前面二十层宝库尽数扫荡干尽。 按照他的推算,至少有三百多万条王阶灵脉被纳入囊中,绝品仙器数万件,王品仙丹上千万枚………除此之外,一些低阶的法宝,丹药,材料,更是不计其数,看守天庭宝库的傀儡,仙人,足足有上百位,都被他一举倾吞。 恐怕谁也没有想到,有人能够无声无息的潜入天庭宝库,这样的事情,过去不会有,将来也不可能有,江晨等若是在创造奇迹。 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扫荡了这么多的宝库空间,江晨居然没有惊动任何人,因为所有驻守在这宝库深处的祖仙、元仙、圣仙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他镇压了。 不过,江晨暂时并没有杀死这些人,只是将他们封印起来,因为,他很清楚,现在杀了这些人,那天庭很快就会反应过来,到时候许多人围堵过来,纵然他并不畏惧,却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哪有现在这样闷声发大财来的好? 至于宝库内的禁制阵法,感应到江晨身上浓浓的造化气息,更是不会有半点波澜,毕竟这些禁制阵法都是造化仙王弄出来的,江晨虽然不是造化仙王,但造化源气神妙,足以演化出与造化仙王一模一样的气息,这使得江晨就像是在自己家里面取东西,自然不会引起半点轰动了。 只是,可惜的是,前面二十层宝库,对江晨并没有太大的作用,真正珍贵的东西没有多少,但他也不在意,蚊子再小都是肉,他的体内,有着无数窍穴世界,虽然有混沌之气不断转化,但是也要花费不少的时间,现在这么多的宝贝吞没进去,被那些窍穴世界熔炼了,多多少少也可以省去他一些功夫。 天地之间,没有任何东西是完全没有用处的,只是没有正确的使用方法罢了。 对于江晨来说,天地万物,皆有用处,一草一木,皆蕴含着天地大道,吸收炼化,可以促进自己体内世界的成长,让他能够早一点找回本尊真灵,突破无限轮回,真正的走出去,完成超脱。 越过二十层,这里已经是宝库深处了,气息为之一变,显然二十一层宝库里面装了重要的东西,已经不能够随便进入。 巨大、古老的石门耸立在在前,亘古不变,上面的石锁居然隐隐有着几分封天锁的气息,任何人都不能够进入其中。 石门之前,还有一个又一个强横无边的傀儡林立,这些傀儡一个又一个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体内澎湃的力量,甚是惊人,身上更是钢铁铸造,大大无穷,武道的符文铭刻在上面,一道一道,显现出杀戮无限的战斗意念。 “传说中,只有天庭才有的高级傀儡,好东西,我要了。”江晨目光所向,世界之力笼罩四周,大片的傀儡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他收入到了自己的窍穴世界当中,镇压封印起来。 这些傀儡的战力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作用,但是那炼制傀儡的材料,每一样都十分珍贵,对他熔铸造化神舟有着不小的用处,自然要收起来,点滴积累,都是力量。 随即,他故技重施,以造化源气演化出一把锁的虚影,正是三十三天至宝当中的封天锁虚影,气息和石门相同,那石门感受到封天锁的气息,根本不阻拦,直接就打开了。 第二十一层宝库,不再是一个个的庙宇,亭台楼阁,而是一个宇宙,浩瀚无涯,好像世俗之中的星空,无数巨大的星球,就是一个个储存宝贝的架子。 江晨跨越石门进入这片宇宙,哗啦之间,一条璀璨的银河,显现在自己面前,巨大而古老的星球,在旋转,上面储存着无数的仙器,王品仙器,圣级灵脉,还有圣品仙丹,一个个都如同星辰一般,悬挂在虚空中,散发出浩瀚的宝光神气。 “好,很好!”江晨一声赞叹,诸天世界之力四处弥漫,所过之处,偌大宇宙,无数星球,连带着其中的宝物,全都被他收取一空。 顿时,这一层的宝库就变得空荡荡了,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空寂虚空。 江晨下手太黑了,完全是连点渣都不打算给天庭留下,凡是遇到的宝贝,全都收取,全都搜刮。 就这样,一层一层的搜刮下来,不知过了多久,江晨终于来到最后一层宝库前,还不曾进入其中,他就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造化气息,神念一扫,他便看到在一重重的世界晶壁之后,是一方广阔的虚空,一颗巨大如星辰般的造化神器残片就悬浮在虚空中,散发出唯我独尊的造化威严。 很显然,这是一块造化神器的残片,当初造化仙王耗尽心血打造出来的三十三天至宝,虽然已经破碎,但其中蕴含的精华力量之强横,依旧令人惊叹。 “太好了,终于找到了造化神器的残片,有了这一块残片,再加上天庭宝库之中的诸多宝物,提升造化神舟的威能,便指日可待了。”江晨脸上满是笑容,毕竟,说起来,这造化神器残片,可谓是世间最为珍贵的宝物之一了,其中蕴含造化之奥妙,更是不知有多少天地神物之精华,炼化之后,大有用途。 对于江晨这样的强者来说,一点半点的造化神器残片,对他的作用已经不是那么大了,只有如眼前这样,星辰般大小的造化神器残片,才值得他出手。 大手一抓,光芒吞吐,似天刀神剑,刺啦一声那束缚造化神器残片的世界晶壁就被江晨生生撕裂开来,下一刻,那造化神器残片就落在他的眼里。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重重世界之力镇压下去,那造化神器残片虽然想要反抗,但也是徒劳,最后还是被江晨给镇压了下去。 “此处不是久留之地,该走了!” 此行天庭,江晨直接把天庭宝库席卷一空,不知道有多少宝贝被他收取了,天庭亿万年的积累几乎全都落在了他的手中,再加上寻到了一大块造化神器残片,他自不会再多做停留,当下直接消失在宝库深处,进入了自己的世界。 江晨体内,开辟了无数世界,其中,不乏大千世界,若是成长起来,并不比永生世界来得要差,他进入自己的世界之中,除非是合道级别的强者,就算是混元境巅峰的存在,也休想追寻到他哪怕一丝一毫的踪迹。 就在江晨消失的同时,天庭宝库之外,就有人前来。 来的是两个人,当先一人,身形朦胧,散发出重重光晕,浓郁的救赎气息不断激荡着,这是天庭中的一尊无上存在,救赎之杖,是灾难天君炼制出来的圣品仙器,也是相当于天君的存在,平日里天庭的几大天君闭关不出,救赎之杖就相当于是天庭的话事人。 就在刚才,救赎之杖察觉到了天庭宝库中有所变化,顿时吃了一惊,直接离开了自己闭关修炼的时空,朝着天庭宝库赶来。 跟在他身边的,就是天庭诸皇中的第一皇者,羲皇,此皇纪元之初就已经出世,是天地初开之时一代太初之气所化,天生强横,经过无数年的修炼,已经皇者中的绝顶人物,距离天君也就是一步之遥,当然这一步之遥就是天壤之别,所以羲皇在救赎之杖面前显得非常恭敬,跟在救赎之杖身后,一副大管家的模样。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羲皇在天庭当中,资历古老,非常受诸多天君的重视,在偌大的天庭中所扮演的就是大管家一类的角色,大多数事情他都可以做主。 “羲皇,最近是否有人进入天庭宝库?” 救赎之杖开口问道,他的语气冰冷,如金铁一般,却是没什么好奇怪的,救赎之杖本就是一尊法宝,不是普通的修士。 “救赎大人,最近几日,并没有任何人前来天庭宝库。” 羲皇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对于救赎之杖的问话却是没有丝毫隐瞒,不敢有半点大意,天君之下皆蝼蚁,他羲皇在天庭虽然受到重视,但是和一尊天君相比,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没有人?”救赎之杖心中一动,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当下,他也不再犹豫,直接打开天庭宝库的门户,一步跨出就进入了宝库之内。 羲皇不敢多说,也跟着一起进去。不过下一刻,这二人就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他们眼前的宝库虚空,一片空荡荡的,连一个存放宝物的架子都没有剩下,清洁溜溜。 “不好!”哪怕是救赎之杖这样的天君级存在,此时也不能淡定了,当下惊叫一声,继续深入宝库。 片刻之后,救赎之杖和羲皇已经到了宝库的最深处,不过二人的脸色却是一片阴沉,甚至有些惨白,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一重重恐怖的气息在他们身边环绕着,随时都可能爆炸开来。 “可恶啊,到底是谁?是谁?好大的胆子,竟敢掠夺了天庭无数藏宝,这是罪大恶极,绝对不能放过,天上地下,都要把此贼找出来!” 救赎之杖身上圣洁救赎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了,一股磅礴的凶戾之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生气了,愤怒了,根本平静不下来了,不论如何,救赎之杖都不敢想象,天庭宝库竟然被人掠夺一空,连一根毛都没有剩下来,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传扬出去,偌大的天庭恐怕都要成为整个仙界的笑柄了,在自己的老巢深处,竟然被人掠夺了全部的藏宝,整个天庭的资源就这一下就少了一半还要多,救赎之杖怎么能够忍受。 “救赎大人,查,一定要查出来啊,这是不能承受之损失,我天庭损失太惨重了啊,三十三层的宝库空间啊,竟然连一点东西都没有剩下,全都被夺走了,这到底是谁?他是怎么进来的?竟然能够无视天庭的亿万禁法?” 羲皇脸色惨白,连冷汗都流不出来了,他差点没有被吓死,今天的事情闹大发了,天庭宝库被劫掠,损失之惨重,无法计算,但是那绝对是个天文数字,这么大的损失,若是责任追究下来,就是他自己都难逃干系。 当然,现在考虑这些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当务之急就是要把那劫掠天庭宝库之人给找出来,把那些损失的藏宝追回来,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放在一边了。 救赎之杖怒吼了片刻,很快便就冷静下来,他很清楚,现在不论怎么发狂都于事无补,天庭宝库被劫,事关重大,已经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处理的了,这事情还需要向天庭的其他几个天君汇报才行。 光芒一闪,天庭宝库深处彻底寂静下来,救赎之杖和羲皇已经彻底离开,须臾片刻,他们便就来到了天庭深处一个神秘的时空。 救赎之杖口诵密语,手上打出眼花缭乱的印诀,一道道救赎之力传递到了时空深处。很快,这方时空一震,一道道气息磅礴的虚影便降临下来。 灾难,永恒,杀戮,混沌,雷帝,五大天君以自身强大的神通法力,横跨遥远的时空,把投影降临下来。 “救赎,发生什么事情了,竟然一下子把我们全都召唤回来?”其中一人威严地说道,此人身形模糊,浑身缭绕着无穷的灾难气息,仿佛是灾难的化身,正是灾难天君。 救赎天君满脸阴沉,尚未回应,边上,羲皇已是忍不住满脸苦涩的开口,他道:“几位大人,大事不妙,今日不知是何方高手,竟然在没有惊动天庭守护阵法的情况下,悄无声息潜入了天庭深处,把天庭宝库整个都给搬空了,现在宝库当中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剩下,灵脉,丹药,仙器,符箓,神材,傀儡........我天庭亿万年来的积累,全都消失无踪,什么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