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集:天罚原罪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46集:天罚原罪

“铮!” 闻得江晨口中话语,但听一声高昂剑鸣,绝世神锋,原罪之剑,瞬间夺鞘而出,三尺剑身轻颤,爆发出无比凌厉的锋锐剑气,耀眼紫光,弥漫周遭天宇。 雷罚天尊持剑在手,气势再度拔高,冷眼蔑视加工厂,口中一声威喝:“冒犯天尊威严,你的愚蠢,只会让你死的更惨!” “是吗?”江晨一声冷笑,随即一振手中岁月轮,顿时,剑鸣声响穿云裂石,排山倒海一般呼啸波散开来,恐怖的声浪席卷,激荡着整个高天云海,翻涌的骇浪,竟然被生生的迫开,向着四周退避。 “嗯?”有所感应,雷罚天尊亦是忍不住的为之警惕之意大起,念一动,顿时,无上天尊的气势如惊涛骇浪,疯狂席卷而出,口中一声长啸,浩瀚声浪,直冲九天云霄,令风云变色,震动天地乾坤。 “阴阳五行,一气八元!” 杀意蔓延,但见雷罚天尊体内无上玄功一瞬迸爆,顿时,天地元气暴动,虚无高空,无边雷云汇聚而来,一道道的狰狞电蛇,都是绽放出了一道道耀眼的光芒,犹若是一柄柄划破长空的利剑一般,冲霄而起,绵延千丈,划破天地穹苍! 五行汇聚,衍化阴阳,进而生雷! 天地之间,最为强横的力量莫过于雷霆,纵然不如时间与空间来的玄妙,但论及破坏力,却近乎是无与伦比,雷罚天尊以雷霆之力入剑道,自然非同寻常,起剑开封,便有毁天灭地之势。 “轰!” 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一道巨大的光束仿佛凝成了实质,瞬时便即自原罪剑的剑锋之上倾吐而出,刹那间直冲九天云霄,浩瀚无比的庞然能量,犹如滔天巨浪一般,冲击着周遭天宇虚空。 面对强势爆发的雷罚天尊,江晨脸上丝毫不见半分惧色,转手握剑,岁月轮绽放出无边耀眼光华,霎时之间,迸发剑意呼啸,贯穿天地寰宇,天地之间,震闻一声龙吟,浩荡风云为之剧变。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无尽磅礴劲力,倾泻开来,顿时,虚空破碎,大地崩裂,入眼的,到处都是翻涌激荡的暴乱灵力,形成浩瀚洪流,扭曲虚空,震得漫天风云为之破碎,仿佛在为天地哀鸣。 携势直挑天尊的江晨,欲要斩杀异敌的雷罚天尊,两大强者强势冲突,掀起荒天大战,剑上对决,剑下争雄,极致交锋瞬间,掀起天地巨变,风云动荡。 “难怪你敢强占圣皇封地,私自建城。果然是好修为,可惜,杀害八大神族的神王,这将注定是你败亡的开端。”无尽风暴的中心。传来雷罚天尊漠然话语,豁然之间,一道庞然剑柱,缓缓腾空而起,无尽紫光耀眼。照耀天地乾坤。 “是吗?”不可置否的一声回应,江晨双眼之中猛然一道寒光乍现,周遭惊见造化源气、毁灭之力翻涌不休,瞬息间,便就融合一处,形成恐怖的禁忌神魔之力,霎时,一股可怕气息降临,空气险些凝滞。 “神魔禁武,元初开天!” 一抹耀眼剑光乍现。呼啸着拔地而起,径直冲向天空,仿佛流星一般划过天际;眨眼间穿透了天罩,冲入云霄之中,光芒越来越盛,直到九天最高,凝聚化作一柄庞大巨剑,屹立在天地之间。 “好凌厉的剑道!”雷罚天尊无所畏惧,漫天雷霆之力,随着他的剑锋流转,疯狂汇聚,与他人剑合一,凝结一条庞大的紫色雷霆巨龙,庞大的身影,披着层层的霸气鳞甲。嘶吼之中,雷鸣电闪,无尽霸气显露。 漫天风云卷动,无边剑意浩荡,江晨冲天而起,禁忌神魔之力不断翻涌激荡。无尽剑意笼罩方圆千百万里虚空,凝做一柄柄的光剑流转飞驰狂舞,开启九天剑界,天与地,仿佛都处在了一片剑的世界之中。 九天剑界既开,虽然,如今的江晨没有足够的修为发动全部剑界之力,但是,即便只是牵引出一部分的剑界之力,也足以令人为之震骇,无边剑劲所向,当真是威力无匹,牵动天地震颤,风云翻卷咆哮。 深知对手杀招将出,雷罚天尊不敢大意,功力提至极限,人剑合一,漫天雷霆之力丝毫不示弱,庞大雷龙狰狞的咆哮,方圆数百上千万里的虚空尽数被雷霆之力笼罩,虚空都在摇晃,风云竟也缓缓消散,要与江晨生死对决一战。 漫天剑意浩荡,倾泻而出剑界之力开始缓缓收拢,如潮水一般四下涌动,翻滚起落之间,可怕的气息弥漫在天际。 “剑四,灭!” 就在剑界之力翻涌到最高点的那一刻,江晨终于出手了,如同开天辟地般的恐怖一击,快的不可思议,重的难以言说,刹那间,那柄连天接地的庞大巨剑,携无可匹敌之力道,直指雷罚天尊。 “吼!” 雷罚天尊所化巨龙狰狞一声巨吼,庞大的身躯,本来就拥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恐怖巨力。在无尽雷云之中。更具威力,耀眼的紫色雷电,铺天盖地一般的扩散开来,形成一片恐怖雷狱,翻涌力量如惊涛骇浪。 “轰!” 震天的轰爆惊动天地,两大极招相遇,本是水火不容,如今针锋相对,刹那间,连天地也为之颤抖。 江晨寸步不退,转剑开锋,疾刺袭斩,每一招皆如竭尽全力所出。每一下皆是势如开天,就连空间都随着他出剑而波动起阵阵的扭曲颤抖。雷霆巨龙纵使凶威盖世,神异威猛,却也不欲与其硬拼,庞大的身躯灵活的前趋侧闪,腾转挪移,巨硕身形暴绽出一道通天彻地的豪光气柱,挟着无穷无尽的罚世雷电,在江晨出招间的缝隙之中闪烁攒动,似在寻找眼前强敌的破绽! 转眼之间,双方已经激斗了不下百招,这是超越了神王境界的极致存在的激烈争斗,光是逸散的威能,就足以毁灭天地山河。 久战不下,雷霆巨龙怒不可遏,一改先前游斗策略,全身鳞片如爪箕张,其间那耀眼无比的紫色雷霆疯狂勃发,化作无边天罚,径直向着江晨扑击而来! 眼见着滔天雷霆灭顶而来,江晨也不由得为之心神一沉,不朽之身暴起瞬间,身上的肌肉暴起如万年磐石,经脉虬札似老树盘根,肌肤则是越发透明,内里透发出一股赤金色的灼热气芒,到了极处,却又化作一股黑气盘桓,覆盖他的周身,宛若是狂魔降世。 雷霆巨龙所化之滚滚雷霆浪犹如灭世天灾,如暴雨飞瀑般倾泻而下,毁灭性的凶威如泛滥的洪水一样由四面八方朝着仍旧伫立在原地的江晨,漫溢扑杀而来! 江晨怡然不惧,翻手之间,剑势一转,顿时,耀眼剑光乍现,无穷尽的宏大剑压自他的身上迸爆开来,须臾之间。便是已经汹涌扩散,无边滔天雷霆,都被这无尽剑压狂潮生生吞没,湮灭。 雷狱崩灭,雷霆巨龙震慑之余,也不由被逼得显出身形来,口中当即便是忍不住的为之狰狞咆哮,滚滚声浪,激荡九天十地。乾坤寰宇震动。 神兵在手,江晨的攻势铺天盖地,向初露身形的雷霆巨龙扑杀而去,不等雷霆巨龙反应过来,一道道可怕的残影已然携着凌厉剑光从四面八方、如狂风暴雨一般狂攻而来,一时间,只见半空之中一道道的凌厉剑光闪烁明灭,各路强招交织一体,穷极无尽杀伐之机! 如此奇招迭出。雷霆巨龙纵然是雷罚天尊汇聚无尽雷霆之力凝聚显化,凶威盖世,也无法探清其招路,立刻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身形更是节节败退! 不过,雷霆巨龙虽然深陷险境,但一身凶威盖世,却未见有一丝一毫的减少,虽然被江晨压着打,但元气犹在,未肯有半点衰弱。 剑界之力逐渐得到释放,源源不绝的灌注进入神魔不灭体内,江晨身影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周身气流急转,竟然生生的化作一道可怕的庞然风柱,呼啸着拔地而起,直冲九天云霄,刹那间,只见万丈高空中混沌不清的风云骤然沸腾翻滚。竟化作一个无边无际的遮天漩涡,蔚为壮观! “道武,浑天四象!” 惊闻江晨口中一声暴喝,如九天雷动、九幽崩塌,从接天风柱的最深处滚滚传来,这震天巨吼还在耳边轰轰作响,江晨已然身化龙卷风暴,挟带着九天之上无穷的浩瀚力量,势如末日流星般,向着还在下方不安嘶吼着的雷霆巨龙狂压而下! “轰!” 一声巨响,宛若耳边霹雳,五雷轰顶,势若滔天的紫色雷霆巨龙与九天而下的恐怖风柱狠狠的撞在一起。 江晨、雷罚天尊,两大强者的一记交锋,顿时,便是激起风云雷霆震荡,无穷威力爆发,浩瀚的雷霆罡风,来的突然,去的更是快疾到了极点,短暂的一阵疯狂肆虐之后,顷刻之间,便是随着交锋的落幕而彻底的尽散无形! 放眼看去,但见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纷乱狂舞的残留风云,满目疮痍,不堪入目,双方交锋的中心之所在,更是显现出一个可怕的空洞,透发出一股庞然吸力,吞没周天之势,震荡乾坤寰宇。 “天尊之威,果然非凡,不过,这样的程度,却还不足以击败我!”程飞冷笑一声,手中岁月轮猛然间朝天一指,霎那之间剑光冲霄,血色剑柱瞬息之间冲破了云层: “道武,寂灭五行!” 一阵宏大的声音自九天之上倾泻而落,伴着这恐怖的声音,赫见天穹之上,原本已经洞开一道门户的剑界再度震动,恐怖的剑气翻涌,转眼间就在江晨的头顶形成了一个恐怖的漩涡,剑气流转,呼啸奔腾,如同奔腾不休的江河洪流,汹涌汇聚而来,化作一道无匹剑气,从天而降,携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径直斩向雷罚天尊! 眼见着那道恐怖的剑气呼啸斩来,雷罚天尊也自提升元功,口中一声长啸,无边雷霆之力,呼啸着波散开来,仿若开启亘古洪荒、天地未开之前,那古老恢宏的起源之像,衍化无端。 “尊天之令,掣变乾坤,雷霆罚世!” 激战到了此时此刻,雷罚天尊心知对方是不次于自己的强者,跳脱了时间与空间法则的限制,只能强势推动雷霆本源,开启天罚剑道,顿时,一股滔天剑意擎天而起。 诞生自天地初开时候的古老天尊,天尊灵宝的威力加成,雷霆万钧,剑意迸发,那浩荡于无尽虚空之中的凌厉剑气,在这一刻刹那爆发开来,聚合成一道恐怖的剑柱,浩荡出比之前更加可怕十倍不止的强大气息。 一剑出,天地破,雷罚天尊强势出手,掌中雷罚神剑顿时迎风见涨,庞大的剑身连绵着仿佛涌入了无尽悠远的虚空天际,斩下的瞬间,顿时便是在虚空之中,形成了一道可怕的天地裂缝。 斩天,破地,雷霆一剑! 这是足以将天地乾坤都为之彻底破碎的一剑,锋芒所向,无坚不摧,不可抵挡,轰然迎击,逆破天空。 “锵!” 斩天一剑,逆空雷罚,伴随着刺耳无比的金铁交戈之声迸爆,狂掀而起的风云浩荡,极致交锋,汹涌的力量,在迷离之中超越生死极限,江晨一剑湮灭五行,破开寰宇虚空,雷罚天尊剑御雷霆,行罚世之威,毁灭天地。 神兵圣器的无上交锋,可怕到了极点的力量,强势硬撼的两人,身子都忍不住的为之一颤,但是,两人的战意,却是随着这巅峰的一击交击,被生生的催发到了极致,直冲九天,浩荡神界! 胜负,生死,决定未来命运的一击,到了此时此刻,没有人会选择放弃,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倾尽自己的所有,不惜一切代价,击败对方,才有展望未来的可能,杀意,越渐高涨,胜败,即将分明,然而,就在此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