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4集:劫火,伐楚!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04集:劫火,伐楚!

“师弟!” 突来雷霆重击,如此庞大的动静,便是山谷另一边渡劫的秦德都分心了,更何况是并肩作战的伍德,眼见着伍行淹没在庞大的雷霆之中,他心中着急,当即便就想要前往救援,奈何却被风玉子缠得死死的。 看见秦羽一招神剑御雷真诀出手,此时已然胜券在握,风玉子怎么可能会让伍德过去救援,当便是一声冷笑道:“呵呵,和你们为敌多年,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打算?只是,这一次,你们怕是要失算了!” “滚开!”伍德心中大怒,口中一声爆喝,飞剑顿时加速几分,穿过风玉子的封锁,刺了过来。 “这样就想达成目的,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了吧,好了,不和你玩了,让你看我新学的招式.......分光剑影!”风玉子一声爆喝,灵力猛然大涨,随之,赫见那柄赤红飞剑瞬息分化开来,一分二,二化四转眼,便是数十上百道剑光,列阵林立。 太乙分光剑诀,江晨自然拿了出来,连言能够学得,风玉子自然也不例外,虽然修习的时间有限,尚不能发挥出这门上乘剑诀的真正威能,但只一点皮毛,拿来对付金丹境界的修真者,也足够了。 “杀!” 自信满满,风扬开杀,伴随着风玉子口中的大喝,只见剑光一颤,顿时,数十上百道剑光便如狂风暴雨一般,怒刺而出。 “噗!噗!噗.........” 密集剑光破空来袭,伍德躲闪抵挡不及,转瞬之间,便被一道道的剑光割出一道道的伤口,整个人浑身血淋淋的,看上去凄惨无比。 几乎与此同时,赫见漫天雷霆之中,一道蓝色剑光,携无尽雷霆之力,在伍行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将他穿胸而过。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眼中同时闪过一丝狠色,随即,突然之间,两人身周灵力暴动的厉害。 “嗯?想要自爆?你们两个倒是有些血性,可惜,就是站错了队伍。” 突兀的,江晨的声音悠悠响起,那四名还在破阵的项家先天圆满武者突然身子一颤,随风化作了漫天烟尘,无声消散,几乎同一时间,原本灵力爆涌的伍德伍行二人,忽然诡异的停顿在了半空之中。 是的,停顿,仿佛他们两人所处的空间,都在这一瞬之间,彻底的凝固了,他们就算是想要自爆,也不能够。 一阵清风吹拂而过,随即,两人就像是已经死去了成千上万年之久,身体骨骼,全都无声风化成烟,只剩两颗金丹,幽幽悬浮半空之中。 不得不说,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江晨根本不需要出手,只一个意念,便就完成了这一切,不过,他虽然表现的轻描淡写,不甚在意,但在他人看来,这一幕,实在是诡异的有些可怕。 风玉子目光中闪过一道畏惧,这算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识江晨出手。倒是秦羽吃惊过后,觉得很是正常,在他看来,江晨这个师尊就是无所不能的!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秦德渡劫,终于到了关键时刻! “轰!” 一股恐怖的霹雳巨响,这是最后一道天雷,亦是最恐怖的一道天雷,犹如一道紫色巨龙猛地从劫云中窜出,径直朝着下方的秦德劈来。 秦德一声低喝,脸上猛地通红,陡然一道震天的龙吟之声从他的体内响起,随之,一条由气劲形成的近乎实质化的金黄色巨龙猛地离开秦德的身体,腾空而起,迎着第四道天雷悍然撞去。 “轰!” 紫色雷电巨龙和这金色气劲巨龙猛地相撞,一股狂暴的力量肆虐开来,仅仅片刻,金色气劲巨龙便消散开来,而那紫色雷电也弱上过半,可是剩余的紫色雷电依旧轰。 “砰!” 秦德挥动手中长剑,一剑指天,直接迎着紫色雷电,雷电直接劈在他手中暗红色长剑之上,巨力交迸之,暗红色长剑爆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秦德脸色陡然煞白,身体都是猛地一颤,足足片刻时间,雷电之力终于轰然消散! 渡过天劫之后,秦德终于成就了金丹之境,再见伍德、伍行兄弟二人丧命,再静养三个月恢复到巅峰状态之后,当下毫不犹豫的对大楚王朝发动了攻势。 半个月,仅仅半个月。 六十万大军犹如流水一样横扫了整个雷血郡,秦家军队的战士实力也首次展现了出来,经过过洪荒厮杀的战士,战斗力远超过项家那些没有厮杀过的普通战士。 此次秦家决不手软,以绝对强硬姿态攻击整个雷血郡。 半个月的时间,雷血郡被完全攻下。 项氏王朝并不昏庸,很快就组织人马开始反击,奈何,秦家数百年的准备不是吃素的,各处埋下的后手纷纷有了动作,一时间,烽烟四起。 虽然,江晨不屑出手参与凡人王朝的更替之战,但有秦羽、连言、风玉子等金丹高手坐镇,再加上秦家兵强马壮,是以,战争从一开始,就呈现一面倒的局势,大楚王朝,已陷入风雨飘摇的境地。 此后数月,秦家大军长驱直入,大楚各地纷纷陷落,兵锋所指,赫然直逼楚都而来,这是大楚的皇城,一个王朝,若是皇城被破,等若宣告灭亡。 “滚,都给朕滚!” 楚都皇宫内,项广有气无力地一挥手道,此刻他的心完全乱了,眼见着秦家大军兵临城下,他知道他的皇位危险了,他的小命危险了。 下方,群臣唯唯诺诺,一个个的,连忙离开了御书房,随后门口亲卫便将御书房大门关闭,这项广便瘫坐在椅子上,静静坐着,也不知道脑中到底在想什么,就这样,足足过了半响,突然: “砰!” 御书房的门在无人推动的情况下自行大打开了,一阵阵劲风吹入了御书房,让项广不禁眼睛眯起。 “关门,给朕把门关……”话还没有说完,项广不敢说话了。 只见,一气势凌厉的老者直接从大门之外走了进来,这老者黑色长发飘飘,一身宽袖长袍,长袍犹如风衣一样被风吹起,老者那双眼睛则是犹如冰冷的利箭一样。在老者的身后有四人,两两并排,一共两排。这四人气质都是奇异无比,每一个都面无表情,跟在老者身后,就这么走进了御书房,那些御书房守卫仿佛呆住了一样。 “老……老祖宗!”项广看到眼前的老者完全呆了,老祖宗已经多少年没有出未央宫了,即使出去估计他项广也不知道,至少老祖宗没有出未央宫来见他一次。 项广猛然惊醒,猛地起身跪下道:“广儿见过老祖宗!” “好,我项家江山,传承近千年,然而短短数月之内,已然失去大半江山,你这个皇帝到底是怎么昂的?”老者冷视着项广训斥道,根本豪不留情。 项广顿时冷汗淋淋,他清楚的很,只要这老者一声令下,他的皇位就要没了。在项家,这位老者就是所有项家人心中的神! “老祖宗,不能怪我啊,你也知道,那秦家实力那么强,而且黑水山贼事情,显然都准备数百年了,还有,这次不知道那个死士是不是坏了脑袋,竟然刺杀上官虹……”项广连忙说着,这一刻他的脑袋完全混了,他知道推卸责任。 “闭嘴!”老者眼中寒光一闪,整个御书房都仿佛寒冷了下来,项广顿时心中发颤,一句话说不出来了。 “不怪你,当年你在镇东王王府做出的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如果不是当年那件事情,使得秦家的王妃死了,事情岂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老者怒斥道。 项广心中恐惧,但是嘴上还说了句:“可是他秦家不是准备数百年了么?” “准备数百年,如果他要造反早就造反了,为什么一直等到现在?!”老者训斥道:“哼,这么多年以来,他秦家日子过的舒坦,经历过数百年,已然不想造反了。若不是你,岂会让他们又造反?” 项广不敢再说话了。 “从今天起,有关战争一切事情由我来亲自决断。这段时间你好好反省,滚回你的寝宫好好反思去。”老者一声令下直接剥夺了这项广的皇帝之权。 项广却是心中震惊,眼前这个老祖宗多少年没有亲自管理皇家事务了,显然如今的情形,这位老祖宗也坐不住了。 而后项广却是满心欢喜,这个推子乱了,他现在都没有心情来掌控了,让这痊老祖宗来管理,他也乐得轻松。当即道:“广儿这就回去反省。”说着项广便直接离开了御书房,他知道,从今天起,他项广就要当一个名不副实的皇帝了。 老者转身,盯着屋外,眼睛仿佛穿越了空间一样:“秦家,我承认你们的厉害,可惜,你们万万没有想到,我已经突破到元婴境界了吧!”说话间,他当即吩咐身旁一人道:“去通知秦德,就说我项央要在一个月后,约他乌江决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