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2集:天劫将至!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02集:天劫将至!

是夜,迷雾山庄,江晨静立在屋顶上,遥望夜空。 无尽遥远处,潜龙大陆之外浩瀚无边的海洋在某一刻突然剧烈起伏了起来。同时,整个天地的灵气都在瞬间震荡了起来,海浪掀起百丈高,又轰然砸下,所有修炼者都感到天地灵气的混乱,一时间根本无法吸收了。 “咻!” 九天之上,凭空出现一极为璀璨的流星,成直线斜着朝潜龙大陆极速飞来,甚至于发出尖锐的呼啸声,片刻之后,流星就消失不见了。而天地灵气也在瞬间恢复了稳定,无边的海洋也恢复了往常模样。 “嗯?” 与此同时,江晨却是忍不住的为之眉头一挑,眼眸深处,隐隐有一抹热切的期望浮现而出:“终于.......来了吗?诸天世界,规则各有不同,即便是身为轮回者,想要适应一方世界的天地规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像林蒙世界这样本身就有主的世界。”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的为之一阵苦笑:“唯有得到世界之主的承认,才能进一步的感悟天地机缘,索性,我跟林蒙的关系还不错,借助命运之子的气运,他的世界应该不会排斥我,但这还不够。” “我虽然之前多番感悟天地之妙,境界已经颇高,可空间之道终究太过高深。来到这一方世界十年了,感悟也是有限。流星泪,蕴含着一位神王一半的空间感悟,若能得到,我对空间之道的感悟便能水涨船高。” 心念既动,江晨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迎着九天之上坠落下来的那一道流星,他等待许久的机缘,终于来到了。 与此同时,命运之子也看到了流星坠下,向着流星坠落的方向找寻而来。 说来也是巧合,这一道流星坠落的方向,赫然正是迷雾山庄的后山,不多时,秦羽就来到了现场,但见江晨已然先他一步而到,现场他也没有见到流星坠落的痕迹。 “师父!” 听到身后传来的喊声,江晨缓缓转过身来,看到飞奔来到的秦羽不由笑道:“怎么,小羽你还没休息啊?” “我睡不着!” 轻摇头说着的秦羽忍不住上前道:“师父,我已经达到先天秘境的顶峰,那么,现在的我是不是可以开始修真了?我真的等不及了,我想帮父王,可是,他总说我的实力还不够,我..........” “为师明白你的想法。” 江晨笑着道:“你能够意识到自己的实力弱,这是一件好事,也罢!看在你这些年修炼还算刻苦的份上,再加上为师即将闭关静修,今夜便成全你好了。”说话间,他伸出一根手指,点在秦羽的额头之上。 信息洪流,源源不绝的灌入秦羽的脑海。 “古神诀、道武圣殿、造化天功.........还有........” 秦羽猛然接受到如此之多的神功妙法,不禁惊喜莫名:“星辰变?这功法倒也颇具奥妙,可惜,是残缺的。” 江晨笑着道:“为师倒希望你修炼这门功法。” “为什么?”秦羽好奇问道。 江晨道:“修炼为师的天功宝典,固然可以让你精进迅猛,短时间内就强大起来,但是,从今往后,你想要超越为师,只怕就不大可能了。星辰变虽然残缺,但你若是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创出接下来的功法,便等若是开创出一条全新的道路,你便有了成道之基。当然,怎么选择,端看你自己的意愿。” “我.......” 秦羽一阵犹豫,终是下定了决心,毅然应声道:“既然如此,我便选择修行星辰变,我相信,我一定能够成功的!” “很好!” 江晨说话间,取出一颗灵珠,递与秦羽:“此乃造化灵珠,乃是我的造化源气凝练而成,你将此珠炼化,虽然还不能发挥其威力,但内中源源不绝诞生的造化源气,却能够支持你修炼所需。” “多谢师父!” 秦羽大喜,接过造化灵珠的瞬间,他就已经明白了这件灵宝的威能,非同小可,果然,他炼化灵珠入体后,再修行星辰变,很轻易便就入了门,修成了星云之境。 江晨则开始参悟流星泪之中的空间规则。 在诸天真正,有时间为尊,空间为王的说法,可见空间法则的厉害,只要掌握了其中一条法则,便可成为诸天之中的顶尖高手。 江晨本身的修为不在此方世界的顶尖高手之下,可惜,他缺少对时间、空间法则的感悟,所以,为了避免遇到强敌的时候太过尴尬,他不得不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有了流星泪相助,空间法则的感悟十分快速。 “师父,我父王找你。”转眼之间,便是一年岁月,秦羽又长高了一大截,一身星云境的修为,足可堪比金丹高手,战力则更加突出。 “让他过来吧。”自从秦羽选择修炼星辰变之后,江晨已经真正将他看做了自己的弟子,因此,倒也有意想要造就于他。 “是,师父!”秦羽应了一声,当下走了出去,不多时,秦德和风玉子二人便就跟着秦羽走了过来,随行的,还有许久没见的连言。 “还是江先生的日子过得悠闲啊,我可是好久都没有静下心来品茶了。”秦德笑道,在江晨的示意下,坐在了江晨旁边。 风玉子也紧跟着座下,倒是连言,一见江晨,当即便就躬身一礼。“多谢江先生相告在下仇敌消息,令得在下多年夙愿能够达成,如今,在下便是即刻死去,也死而无憾了!” 江晨微微笑道:“不必,不过是偶尔一个消息罢了,说到底,人还是你自己去杀的,与我无关。” 连言还要再谢,秦德精通权术,知道江晨的一点性格,见状,当下连忙道:“好了,江先生既然说了无须道谢,连老你就别在客气了,我与江先生还有些事情要商量,你还是去找你的小徒弟吧!” “是,王爷!”连言闻言,当即躬着身退走。 待得连言离开,秦德方才恭声道:“江先生,这次过来,一个是专程感谢您送来的那些秘籍,给我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才两年多的时间。我已经感觉到了我的天劫就要来了。所以,在下此来的第二件事,便是想请江先生护法。” 风玉子也道:“不错。若非是江先生提供的那些秘籍,我也不会这么快就突破道金丹顶峰,目前项家势大。据闻供奉中,也出了几个金丹后期的高手。以防万一,所以请江先生务必帮这个忙。” 江晨笑道:“区区一个四九天劫,也值得你们如此在意,罢了,看在小羽的面子上,我便亲自为你护法一次就是。” “父王,我也要去。我也要为父王护法!”秦羽嚷嚷道。 秦德笑道:“你现在实力还是太弱了,等过些年,过些年我要渡六九天劫时,请你护法好不好?” 秦羽嘴巴抿了抿,终究有些泄气。 秦德要渡劫,这是在江晨的预料之中的事,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不过想想,自己给出的那些秘籍虽然是大路货,但对于秦德这样的初学者来说,已经算得上是绝世宝典了,提前渡劫倒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自笑着出声问道:“渡劫的地点可选好了?” “选好了,渡劫地点定在青莲山脉,找了一个不错的渡劫之地。”秦德满脸笑意:“这一次,可要多谢江先生肯出手帮忙了。” “无妨。”江晨笑着道:“不过几个金丹期的修真者罢了,却也算不上是什么大事,有小羽和连言以及风玉子在,其实就已经足够,我就是跟着去看看而已。” 秦德闻言,脸上笑意更浓了。与江晨交往几年时间,虽然江晨没怎么出过手。但是,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可怕气息。就让他们清楚地明白,这是一尊修为通天的大神,当下便就安心的准备渡劫之事。 青莲山脉在洪荒外侧,不过这里渡劫,极为适合。 在这山脉之中,一个十分普通的山洞,一路前行,最窄的地方,仅容得一个人弯腰进去。不过走到尽头,却是一处奇异山谷。这里四处环绕石壁的巨大草地,方圆也有数里之大,一眼看过去,这杂草地估计只有众人来时的通道,当然,如果是修炼有成的修真者,也可以从高空飞进来。 江晨自然没想跟他们钻洞子,带着自己的入室弟子秦羽从高空落下。 “这里是一个天然幻阵,暗含八卦之行,是个难得之所,花了我一个多月时间才找到......待我稍微修改一番!”风玉子哈哈大笑道,而后一柄火红色飞剑从他手心飞出,同时火红色飞剑骤然变大,变得有十米之长的巨剑,巨型飞剑悍然朝山峰石壁削去,仿佛切豆腐一样,石壁便被切地变了模样。片刻之后,风玉子方才满意收回了飞剑,此刻整个山谷算是略微改变了样子。 “秦兄,有此天然八卦阵势帮忙,我再布置一反八卦阵势在你周围,正反八卦阵势结合,吸收周围天地自然之力来保护你,此次渡劫把握又大了许多啊。”风玉子哈哈笑道。 秦德听得此言,脸上浮现几分喜色,连道:“一切有劳风兄了。”而后风玉子便潜心布置禁制阵法,尽量让秦德渡劫更加有把握,众人更是被约束在阵法范围内。 “师父,你看这阵法如何?”秦羽带着几分好奇出声问道。 江晨微微摇头,叹息道:“也算不上是什么高明的阵法,其实,安我的想法,不过是渡个四九天劫罢了,随意找一处地方也就醒了,这么做,倒是不免显得太过心虚,失去了胆气,于修行可不大有利!” “是啊,江先生这话说的不错,可在下的底子终究还是差了些......”秦德苦笑道:“不过,在下也从来没有奢望,能够达到怎样的高度。” 江晨笑着道:“你不行,但小羽可以,他与我很有缘分,既然拜入我的门下,我自会为他种下绝世根基,日后成就无可限量。” 闻言,秦德当即激动万分的说道:“那以后还请江先生悉心教导羽儿,若有所需求,尽管和我提就是,哪怕搭进整个秦家,我也在所不惜!” “放心,小羽是我的入室弟子,我自会尽力早就他。相信,以小羽的天赋和努力,日后绝对会有大成就的。”江晨淡然道:“好了。今天这话说的有些多了,到此为止吧。你且悉心调理真气,等渡过天劫再说。” “嗯,我一定会渡过天劫的!”秦德坚定的开口出声,言语之间,带着几分兴奋,不过,说起渡劫,他有法宝。更有修为,再加上阵法防御,以及江晨的亲自坐镇,问题倒也不大,眼下,不过静等天劫到来而已。 另外一边,秦家的仇敌项家,已经收到了秦德渡劫的确实信息,由修真高手伍德、伍行师兄弟二人带队,早早便到了青莲山脉。他们二人施展飞剑之术,各自带了两名老者过来,这四名跟着过来的老者。可不是一般的人,四人都是先天大圆满高手,是项家的隐藏的超级高手。 青莲山脉一山峰之上,伍德伍行六人便是暂时住在这儿。 “两位前辈,据情报所说,那秦德应该来到青莲山脉有几日了,估计渡劫之日就在近期。”四名老者为首的一位白发老者对着伍德伍行说道。 长发飘飘的伍德微微一笑,而白眉伍行淡然道:“不必着急,青莲山脉不过数百里之长。以我师兄弟飞剑之速,再加上灵识查探。一晚足以查探出他们所在。只等他渡劫那一刻,嘿嘿......” 伍德说道:“师弟。这样,今晚我们便仔细查探一趟,看看那秦德到底躲在哪。” “好,师兄功力远远超过那风玉子,师兄灵识查探,那风玉子不可能感觉得到。”伍行脸上带着一丝傲气,对于此次的任务,这伍行根本没有一点担心。 对方估计就一个风玉子,金丹中期略微有些麻烦,修真者一旦真元力护体,那些所谓的仙品上级武器,也是伤不了。 “两位前辈,据说两三年前曾有一位神秘修士投靠了秦德,对方实力,一直都不曾被打探出来,不过据估计,至少也是金丹期以上。”一名老者道。 “嗯?”一声沉吟,伍德当即出声问道:“神秘修士?可知道他又是什么来历?没有半点情报吗?” 老者苦笑道:“收集不到任何情报,只知道这人一直深入简出,很少在外人面前露面。唯一知道虚实的,应该就是秦德了。而且,秦德渡劫出动的人并不多,就连我们埋下的那个暗棋都没跟来,倒是那个神秘人就是其中之一。” “如此看来,倒是有些麻烦了!不过......”伍行振奋精神道:“我们主攻目标是秦德,只要能取了秦德狗命,其他都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