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4集:神器解封,墟洞终现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94集:神器解封,墟洞终现

朔风,上古神器炎水玉碎片的转世,靠着上古十大神器彼此之间在冥冥中的感应,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在江晨的身上,有着其他九件上古神器,而炎水玉的本体,也被花千骨带在身上。 他不是笨蛋,相反,身为神器碎片的化身,寄托着上古诸神的部分智慧在身,他的天资聪慧,足以胜过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因此,他很轻易的就推测出,江晨已经知道了一切,也准备好了一切! “十大神器重现,势不可挡,看来,这就是我的天命。” 脸上满是苦笑,虽然心里早已经有所准备,但是,他毕竟已经不是纯粹的神器碎片,他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让他为成就炎水玉奉献出自己的生命,自然有些不大情愿,可在大势之前,他又能怎么样? “错了,朔风,你所谓的天命,绝不该是你的宿命。” 江晨长声道:“我虽然欲要重聚十大上古神器,但是,绝不会让你因此而殒命,放心,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了后路,你可放心归位。” 此话一出,朔风面无表情,花千骨和霓漫天却同时神情一震,不可思议地望着江晨。 “十方神器集聚?师兄这是要……释放妖神出世?”霓漫天终于弄明白了江晨的目的所在,一张俏脸顿时吓得发白。 妖神出世,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江晨身为长留掌门,登上至尊之位才不过数日时间,竟然想要释放妖神出世,一旦被人所知,纵然是长留掌门,也会被除去掌门之位,接受长留严法,甚至可能上诛仙柱! 一时之间,霓漫天心神大乱,不知该如何是好? 相比之下,花千骨却是想的更多,心中更是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道:“江大哥,你........为何要朔风归位?” “因为我……便是炎水玉的碎片所化!”朔风怔了片刻,终于缓缓道。 他的声音中,听不出什么悲伤或者欢乐,只是有些低沉,缓缓伸出食指,轻点在花千骨胸前挂着的孟玄朗赠给她的勾玉。顿时,勾玉出现一道道裂纹,“啪”的一声,外面包裹的一层白玉外壳应声而碎,露出里面光华耀眼。绿到像要滴下来的真身——炎水玉。 花千骨总算明白为什么戴着这玉,鬼怪不侵,不光辟邪还克制了自己的异香和对花草的杀伤力。原来它就是炎水玉,十大神器之一,纵然已经破损,纵然被封印着,仍然有着巨大的威力。 就在朔风将炎水玉解封之时,江晨伸手一招,其他九大神器顿时自墟鼎飞出,在虚空之中起伏不定。 东方流光琴,南方幻思铃,西方浮沉珠,北方卜元鼎,天方谪仙伞,地方玄镇尺,生方炎水玉。死方悯生剑,逝方拴天链,望方不归砚! 更古传世的十大神器在历经数万年的岁月流转之后,终于再度集聚在了一起! 霓漫天和花千骨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虚空中流光溢彩的十大神器,一时之间,竟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这十大上古神器,有些已经被江晨解开了大部分的封印,如今一个个起伏在虚空中,散发着强大无匹的气势,连成一片,直欲毁天灭地。 朔风淡淡地看了江晨一眼,道:“希望掌门……不要辜负我,能够为……天下人造福,不要让他们受苦!”他话语言罢,缓缓往前,将卜元鼎抓在手里,默念了两句,卜元鼎顿时光芒大震,封印霎时解开。 霓漫天和花千骨立时傻住了,呆呆的看着他。 只见他逐一走过神器,每触碰一个,便解开一个的封印,解速之快,直让人感到不敢置信。 只是,伴随着神器的解封,他的身体,正逐渐变得透明,气息也在不断衰弱。 花千骨终于看出了不对,大叫一声,将朔风紧紧拦住,又回过头来,盯着江晨,一脸的不可思议:“江大哥,为了聚齐十大神器,释放妖神出世,你居然不顾朔风的性命,你还是小骨认识的江大哥吗?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 “放心,我说过,早已经给他准备好了后路。” 江晨说话间,直把一双透着无限神光的眼睛投向朔风:“朔风,现在你还有反悔的机会,我只想问一声,你可愿意相信我?” “相信吗?我相信你。” 朔风笑着道:“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我还清楚的记得,在我第一次有意识的时候,我在水里,迷迷糊糊沉睡了百年或者千年,我醒来蹲坐在岸边,看着水流来去,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又是一百年。” 闻言,花千骨不由得为之一怔,霓漫天也倾听入神。 微微一笑,朔风接着道:“后来,我感到有些无聊,就站在山上的一棵树上,看着半山腰的一户人家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生老病死,就这样又过了一百年,我渐渐有了形体和人的外貌,学会了说话。”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浮现出几分怅惘:“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不一样的人。可还是没有觉得这一个世界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存在。于是又回到最初的那条河边发呆,一晃就又是一百年,直到有一天!” “尊上正好从天上飞过,可能是察觉到神器的气息下来查探然后发现了我。他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可是,我又怎么知道呢?于是我反问他,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尊上看着我,说,如果你想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里就随我回去吧,或许终有一天能弄明白。于是,我便这样被尊上捡回了长留山,然后遇见了你,遇见了你们。” “这是我一生之中做的最正确的选择,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我好开心。特别是中元节的时候我们放水灯,沐剑节那天我们追滚滚鱼,我活了那么久,始终弄不清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有人心甘情愿为另一个不相干的人死。但现在我明白了,所以,我愿意相信掌门。” 说话间,他看向了江晨,眼神之中,满是真诚。 “多谢的信任!” 江晨微笑着开口:“放心,我不会让你牺牲的。”说话间,只见他抬手之间,掌上腾起一股浑浑清流,霎时之间,天地风云为之色变,万物生灵为之感动,是天地之始,亦是万物根源。 “这是........造化源气!” 作为江晨的前任宿主,花千骨能够在短短时间之内,便拥有一身不下于次仙的强大修为,可不仅仅只是因为她乃是上古神裔,更是因为,她自江晨手中得到了不少的造化源气,才让她的修为能够突飞猛进。 “不错,正是造化源气。” 江晨洒然长笑道:“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这是与天地玄黄二气同时衍生的元始之气,有着造化万物生灵的无上妙用,说起来,我这一具身体,便是以造化源气铸就,如今,拿来为朔风重塑身躯,倒也不算亏待了他。” “哦?” 朔风闻言,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笑意:“看来,我也可以享受一回长留不世天才的待遇了。” “哈!” 江晨口中当即回之一声轻笑:“你大可放心,以你现在的底蕴,得到我为你重塑的身躯之后,十年之内,必能一举登临九重天,成就上仙业位。”话音落,再见他翻手之间,如天地倒倾,顿时,造化源气汹涌而出,将朔风包裹在内。 “我很期待。” 解开了神器封印后,朔风身影开始缓缓消散,大部分落于炎水玉之上,补全所缺碎片,唯有一点灵光被造化源气包裹着,凝结成一朵花苞。 “嗡.........” 蓦然之间,天地虚空为之一颤,一念划开,神光冲霄而起,光柱中,赫见一道修长身影,幽幽悬空而立。 “朔风?!” 花千骨、霓漫天两人瞪大了眼睛,脸上又惊又喜。 “这就是造化源气的奥妙!”江晨挥手之间,造化源气化作一道道气流,如同百川入海,尽数汇入朔风新生的身体之中。 神光渐渐消隐,朔风的身体亦渐渐稳固,气息趋向平稳。 “很好,看来情况比我想象之中来得还要好一些。”江晨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屈指弹射出一道剑气,在花千骨小手之上,划出了一个伤口。一滴神血,缓缓流出,在江晨的气息牵引之下,向着神器的方向飞去。 “江大哥这是在做什么!”花千骨茫然些许,突然大声质问道。 “当然是解开神器的最后封印。” 江晨笑着道:“我曾与你说过,你是上古神裔,千万年前,妖神便是你与众神联手封印,而你的前世,也是在那一战之中消亡,但冥冥中一切自有定数,千万年过去,你终究还是重生回来了,这一世,要终结一切因果。” 花千骨不解,她忍不住质问道:“你说得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些事情,你无需知道,你只要明白,现在,一切都由我来接手,我会将一切事情都解决的。”江晨脸上微笑依旧:“至于你,还是和霓漫天一起好生照料重生的朔风吧。”说话间,他一招手,悬浮天上的朔风已落在了花千骨和霓漫天两人身前。 “我是谁?” 像是忘记了一切,朔风睁开眼睛,眼神澄澈,一片清亮:“你们又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 面对化身十万个为什么的朔风,霓漫天和花千骨彻底傻眼了。 江晨见状,不由得为之会心一笑,说到底,朔风与他颇有几分交情,所以,他给了朔风一个新的开始。 以前的朔风,作为神器的碎片,终究不过是一件器物,所以,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是人间情感,像木头一般活着。如今既然能够转世重来,虽然暂时忘却了以前的一切,但却可以纵情的体验人生的爱恨情仇,对于他来说,这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很好的归宿了。 要知道,属于他的天命,本来是要伴随着上古神器炎水玉的恢复而彻底消失的,这一点,纵观此方世界,除了掌握着造化源气的江晨,即便是高高在上的九重天上仙,也绝对无法逆改命运。 但江晨却做到了。 他成功逆转了朔风的命运,让他走向了一个全新的开始。 而现在,江晨也该去追寻自己的未来了,他要谋取洪荒之力,就要先行解开十大上古神器的最终封印。 早在许久之前,在江晨破解到手神器的封印的时候,他就发现,神器封印,虽然可以破解,但需要花费大手脚,好在,就在这个时候,他脑海之中浮现出一段记忆,告知他,这些上古神器的最终封印,可以用花千骨的血来解开。 花千骨是世上最后一个神的转世,正是她当年与众神一起,将妖神封印。最后一道特别的终极封印,也需要神血,方能解开。当然,这也不是说没有别的办法,但施展起来,至少得花费三天三夜的工夫,还得布下种种大阵,搞的天摇地动,四海动荡,哪有用花千骨的血来的方便。 一件件的上古神器,在接触到花千骨的神血之后,立即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来,封印终于全部解开! 十件神器旋转着飞向空中,耀眼的光芒交相辉映,似乎比整个天空还要透亮,接着,天崩地裂一般,整个天地,开始剧烈地摇动起来。 十方神器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嘶鸣,而在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漆黑空洞,犹如龙卷风一般,将周围的整个天空搅动,六界寰宇,好似有一股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正在觉醒。 “传说之中,封印着上古妖神的墟洞,终于出现了!” 当初,江晨在突破上仙之后,曾经靠着手中的神器追寻过,可惜,因为手中的神器数量不足,所以失败了。但如今,十大神器尽在他的手中,墟洞的所在,如一扇近在眼前的门户,他轻轻一推,便就轰然洞开。 “洪荒之力,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