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3集:接任掌门,聚齐神器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93集:接任掌门,聚齐神器

转眼,仙家大会已经过去三日,长留派的众弟子又恢复了往昔的修行课程,江晨则继续着手破解神器封印,炼化手中的四件上古神器。 随着他登临九重天,修成上仙,法力神通大涨,虽然比之上古诸神犹有不足,却也差不了多远,因此,破解神器封印,倒也不是难事。 四件上古神器中,谪仙伞的封印早已在流火绯瞳杀阡陌经年久月的祭炼中完全破解,剩下的悯生剑、不归砚和幻思铃,则让江晨好生花费了些功夫,方才相继破解封印,激发出神器最强威能。 第四日大早,江晨方才从一夜静修中醒来,就有贪婪殿的执事弟子前来通报,说是掌门相召。 江晨赶到贪婪殿议事大厅的时候,长留山三殿九阁,上至三尊,下至九大长老,已经全部到场,一个个的,都在议事厅里坐着,面色肃然。 白子画高坐最上,口中淡然道:“近来我修行之时,有感自身劫数将至,所以打算让出长留掌门之位,交由江晨接替,而我则专心苦修,突破第十重天,以应生死大劫。” 此话一出,一石激起千重浪。 众长老顿时哗然,一个个议论纷纷,面上闪现出百般心思。 世尊摩严也是大吃一惊,虽然,对于江晨他十分看重,以其九重天上仙级别的修为,接任长留掌门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不过,时机却完全不对。如今,时局动荡,妖魔频频,长留上仙白子画便是仙界的一块招牌,只要他在,便可以稳定人心,不使仙界大乱。但若是在这个时机,无缘无故将掌门之位交出,必定引发种种揣测,人心不稳,魔界七杀也将会蠢蠢欲动。 但白子画何等人物,他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哪怕世尊摩严、儒尊笙萧默等人极力相劝,也无法更改他的心意,更不用说九大长老。 虽然,江晨有意执掌长留,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会如此顺利,直到三个月后,他登上掌门尊位之时,仍然有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 大殿上,落十一宣读了掌门训诫,不多,只有三条:戒贪!戒嗔!戒情! 紧接着,由长留前任掌门白子画授予了江晨掌门宫羽,然后,江晨便就成为了长留山的新任掌门! 虽然,仙界各大门派对于江晨会接任长留掌门早有预料,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来的如此突然,仙道各大门派自然都难免为之大吃一惊,坐立难安,纷纷派人前来探查讯息,待得知江晨已突破九重天上仙,而且,白子画安然无恙之时,这才放下心来。毕竟,在江晨没有突破九重天上仙之前,白子画这位仙界第一高手可是抵抗魔界圣君流火绯瞳杀阡陌的重要王牌,谁也不希望他有事。 不过,魔界七杀显然并不这么认为,春秋不败得到这个信息的时候,顿时大喜过望,他认为,白子画绝对不会无端端的退下掌门尊位。因此,此时正是千载难逢的良机,便以整个妖魔两界之力,攻打天山,试图夺取地方玄镇尺。 他的算盘打的叮当响,在他看来,只要能够在江晨继任长留掌门的关键时刻,屠了天山满门,夺了玄镇尺,势必会引起整个仙道诸派大乱,从而各个突破,逐一灭掉,实现一统六界的宏大愿望! 不得不说,他的计划是很好的,江晨接任长留掌门的事情虽然有些仓促,但继位大典还是邀请了各派高手前来观礼,其中就包括天山派的人。因此,可以说,这个时候的天山派,是防御最为薄弱的时候。 因此,当春秋不败率领妖魔二界联军杀来的时候,天山派根本难以形成有效的抵抗,只算算片刻之间,就被攻破了护山大阵。 “不好,天山派遇袭!” 观礼大典刚刚结束,众仙就接到了天山派被妖魔攻陷的事情,一时之间,满场哗然,却是谁也没有想到,会有这般变故。 “可恶,竟敢在这个时候发难,春秋不败,你这是在故意向我挑衅吗?” 江晨心中暗怒,直接催动不归砚的力量,瞬息之间,跨越了亿万里之遥,来到了天山之上。此时,数万妖魔大军已经攻破了天山派的护山大阵,天山掌门尹洪渊正率领门下弟子与妖魔奋力厮杀。 “春秋不败!” 一声满含怒意的沉喝,瞬息之间响彻了整个战场,随即,虚空震动,生成无边涟漪浩荡,席卷八荒四海。 “道武,一元初始,万象更新!” 再现的无上道武,伴随着江晨口中漠然出声,挥手之间,天地寰宇失色,衍化出一片浩瀚星空,繁星点点,俱都绽放出了一道道耀眼的光芒,犹若是一柄柄划破长空的利剑一般,冲霄而起,绵延千丈,划破天地穹苍,那成千上百道宛如实质一般的银白光束顿时便是屹立在天地之间,周遭的星空衍变,生死轮回,都似在瞬息之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扩大,已经不知几千万里大小。 “轰!” 惊天巨响之中,一道巨大的光束仿佛凝成了实质,瞬时便即无边星空的深处猛然喷发而出,刹那间直冲九天云霄,浩瀚无比的庞然能量,犹如滔天巨浪一般,冲击着周遭天宇虚空,森然剑意争相冲突,勾勒成最恐怖的剑界地狱。 “这是.......” 正当己方就要取胜,成功夺取天山派守护神器的时候,乍然遭逢惊变,春秋不败不由得为之大吃一惊。 “不好!” 危急时刻,春秋不败连忙聚合周身上百位大妖,联合出手,形成一股庞大无比的雄浑力量,如惊涛骇浪一般波散开来,浩荡连绵,威势越来越大,到了后来,整个星空天地都被带的晃动起来,一道道的炫丽妖气,不断地自漫天星河之中冲突而出,源源不断的跟星光碰撞,爆出无数的光晕。 “妖邪祸世,当诛!” 面对妖魔大军反扑,江晨口中回之一声冷喝,随即,无上道武推衍,进入极致变化,诡异莫名的目光,自混沌双眸之中透出来,似是丝毫未曾有过改变,在这种状态之下,江晨已经完全进入了“道”的境界! “起剑!” 星辰闪烁,三光汇聚,三恒曌世乍现掌中,伴随着江晨体内真元剑气的急剧运转,一股磅礴剑意透体而出,凝成一道通天剑柱,气动云霄。亿万星辰,都在这一刻闪烁明灭,无数的星辰光华汇聚,庞大的力量由四面八方蔓延而来,汇聚在江晨周遭,凝化成一道一道的光剑,铺成恢宏剑雨。 “杀!” 绝世杀招,铺天盖地一般笼罩下来,妖魔大军虽然结成战阵,极力抵挡,但在无穷无尽的剑雨侵袭之下,瞬间死伤惨重。 “退,快退!” 这一刻,春秋不败再没有与江晨正面对抗的勇气,他已经明白,自己绝对不是江晨的对手,面对江晨,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逃,不顾一切的逃! 妖魔大军仓惶而逃,在付出了大半的死伤作为代价后,终于逃出了天山,就连春秋不败也在剑雨倾泻之下,受了重创。 天山派保住了,不过,为此他们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天山掌门尹洪渊重伤,门下弟子伤亡惨重,无法担任守护神器的重任,只好将地方玄镇尺交于如今的长留掌门.......江晨! 地方玄镇尺,是十方神器中,代表“绝望”与“压迫”之物,绝对封印。人和物,修为或者记忆,感情或技艺,皆可封印,无法解除。 如此一来,江晨手中便就掌握了南方幻思铃,天方谪仙伞,地方玄镇尺,死方悯生剑,望方不归砚五件上古神器,再加上北方卜元鼎,东方流光琴,逝方拴天链三件神器在花千骨手中,十大上古神器中,便只差西方浮沉珠和生方炎水玉。 炎水玉已经破损,碎片化成了朔风,想要重新聚齐,需得集齐其他九件神器,借助神器之间的相互感应才行。 因此,江晨眼下能够图谋的,便就只有西方浮沉珠了,这件事情,还得从霓漫天身上着落。 “掌门师兄叫我前来,有何要事?” 说曹操曹操就到,新起的掌门大殿里,霓漫天闻得江晨召唤,连忙赶了过来,她仍是一身火红衣裳。如同火中凤凰,落落大方,青春曼妙。 江晨淡然道:“师妹也应该知道几日之前的天山之战吧!” 闻得此言,霓漫天不由得为之面色一肃,点头道:“妖魔两界意图乘着掌门师兄初登大位,根基不稳,竟集两界之力,全力攻打天山,试图夺取神器,却被掌门师兄及时赶至,大破妖魔,使他们赔了夫人又折兵,也涨了我们仙道的气势!” “师妹所言无不在理。”江晨叹息道:“只是经此一役,长留与七杀势如水火,各不两立,往后七杀怕是会无所不用其极,而守护神器的门派也将危机重重,朝不保夕!” “师兄的意思是……七杀可能会盯上我蓬莱的浮沉珠?” 几乎一瞬间,霓漫天就把握到了江晨言语中的重点。 “不错!”江晨点头应声:“仙魔大战一经开启,必将生灵涂炭,要想改变,唯有突破十重天,碾压掉对方,否则,各大门派将永无宁日!” “那我可以做什么?”霓漫天连忙出声问道。 “我需要浮沉珠!” 没有任何遮掩,江晨直接开口:“我要借助神器之力,突破天地人和第十重,然后一举剿灭七杀!” “这……”霓漫天思绪万千,眼神中满是犹豫和迷茫,片刻后,她回过神来,眼神中的犹豫已被坚毅所取代。 “好!” 几番犹豫,霓漫天终究还是做下了决定:“我会说服我爹爹的。” “多谢。” 江晨拱手一拜。 事实上,刚才即便霓漫天不答应,他也会夺取浮沉珠。只是,毕竟是同门师兄妹一场,打个招呼总归礼貌些,在长留这些年月,他终究还是有了一些改变。 随即,他祭出不归砚,下一刻,霓漫天发现自己已经在蓬莱仙岛之中。有着蓬莱掌门之女带路,一路自是通行无阻,于是,江晨顺利无比的见到了霓千丈。 霓千丈见到女儿到来,自是欣喜万分,更何况有江晨这位长留新任掌门在,自是恭敬万分,却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却见江晨取出一个银铃,叮当当摇了起来。 银铃自然是幻思铃,代表着“情”与“执念”之物,可以控制人心。江晨修为既高,再加上神器威能,霓千丈自然抵挡不住。 一旁,眼见霓千丈陷入浑浑噩噩的状态,霓漫天心怦怦乱跳,有一种做坏事的感觉,却还是出声问道:“爹,我们镇守的浮沉珠在哪里?” 霓千丈老老实实的道:“在我墟鼎之中。” 霓漫天一边心里念叨着“女儿不孝”,一边出声道:“取出来给……我。” 心神受制之下,霓千丈自然不可能反抗,顺从无比的从墟鼎中将浮沉珠取了出来,霓漫天接过,转手便就递给了江晨,下一刻,江晨收了幻思铃,解了霓千丈的浑噩状态,然后更改了他的记忆,在他清醒过来之前,发动不归砚之力,带着霓漫天消失不见。 如此这般,上古十大神器,已经有六件落在江晨手中,随后,他带着霓漫天找上了花千骨,九件神器汇聚在一起,炎水玉的下落随之显现,原来,这炎水玉有大块早已落在花千骨手上,是孟玄朗送给她的信物,剩下一小片碎片则转世成了朔风。 江晨要集合十大神器,自是将花千骨与朔风同时带了出来,不归砚一个转移,便将众人挪移到距离长留数万里之外的一个地方。 朔风望着江晨,霓漫天,花千骨,突然重重一叹:“六界抢来抢去,一次次大战,争夺了那么久的神器,居然短短时间内,就被收集齐全,这或许就是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