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2集:犹豫难决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92集:犹豫难决

神力入体,激发神体之变,顿时,花千骨形貌大变,隐然之间,一股至高无上的宏大气息,弥漫开来,引动天地异变。 “嗯,小骨修为不够,此时还不是封神的时机。” 江晨见状,眼中精光一闪,抬手之间,指诀变化,神力受到他的操控,遁入隐入花千骨体内深处。 “敕!” 一声喝令,神力蛰伏,花千骨身上的气息瞬变,只一眨眼的功夫,复又变回了原先那般模样。只是,俯仰之间,眉间出现一枚奇怪的印记,瞳孔瞬间变成了紫色,里面一层又一层,环环反顾,森罗万象。 “原来如此!”见状,白子画顿时恍然大悟,心中暗道:怪不得自己穷尽法力也算不出她的命数。 天地乾坤,六界有数,纵然是号称仙界第一高手的长留上仙,也绝不可能测算得出神灵的命数! 白子画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直到这个时候,他方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一接近花千骨就厄运连连,不是因为花千骨命格凶煞,而是因为花千骨的命格太过高贵,上古神灵降世,天生气运强大,一般人根本承受不起。 只是,江晨是怎么堪破花千骨神裔身份的?难道说,他也是上古神裔?这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一般人,哪怕天资再如何超凡,也不可能在短短数年之内,从零开始,修炼至上仙境界。 不过,白子画纵然心里疑惑连连,但却并未言明,只口中道:“这些事不用再想了,我们回去吧!” “遵命。” 江晨点头应声,心下一动,扫开眼前云障,众人或是腾云,或是御剑,或是神话流光,返回长留山。 此时,正逢长留仙剑大会。 按照长留一贯的规则,江晨也是有资格参与的,但这一次,他只能参与已拜师组的比试,只是,他如今已经成就上仙,却不好参加了。 朔风、花千骨、霓漫天三人成了本次大会的热门,一场风云交汇,霓漫天、朔风虽然修为精进迅猛,但花千骨因得了江晨神力铸体,虽然未竟全功,却也不可小觑,最终,还是花千骨得了魁首,朔风次之,霓漫天得了第三。 朔风身为上古神器的碎片化身,对于花千骨这位世上最后一尊神灵,自是十分崇敬,但也因此,霓漫天心中嫉恨,越加严重,原本只是暗中的恨意渐渐浮于表面,她与花千骨之间的友情,开始出现裂痕。 对此,江晨和白子画等人虽然看在眼中,但却并未在意,相比于七杀的威胁,这不过只是一点旁枝末节,不值一哂。 这时候,长留山迎来了仙剑大会后的沐剑节。 沐剑节,顾名思义,是长留山两年一度举行的祭剑大典。所有弟子,会按照仪式将自己的剑在三生池水里进行洗涤,除垢去污,使剑犹如人身一样脱去秽气,更具灵性。 这个节日虽没有仙剑大会的规模,却比其更加盛大和热闹。因为仪式后会举行各种活动,有竞技类的有益智类的也有游戏类的,都是娱乐为主,没有打打杀杀。夜里海面上会燃起一堆堆篝火,夜空中会飘满一盏盏五光十色的花灯,有各种各样的节目和表演。欢声笑语,曼舞轻歌。 年轻一辈的弟子们,总算是放下了繁重的课业学习,一个个兴高采烈,玩的不亦乐乎,到处充满了笑声与勃勃生机。 有弟子们在玩御剑射箭的竞技比赛,踩着飞剑在天上飞,然后把一个又一个星星一样的光球拉开弓射下来,射得越多的奖励越多。 也有一些在空中蹴鞠,在海底寻宝捉鱼,回答桃吉等老学究的提出问题的游戏。有些无聊有些有趣,不过是让拼命修习法术的大家能够有个机会休息放松,多亲近动物和自然,早日接近所谓的天人合一。 一边,白子画不知又跟花千骨说了什么,这个小姑娘心中的顾虑渐渐褪去,面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正和自己的好伙伴轻水悄悄说着什么。 糖宝也由虫变化成一个古怪精灵的小女孩,正玩着御剑射箭的游戏,每一箭射出,在空中盘旋追逐着,串糖葫芦一样串了一箭杆的星星。 落十一飞了过来,一脸无害的微笑:“糖宝跟我去玩吧?我们去海底看表演好不好?”。 “呃……”糖宝嘻嘻一笑,点头同意了。 另外一边,霓漫天正纠缠着朔风,再次提出要和他比试,朔风本来是不擅言谈的人,微微点头,却也应了。 扶风九天之上,江晨居高临下,这一幕幕尽都收入他的眼底。 白子画已有退隐之心,专心致志对付自己的生死劫,继任长留掌门的人选,除了自己,便在落十一、朔风等资质出众的天才弟子之间。 按说,朔风、霓漫天为落十一的弟子,纵然天资出众,但辈分上却难免差了一筹,所以,自己最大的对手,当属落十一无疑。 不过,江晨从未将落十一当成过自己的对手。 落十一身为世尊摩严的入室弟子,一身修为高强,执掌门户职务,已经熟门熟路,若是换做平常时候,确实是接任长留掌门的不二人选。可惜,当今正值风云汇聚之时,仙魔二界随时都有可能掀起大战,因此,长留需要一位修为高强的掌门。 需知,当今妖魔二界的王者,流火绯瞳杀阡陌,一身修为,早已登临九重天顶峰,接任长留掌门者,非得是能够与他匹敌的强者不可。落十一修为虽高,但较之杀阡陌这样的九重天上仙,终究还是差的太多。 相比之下,江晨在这方面就有绝对的优势,太白大战之时,他曾单对单胜过杀阡陌,赢得了一件神器,虽然,这场比斗的胜负有些水分。但当时,江晨可没飞升成仙,如今江晨业已登临上仙九重天,功力大进,不在白子画与杀阡陌之下,再加上神器在手,双方再战,仍然是江晨的赢面更大。 这一点优势,不仅仅只是相对于落十一来说,就连世尊摩严和儒尊笙箫默两人也无法与江晨相比。 修行世界,不管是名门正派,还是妖邪魔道,终究还是以强者为尊。 是故,一旦白子画退位,江晨有足够的信心,自己一定能够接任长留掌门,概因,放眼长留仙山,除了白子画之外,再没有一个人的修为能够与自己相比。 但是,话又说回来,担任长留掌门真的很有意思么? 自江晨无意之中来到这个世界,一点残魂几欲泯灭,附身与命运之子花千骨的身上,只为借势重生,如今,这个目的已经达到,别的,倒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追求。 只可惜,伴随着他的重生,轮回之力便如跗骨之蛆,也正在恢复之中,他终究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久留,面对以后的未知凶险,收集十方神器,获取洪荒之力,便成为了他不可不谋之事。 唯有绝对的力量,才能够达成心愿! 这是江晨在生死之间领悟出来的道理,或许有些偏颇,但却是他最深的体会,唯有力量,才是他的追求,相比之下,长留与七杀的死活,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江晨毕竟已经在长留生活了数年之久,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已经牢牢映入脑海之中,这里的气氛也很温馨,大家修着仙,讲着规则,比起其他世界简直好多了! 到底是继承掌门后再集齐十方神器,还是不管不顾先集齐了十方神器?一时间,他竟有些犹豫不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