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0集:白子画劫数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90集:白子画劫数

一朝突破,扶摇直上九重天,江晨不仅成为了此方世界最为顶尖的强者,更断开了与花千骨之间的寄生关联。 堪破造化之秘,冲开生死关窍,此时此刻的江晨,俨然已经成功复活。 “重生的感觉,不错!” 一声长啸,江晨身化流光破空,遨游九天之上,欲穷天地之极,探寻此方世界隐藏最深的奥秘。 “嗡..........” 神器共鸣,冥冥之中一股意志,牵引着江晨想着一处神秘所在而去,但月余之后,他却又不得不停下脚步。 “不行,神器数量不足,根本无法找到墟洞所在。” 虽然有些无奈,但心有余而力不足,江晨也只能放弃,便在这时,他心生警兆:“不好,算算时间,白子画的劫数到了,回长留。” 心念既动,江晨转往长留,此番他修成上仙,到得长留,顿时引起偌大轰动。 短短数年时间,从一个有些神异的普通人修炼到上仙境界,这种修炼速度,纵然是长留上仙白子画,也远远不及。 世尊摩严大喜,立时就要发下诏书,宴请天下群仙,共同庆贺此事。长留有此天才,能在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内修成上仙,自己面上颇为有光。更为重要的是,如今七杀魔道蠢蠢欲动,正道士气低下,长留出一上仙,当真是振奋人心,叫人心定。 话虽如此,但江晨还是婉言拒绝了,言道:“七杀既蠢蠢欲动,各大仙道门派当小心谨慎,若是因为赴宴而使魔道有机可乘,丢失神器,实在是不该。”更何况,他还想要闭关潜修,将手头上的神器封印尽数破解。 只解开一部分封印的上古神器,已然拥有莫大威能,可以想象,若是完全解开封印,神器威能,必将达至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闻得江晨言语在理,摩严虽然有心,却也只好作罢。于是乎,江晨又恢复了往常平静的潜修状态,只是,他的心却没有平静下来。他晋升上仙,长留掌门白子画竟没有出现,不但如此,连他的前任宿主花千骨也没有出现。 观微一算,江晨顿时便就知道,在他闭关突破生死造化奥秘、探寻墟洞下落的时候,白子画带着花千骨下山历练红尘去了。只是,这一历练的终点,将是一切悲剧的开始,是白子画的劫数,也是花千骨的劫数。 不同于先前,如今的江晨修为已然登峰造极,放眼天地之间,唯有少数几个九重天上仙可以与他相比,因此,他可以算出白子画的劫数,不出意外,就在近日。 心思烦乱之下,江晨登临贪婪殿,站在贪婪殿最高处的露风石上,俯瞰着下方。 大海空间漂浮着的星罗棋布的无数小岛,映衬着红霞漫天,浮光耀眼,就像银河里倒满了漫天星斗。身下是凌空漂浮在海面的长留仙山,风卷着云不时从身边飞过,仿佛伸手就可以抓到。 长留的大殿和十多座偏殿以及阁楼,在崇山掩映下透过云彩看得清清楚楚,海天之间一切变得无比壮阔,无比美妙。身在最高峰,俯瞰长留,俯瞰天下众生,一袭青衫飘然,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乘风化去。 “天地奥妙,众生造化,可惜,若非大势所迫,我真不该这么着急的突破造化,登临九重天境,成就上仙。” 江晨叹息道:“不生不死,虽然是劫难,但是,对我来说,何尝又不是一场大机缘,俯仰天地,亦难得矣。” “师兄,你在看什么?” 突兀,一道白衣身影,御剑破空而来,修长的身体,冷俊的面容,不是别人,正是有着长留第二天才之称的朔风。 江晨转头瞥了一眼自己名义上的师弟,一段时间不见,他也已经飞升成仙了,而且,修为高深,俨然已经逼近次仙之境,放眼天地,亦可算得上是一位高手,当下,微微笑道:“我在看长留山!” 朔风踏步上前,来到江晨身侧,与他并肩而立。 “长留山?” 朔风往下望去:“从这里开起来,长留山似乎比起以往更加壮观巍峨,这就是师兄选择在这里观景的原因吗?” “从高处俯瞰到的风景总是十分壮观,就算是平平无奇的场景也令人觉得非同一般。可是,太过广阔的视野,反而会突出自己与世界的差距,以至于无论如何,也不能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朔风若有所思,江晨却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平常人的视野,只是眼睛所看到的景物。但是,修道人的视野,却是大脑所捕捉到的,心中所感念到的,比起你自身生存所能体验到的狭小空间,例如贪婪殿,例如长留山,更应该心怀万物,包容整个世间的广阔风景,把它看作是自己所生活的世界。去感悟它,保护它。” 朔风明白了江晨话中的涵义,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顺着海天在眼前铺展开来,似乎没有一个角落自己看不到。没有一个声音自己听不见。整个人仿佛俯瞰众生的神祗一般,看着人间的生生死死,花开花落。 “站得高,则看得远!” 江晨笑着言道:“朔风师弟,等什么时候你彻底明白这一点,那么,你的胸襟修为,将会迎来质的突破了,上仙之境,唾手可得。” “多谢师兄教诲!” 朔风站立在原地,点了点头,突然道:“可是,那种感觉,似乎太过寂寞了,也太过遥远!”他心中忽地生出一股荒缪的感觉来,他觉得自己似乎从来都不曾真正了解过这位对手,这位他生平最大的对手。 江晨不语,伸手拂过眼前云空,霎时,流风飞散,虚空之中,如同水波涟漪,出现了一副画面,画面之中一道娇小身影,赫然正是花千骨。 “是她?” 朔风奇怪道:“平素就见师兄对她格外关照,难道说.......” 却听江晨道:“仔细看,似乎将有大事发生。” 朔风望去,只见花千骨对面,是一个妖冶的长发女子,睫毛幽长浓密,如同一层幔纱,遮住犹若黑珍珠一样闪闪发光的眸子。白得透明的肌肤上布满细碎的鱼鳞,臂上的鱼鳍犹若舞动的蝶翅,薄薄脆脆,晶亮剔透,似乎一碰即碎。 水镜之中,那妖冶女子不知对花千骨说了什么话,花千骨居然心神大乱,一时慌了手脚,落于下风。 “她是谁?” 朔风有些紧张,身为神器碎片化身,他很清楚花千骨的身份,因此,对于花千骨也是格外在意。 “应该是七杀派的蓝雨澜风,她精通幻术和摄魂术,擅于制造幻象麻痹和伤害对手。哪怕是假的,如果你大脑相信了的话,身体也会受到相应损害!” 凭着脑海之中浮现出来的一点记忆,江晨很快就认出了这个女子,口中随意点评道:“不过,我辈修行之人,只要道心坚定,紧守心神,小小幻术难成大事,只可惜,小骨似乎动了情念,怕是情况不妙……” 朔风连忙向着水镜之中看去,只见场中情景又发生了变化,只见花千骨咬牙,御使断念剑出,犹如行云流水一般攻了过去,剑谱上的剑招被她演绎得出神入化。 狠咬嘴唇,强自镇定,目光烁亮,大脑逐渐清明,很快便看穿了蓝雨澜风的真身。飞剑瞬间斩碎她的幻影,划过她的臂弯,刮下好几片鳞片来。蓝雨澜风一受伤,顿时西北部的天空竟然开始出现塌陷,露出昏黄混沌的一块。 蓝雨澜风越战越吃力,但犹自维持不败。花千骨伸出手去想点她穴道,无奈她身子滑得跟泥鳅一样,绕着她缠绕旋转,鱼尾狠狠的从后面打在她背上。 花千骨忍住剧痛,反手一剑正要刺去,却看见眼前的人突然变作了白子画。心下一惊,虽明知道那是迷惑人的幻象,剑还是不由自主硬生生停了下来。 蓝雨澜风趁着她一恍神,手肘处突然长出一根细长的绿色染满剧毒的鱼刺,直往她胸前刺去。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待花千骨反应过来,从天边已飞掠而下一个人挡在了自己面前。虽然有真气护身,鱼刺还是扎了一点点进前面人的身体里面,顿时黑色的血便流了出来。 “师傅!” 花千骨整个吓傻了,慌忙扶住眼前身形不稳的白衣男子。 蓝雨澜风哈哈大笑起来,幻化回原本模样:“真是太有趣了,你明知道我这个白子画是假的,居然还是下不了手!” “师傅!师傅!”花千骨望着地上男子的脸越发苍白无血色,慌忙出手点了他周身几大穴道,颤抖着掏出回清丹手忙脚乱的喂给他吃。 “别白费心机了,那不是普通的毒,是由卜元鼎炼制出来的,没有任何解药。妖魔神仙,没有一个人逃得过,就算是他白子画,也无济于事。” 看着眼前的人周身的银光在逐渐减弱,花千骨知道她所言不假。蓝雨澜风的海神叉直指着她:“起来啊,替你师傅报仇。” 花千骨早就什么也听不到了看不到了,俯下身去,就要替白子画吸毒。 “不可!” 就在这个时候,惊闻一声大喝,只见虚空如水涟漪,一道身影劈空乍现,冷冽剑光同时乍现,斩破生死,劈在蓝雨澜风身上。 “怎么可能?” 刹那之变,生死幻劫,蓝雨澜风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全身渐渐僵硬,随即化作了飞灰。 在她原本立着的地方,有一把光彩夺目的剑,正是悯生剑! 妖物既死,幻境瞬破,白子画的身影随之消散不见,花千骨手里捧着一个小瓶,满脸的不敢置信。 “我还是忍不住出手了么!” 江晨望着眼前发怔的花千骨,不禁微微摇头。 他本可以等待着白子画身中卜元鼎之毒,再顺手推舟,答应花千骨,集齐十方神器,却是不忍心看着花小骨受尽折磨,更不喜欢看白子画以花千骨精血来疗伤,只好亲自出手,帮白子画度过这一劫。 “这......是怎么回事?” 花千骨有些发怔,转眼看向江晨,眼中满是难以置信:“江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不,不对,你不是江大哥,江大哥不会在这里。” “小骨,这才分开多久,你竟连我都不认识了么!”江晨微微笑道:“你可默念炼神诀,紧守心神,到时便知我是不是我!” “江大哥,真的是你!呜呜!”依言照做,神思彻底清醒过来,花千骨顿时激动得热泪盈眶:“江大哥,你怎么到这里的?” “不归砚在手,我看到哪儿,就能到哪儿,攻击也能到哪儿!”江晨说话间,抬手之间,便就将花千骨手中的那个小瓶摄入手中。 “你来得正好。” 花千骨急忙道:“尊上出事了,你快点跟我去救他?” “救他?” 江晨摇头道:“不用了,尊上何等人物,哪里用得着我救?只要你没事,尊上就不会有事!你看,尊上他不是来了么!” 江晨话音落下瞬间,便见一剑西来,剑光泄落,赫然正是长留上仙白子画。 “是你?”白子画看着江晨,眉头一挑,似乎有些诧异。 “见过掌门!”江晨连忙拱手一礼。 “呜呜!师父,你没事!”花千骨惊喜万分,眼泪忍不住地往下掉。刚才,她差点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自己最想念的师父了,真是万念俱灰。 白子画点了点头,对着花小骨道了声:“我没事。”又转过身来,问道:“你是如何寻到这里来的?” “弟子方才正与朔风师弟登高望远,却心生危兆,似有大事发生,掐手一算,得知掌门大劫将至,故来此助掌门脱困!” 江晨侃侃而谈,言语之间,已将自己与白子画摆在同一层次。 “什么?”花千骨面色一变,惊叫出声,白子画却面色平静,望了江晨一眼,面上浮现出一丝讶色来:“短短数载,你居然突破了‘造化’,成了上仙,可喜可贺!” 江晨摇了摇头,淡淡道:“都是师尊教导有方!” 白子画一笑,沉默了片刻,出声道:“你在外边所做的事,我也听过一二,你做的很好,没有丢我们长留的脸面!” 江晨静静站着,等待着下文,却见白子画继续道:“既然你已经突破到了上仙,又对天下苍生如此在意,我决定,由你来接任长留掌门,守护长留,守护整个人间!你,可能做到?”nt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