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9集:神器入手,上仙九重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89集:神器入手,上仙九重

“不打了,我的妆都快花了!” 此话一出,众人眼珠顿时掉了一地,春秋不败更是心头一紧,暗道:完了。 果然,只见杀阡陌抽身后退,退出战圈,掏出一面镜子,一边骂着江晨不知怜香惜玉,一边补起自己的妆来。 “” 穿越诸天世界,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对手,此时此刻,面对杀阡陌,他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有人忍不住嘀咕出声:“这一战,究竟算谁赢?” 虽说,杀阡陌主动退出,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一战,他并未落败,甚至,继续打下去,相比于主动出击的江晨,他的赢面可能还要来得更大一些。 “可惜,就差一点,所以。” 江晨眼中精光一闪,翻手之间,漫天星光,尽都被纳入悯生剑中,剑意消散,一切归附平静,唯剩他口中话语淡然:“魔君这是准备认输了吗?” “我记下你了!”杀阡陌哼了一声,一扬手,抛出谪仙伞,向着江晨横飞过来。 江晨接过谪仙伞,翻手将之收入体内世界,微微笑道:“魔君果然守信!” “过些日子姐姐去找你。”杀阡陌没有理会江晨,只是向花千骨密语传音了一句,眨了眨眼,似乎对神器的丢失也不怎么在意,接着,看向春秋不败,淡淡道:“退军!”话音落下,便见杀阡陌向后高高飞起,火凤长鸣,转瞬便消失了踪迹。 杀阡陌一走,春秋不败脸色变幻不定,不说圣君的命令,就是对方有悯生剑在手,妖魔大军也不是对手,旋即,领着妖魔大军撤退。 妖魔大军慢慢撤退,众人皆欢呼雀跃,拍手称快。 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向江晨,不愧是长留第一天才弟子,修行才不过短短数载,居然就能够在一对一的比试之中力压杀阡陌一头,这等才情,简直已经不能用“天才”二字来形容了。 最重要的是,如今的江晨手中,已经坐拥十大神器中的四件,悯生剑、幻思铃、谪仙伞、还有不归砚。 纵然,上古神器都处在被封印的状态之中,但神器就是神器,即便被封印,依旧拥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 十大神器,已得其四,对于这样的收获,江晨很满意,目光流转间,有意无意的扫过了人群,他看见了孟玄朗,那个人间帝王,追寻着花千骨的踪迹而来,还有一个书生打扮的人,正是异朽阁阁主东方彧卿。 此刻,东方彧卿心中正自郁闷,一如上一次,他的计划似乎被破坏了。花千骨是白子画的生死劫,这是注定的事情。为了报杀父之仇,唯有接近花千骨,取得她的信任,才有可能实现他最终的谋划。可惜,虽有糖宝为他通报信息,可江晨的横空出世,让他根本没有插手太白之战的机会。 短短数年时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江晨一个新入门的弟子,居然能够成长到如此地步,这大大扰乱了他的复仇计划,令人恼怒。 但很可惜,在他还没想好该如何对付江晨的时候,九天之上,一人踏着清风,缓缓从天而降。 花开如海,风过如浪,衣袂翩然,掩尽日月之光。 来人赫然正是长留上仙白子画! 在太白众人瞩目中,白子画就以那样超凡又孤高的姿态,在半空中目光逐一扫过众人。然后缓缓落地,渺无声息,众人都看得痴了去。一时间,竟没有半点的声音。 再也没有人会关注一个书生心里在想什么。而东方彧卿,也忘记了江晨的存在,怔怔地盯着那一个从不犯错的杀父仇人! 很快,前来支援的仙道诸派中人到了。 太白开始大摆宴会,宴会的焦点,无疑是大破妖魔联军、力胜杀阡陌的江晨,江晨却一派淡然自若,风度之盛,犹在白子画之上。 宴会之后,长留众人回返,江晨自然也在列。 此番一行人经历诸多磨练,更兼仙魔大战烽烟洗礼,一个个的都成熟了许多,携着大胜之后的喜悦,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回程的路上,彼此间谈笑风生,说不出的畅快淋漓。 途径一片大漠,江晨突然之间心神一动,一种前所未有的感悟自他心中萌发,这天、这地,万物枯荣,生死大道,俱在心里。这一霎那,无边天地之间的种种规则,运转痕迹,都在他的眼前逐一浮现。 是,要突破了吗? 花千骨、朔风等人眼见着身旁的江晨突然停了下来,不由得也跟着停了下来,花千骨急忙问道:“江大哥,你怎么了?” “没事,你们先回长留,我随后就来,放心,以我的速度,能赶得上你们。”说着,不待花千骨等人发问,江晨身形一坠,已经消失在了几人的视野之中。 “江大哥!” 花千骨着急忙荒的大喊。 “小骨。” 白子画的声音传了过来:“无须担心,他只是去寻觅机缘,突破境界而已,以他的修为神通,再加上神器在手,六界之中,没什么人能伤得了他,让他去吧。” 众人怔怔的向下看去,那是江晨消失不见的方向。 下方,是茫茫大漠,狂风呼啸,卷起黄沙滚滚,四处肆虐,此刻,江晨正处身在无边黄沙之中,缓缓的顶着风沙前行着,身后那一排排深陷在黄沙之中的脚印,在片刻之后,便被滚滚风沙所掩盖,将所有的痕迹,隐藏在沙漠之下。 荒漠之中的环境,严酷得有些出乎江晨的意料,脚下的黄沙,在烈日的暴晒之下,变得滚烫无比,每一次落脚,都像是踩在烧红的铁板之上,即便是隔着厚厚的鞋底,江晨也能感觉到那透体的热气。 在缓缓的行走之时,那迎面而来的狂风夹杂着细沙,砸在脸庞之上,有些生疼,亏得江晨不是一般人,否则在这般严酷的环境之下,早已经没了半条小命,哪还能像江晨这般,生龙活虎的。 说实话,若不是为了突破造化生死之极的奥秘,一举成就上仙,饶是以江晨这般的修行高手,只怕也不愿意深入这等荒漠。 “差不多了,就是这个地方。”凭着过人的敏锐感觉,江晨很自然的便发现了这里的异样,这里的环境严不严酷萧云飞且不去管它,可是毫无疑问的是,这里的天地元气浓厚的实在有些过了份。 混沌划分,天地始成,整个世界无一处不是游离着天地元气的,没有天地元气的地方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形式的生命存在可是,这天地元气受到了诸如地脉、天象、人为之类的影响,最终分布的极为失调有地脉郁结之处元气集聚便成了灵山圣地、福地洞天;有气象险恶、二气失衡之地便是穷山恶水,大凶之所 这处沙漠也不知道形成了多久,荒凉凄惨。风沙满天,断水绝源,按理说正是典型的穷凶险地,天地元气应该极其稀薄才对,可江晨却极为讶异的现此地的元气之丰厚竟然还在太白山之上。 这样也好,至少,有利于他的突破,毕竟,他要的可不仅仅只是成就上仙,而是一步登临九重天,成为堪比甚至超越杀阡陌和白子画一流的绝世强者。 撇了撇不远处的那一座高山,江晨飞身跳上山顶最高的一处岩石,屈指一弹,一道剑光乍现,削豆腐一样飞快的将参差不平的岩石切削成一处平整的石台,随即,他盘膝坐在石台之上,开始入定。 这地方是绝对的穷凶之地,理应元气稀薄的地方却拥有了堪比灵山气脉的厚重灵气,唯一的可能就是这里曾经被人人为的布下了一座可以聚集天地元气的阵势,依靠阵势运转将方圆万里范围内的元气统统聚拢过来。 荒漠与天地同生,举目所见俱是黄沙,江晨眯着眼睛看了半天,太阳都上了中天也没有看出个眉目来只觉得这鬼地方实在有够神秘的,方圆几十公里沙丘林立,让人心底情不自禁的生起一股子苍凉感觉。 盘膝坐在崖顶,大漠的风沙吹面如刀,正午的太阳将箭一样犀利的热力投撒在整个沙漠上,炙热的火力焦灼天地,那是最纯粹的太阳星辰之力,如同受到吸引一般,化作道道气虹,向着江晨汇聚而来。 时间如流水,在不知不觉的慢慢流淌着,在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之中,江晨早已经学会了安静,静静的等待着,只要再过九个时辰,他便可以堪破生死极限,一步踏上九重天,到时候,他才算是真正的成为这个仙侠世界的绝世强则。 五个时辰的时间静静的流淌而过,江晨身上的气息越发飘渺,紫府丹田之中,创生、毁灭二力凝成磨盘一般的太极图案,正在缓缓转动,每一次转动,都会牵引着莫大的力量,吞没无尽天地玄力。 同一时间,他的身后,一尊高达九丈的虚影真身,正将一口三色流转的神剑凝神祭炼,四周的天地灵气疯狂的聚拢而来,形成一道直径过三十丈的庞大气柱,上通穹顶下接中枢,顶天立地,轰隆隆声势震天! 接下来的时间内,江晨的身体在造化天功的运转之下,正在进行蜕变,盘坐虚空之上,周身上下光华流转,七色烟霞变幻间,面容庄严清晰可见,一团盈盈金光柔和的笼罩全身,肌体晶莹浑似琉璃宝玉一般,好一副庄严宝相。 与此同时,他身后的九丈虚影真身也在煅天炼地,三恒曌世变虚为实早已稳定,修长的剑身光芒大盛,已然凝实的无上神锋竟是重新有了一股流动的虚幻模样,渐渐的开始介于实质于空虚之间,虚空间时隐时现,变幻万千。 如此不间断的修炼玄功,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天地灵力涌入体内,终究还是由量变开始引出身体内部最根本的性质变化,创生无尽,毁灭无端,两股力量融合交迸,环绕的七色云霞流转如风,隐隐出阵阵龙吟虎啸之声,只觉得泥丸宫中一阵冷热交替跳动不惜,原本坚若磐石的一层隔膜猛地自心间裂出一道细不可闻的缝隙出来,一股清凉之意自天灵之上一贯而下,顿时之间齿颊生香,甘美如醴。 “终于要成了吗!” 江晨心中一阵激动,把眼一睁,两道刺目金光吞吐三尺之外,也不作势,张口一吸,一股天地玄力立刻就被吞下腹中,顷刻之后,但闻他一声长啸,整个人拔地而起,火箭般冲上高空。 霎那间,引得整片空间山呼海啸,四面八方的天地灵气齐齐涌出,一片刺耳尖啸,朝着空中的江晨疯狂涌来,就是那被九丈虚影真身聚在头顶凝成的巨大气柱,此时也在这股铺天盖地的灵气作用之下,轰然爆散开来。同一时间,整片空间一阵摇晃,一道粗有数丈的天地灵气凝结如实从天而降,将江晨整个人笼罩在其中。 这个时候,江晨再也不敢分心他顾,死死守住自己一点真灵不放,任由那被九丈虚影真身强行压缩浓密的好比液体的天地灵力疯狂的涌入肉身,不断的冲刷每一处所在。 狂暴的天地元气敢于撕裂任何挡在前面的事物,瞬息之间,便将江晨体内的一切崩碎溃散,无论经脉血管、肌肉脏腑、从最微观的细胞开始直到最具体的所有器官,没有一处不是在破裂崩溃,然后再被疯狂涌入的纯粹元气重新缔造成型,接着再被更加巨大的冲击力量重新粉碎破灭重新缔造。 这一片天地空间蓄积了无数年代的天地灵气由四面八方聚拢在一起,如同实质般的恐怖灵力不断扭曲着江晨的肉身。强劲的天地灵气奔涌流动,连虚空都在不断的颤抖,与暴乱的天地灵气撞击绞合,不断的爆发出恍若风雷齐鸣般的霹雳声响。 随着天地灵力的聚合,江晨身体周围百丈之地,灵力郁结已经现出乳白色液体的形态,海浪也似的不断冲刷着那一副岩石般岿然不动的身躯,终于,伴随着一声长啸惊天,霎那间,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生生的将一切异象抹平、镇压,唯剩一道不世身影,如亘古遗立,恒耀九重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