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8集:江晨VS杀阡陌!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88集:江晨VS杀阡陌!

极剑破空,划分阴阳,恢宏剑气锋芒所向,直将天地劈成两半,生与死,极致两端,最鲜明的对比,最恐怖的危机。 与此同时,九天之上,乍闻凤凰长鸣,随即,一道绚丽剑光,携漫天紫辉,如同银河倾落,一泄千里。 “轰!” 无上剑道,上仙之威,神器仙剑交锋刹那,顿时,天地风云为之一滞,卷起风暴怒号,席卷八方,顷刻之间,便将仙魔战局生生冲开。 “流火绯瞳杀阡陌。” 沉声开口,道破来人身份,江晨不由得为之眉头微皱,虽然,以他现在的修为,加上上古神器之威,已经不虚杀阡陌、白子画这样的绝世上仙,但是,想要取胜,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要动用底牌吗? 江晨心中有些犹豫,因为,他为参悟造化玄妙,至今还未成仙,想要动用后手,必然要付出一些代价。 正犹豫间,九天之上,一身火红,乘着火凤,紫发飞扬,犹若天帝一般俯视下界,不是杀阡陌又是何人。 在场妖魔一见,全部跪趴下地:“参见魔君!” 顿时间,整个一个太白山头一片叶子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变得那么清晰。绯颜等长白中人,一个个更是面色苍白,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魔君杀阡陌竟然到了! 方今六界,神界掌权的是天帝,统治仙界的则是玉皇,人间诸国各有帝王,魔界是魔君,妖界是妖王,鬼界是阎君。 杀阡陌君临妖魔二界,世上无人不忌惮他三分。他自负艳绝天下,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行事更是乖张古怪,没有一点身为魔君的样子和自觉。妖魔二界对他的无所作为也甚为不满,却无一人敢反抗他,可见其修为高深莫测,堪称六界顶峰。 他们虽然为一派之长,成就仙人业位,但对付春秋不败极其手下的妖魔,尚且难以抵挡,更何况是对上杀阡陌? 是以,眼见着杀阡陌现身,朔风、霓漫天、落十一,以及各派寥寥留守之人,脸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唯一仍有底气的,大概也就是江晨了,紧握上古神器悯生剑在手,体内造化天功运转,创生无尽,毁灭无端,两股极致之力,不断交融碰撞,衍生出一股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将他的战力推至顶峰。 但他并未急着出手,杀阡陌不主动出手,他也不想主动出手,动用底牌,固然有取胜的把握,但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若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他实在不想这么做,毕竟,以他的根基底蕴,要不了多久,便可堪破造化奥妙,一举成就上仙,届时,无论是杀阡陌也好,还是白子画也罢,都可以反手败之,何必着急求胜,反落了下乘。 这厢里,仙道诸人心思各异,对面,一众妖魔的心思也好不到哪里去,自家圣君的奇葩,他们也不是第一天领受,这其中,尤以春秋不败感受最深,是以,眼见着杀阡陌现身,他当即便是忍不住的为之脸色大变,随即皱眉问道:“魔君来这里做什么?” 杀阡陌半空中俯视他,半天不说话。 “春秋不败,你要夺神器我不反对,只是倾整个妖魔二界之力,未免有些兴师动众。” 春秋不败仰头看他,那半边女人脸顿时退去,只留下一张男人脸,模样却是丰神俊朗。低沉着声音道:“魔君以为我这些年如此奔波辛苦,不折手段又是为何?” 闻言,杀阡陌心头一震,叹气道:“为我……” 春秋不败点点头:“魔君知道就好,其他的魔君既然怕麻烦,不喜欢,就全部交给我来处理。魔君唯一要做的就是相信我,相信我的忠诚,相信我永远不会背叛你。现在魔君请让开,待我夺了神器敬献于你。” “春秋不败,你知道我不想做什么六界之王。你若喜欢,魔君什么的让你来当也没关系。”当初也是在他的全力相助之下,自己才做上魔君,然后又一统了妖界,做了妖王。百年来,他几番为自己出生入死,这样的忠诚他又岂能不感动。所以基本上二界之事,全部都放任给他处理,自己很少参与。 “魔君,你折煞我了,我一心辅佐于你,从来没有过半点野心。只是今天,这几件神器,我春秋不败要定了!魔君若知我用心良苦,就不要拦我!” 杀阡陌停在半空中,心下两难起来,一边是春秋不败,一边是小不点。他心中本无什么正邪善恶之分,所以之前春秋不败就算铲平了六界,坑杀千万人,他也不痛不痒,不关己事。况且春秋不败太过死忠,为人行事却无一不是为了他而打算,偶尔有所差池,就像屠了茅山一事,他想要责怪也怪不起来。可是如果让小不点伤心难过的话,那又另当别论了。 “既然春秋不败不肯退军,但是这样厮杀下去除了徒添死伤也没什么结果,为免魔君为难,我们以比试来定夺神器如何?” 眼见杀阡陌夹在春秋不败与自己的宿主之间左右为难,事情陷入僵局,心知此役已经不可不免,江晨暗自轻叹,当即踏步上前,朗声开口邀战。 此话一出,众人瞩目。 “是你?” 看着江晨,杀阡陌秀眉微微蹙起,美得让人无语,他口中赞道:“方才那一剑是你所发,没有想到,区区数年时间,你竟就成长到了这般境地,长留第一天才弟子,果然非一般人可以相比。” “魔君缪赞了。” 江晨淡然道:“我这点微末修为,比起魔君和尊上这样的绝世上仙,终究还是有所差距的,只是仗着神器在手,才有了几分底气。” “哈!” 一声轻笑,颠倒六界百媚丛生,杀阡陌笑着道:“那又如何,神器既然在你手中,便是你的实力,现在的你有资格说这番话,未免战事扩大,平添伤亡,我便应允你的请求,以比试来定夺神器!” 事实上,江晨的提议,以比试来定夺神器,正合他的心思,在场这么多人,他只在乎小不点,至于其他人的性命,他从来不管。但若是开战,就是他身为魔君,也无法保护小不点了,他身为妖魔二界之王,自然不能站在敌人一方。所以,为了避免战事扩大,伤了小不点,比试决定神器归属是最好的方式。 “承蒙看重,不胜荣幸。” 江晨嘴角微扬,笑着问道:“但不知魔君打算怎么比?” 杀阡陌蹙起秀眉想了想,淡淡道:“蜀山的拴天链不算,你们有流光琴、幻思铃在手,本座这边有谪仙伞与不归砚,我们双方各派三个人交战,三战两胜,赢的一方,获得对方的两件神器,如何?” 这个时候,杀阡陌还在为花千骨着想,不愿夺她的拴天链,让花千骨又感动又无奈,众人也是心思各异。 但春秋不败却面色一白,讷讷道:“圣君……” 杀阡陌瞥向春秋不败,道:“说!” “不……不归砚被夺走了!”春秋不败咬牙切齿,一双眼,狠狠地盯着江晨,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此时此刻,他只怕已经将江晨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了。 “什么?”杀阡陌也是大吃一惊,面色渐渐发冷。 “废物!”杀阡陌抚着自己的紫色秀发,冷冷盯着春秋不败,道:“茈萸呢,让她来见我?” 春秋不败心知魔君此时已在盛怒边缘,恨不得抓了茈萸打的她魂飞魄散。但如今茈萸已死,他只能硬着头皮道:“茈萸已死于此人之手!” 杀阡陌顺着春秋不败的目光望去,却见江晨微微一笑:“不错,如今不归砚在我的手上,我们有三方神器,而魔君只有一方神器,不如就以一场定胜负,赢得一方,获得一件神器,如何?” 杀阡陌一双美眸紧紧盯着江晨,片刻后,他才点头道:“好!就以一场定胜负!”微微一顿,他又道:“如果我赢了的话,只要流光琴,如果我输了,谪仙伞便是你的!” 花千骨闻言大急,却见江晨点头应道:“成交!” “可是……流光琴是师傅给自己的啊!”花千骨心里大喊道,但如今江大哥和杀姐姐都已入了场,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爽快。” 杀阡陌娇声笑道:“你倒是比白子画更多了几分魄力,来,让本座看看,你这长留第一天才,究竟有多少能耐。”话音落下一瞬,只见他身形一动,如凌波仙子般飞入场中,话语间,紫色长发犹如天女散花般而出,在空中打了个转,陡然往江晨直插而来。 “在下也正想领教魔君神通。” 丝毫畏惧,江晨长声开口,翻手间,掌中悯生剑绽放出耀眼光芒,剑气凝化而出,宛若苍龙怒吼,带着一往无前的凌厉,狠狠地杀向了杀阡陌。剑气与杀阡陌的长发击打在一起,竟发出“玎玎铛铛”的金铁交击的声音。 而后,紫色长发陡然散去,杀阡陌脸色大变。捋着自己的秀发,犹如一个小姑娘儿,娇滴滴的道:“你,你,你竟敢斩断我的头发?” 江晨的修为固然差上杀阡陌一筹,但上古神器锋锐岂是等闲?是以,双方交锋一刹,便就斩落了杀阡陌的一缕秀发。 只是他娇滴滴的模样,让数万妖魔险些跌倒在地,春秋不败摸了摸额头,圣君的老毛病,竟然在这个时候犯了! 江晨却没有停顿,抬手之间,举剑向天,顿时,剑气凝做巨柱,拔地冲天而起,直冲云外虚空。 “嗡..........” 乾坤色变,一瞬之间,抬头仰望,只见苍穹一片漆黑,随即,无数繁星闪现,点点星光,飘落下来,聚成一条璀璨长河。 “铮!” 再闻一声长鸣,星光化剑,长河滔滔,竟是化成了一条剑河,自九天倾泻而落,携无匹之势,径直向着对面的杀阡陌浩荡奔涌而至。 见此一幕,无数妖魔纷纷为之骇然变色,心惊肉跳。 强如春秋不败之流也是忍不住的为之面色发颤,若是先前江晨使出这一招,今日来太白的妖魔怕是要死伤殆尽了,自己也绝对会重伤! 杀阡陌更是顾不上自己的头发,美丽无双的脸蛋上露出意外与震惊之色,伸手在墟鼎处一摸,摸出一柄紫光灿灿的小伞来。 正是上古神器谪仙伞! 只见杀阡陌将伞一撑,站立空中,周身自有一股烟霞紫气,朦胧守护,好似九天仙女降临凡尘,遗世独立。 天方谪仙伞,乃十方神器中代表着“恨”与“抵抗”之物,代表着完全防御,还可以反弹攻击。 伴随着杀阡陌法力催动,一圈圈的紫色光晕从谪仙伞上放出,只见一柄柄从天而降的星光神剑立即被一圈圈紫色光晕弹开,并且往江晨倒飞而回,竟是要反过来攻击他。 “悯生剑竟然攻不破谪仙伞,不应该呀。” 江晨心中疑惑,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不是悯生剑不如谪仙伞,而是我的修为不如杀阡陌,而且,谪仙伞为杀阡陌执掌已经许久,与落在白子画手中的流光琴一样,都已经被解开了神器封印,而悯生剑落在我手中时日尚短,封印未曾解开,却是难以发挥出全部威力。” 想通其中关节所在,江晨不禁为之摇头一笑,眼见着万千星光神剑倒斩而回,进入他周身范围刹那,顿时就被他的剑域吸纳,绕身一周,调转方向,再度汇入无边滔滔剑河,涌向杀阡陌。 下方,仙魔双方众目所瞩,只见一条星河奔涌,横陈半空,在江晨和杀阡陌两人之间,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环,周而复始,不见休止。 如此场景,着实令人为之惊骇,要知道,流火绯瞳杀阡陌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君临妖魔二界,是与仙界第一上仙白子画齐名的绝世强者,江晨能够与之形成平局僵持,这一点,已经足够震动六界。 领受众人敬畏目光,江晨却是有苦自知,以尚未成仙的躯体,发动如此强大的一招,实是巨大的考验,但他终究还是低估了谪仙伞的防御,以致形成眼下的僵局,眼见着他就要支持不住了。 却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杀阡陌突然退出场地,娇滴滴的道:“不打了,我的妆都快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