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7集:仙魔大战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87集:仙魔大战

【元旦快乐,新的一年,新的开始,祝大家开开心心到永远,顺顺利利发大财!】 茈萸身死,神器易主,瞬息之间的变化,令得在场众人尽皆为之大吃一惊,尤其是太白掌门绯颜,此刻犹自惊魂未定,豆大的汗珠从头上往下掉。 方才,他几乎都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够脱劫而出,保全性命,一瞬间的生死起落,着实让他的心绪难以平静。 “道友救命之恩,绯颜永世难忘!” 足足过了半响,他方才勉强稳住波动的心绪道谢。 江晨摇了摇头,淡然道:“大家都是仙界同道,守望相助是应该的,何须言谢?况且,眼下大敌未去,也不是道谢的时候。” “道友说得极是。” 绯颜连忙点头应声,言语之间,转眼看向妖魔大军方向,心念瞬动,杀意森然,无声弥漫开来。 直到这个时候,场中众人这才反应了过来,一时间群情激奋,大骂七杀派背后偷袭,不算英雄,实在是卑鄙下流,可恶至极。 另一边,单春秋眼见着茈萸失手,不但没有夺得神器,反而丢失了不归砚,当真是怒不可遏,气的七窍生烟,如今又听得仙道中人大肆谩骂,哪里还能忍得住,当即口中便是一声大喝:“给我上,杀光他们!” 令出如山,大军轰然发动,直接强攻太白! 见状,绯颜脸上神色不由得为之大变,太白虽然也是仙道大派,但面对七杀大举进犯,依旧难以抵抗。 正担忧间,却见江晨眉宇一凛,漠然出声:“妖魔邪类,也敢在我面前妄言造杀,真是自不量力。”说话间,只见他抬手之间,虚空一握,上古神器乍现一瞬,无匹剑意,森然弥漫。 “这是........悯生剑?!” 传说之中,十大上古神器之中,威力最强的一件,拥有着无坚不摧的锋芒,此剑一出,必定血染山河。 感受着江晨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恐怖杀气,花千骨突然往前一站,口中道:“江大哥,悯生剑杀戮太重,还是让我来吧!”往日里,她一直觉得江晨是一个和善长者,但这几日所见,江晨对敌之时,杀伐果断,出手更是毫不留情,接连两次出手,每一次都会直接取人性命,好生凌辣,如今,江晨拿出悯生剑,只怕妖魔大军会死伤惨重,到时候,虽然能够退敌,但势必会引起正魔两道全面大战,死伤无数,生灵涂炭! 江晨何等人物,花千骨那点小心思,他全都看在眼中,不过,毕竟是自己如今的宿主,也不好不给面子,当下便即点头应声:“也罢,便由你出手退敌就是。” 霓漫天冷哼一声,却是看不惯江晨夸赞花千骨,当下就要反驳说话,却见花千骨自墟鼎之中取出一把琴来,弹奏了起来。 正是十大神器之一的流光琴! 流光琴,是十方神器中,代表“善”与“重生”之物,于战则干戈化解。因此,数万妖魔大军听到琴声,顿时心神被夺,同室干戈,乱做一团。 春秋不败与妖魔二界的几个头领,以及参与其中的云翳等人,虽然法力高强,没被琴声控制,但也近不了身。 一时间,花千骨竟以一己之力,使数万妖魔大军毫无战力。 春秋不败心知若是再这样下去,必定伤亡惨重,连忙叫大部分妖魔退下太白山,只留下小部分法力较强的,凝神闭气,封闭五识,围坐成团。 如今悯生剑、流光琴、幻思铃、拴天链四大上古神器,齐齐现身于小小太白山之上,他又怎甘心放弃。 就在此时,忽闻一旁莲榻里紫薰浅夏胡乱呓语,似是美梦中被琴声惊醒,慌乱中拉开纱幕:“谁在弹琴,是子画来了么?”然而,映入她眼帘的却是一个半大的小姑娘,不禁皱眉道:“你是谁,流光琴怎会在你的手里。” “我叫花千骨,流光琴是我师父长留上仙白子画赐下的护身之物。” “子画……子画他竟然收了弟子了么?”紫薰浅夏面容呆滞,有些失神,是她在魔界闭关恢复的时间太久了么? “原来,原来你竟是他徒儿啊,我说怪不得怎么会有流光琴。子画……他,他有向你提起过我么?” 眼见着战局中断,众妖魔方始回神,云翳他们一急便要上前,这个紫薰浅夏,她怎么能够打着打着竟和敌人唠起嗑来了?春秋不败一扬手制止了,眯起左边妖冶的丹凤眼,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切。 对面,江晨亦是静观其变,果然,花千骨与紫薰浅夏在白子画这个人身上很有共同话题,聊的十分开心,随之,由花千骨提出比试调香,两人分别以十大上古神器之中的卜元鼎和流光琴作为赌注。 当下,只见紫薰浅夏取出一个香囊,递与花千骨:“此香名曰浮屠三生,三生也,梦也,不仁者,天也……” 花千骨放在鼻边轻吸一口气,前调几近淡不可闻,中调突如潮水袭来,汹涌澎湃,浓郁而幽深,叫人痴痴沉醉无法自拔。香飘百里可闻,殿下众人和妖魔皆入幻境,人生百年,如白驹过眼,欢笑泪水,悲伤痛苦全都变得如此真切,又近在手边。于是,有的人大哭起来,有的人大笑起来,整个太白山乱做一团,犹如戏台。 花千骨入世尚且不深,眼前也不断浮现众生百态,轻叹一声,厌世之心顿起。不过很快回过神来,对着香囊嘴里轻吹一口气,后调的香逐渐弥漫开来,却叫人整个人从头到脚狠狠一激灵,心头一凉,清醒无比。红尘中的恩爱悲欢瞬间成了虚空幻影,回首相望,仿佛已过百年。 “浮屠三生,好个黄粱一梦啊……” 花千骨连连点头,“姐姐这香是用栈香五两,鸡舌香四两,檀香、麝香、乳香各二两,沉香七两二钱,藿香六钱,马牙硝一钱,零陵香四钱,法制甲香二钱,另外再研龙脑半钱,香成旋入。除龙脑外,其他同捣。末入炭皮末、朴硝各一钱,生蜜拌匀,丸如豆大,以金箔为衣。入瓷盒重汤煮十数沸,窨中封存,已取出七日有余了吧?” “很好,该你了。”紫薰浅夏眯起眼看她,眼中诧异神色一闪而过,看来,自己是低估她乐,的确,年纪虽小,但毕竟是白子画的徒儿啊。 落十一,轻水等人总算松一口气,如此,就算紫薰浅夏也猜出来了,她们也是平手,不算输。 霓漫天不可置信的盯着花千骨,却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有此能耐,看着众人一个个满心佩服的神情,心中又是愤恨又是不甘,今天算是什么风头都被她给出尽了。 花千骨从身上东翻翻,西翻翻,总算从袖子里抖落出一个白色的香囊出来:“紫薰姐姐,这个是我之前调制的香,但是从来没有取过名字,既然姐姐的都叫的这么好听,它就叫暗影流光吧!” “哦?”紫薰浅夏接过香囊在手,握在胸前,低头轻闻,不由得心口一紧。这样清新淡雅的香她从未闻过,仿佛熨平了身上的每一个毛孔,说不出的适意舒爽。香气持久而悠长,绵绵仿佛从亘古飘然而至。温暖又祥和的感觉,将她心中伤口一一抚平。突然通透起来,突然轻松起来。 她抬头望向花千骨,只有这样的孩子,有着纯洁心灵的孩子,才能调制出这样叫让人惊奇的香。这是治愈的香,是幸福的香。不用开口猜成分和制法,单单只闻香气,她就已经输了。 “紫薰仙子,动作快些,不要再浪费时间了。”眼见着紫薰浅夏失神,云翳忍不住的出声喝道,时间很宝贵,再这么拖延下去,等到仙界大军来援,他们想要想要夺取神器恐怕就不是容易的事情了。 紫薰浅夏从香中回过神来。 “此香用了黄熟香一斤,橘片二钱,白附子、茅香各一斤,丁香皮五两,藿香叶、零陵香、檀香、白芷、生结香各四两,茴香二两,甘松半斤,另研乳香一两,沉香二两,细锉,以绢袋盛悬于铫子当中,勿令着底,蜜水浸,慢火煮一日。檀香二两,要清茶浸一宿,炒令无檀香气味,龙涎香一钱,麝香二两,甲香一钱。三生池水涤过,然后以香投油,桃花瓣层层覆之,封浸百日……” 却还有些什么,是她说不上来的,无比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看来,她真是老了,连嗅觉都迟钝了,这比试,她输了:“还有两味,我猜不出来,姐姐甘愿认输……” 花千骨眨眨眼睛,难掩欣喜:“姐姐已经很厉害了,说得一个不错。至于另外混在其中没有猜出来的两味,却是我的袖中香和师傅的枕边香啊,若是闻都没闻过,没猜出来怎么能怪姐姐。” 闻言,紫薰浅夏踉跄退了两步,脸上恍然失神,但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你师父.......是子画的枕边香?千骨,对,你叫千骨没错吧,这是卜元鼎,你拿去吧,不过,这个香囊送给姐姐怎么样?” 闻言,众人不由得为之齐齐一愣。云翳等人更是连忙飞上前来,生怕她一时冲动做了傻事,虽然那卜元鼎是靠她自己一手夺得,但是也不能这样白白送人啊,那他们大军来犯岂不是什么意义都没有了。 “紫薰仙子,你疯了么?” 紫薰浅夏一回首,面如冰霜,抬手轻轻一挥,波光闪动,云翳等人全被她打飞出几米开外。 “滚!谁敢挡我就杀谁!!” 众妖魔眼见着她眉心印记从漆黑陡然变得鲜红如血,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再不敢上前,便就眼睁睁的看着她拿着上古神器卜元鼎换了一个小小的香囊。 “怎么办?”云翳小声的问春秋不败。 春秋不败见状,当即一声冷笑:“怕什么,暂时给她又怎样,一会还不是要连同其他神器一并夺过来。”话音落,再度下令妖魔大军攻山。 花千骨不得不再度弹起流光琴,阻击妖魔大军攻势。 两相僵持不下之际,妖魔大军又有援手到来,却是十妖之一的旷野天,他自墟鼎之中取出百床箭弩来,放定场中,每架弩车,可同时射发百只利箭,力量极强,射程极远,以惊人之速嗖嗖射破空中,每次万箭齐发,势要将太白一干众人全部射杀在乱箭之下。 “放肆!” 见得此况,江晨眉山震怒,他让花千骨出手,本是存着不想把事情弄大的心思,却不想,春秋不败不识抬举,竟妄图以在流光琴音笼罩下法术难以施展的特点,直接用弓弩意图射杀众仙。 怒意腾腾,再难遏止,只见江晨猛然踏步上前,挡在了花千骨身前,手中悯生剑同时回应以万千剑意。 流光琴音笼罩之下,法术虽然难以施展,但剑意却是例外,顷刻之间,便就筑起一道高墙,强行一阻万千箭雨。 “换火弩!”旷野天一声令下,火光犹若流星在天空中不断滑过,源源不绝的撞击在剑意高墙之上。 花千骨琴声顿止,没有了伏羲琴的阻碍,妖魔大军一拥而上。太白三千弟子也自山上冲下,与妖魔厮杀起来,一时刀光火影,场面分外恐怖惨烈。 “终究........还是失败了吗?” 眼前是无尽的厮杀,花千骨看在眼中,不由得为之一愣,她本想阻止这一幕发生的,可惜,终究功亏一篑。 “别灰心。” 江晨忽而笑道:“大哥今天再给你上一课,让你明白,唯有绝对的力量,才能够达成心愿。”说话间,只见他翻手之间,悯生剑剑身一旋,凌厉剑意破空,划开一道虚空界限,轰然一击,竟将大殿下广场上百辆弩车全部摧毁。 “呃!” 一声闷哼,旷野天心神受损,顿时重创。 “你们不是想要夺神器吗?那好,今天我就让你们好好见识见识,上古神器之威。” 踏步上前,江晨身上剑意沸腾,凝成一道擎天巨柱,拔地冲霄而起,悯生剑横于身前,锋芒极速旋转: “道武,劈分阴阳!” 恒耀千古的无上神兵,摧灭一切的无上剑道,极招将发一瞬,忽闻天际,一声嘹亮凤鸣,穿云破空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