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5集:再夺神器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85集:再夺神器

山谷之中,突来异变,众人目光所向,只见一些蓝色光雾飘了过来,连忙闪身躲避。落十一御风欲将其吹散,却未料蓝雾突然分成八条,如利箭破空,“嗖”的一声,就朝众人穿了过来。 顿时,一阵清脆悦耳、如梦如幻的银铃声响起,却竟仿佛有近千万种音调,包含了人世间一切乐器之声,甚至许多从未听闻过,无比悦耳动听,却是包含了太多,人耳所完全不能承受的苦楚与悲戚。 花千骨转头看落十一惊道:“十一师兄,你怎么哭了?” 落十一抬手一抚,果然满脸是泪,顿时大惊失色,四望众人,竟全都不知觉下的滚滚流着热泪,除了江晨之外,却只有花千骨,一脸茫然的看着众人,半点事都没有。 “不好!” 察觉异状,落十一也顾不得其他,连声大叫:“是幻思铃!大家快封闭听觉。” 众人闻言,无不面色苍白,那幻思铃便是被妖魔夺走的十件上古神器之一,威力无匹,实非一般修行者可以抵挡。 混乱中,众人连忙依照落十一的吩咐,封闭听觉,而江晨,则是悄无声息的隐没了自己的身形。 却见铃声似近似远的传来,四周越来越多迷蒙的光雾,颜色也越来越多,幻化成各种形状,犹如天空中的云彩,有生命一般在空中盘旋飞舞,围绕众人跳跃旋转。时而状如丝絮,时而形同薄雾,纷纷往众人耳中口鼻中钻去,无论如何都断不了声响。原来那铃音不光是有声的,竟然还是有形的。 “哪个妖人作祟,给我滚出来。”霓漫天双目赤红,泪流心痛不止。运起内力大声一吼,可是铃音却丝毫没有退却。 一个女子的身影却显露在半空中,腕上,腰间,都挂满了细小的银铃,在风中摇曳着,发出一波又一波催泪的铃音。 众人定睛一看,那女子肤色苍白无比,原本清秀的面容却增添了几分病态和诡异,穿着不知何材质的紫色皮质短裙,胸上裹了一小块,露出修长白皙的双腿。 她似孩童般天真无邪的向众人笑着,眼神涣散,丝毫没有光泽,却原来是个瞎子,可是身上却似乎有一股奇异的蛊惑力,让人见之口干舌燥,莫名地心跳加速。 落十一身子一震:“十妖之一?莫小声!” 却见莫小声对她歪头甜甜一笑:“你认得我?好吧,这里面你长得最好看,我不杀你,偷偷把你藏起来,你跟我走吧?” 霓漫天二话不说,无数泪滴化作冰凌,向她激射而去,她身边的铃音却化做屏蔽,轻而易举化了去。 众人一拥而上,不断下落的泪水让他们只想尽快停止了那铃音。无奈莫小声却动都不需动,自有铃音替她化解一切攻击。 落十一道:“只能已音止音。” 于是众人皆从墟鼎中拿出乐器来,琴箫埙笛,鼓瑟钟馨,顿时半空中乐声大作。虽只是杯水车薪,却仍妄图合众人之力,对抗幻思铃。 莫小声虽刚拿到幻思铃不久,力量也远不足以驾驭已被封印的神器。可是,威力却仍大的出乎预料,轻而易举的便就力压众人,甚至,连落十一等十余个早已成仙的高手也抵挡不住。 落十一强咽下鲜血硬攻,一转眼已到莫小声面前,泪水更急更快的奔流而出,他口中急声喝问:“为何要拦我们去路?” “咯咯.......” 莫小声口中轻笑,满含魅惑邪音:“你们仙界分五路支援,我们便分五路把守,来一个人杀一个,来一批人杀一批!” 落十一凛然道““你以为以你们的力量拦得住?” “我们自然是拦不住的,可是已得手的神器放着也是放着,干吗不利用来抢下一个神器呢!虽然每一件的封印只解开了一点点,可是对付你们,已经绰绰有余了!” 莫小声轻声娇笑:“好了,不跟你玩了,一会崔嵬来了,见我还未将你们收拾了,会生我气的。”说话间,她腰上、踝上、腕上的银铃突然在手中并作了一个,霎时,蓝光大盛,笼罩四周。 “噗嗤” 正当她欲要更进一步的催发幻思铃的威能,却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突来一声轻响,利刃自后方而来,贯穿了她的胸膛。 “悯……” 口中的话还没说完,生机已然消散殆尽,妖界十妖之一的莫小声,就这样,无知无觉的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江晨的身影好似自虚空中踏出,犹若鬼魅一般,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莫小声的旁边,抬手之间,幻思铃已经被他摄拿在手。 “以为掌握一件神器就天下无敌了吗?蠢货!” 先前,他既然已经发现了莫小声,更知道对方手中掌握有幻思铃这样的上古神器,怎么可能会不做准备? 事实证明,他的准备很有效果。 “又一件神器到手了。” 幻思铃,乃是十方神器中,代表“情”与“执念”之物,控制人心,铃声可以轻易操纵人内心的喜怒哀乐等各种情绪,并迷惑人的神智。 但可悲的是,江晨的状况特殊,处在不生不死之间,幻思铃对他没有任何效果,遇上江晨,可谓是他的不幸,他只是隐去身形,来到莫小声身后,轻轻一剑刺出,便就将莫小声斩于剑下。 虽然,幻思铃的防御了得,但又如何比得上专司杀戮的悯生剑的锋芒? 以有心算无心,莫小声之死,倒也不算冤枉,但众人看在眼中,仍是忍不住的为之一怔,谁也没有想到,手持上古神器的莫小声居然就这样被杀了! 他们已经准备要拼命,落十一甚至已有着牺牲自己,保护众弟子的打算,却不想这场斗法就这么轻易地结束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空之中,飘来一片火云,随即,火夕的身影自云中化现,她落将下来,对花千骨道:“骨头,你师父让我来给你送东西!”说话间,一道银光被她抛出,落在花千骨手中。 “流光琴?!” 花千骨见状不由得为之大惊,喉头一热,鼻子酸涩,是师傅知道他们有难,特意让火夕来帮他们来了么?师傅! 火夕道:“尊上算到你们此行有难,很有可能会遇上神器降劫,特意派我送来流光琴,助你们消灾解难。” “消灾解难?不用了。” “什么?” 眼见火夕满脸不解,江晨笑着道:“我说不用了,因为,敌人已经被我斩杀,神器幻思铃也已被我重新夺回。” “真的?” 火夕诧然,她看了看地上莫小声的尸体,又看了看江晨手中的幻思铃,不禁狐疑道:“这幻思铃,不会是假的吧?” 江晨一笑,当即轻轻催动手中神器,蓝色的声音如轻雾一般,绕过众人,只是将火夕包围了起来。 顿时,火夕满眼是泪,伤心欲绝,恨不得自杀了好。这时,莫说是修行者,就算是一个普通人都能轻而易举的取她性命。 众人骇然,落十一急忙看向江晨。 微微一笑,江晨当即收起幻思铃,但火夕仍是痛苦不已,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停了下来,看向江晨的眼神如见鬼了一般。 “走吧,此处不是久留之所。” 江晨道:“七杀既然派人前来截杀我们,绝不可能只有一个人。” “江师弟说得极是。” 落十一当下发令,众人也顾不得休息,连忙御剑往太白山方向疾行,历练之路,到了此时此刻,才算是真正开启。不过,这场历练可不比先前,面对妖魔二界高手的截杀,一个不小心,就会丢掉性命。 众人疾行,转眼便是数百里,正当众人飞过一片山谷之时,突然之间,天空剧变,原本晴天白日突兀变得灰暗无比,连太阳也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球体。 一个黑袍高冠的男子,傲然立在空中,双手张开,驭使着一条一圈又一圈的金色锁链,将整个虚空封住。 “拴天链?!” 见状,落十一、霓漫天等人不由得齐齐惊叫出声。他们一个是世尊弟子,一个是蓬莱掌门之女,自然是识货的,因此一眼就认出了这件蜀山丢失的上古神器........拴天链。 拴天链,十方神器中,代表“牵绊”与“桎梏”之物,可以锁住空间。无法斩断的枷锁,可缔造世上最坚固的牢笼,并能轻易毁掉牢笼中的一切。据说,完全解开拴天链的封印后,能拴住一切万物,不管是妖魔,还是神佛,甚至时间,甚至是宇宙和天地。同时它也有着惊人的毁坏力量,如果不及时解开拴链的话,困在其中的人便只能死在里面。 江晨足踏虚空而立,一双眼,紧觑前方,他在揣测拴天链的威力、以及将其夺过来的可能性。 在他看来,黑袍男子虽然有拴天链在身,但修为有限,神通不足,最多只能解开拴天链的一丝封印,而江晨手中却足足有两件神器,攻守兼备,自然无惧对方,只是,想要破开神器封锁,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就连号称仙界第一高手的长留上仙白子画,也曾吃过这件神器的亏。 “看来,得拿出全力来搏一把了。” 心念既动,江晨体内造化天功运转,转眼便至极限,创生无尽,毁灭无端,相互交迸,衍生出一股可怕的力量,被他尽数灌入悯生剑中,霎时,人与剑相合,凛然威势冲霄,欲要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 然而,就在江晨即将出手之际,忽闻远处传来一声火凤长鸣,随即,一个如神似仙的身影高高矗立在烈火飞羽的凤凰之上飞掠而下,眨眼间便停在了众人面前。 花千骨惊喜的看着那人抹抹鼻子,激动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而其他人都惊得呆傻了一般,完全失了心神,半点反应都没有了。 如此美貌,除了六界第一美人杀阡陌之外,还有何人? “美,美人……”火夕仿佛被一个巨大的火球击中了,热血瞬间沸腾到了顶点。浑身快要燃烧起来,口水哗啦啦的流了一地。 江晨一声轻叹,止住了体内天功运转,悯生剑亦在虚幻之间,被他纳入体内世界,以天地玄黄二气镇压,他可不想被杀阡陌盯上。 杀阡陌嘴角轻挑,目光落在黑衣男子上面,玩味道:“崔嵬,你真是为了魔界鞠躬尽瘁啊,本座不是起先都放你大假了么,你居然手持拴天链在这又吼又叫,也不怕吓坏小朋友。” 崔嵬闻言,立马俯倒在地,额头上不停沁出汗珠来:“魔君!夺取神器之事不可再做拖延了啊!属下,属下也是为了妖神能尽快出世,所以想多做些贡献。” 杀阡陌伸出纤纤玉手,看看自己的精致指甲:“所以,便也不听我的号令,跟着春秋不败,紫薰浅夏,蓝雨澜风还有茈萸和旷野天一伙人到处谋划抢夺神器是吧?” 崔嵬双腿微微颤抖,他知道杀阡陌虽然身为魔君已经百年,还一时争强好胜,抢了妖界的妖王来做,将妖魔二界很大程度上合而为一。但是很快便对权力感到了厌烦,每天唯一感兴趣的便是自己的美貌还有在三界中随意游荡,寻欢作乐。以至于大权一直旁落于春秋不败等人之手,他也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多管,对于寻找神器之事也从不插手。 尽管如此,所有人最忌惮的仍然是他。妖魔界中他本就法力最强,而且做事一向随性,只求自己痛快,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凡事又爱记仇。谁得罪了他简直就是倒了大霉,宁愿自己立刻自杀都求神告佛不要落到他手里。 崔嵬怎么都想不到,为什么他居然会在这个时刻来到这里,他一向都不管这些事的。崔嵬一面揣摩他来这里的用意,却丝毫不敢抬头看他那张倾倒众生的脸,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绝色,对于他们来说,却比世间任何妖魔鬼怪都要可怕。 关于这点,江晨倒是知道,杀阡陌一直将花千骨视为自己的妹妹,不许任何人伤害她。如今火急火燎的赶来,怕也是因为花千骨。 果然,只见杀阡陌瞧见花千骨身上因对抗幻思铃留下的那些伤痕时,顿时脸色一沉,随即,转眼看向崔嵬,口中冷然道:“交出拴天链,我饶你个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