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4集:风云起时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84集:风云起时

仙剑大会过后,迎来了短暂的和平时期,花千骨跟着白子画去了绝情殿,朔风、霓漫天跟随落十一在贪婪殿修行,至于江晨,则在丹阁潜修。 修仙无岁月,转眼一晃,就是五年之久。 这期间,江晨一直呆在丹阁所在的后山里潜修,他一直停留在造化之境,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凭着不生不死的状态,他可以尽情的参悟生死奥秘。 创生、毁灭,两股极端之力,在他的体内不断交迸,衍生出种种异象,亦让他领悟更深层的造化天功。 不过,纵然江晨闭关不出,他的声名,依旧在六界传递,他被誉为仙界第一天才,比当年的白子画有过之而无不及,众人都认为,不出百年,他便会飞升上仙,成为天地第一等的绝世强者。 江晨也正向着这个方向努力,但是,就在他闭关潜修,准备一举飞升上仙之时,仙界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流火绯瞳杀阡陌的手下大将,春秋不败等一干人,扬言于下月十五要率妖魔联军,攻打仙界各派。 一时之间,诸派皆为之风动,长留自然也不例外,不仅落十一等早已成仙的弟子,就连江晨、朔风、花千骨、霓漫天这样的新入门弟子也都被召集到议事殿。 白子画、摩严、笙箫默高居正中,眼见众弟子齐聚,方才淡然开口道:“神器的守护门派已经依次暴露,春秋不败一干人等,扬言下月十五要率妖魔联军来取,但是他同时给距离相隔极远的四个大派,都下了战帖,却不知道其中虚虚实实。但是以他们的力量,绝无可能同时进攻四大门派。据估计。他故意如此,是想分散各仙派支援的力度,然后率大军集中攻打一个或者两个。四派天南地北,相隔遥远。就算是日行千里,也很难赶得上救助。你们的修为虽不说是登峰造极,却也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此次率领其他弟子一起出山御魔,也当作一番历练!” 掌门发令,众人自无不允,纷纷应声成道。 一行人中,且不说落十一等年长弟子,早已登临仙境,江晨参悟造化,一身功力深厚,直追上仙,朔风、霓漫天、花千骨等人却也不差。 朔风作为十方神器中“炎水玉”碎片所化,资质惊人,六七年间,已经到了造化境顶峰,距离飞升成仙,只差半步之遥。 霓漫天虽没有朔风那么耀眼,却也已经修至造化境。 至于花千骨,果然不愧是世上最后一个神,亦无愧命运之子的称号,拜师长留上仙白子画后,不过短短五年时间,便已修至造化之境,而且,最关键的是,她已经凝练了仙身,体内法力浑厚,不容小觑。 不得不说,作为仙界第一大门派,如今的长留山可谓是人才济济,但这些人才,很多都是出自各大门派,所以,诸派有难,长留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当即便就派出一百多名精英弟子,分成四批,分别赶往四个方向。 四批弟子,分别赶往极西南的蜀山,极西北的天山,极东北的长白山,以及正中央的太白山。 太白山位于由蜀山、天山、长白山三山所形成的三角的正中央,以此为中心,辐射到天山、长白山、蜀山,地理位置极为重要。 故仙界往太白山倾注的兵力最多,以使增援迅速抵达各派。 除开江晨、朔风、霓漫天、花千骨等十余个新入门弟子之外,还有落十一率领的十名灵仙境高手,星夜赶往正中央的太白山。 本来,如果按他们队伍里最慢的人的御剑速度,白天赶路,夜里休息的话,从东海之东的长留山,飞去太白山,顶多也就需要十天功夫。可是现在离八月十五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们一行人却先出发了。主要是他们当中大多数人都太年轻,虽学有所成,却几乎都无半点对敌经验。 许多人入门修行后,几乎就从未踏出过山门,更别说真正面对妖魔了。 所以世尊摩严,特意让落十一领众人先行一个月,而且过了海上到陆地之后,就放弃御剑,步行到太白山,一路体察世情,增广见闻,斩妖除魔,累积一点生存经验。 对此,江晨也表示十分认同,这些菜鸟们,的确得好好磨砺磨砺,否则,经验太少,与妖魔二界的高手作战只是自寻死路。 有花千骨在,异香扑鼻,又恰逢七月十四,鬼门大开,妖魔鬼怪横行,弟子们的磨炼很是充足。 一路行来,各种各样的妖魔野兽,发疯了一般对着江晨一行,冲击不断,而且前仆后继,怎么杀也杀不完。 江晨、落十一等人都很默契的没有动手,静观花千骨等人斩妖除魔。开始的时候,他们尚且还战战兢兢,难以应付,但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历练,众人飞速进步,修为增长、神通增强自不必说,关键是临阵对敌的经验,十分难得。 就这样,一行人在接连不断的磨砺中,来到了一个名为“西蜀”的国家,这个国家的皇帝,名叫孟玄朗,曾是长留弟子,大家非常熟悉。 孟玄朗本是西蜀皇子,却无意于权位,反而去长留寻仙学道,但仙剑大会前夕,蜀国兵变,他不得不离开长留,回到蜀都,卷入宫变,最终成了蜀国的皇帝。 当初,孟玄朗在长留求道时,与朔风、霓漫天、花千骨、轻水、落十一等人,关系都很不错,独独与江晨最不熟悉,只因为江晨一心潜修,除了宿主花千骨外,甚少与门中弟子来往,自然熟悉不了。 有着西蜀的皇帝作为朋友,大家自然是被好吃好喝的供着,江晨眼中却有精光闪烁,因为,他惦记上了西蜀的传国宝剑,悯生剑。 悯生剑乃上古十大神器之一,代表“死”与“离别”之物,以杀止杀。悯生剑其实是最残忍之剑。见血必亡,无不可杀。它的悯只是在于,死在剑下的人不会有丝毫痛苦。 只可惜,由于这柄剑处在被封印的状态,所以,纵然是持有它的孟玄朗也并不知道,它便是传说之中的神器悯生剑。 不过,他不知道,江晨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随着修为提升,记忆渐渐恢复,江晨对于此方世界的了解正逐步增加,如今,既然得知悯生剑就在眼前,他岂能无动于衷?算来,自坠入此方世界,已经有数年时间,这还是他见到的第一件神器! 是夜,他悄然摸进了孟玄朗的房间,用一柄精金练就的仙剑,换走了悯生剑。 江晨虽然还未飞升成仙,但以他的修为,打造出来的仙剑,却也不是一般的凡品,威能强大,比起被封印的悯生剑,高出了何止十个档次,再加上,他换剑之事,已将仙剑与孟玄朗气息牵引相连,人剑合一的状态下,即便孟玄朗修为不足,也可以依仗仙剑威能,匹敌一般的仙神。 悯生剑到手,未免出现意外,他并未将此神器放入墟鼎,而是收入了自己的体内时间,以天地玄黄二气,消磨剑上封印。 墟鼎,是此方世界修行中人特有的,指的是修仙人可以存放东西的空间,用来收藏自己的宝贝。 墟鼎,其实是人体与生俱来就有的一部分,与肉身共同存在,按照特定的功法,修道之后,才有能力开启,用来储存宝物。 墟鼎本身不会变化,但不论是人还是神器,进入墟鼎后会变得非常微小,相对于墟鼎来说就像进入无限的空间,所以墟鼎能装很多东西。 但此方世界,对于墟鼎的研究很深,若是把悯生剑放在墟鼎之中,难免不会被人发现,所以,江晨才会将之收入体内世界,那是属于江晨的世界,别说是这个世界的上仙,就算是洪荒大世界的圣人,也难以察觉。 只是,他虽然小心谨慎,但似乎有些小心过头了,因为,从始至终,孟玄朗都没有发现,悯生剑已经被人掉包了。 毕竟,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国皇帝,腰间悬一把宝剑,象征的意义更多,哪里会随随便便的拔剑出鞘,自然也感觉不到佩剑的异状。 歇息数日后,众人离开京城,继续赶往太白山。 一路上,江晨分心两用,以天地玄黄二气磨灭悯生剑上的封印,因天地玄黄二气奥妙,虽然还未全解,却也解开了一小部分。 “神器在手,这种拥有力量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呢!” 江晨脸上满是笑容,他能够感应到,这柄上古神器的威能,着实不可小觑,持剑在手,他甚至足以与白子画、杀阡陌这样的绝代强者争锋。 临夜时分,天色将晚,众人照例在一片山林旁安营扎寨,或是打猎取水,或是捡柴生火,各有任务。 花千骨采了半天蘑菇,累了坐在树底下休息。 “小骨,你在发什么呆啊?” 江晨打猎回来,将猎到的一头野猪扔给其他弟子打理,眼见着花千骨似有所思,便自顾走上前来。 这个小姑娘,历经六七年,小身板还是和十二三岁一样,没怎么发育,只是一张脸越发的清秀,轻轻一捏,仿佛能挤出水来,水灵灵的。 这些年,她跟着白子画拜师学艺,不但法力修为日益精深,而且,瘦弱娇小的身子,也被补了回来,白嫩嫩的,让人一看就打眼里心疼。 “我在想师父啊,我不在,他肯定就不吃东西了,其实多吃东西好,多点人气儿。要是人生没有美食,那就少了一半乐趣了。” 花千骨见江晨走过来,连忙抬起头来笑道。 江晨闻言,不禁大摇其头,大姐,你放着修仙的正事不干,老想着跟师父谈恋爱,未免太过不务正业! 这个时候,却见糖宝从花千骨耳朵里冒出来,插口道:“要是我的人生没有睡觉,那就什么乐趣都没了。” 江晨伸出一手,将糖宝接在自己手中,另一手一动,一个小草帽便凝聚成型,带到糖宝的头上,微笑道:“哈,你不是还有骨头妈妈吗?怎么,光想着睡觉,连你的骨头妈妈也顾不上了?” “才不是!” 糖宝嘟起小嘴巴道:“我最爱骨头妈妈了!” “我也爱你。” 花千骨忍不住的那手指头轻触糖宝,挠它的痒痒,惹得糖宝大笑不止,她自己也开心的大笑起来。 江晨见状,亦不禁为之一笑。 却不想,他们这里正笑着,旁边的霓漫天却看得有些吃味,忍不住道:“江师兄,咱们还有几天就能到太白山了吧?” 不同于花千骨,已经十九岁的霓漫天早已发育完全,出落的越发娇艳,常常迷得长留一干男弟子晕头转向。自当初仙剑大会上败于江晨之手,她对江晨的心思越发复杂,到后来,竟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淡淡的情愫。 五年来,虽然甚少与江晨打交道,但每一次的相见,她都能够感觉到,江晨的修为越发的深不可测了,那一身的气势、威仪,渐渐让她心醉。因而,眼见着江晨与花千骨谈笑,她就有些不大自在。 “快了!” 江晨淡然应声,目光挪转间,一双眼,似有神光透发而出,可以看穿世间万物,霓漫天惊心之下,连忙避开了视线。 “江师弟,可有什么发现?” 落十一走了过来,此时,他正紧皱着眉头,小心的四处观察着:“我总觉得有什么事将要发生?” “确实。” 江晨淡然一笑道:“如果我是七杀派的人,一定会设下埋伏,针对支援各大门派的长留弟子,这一招,叫做围点打援,算不上什么高明的计策。” “嗯?” 闻言,落十一先是点了点头,待得反应过来,顿时大吃一惊,口中诧然出声道:“江师弟,你的意思是,七杀会派人来截杀我们?” “无妨。” 江晨笑着道:“我们仙界有支援,他们便半路截杀,说到底,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反正,他新得神器,尚未一试锋芒! 落十一却不敢大意,传下命令,让众弟子凝神防范,果然,不久之后,天地风云瞬变,呼啸中,杀意弥漫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