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3集:第一,拜师!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83集:第一,拜师!

四强对决,落下帷幕,随之而来的第一之决,但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对决两人才刚刚上场,还没开打,江晨就直言认输。 “我赢了?!” 迷迷糊糊的获得了仙剑大会第一名,直令花千骨小姑娘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比起他人,花千骨最是明白江晨的修为高深莫测,纵然她如今已经修炼到堪心之境,在一众新入门的弟子中也算翘楚,但比之江晨,未免差的太远。这最后一战,她都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却没有想到,江晨居然直接认输,反倒让她意外的夺取了仙剑大会的第一名。 “可恶!” 眼见着江晨居然如此明目张胆的放水,让得花千骨夺得了第一名,霓漫天眼中不禁满蓄嫉恨。 但无论她如何嫉恨,花千骨第一,已经是既定的事实,无可更改。 另一边,已拜师组的胜负也已分明,落十一没有任何悬念的夺下了第一,随之而来的,便是此次大会最为关键的拜师仪式。 江晨、朔风、花千骨等未拜师分组的弟子,前三十二强,有被三尊及长老、导师收为亲传弟子的待遇。至于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能不能顺利拜到师傅,继续留在长留,还是两说。 世尊摩严目光盯着江晨与朔风,眼睛里满是赞赏,这两个弟子仙姿过人,必须收到三尊门下。 他看了白子画一眼,道:“掌门师弟,你先选一个收作弟子吧?” 白子画似乎仍在沉思,望天掐指而算,竟发现每次推算所得出的结果,完全不同,一时无法抉择:“让大家先挑吧。” 摩严点点头挥了挥手,收徒仪式便开始了。 其实说来简单,有心开府收徒的折了坛上香草,递与谁,接了便是收归门下了,只是长老辈的几乎都已经不收弟子,大都收徒的都还是比较年轻的一辈。 不一会儿,云端、隹渊还有其他本门弟子都逐一接了师父给的香草,虽有几个可能心里不愿,但是敢当面拒收的毕竟还是少数。 落十一心中忐忑的等着白子画发话,待他收了朔风或者霓漫天,自己才有资格跟花千骨开口授香草。 至于江晨,如今的道行已与自己相差无多,那就算了,说不定以自己的本事,还做不了江晨的师傅。 江晨在场下看得好笑,这落十一明明是瞧上了糖宝,只有将花千骨收为徒弟,他才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他正胡思乱想着,却见朽木清流径直到了花千骨面前,手中一束香草,递向了花千骨。 “千骨,做我的徒弟吧?”朽木清流微笑着开口。 花千骨低着头望见眼前伸过来的香草心中一震,抬头望着朽木清流,余光却正好望见站在坛上,也正好望向自己这边的白子画,连忙又低下头去。 而轻水在后面见状,也泄气的垂下头去,她已经很努力了,却仍只是很勉强的挤进三十二强而已。班导当然不会收她做徒弟啦,虽然她之前好几次明着暗着透露了自己想做他徒弟的意愿,却不知道总是醉醺醺的他,听没听明白。 花千骨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心中乱作一团,一时间竟没了主意。 明明不想拜他为师的,可是拒绝的话,清流肯定下不来台去,他还是第一次准备收徒弟,自己怎么好辜负他平时的细心照顾和一番抬爱。而且,自己虽然不可能做尊上的徒弟,难道便再也不拜师了么?……怎么办……可是她心里,真的只有把尊上当作她的师傅啊! 糖宝知她心底所想,怕她又固执的钻了牛角尖,连忙细声劝道:“骨头妈妈,还记得我们为什么上蜀山又到长留来么?修行之事,关键还是要靠自己,至于师傅是谁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花千骨更加矛盾了,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来长留的?可是自己,又是为了什么才这么努力的呢?当下无法抉择,急火攻心,疼得她快要晕了过去。 江晨见状,不由得为之眉头一皱,随即,屈指一弹,一股造化源气悄无声息的灌入花千骨体内。 如同久旱逢甘霖,得造化源气之助,花千骨顿时清醒了一大半,惊异的转头望着江晨,与江晨相处的久了,她自然知道,这造化源气神妙,纵观整个长留,唯有江晨拥有,当下,她连忙向着江晨投去一个满含感激的目光,只是,等她转过眼来,却见眼前又递过一束香草,连忙抬头去看,眼前竟是落十一,头更是一个两个大了。 落十一貌似轻松的道:“清流你可不能跟我争哦,千骨刚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先预定好了。” 朽木清流满脸无奈:“十一啊,我说怎么什么你都要跟我抢啊?喝酒下次我让你得了好吧?我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看上个人儿,有心想收个徒弟,你就不能成全了我这一回?” 落十一满脸委屈道:“我也是第一次收徒弟啊,你比我年长,理应让让我才对。” 清流郁闷了:“人家徒弟拜师要比试一下,难道这回我们俩收徒也得比试一下高低,让徒弟来选么?” 糖宝在花千骨耳朵里兴奋的翻滚着:“选十一师兄,选十一师兄,骨头妈妈选十一师兄好不好?” 朽木清流立刻道:“糖宝我听见了哦!你不准打岔!让千骨自己选,你这么偏心尽帮着十一,我以后有好吃的好玩的再也不给你了!” 糖宝无奈立刻噤声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发生师傅抢徒弟事件,但是主角是落十一,朽木清流还有方才竟然御使断念剑的花千骨就十分有意思了,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静观事态发展。 霓漫天也是气得面目发青,虽然爹娘的希冀是她拜尊上为师,但是她心中喜欢的希望拜师的却是落十一,无奈落十一竟然想收那丫头,真把她给气死了! 正当僵持不下,花千骨左右为难,想要干脆假装昏死过去了事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整个身子浮了起来。 怎么回事?四周的人也都纷纷退了几步,看她越飞越高径直往高坛而去。朽木清流匆忙间握住了她的手,花千骨觉得莫名其妙的东张西望,然后回头看着他。却见落十一眉头紧皱的抓住他右臂,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朽木清流虽然心中不甘,但终于还是松开了手。花千骨小小的身子飘过众人头顶,直接向高坛飞去。身上发出一圈银白色的微光。 “师弟!”她听到世尊一声怒斥,还听到霓千丈的一声冷哼,以及下面一石激起千层浪的议论声。心中蓦的一惊,抬头却正看到白子画高高矗立在坛上望着他。而自己正慢慢向他飞去,越来越近。 依旧是那冰冷出尘的一张脸,掌门佩剑上的流苏华丽的流泻一地,平时随意流散黑缎般长发,此时高束,双目深邃沉敛,更多了几分高贵与威严。白色的衣袂飘舞,像海天上的云花。 花千骨愣住了,身子竟慢慢漂浮到他面前,面色苍白犹如碟翼,晶莹剔透,一碰即碎。然后,她便见白子画慢慢向她伸出了手,手指关节莹白如璧,白皙修长,棱角分明,异常清美。而她,恍若飞蛾扑火一般,早已忘却尘世一切迎了上去,轻轻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了他的掌心里,飘然落地。 “跪下。”白子画开口,玉碎了一地。 没有人可以在那样的目光中不心悦诚服,完全不需要思考的,花千骨膝一弯,轻轻俯叩在了他的脚下,如同面前便是掌控整个世界掌控她命运的神祗。 两个小小的银铃递到了她的面前。 “师弟!”摩严喝止道,面上毫无血色,他再怎么也没想到白子画竟然会挑了她。虽说他刚刚也见识了花千骨的实力和努力。但是连他都可以堪破的糟糕命数,白子画又怎么看不透,却仍是一意孤行么? “她,从今日起,便是我长留上仙白子画的徒弟。”白子画淡然道,声音不大,在场近万人却如在耳旁,听得清清楚楚。 根本没有给花千骨选择的机会,连香草这一步都省了,直接受宫铃。在场之人无不大吃一惊。唯有笙箫默摇着扇子笑着,打从断念剑出现那一刻,他便知道不用比了,师兄收的弟子必定是花千骨。 摩严气急败坏的望着白子画,却看他眼神坚定,心念已决,知道他平时事物都不爱过问,但只要他做了决定,自己便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他,只好拂袖恨恨作罢。 白子画又望向霓千丈还有周围众仙:“诸位可有谁还有异议?” 霓千丈手握成拳,冷道:“连断念剑都已传,原来掌门弟子早已内定,还走过场的开什么仙剑大会。不过这本是长留自家门下之事,尊上自然是想收谁就收谁,我们有异议难道有用么?” 白子画点头:“当然没用。” 笙箫默当场就笑喷了出来,二师兄不要总是不苟言笑却老在关键时刻冷幽默一把好不好。 花千骨好半天才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却是呆傻的跪在那里,觉得一切好像是在做梦。 糖宝在耳朵里高兴得差点没打滚滚出来,连忙提醒她道:“笨骨头你还在发什么愣啊?赶快接银铃啊!!” 花千骨连忙双手高举过头,捧过了那两颗小铃铛。激动得泪水都快掉下来。这一切真的不是做梦,尊上真的要收她为徒啊!可是她明明都输给霓漫天了啊!无数个疑问充斥脑海中,却知道现在不是提问的时候。 四下的收徒仪式继续进行,落十一和朽木清流都没了兴致,不打算再收徒。轻水一看正是好时机,连忙自己上前跪在了朽木清流的面前。朽木知她平时体贴乖巧,转念一想,便也收了。 摩严见事已至此,无法更改,只好圆场道:“师弟,江晨、朔风和霓漫天三人资质也不错,你何不此次把他们都一起收归门下如何?” 霓千丈一听心中一喜,连忙看向白子画。 却见白子画半点余地都不留的道:“我白子画此生只收一个徒儿。” 此话一出,花千骨顿时身子一震,属于女主角的弱智光环开启,让她从这一刻起,彻底成为了白子画的脑残粉。 霓千丈气得脸色顿时发青,他本就脾气暴躁,此刻却见白子画半点颜面都不给他留,甩袖便要退场走人。 摩严连忙拦住他道:“掌门师弟事务繁多,怕是弟子多了教导不过来。这么好仙资的弟子,不如收归我门下如何?” 霓千丈这才面色好看一点,他堂堂蓬莱岛的掌上明珠,又不是没人要,何苦送到长留山来受这等闲气? 就在此时,却听下面霓漫天突然插嘴道:“回世尊,弟子也十分荣幸能拜入世尊门下,只是念世尊日夜操劳,不如拜在十一师兄门下,由十一师兄代为教导,不知可否?” 此话一处,落十一和霓千丈等人都愣了,这就等于是拜了世尊做师祖,比起花千骨来,反而要低了一个辈分。 摩严点头然后看着霓千丈征询他的意见。霓千丈不知道女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既然是她自己提出的,又是三尊直系门下,便也微微点头。 落十一这边倒是急了,他收徒弟怎么他都没得选,也没人问一下他的意见啊!不过,念在霓漫天虽然为人骄纵、有些小姐脾气,但是也不失为可造之材,无可奈何,当下也只有应允了。 随即,又闻朔风道:“我也愿拜在十一师兄门下。” 落十一倒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成了个香饽饽,虽然没有收到花千骨,但无论是霓漫天还是朔风,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纵观诸派,能够与他们相比的也寥寥无几,能胜过他们的更是只有.........江晨。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焦聚在了江晨的身上,就连世尊摩严亦忍不住开口,但令人意外的是,江晨婉拒了世尊摩严,而是选择拜入了一位丹阁长老门下,他的理由是:我想学习炼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