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1集:斗剑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81集:斗剑

四强争夺战,江晨、朔风,意外相遇,两个最具夺冠可能的选手,一场提前开始的巅峰对决,牵引无数人目光汇聚, 海面上,遥遥相距十数丈距离,对视而立的两人,朔风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对面的江晨,眼神之中,充满了炙热的战意。 “仙剑大会,连场大战,你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展现出全部实力,所有的对手,竟然全都在你的手下走不过一招,你的实力,当真可谓是深不可测!” 朔风缓缓的抽出了背上的长剑,脸上一片凝重神色,口中徐徐出声说道:“也许,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希望,你能够作为一个剑者与我比斗,就算是败,我也只想败在你的剑下。” “哦?” 江晨看着朔风,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股精纯剑意,当下,便就微微一笑出声道:“既然如此,我便如你所愿,以剑败你,你可尽展能为,放手出招。”说话间,只见他微微抬手,虚空一握,霎时之间,天地人三光汇聚,一道光剑便是在他的指掌之间凝结成形,倾吐出凌厉锋芒。 惊见这一幕,贵宾席上的各大门派掌门,均是忍不住的为之眼瞳一缩,眼前所见,江晨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剑势,竟是已经不在他们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朔风握剑在手,那是一柄细长的剑,这不仅仅是一柄威力非凡的仙剑,更是一柄刻意铸造的快剑。 众所周知,不管是什么物体,在空气中运动总归是会遇到空气阻力的,面积越大,遇到的阻力也就越大,不论是宽阔的大剑还是细窄的长剑,出剑之时,都会遇到空气阻力,只是相对来说大小不同罢了。 当然,在高手的手中,空气阻力的差别会很小,但是,真正的高手对决之时,就算是一丁点儿的阻力差别,也会产生巨大的影响,甚至,足以决定生死。 “看来,这是你有心准备了。” 江晨见过朔风的剑,绝不是这般模样,如今拿出这样一柄剑来,显然是早有准备,不过,越是如此,他越是兴奋,他既然想要谋夺上古十大神器,怎能不见识一下神器之威,哪怕,眼前的只是一角碎片。 “没有准备,怎敢与你一战。” 没有丝毫的遮掩,朔风坦然应声,这柄剑,乃是蓬莱派的珍藏,为了得到这柄上古仙剑,他甚至不惜与霓漫天做了交易,如果,他能够打败江晨,在遇到霓漫天得时候,会故意放水认输。 仙剑大会的第一,无关紧要,朔风根本不放在眼里,唯有江晨,才是值得他不惜一切代价战胜的对手:“剑名掠光,注意,我要进招了。” 颤颤剑音,瞬间响起,说时迟,那时快,面对着一派风轻云淡的江晨,朔风终于耐不住自己心中炽热的战意,主动的发起了进攻。 虽然,江晨只是凝气为剑,但朔风并没有半点的轻视,反而更加的凝重。毕竟,之前江晨几乎所有的战斗,都是一招败敌,从未动用更加擅长的剑法,如今,既然起剑,自然是非同凡响,足以让他为之惊起十二万分的警惕,拿出自己的最强战力。 流光闪烁,细长的掠光仙剑从空中掠过,甚至都没有惊动空气,就已经来到了江晨的面前,细到极点的剑芒隔着很远就已经刺到了江晨的身前。 “好快的剑,不差!” 首次面临急速快剑,江晨脸上神色未变,口中却是已忍不住的发出一声赞叹,随之,翻手之间,掌中光剑一转,险之又险的挡下那柄掠光仙剑。 “叮——” 双剑交锋,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彻开来,光剑恒如山岳,快剑迅疾宛若流星,看似没有多少攻击力的一剑,但只有真正的相互交击之后才知道,那种力量足以崩山裂石,划江断流。 震荡剑气波散,“嗤”的一声,江晨身形稳如泰山,朔风却是身形一颤,前冲的快势受阻,瞬息之间,向后爆退数十丈远才堪堪停下,握剑的手受到震荡,体内更是翻江倒海、灵气紊乱。 虽是主攻,但交锋之下,顿时受挫,作为新秀弟子之中的第二天骄,一招之下就露出了败象,猛然抬头,他面色骇然的望向江晨,方才一击交锋,他分明感知清楚,江晨动用的修为法力,与他一般无二,但交锋之下,他这主攻之人反而往后爆退,未曾占到半点上风,实在令人惊诧难测。 足踏虚空,江晨微微抬手,光剑流转,横陈身前,眼中一抹赞赏之色展露无遗,这朔风果然不愧是神器碎片化身,剑速之快,着实已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单纯的目光已经难以捕捉到剑光痕迹。 速度,也是一种规则,一种强大的力量,不管什么事物,那怕是一片树叶,当速度快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也会具有极为恐怖的攻击力,能够击杀强敌,所谓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就是这个道理。 “你的剑,确实很快,但这还不够,来,让我看看你的极限速度。” 江晨淡然开口出声,他并没有趁胜追击、没有趁这个大好时机进一步扩大优势,而是等待朔风平缓呼吸、平复体内翻涌的气血,恢复损耗的法力。 这不是生死搏斗,只是单纯的比武教技,他既然答应了朔风会在剑道上击败对方,怎可违背自己的诺言。 “得罪了。” 朔风深吸一口气,将自身的状态调整到此刻的最佳状态,随之,足下一步踏出,整个人的身影当即消失在了原地,霎那之间,他的剑光再次刺到了江晨的面前,速度之快,快俞风雷闪电。 江晨身影巍然不动,翻手转动手中光剑,看似动作缓慢,但是每一击都能够恰到好处的挡住朔风的快剑锋芒。 刺耳的金铁交戈之声瞬间爆发,迸爆的气浪,绵延激荡的剑气,层层叠叠的向着四周扩散开来,顿时,周遭风云惊走,下方海面之上,一道道水柱激起,绽开最绚丽的水花。 快,快,快,还要再快! 朔风不断地催发自己的速度,整个人随之化作了无尽的流光幻影,细长的剑锋不住的刺破空气,在空气之中,划出一道道诡异的弧光,入眼,是最凌厉的剑光,纵横交织成网,笼罩天地。 细长的剑,连空气都不会惊动,甚至连剑光都不会发出,但就是那样的致命,尤其是爆发出来的那一刻,足以冲击一切。 江晨环转锋芒,光剑开锋,稳如泰山,虽然未出一招,但是,任凭朔风快剑狂攻,却也难以撼动他的防御。 “这就是你的极限吗?眼下的快,就是你的极限吗?” 口中淡然出声,江晨抬手起剑,霎时之间,风云之势顿时汇入其中,伴随着他的手掌执拿,径直刺出了犹如羚羊挂角般的一剑。 “嗯?” 朔风瞳孔一缩,万万没想到江晨的剑道修为竟然高深至此,隔着如此之远的距离,居然就洞悉了他的出剑轨迹,而且,江晨的那一剑来势奇异,竟似把所有力量都凝结在了剑尖之上,连剑光都凝聚在极其细小的一点上。 “叮——” 对撞一处的剑尖,剑光明灭,劲力冲突,生成庞大气浪爆发开来,层层叠叠,铺张开来,向着四方迅速的扫荡出去。 极致的一剑,分定此战胜负,尽在虚空一念。 待到剑光破灭,烟尘消散,众人当即便是不由得齐齐向着场中看去,他们想要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一战,到底胜负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