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9集:流火绯瞳杀阡陌!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79集:流火绯瞳杀阡陌!

“你不是云隐,你是叛徒云翳!” 后山,谁也没有想到,一向迷糊的花千骨居然智商大爆发,在最关键的时刻识破了云翳的伪装,霎时,风云顿起。 “好一个蜀山掌门,倒是我小瞧了你!” 云翳周身杀意爆发,充斥周遭,脸上满是狞笑:“不过,就算你识破了我的伪装,又能如何?受死吧!”说话间,只见他抬手之间,把手指放进嘴里轻轻一咬,顿时,一滴鲜血滴落下来。 “不好!” 危机在前,花千骨恍惚间,好似听见腰间的断念剑剧烈的颤动了起来,发出尖锐的啸声。 却见云翳从流血的口子里用力一抽,一根吸血虫一样粗细的红色细线被他从指尖抽了出来。 花千骨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右手一挥,断念脱鞘而出,顺着她的中指和食指指尖向云翳攻了过去。 完了,她的御剑术本就不怎么样,头一回实战就遇上强敌,江晨和糖宝也不在身边,这下自己死定了! 左右躲闪着不停攻向自己的红线,那分明就是云翳用鲜血凝成并且控制,仿佛有生命一般,只是忌惮断念的威力,不太敢向前。却突然又从云翳的另外几个手指指尖,抽出更多的血丝,几条一起将剑柄牢牢缠住。花千骨御不了剑,手掌结印,扔了一团球状火焰出去,云翳冷笑着躲过。 “原来新任的蜀山掌门就只有这点能耐!” 云翳脸上满是不屑冷笑,几条血线毫不留情的在花千骨脸上鞭子一样抽出几道血痕,然后将她牢牢缚住。 “该死!” 流光破空,瞬息便至,江晨的身形乍现半空之中,眼见着自己的宿主遇险,当下深吸一口气,掌中乍现三光,日月星辰,辉芒绽放,瞬息之间,便就凝成一柄无上神锋,伴随着他目光所向,即将发动进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兀一道身影闯入他的眼帘,竟然先自己一步进入了战圈,令他大感意外。 树林中,花千骨被血线困锁,眼见着快要不能呼吸了,大脑中飞速旋转着御敌的方法,却难以筹算,正当她焦急万分之时,那几道血丝线却被人用气隔空的削做几段,落到地上,化做一滩血水。 云翳大惊失色,第一个动作却是把面具带上。本以为是云隐的救兵杀到,抬头一看,远处天外飞仙一般落在树巅的却是一紫衣飘飞的人儿。待看清楚了来人,云翳和花千骨都震在那里,那是怎样一张宛若天人的脸,几近超脱了人世间的一切色相,早已无法再让人用语言去描绘和勾画。 不仅他们,就连天空之上的江晨,在这一刹那之间,居然也有几分失神,只见那人凌空飘落下来,瀑布一般的满头紫发在空中漫舞飘飞,犹若在空中张开了一张紫色的巨大帘幕,衣袂飘飞,宛若幻梦奇景。白皙的肌肤在陽光下近似透明,隐隐露出的漂亮锁骨划出优美的曲线。眉间一点殷红色的如花妖冶印记,血红的眸子亮得无邪而通透,就是漫天繁星也会黯然失色。 “流火绯瞳杀阡陌!” 刹那之间的失神,已在刹那过后恢复清明,然而,眼前之人,却让他不由得为之气息一凝,因为,从逐渐恢复的神魂记忆之中,他已经知道来人的身份,正是此方世界的最强大魔头,妖魔圣君杀阡陌。 传言,此人乃是不世出的绝世奇才,修行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一身修为之高,冠绝六界,无论法力、神通,都足以与仙界第一强者长留上仙白子画媲美,丝毫不落下风。 在势力上,他是魔道七杀派的掌门,不仅一统魔界,更将妖界的妖王击败,将妖界也纳入自己的麾下,被妖魔二界尊称为圣君。 不过,是人都有弱点,便是强如杀阡陌也不例外,他的弱点,世人皆知,那就是爱美,没错,就是爱美!只因他虽为男子,却拥有令人忽略性别的绝世美貌,是六界第一美人,很自恋,爱美成癖。 甚至,因为爱美,他自一统妖魔二界之后,便甚少出手。但即便如此,乍见此人,江晨还是不由得提起了一百二十万分的警惕,他现在的修为与对方差距太大,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天差地别。 诚然,他有着自己的底牌,足以让他无惧任何人,哪怕是长留上仙白子画,亦或是眼前的流火绯瞳杀阡陌,但是,动用底牌,代价实在太大,除非真的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他绝对不想妄用。 索性,杀阡陌似乎并没有与他动手的意思,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盯着场中,咯咯笑道:“哟,是云翳啊,看来我这次是又来晚了一步咯?” 云翳眉毛纠结作一团,竟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满面惊恐的密语传音跟那人说了些什么,然后突然就遁地消失了。 除开天上的江晨不算,树林中,便只剩下杀阡陌和花千骨两个人。 “你这小不点就是新任的蜀山掌门?” 杀阡陌俯望着她,似是觉得她的包子头很可爱有趣,忍不住伸手戳了戳。 花千骨怔怔地看着紫衣人儿莲步轻移,翩翩而来,轻纱随风摇曳,似梦似幻,令人望之神魂俱销。 “世上居然有比尊上还好看的人!”花千骨呆立着,脑中不自觉的冒出了这样一个“荒缪”的想法。 “别担心啦,快起来,坏人被我吓跑了。”杀阡陌檀口微启,轻轻一笑,呵气如兰,一排玉齿清晰可见。 “姐姐,你……你好漂亮,就是胸小了一点。”花千骨傻傻的望着“她”。 “胡说!”杀阡陌有些吃惊的瞪着她,突然又反应过来什么似的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笑,绝色撩人,倾国倾城,却看得江晨很是无语。 我勒个去,明明是一个男人,却长得比女人还女人,甚至美得胜过仙女,简直让人难以接受。 深吸一口气,江晨努力的稳住自己的心绪,他得守住自己,免得被妖男魅惑,丢了直男的节操。 好吧,虽然自踏入轮回世界之后,他的节操早就在一次一次的穿越之中,不知丢在了哪个地方。 只是,他虽然知道杀阡陌的底细,但他的宿主花千骨小姑娘显然还迷糊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杀阡陌道:“姐姐,你比我见过的所有女子都要好看!” “哈,真是没有想到,你这小嘴还挺甜的。”杀阡陌忍不住喜形于色,得意之极掐掐她的小脸,却也懒得纠正自己其实是个男的,姐姐就姐姐吧,听她叫着还挺顺耳的,自他一统妖魔两界,登上圣君之位,还从没有人敢这么叫他呢! “谢谢姐姐救我!”花千骨对他拜了拜,若是自己这个蜀山掌门登位第一天就被坏人给抓走了那还得了,又问道:“请问姐姐高姓大名?” “我叫杀阡陌。我知道你叫花千骨对吧?去年闯天宴,搅得群仙宴只开了半途就散了的那个就是你对吧?现任的蜀山掌门小不点?” “杀阡陌?”花千骨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有些熟悉,咬着指头想啊想想半天,突然想起在天宴上说的一统妖魔二界的魔君好像便是……流火绯瞳杀阡陌。 想到这里,花千骨不禁瞪大眼睛望着他,看他的容貌和神态她一开始还以为是神仙呢,可是居然是魔界的妖人么?那他来这里的目的应该和云翳一样,只是为了抓自己咯?搞了半天自己刚出狼窝又入虎口啊! 杀阡陌望着她笑,眼睛弯成极好看的月牙儿:“呵呵,你知道我是谁是吧?我是魔界中人哦?小不点你怕不怕我?” 花千骨摸摸脑袋,老实说道:“不怕!” 杀阡陌眼睛闪出一丝明媚的光亮:“你没听过姐姐的恶名么?真的不怕?” “姐姐不像坏人。而且姐姐很温柔。” 杀阡陌轻叹一口气:“这世上还真没有谁说不怕我,说我温柔的。”他顿了顿,又道:“我君临二界,收集神器,让妖神出世,是势在必行。虽然正邪有别,但是也还算恩怨分明。上次来晚一步,致使春秋不败他们擅作主张屠了蜀山满门。清虚道长百年前曾有恩于我。我却没能救到他,这是我的过错。所以这次一得知消息,马上赶来救你,也算是我的一点补偿。你放心,方才我已经训斥过云翳了。从今往后,他们再不会打你的主意。” 花千骨傻傻的点了点头。 “你肯信我?”杀阡陌诧异道。 花千骨又是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应声道:“信。” 随即,在江晨近乎目瞪口呆的眼神中,他的宿主被一脸欣喜的杀阡陌拥入怀中,这场面,简直是……不忍直视。 “我怎么会摊上这样一个宿主?” 江晨无语问苍天,他就没见过这么傻白甜的女主角,实在太好骗了,不说别的,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能就这样随随便便就信了陌生人呢?还有杀阡陌,虽然长得像女子,但……他终究是个男人啊! 这一刻,他真有心冲动,直接下去,好好给自己的宿主上一课,但无奈的是,杀阡陌的修为太高,在不拿出拼命底牌的情况下,他绝不可能是杀阡陌的对手。 进不得,也还罢了,现在的他就连立刻离开恐怕也不行,因为他很清楚,杀阡陌此人性子乖张,他若现在离开,对方肯定会出手,到时候,难免一场苦战。 无可奈何,他只能选择坐壁静观。 杀阡陌的目光自江晨悬身处一扫而过,复又转过来,抬手间,凝气发出微微紫光,轻轻从花千骨面上抚过,伤痕瞬间抚平消失,然后又揭起花千骨两边衣袖,从她臂上轻轻抚过,替她疗伤。 “我好了。”花千骨满脸惊喜。 杀阡陌笑盈盈的指尖一绕,断念剑从远处地上飞了回来,自动插入花千骨腰间的剑鞘之中,杀阡陌却终于看清楚的猛然一惊:“断念剑?!” “是尊上送给我的啊!” “啥?白子画把这剑送你了?这可是把上古传下来的绝世好剑,他居然送你了?”杀阡陌幽幽道:“我当初问他借流光琴来玩玩时怎么就没见他这么大方,还差点刺了我一身的窟窿眼。这世上哪个见我不被迷得晕头转向,偏偏只有他,怜香惜玉都不懂!” “额滴神呐!”江晨强忍住冲出来的欲望,看着那自恋到了极点的家伙,不禁心中哀叹:“一个大男人,还怜香惜玉,你咋不上天呢?” 仿佛听到了江晨的心声,杀阡陌看了看山上道:“姐姐要走了,第一次见面,你这么可爱,姐姐又这么喜欢你,就先送你个见面礼。”说着用力一掰,硬生生的把自己左手小指给掰断了。 吓得花千骨捂住嘴巴,连忙冲上去替他止血。 “呵呵,别怕,小不点。”正说着那半截优美纤细的小指上的皮肉迅速的融化蒸发。最后只剩下一小截可爱的白色骨头。杀阡陌拔下一根自己紫色的头发,从骨头缝里穿了过去,然后系好挂在花千骨脖子上。 “这个是姐姐身体的一部分,带着它,这样小不点不论在哪姐姐都知道。遇到危险的时候就把它吹响,姐姐会尽快赶去救你,知道吗?” 花千骨早就被吓傻了,心疼的看着他左手小指,却见上面一滴血也没有流的,迅速又长出森森白骨还有皮肉,很快便恢复如初。 杀阡陌拍拍花千骨的头:“瞎担心个什么,姐姐是魔嘛,好了姐姐得走了,不想跟云隐他们起正面冲突。等我找到下一件神器,忙完了就去长留山找你玩。”说话间,他抱起花千骨“啵”的一声在她脸上使劲亲了一个,嘿嘿笑着,转了个圈人就不见了。 花千骨看着胸前那截所谓的可爱的小骨头满头黑线,这礼物也实在是太特别了吧,虽说她叫千骨也不能就送她真的人骨头吧,还要她放在嘴里当哨子吹,她才不要呢! 就在此时,云隐带着一班蜀山弟子终于风驰电掣的赶到,江晨见状,情知花千骨已无危险,当下拔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往自己的客房回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