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7集:御剑,来客!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77集:御剑,来客!

演武场上,百十余名新入门的弟子林立,老师落十一挥手之间,身旁现出一张长长的桌案,桌案上,摆着一排木剑。 “我所教授,为御剑之术,大家上来选剑吧,一人一把,不可多拿。” “是!” 诸弟子闻言,连忙依次序上前,挑选心怡的木剑,说是挑选,事实上,这些木剑不论长短、形态、重量,俱都一模一样,也没有什么好挑的。 江晨也上前挑了一把,在他身后,便是花千骨,她一面漫不经心的东张西望,一面伸手去取剑,没想到入手的明明是一把木剑,但却奇重无比,一个拿不住,猛的就往下沉去,把她拖得弯腰。 周围顿时传来一阵讪笑。 花千骨吃惊道:“怎么会这么重啊,明明是木头啊!” “这个是海轩木,不是生长在陆地上只生长在海面上,比玄铁还要重。”在她身后,轻水同样费力的挥舞着手中的木剑。 其他弟子也不例外,一个个费力的挥舞着手中的剑,不时发出牢骚来,咒骂着这该死的剑,居然这么沉?能飞起来才真是奇了怪了! “就是!” 花千骨闻言,当即附和道:“这么重,能飞起来才怪。”正说着,突然有个东西从自己头顶上嗖的就飞了过去,周围传来一阵欢呼叫好声。花千骨抬头一看,却是一身彩衣翩飞的霓漫天,不由一笑,为自己的朋友加油。 霓漫天显然是没入长留之前已经学会了御剑,有心显耀一样在半空中忽上忽,左右翻转,技术着实不错,看得花千骨和其他一干人等目瞪口呆。 落十一又把心法和要诀什么的跟大家复述了一遍,可是花千骨根本就什么都听不懂。蹲在地上望着那把她几乎扛都扛不动的破木头发呆种蘑菇。 江晨见状,只得走过去与她解说,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总算让花千骨有些领悟,但想要凭这点领悟就成功御剑,无疑是天方夜谭,没办法,江晨只好把造化天功之中的炼神诀传了给她。 这炼神诀之神妙,在于助长神魂,连江晨自己都在修炼,花千骨若是能够练成,不消全部,只三五成,也可一跃成为当世顶尖高手。 花千骨虽不知此法神妙,却也知江晨好意,当下道了一声:“多谢江大哥!”便努力修炼起来,毕竟,她也是一个有理想的少女! 眼见着花千骨一旁修炼起炼神诀,江晨却自微微一笑,转而看向空中,霓漫天正在控制御剑飞舞,犹如一道耀眼而绚丽的七色彩虹,惹得不少弟子关注。 就在他准备挪开目光之时,那道彩虹落到了他的身前,却是霓漫天落来,眉飞色舞的挑衅着要跟他比御剑。 江晨知道,这是因为不论哪一科的成绩,自己表现的都比霓漫天好,所以霓漫天把自己视为拿到仙剑大会魁首的头号大敌,但是不知自己底细,又不太好招惹,只能变着法儿和自己较劲。 周围都是起哄的声音,江晨却自一声冷笑,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人与剑相合,瞬间便就化作一道流光破空,消失不见。 “这........” 众人见状,不禁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东张西望到处找,但天空中哪里还有江晨半点痕迹。 霓漫天又羞又恼,奈何只这一手,她便知道,江晨的修为之高,已经远在她之上。 倒是花千骨,身为江晨的宿主,自然和江晨有着一股冥冥中的感应,向五里外一瞥,虽然隔了还有挺远的距离,却清楚的看到江晨悠闲的躺在屋顶上,嘴里不知何时还叼了根狗尾巴草。 “江大哥好厉害!” 花千骨心里暗自惊诧,随之,连忙投入到修炼之中。 修仙,本就是一件费时耗月的事情,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花千骨有江晨提点,修炼速度虽然缓慢,但好歹也能够跟上进度,可惜,在炼神诀上,已然没有练出什么太大的头绪。 原来,这些日子里,花千骨几乎忙的脚不离地,先是花了十天时间,几乎不寝不眠的把所有的书都看完默记了下来,夯实了理论。然后每天深夜在亥殿后的林子里开始修习蜀山道术,还有白天课上所学,导致每日的凝神入定课上总是打瞌睡,更别说找时间修炼江晨传她的炼神诀了。 说来,也是江晨的失算,他在传授炼神诀给花千骨时,忘了跟她说明炼神诀的重要性,所以花千骨便以老师所讲为重点,忽略了炼神诀的修炼,要不然,她的御剑术也不会还停留在入门阶段。 江晨这些日子来,自然也没闲着,一直都在勤奋修炼,几乎是不吃不喝,辟谷修炼,不知让多少人为之惊讶,更为之惊心。 五行课是最重要的课业之一,但对于江晨这等已经参悟阴阳造化的人来说,老师讲的太过小儿科,随意出出手,便让周遭学子惊为天人。 到后来,教授五行的老师再也不再提问江晨,而是任他自由行动。有老师觉得不可思议,便向长留掌门白子画反应情况,白子画只回了一句知道了,并未追根究底。 倒是奇门遁甲、炼丹合香之术,江晨觉得很有意思,反而很有耐心的学了起来,而且学得十分之好,使得他的成绩一直位列甲班第一,纵然是神器之一炎水玉碎片所化的落十一,也远远不及。 而江晨的境界,虽然还依旧停留在造化境的顶峰,但随着他不断参悟生死玄妙,功力却在不断提升,虽未成仙,实际上却是已经超越了大部分的仙神。但江晨依旧不满足,他努力维持着造化境的现状,让自己在这种不生不死的状态中参悟大道奥秘,追求更加深厚的底蕴积累。 饶是如此,江晨在在众弟子之中,仍然名头极盛,被誉为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纵然是世尊摩严,也对江晨刮目相看,多加关注,甚至面上露出了百年难得一见的笑容。 这几乎让所有人大跌眼镜,更使得所有弟子一致认为,江晨可能在百年之内,成就上仙,成为继承掌门的不二人选。 这一日,又到了修炼御剑术的课程。 江晨悠哉悠哉的倚在一株百丈高下的巨木之上,看着下方众弟子修炼,大半年过去,这百余名新入门的弟子各有精进。 天赋绝佳者,如神器化身的朔风,已经修炼到了舍归之境,霓漫天稍差一筹,但也已经登堂入室。 甲班的弟子大都有知微、堪心境界的修为,稍差些的也已经破望,但剩下几个班就差上不少,花千骨所在的癸班成绩最差,大多数还在初识、聆音两个境界徘徊。 “这世道,难道真的已经不适合神灵修炼了吗?” 江晨目光一转,往场中御剑之所看去,却见花千骨刚从剑上站稳,又一个不小心,从剑上摔了下来。 剑飞的越高,便摔得越重,身上已摔得到处是伤痕,骨头应该也折了几处,但她却倔强的仍然不肯放弃。 “这孩子,太固执了!” 江晨满脸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屈指一弹,一道造化源气送出,没入花千骨的身体之中,顿时,只见她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起来,伤痕也消失不见,看得周围的弟子们一愣一愣的。 不仅佩服花千骨的勇气,更佩服江晨的手段神妙非凡。 霓漫天在一旁看得满不是滋味,却什么话也说不出,只能恨恨地跺了跺脚,不知是因为自己的好朋友太笨,还是因为江晨遮掩了她的风采。 糖宝趴在一旁的叶子上悄悄的哭,只觉得这几个月以来花千骨跟疯了一样拼命的逼着自己,却又固执得跟头牛一样怎么说都不肯听,心里就是不明白花千骨如此拼命是为什么。 轻水已经能飞的很好了,站在剑上,向花千骨俯冲过来,然后漂亮的停住,伸出手来:“千骨我带你上去,只有经历在天空中飞的感觉,才能真正的飞翔。” “不用了不用了。” 花千骨连忙摆手,“你自己好好练习吧。” “没关系,我来载你!” 轻水与花千骨关系向来很好,有心帮忙,哪容拒绝,说着一用力便把花千骨拉到了剑上,剑光一闪,飞入云中。 脑海之中,忽有一点记忆浮现,江晨心念一动,当下连忙一步跨出,瞬息之间,便已到了半空之中,居高临下地盯着花千骨和轻水二女。 果然,轻水的御剑水平还不到家,临到高空中,一个急转弯后,花千骨便从高空中掉了下来。 落十一距离花千骨太远,赶过去已经来不急了,霓漫天奋力御剑过去却明显速度不够。 花千骨惊吓中根本忘记了凝气,下坠的太高太快,她慌忙的闭上眼睛,心想完了完了这回非摔断胳膊腿了。却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感觉自己的下降停止了,被什么东西给托住。 缓缓睁开眼睛,花千骨发现身下是一个大大的棉花糖,将她紧紧托着。她正好奇是谁救了她,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凝神静气,准备御剑!”下一刻,棉花糖消失不见,落入江晨手中,一把木剑取而代之,伸到了她的脚下。 她惨叫一声,便继续往下落去。 “炼神诀!” 江晨口中一声轻喝,看似淡然的话语,但落在花千骨耳边,却如九天惊雷炸响,振聋发聩,霎时间,她只觉得脑海一片空明,炼神诀心法缓缓流淌而过,凝成心神之力,助她堪破了御剑术的迷障,终于成功的施展而出。 “御剑飞行!” 一声娇喝,花千骨足踏木剑,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之中,几个摇晃后,总算稳稳立在了高空之中。 她嘿嘿一笑,对木剑道:“走啊!”于是,木剑疾驰而去,吓得她手舞足蹈,却仍是没有掉下来。 花千骨终于学会了御剑! 就在这个时候,忽见天空之上,飘花如雨,满天花雨之中,一袭白衣如雪的长留上仙,乘风而至。 众弟子见状,连忙纷纷拜倒,口中齐声道:“参见尊上。” 白子画面无表情,看着面前的花千骨略比初见她时长高了许多,原本凌乱的头发也扎成两个乖巧的发髻。比较像个女孩子的样子了。只是面色苍白憔悴,轻得跟片羽毛一样,幸亏有着江晨出手帮助,否则当着这么多人面前从空中摔落,实在是有失长留颜面。 他目光一转,微微示意。身后,一个身着月白色长袍的俊雅青年立刻向着花千骨所在的方向跪了下来,神情万分激动,道:“弟子拜见掌门!” 花千骨仓促的抬头,正对上那人对她宛然而笑的一张脸。容貌出尘,身畔仿佛有云霞相依,整个人让人感觉暖融融的。 花千骨错愕,抬头去看白子画,白子画点头示意让她起身。花千骨腿隐有些颤抖,闪到一边,只觉得那人定是跪错了方位,她可受不起。 “蜀山弟子云隐拜见掌门。” 未料那人又转向她,深深一鞠,花千骨顿时面容僵硬,连忙伸手去扶他。 “云隐你莫吓着她。有什么事进大殿容后再说。”白子画幽幽开口。 云隐这才顺着花千骨的相扶站起身来,清澈的目光欣喜的停留在她身上,似是无尽话语要说,又立刻自知失礼的低下头去,恭敬的做了个相请的动作。 白子画道:“江晨你也一同来吧。” “是。” 微微一愣,江晨连忙应声,当下,连忙与花千骨一道跟着白子画和云隐进了内殿,只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片刻后,众人议论纷纷起来,谁也没有想到,功课排在众人末位的花千骨小姑娘,竟然是一派的掌门之尊。 就连向来脸上一片冰冷的朔风,眼中也不禁闪过一抹讶异,更别说其他人了,而一向自视甚高的霓漫天,更是暗藏恼怒,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不知为何,她竟对花千骨凭生出一股嫉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