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6集:过三关,长留开课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76集:过三关,长留开课

魍魉森林,仙门考核,食人花妖强势围攻而来,盛开的硕大花朵,是它们的血盆大口,繁盛的枝叶,是它们的手臂,根系蔓延,则是它们的腿脚,迅猛的动作,凶残的攻势,使得它们完全不同于一般的植物,更像是择人而噬的凶兽。 花千骨面色发白,很是后悔,都怪自己身上的异香,才招惹了这么多食人花,现在不仅自己也逃不了,连自己刚刚认识的朋友也要遭毒手,自己真是个衰星,走到哪里,就把厄运带到哪里! 她正自怨自艾着,忽闻耳边传来一阵奇异音律,霎时间,心灵一片空明,身体里的法力也似乎听起了她的指挥,让她凭空生出一股无惧一切用武,转眼看去,旁边的霓漫天也是一样,对视的双眼,虽有好奇,但更多却是战意。 “动手!” 战意既起,更无迟疑,花千骨、霓漫天,两女握剑在手,桃木轻颤,惊见辟邪之气蔓延四周,引动天地灵气共鸣。 “吼!” 与此同时,食人花妖一拥而上,妖力四散,汇成妖邪巨口,倾吞而来,双方极致交迸,转瞬开启激斗。 花千骨身负蜀山掌门传承法力,霓漫天乃是蓬莱掌门之女,再受奇异天音加持,顿时战力上涨,娇小曼妙的身躯不停穿梭于食人花之间,桃木剑锋芒所向,扬长避短,将一只只食人花毙于剑下。 “不错,不错!” 飘然立于树梢之上,居高临下,江晨俯视下方战况,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个小姑娘大显身手。 霓漫天如凤凰一般,散发着炽烈的红,夺人心神,花千骨却着一身白衣,小脸上满是不屈的坚强,红与白,交错的身影,织成一道战网,食人花妖虽然凶猛,始终无法突破她们的剑网。 “这一场考验,她们合格了。” 江晨见状,不由得为之一声轻笑,熬过了食人花妖的侵袭,魍魉森林中再无凶险,至于夜晚的幻境考验,更是简单。 修仙之人,心思清明,纵然陷入幻境,也能够很快破开,即便不能破开,但只要熬过夜晚,第二天天亮,幻境自会解开。 索性,江晨便就在树梢上盘膝坐下,静静守护着自己的宿主,直到花千骨从幻境之中清醒过来为止。 到了第二天中午时分,通过第一关的人来到第二关之前。 此关考验的是勇气,在不借助法力、法宝的情况下,通过一条横亘在无底深渊之上的百丈铁索桥。 江晨施施然走过,对他而言,这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花千骨虽然有些害怕,但到底还是有惊无险的通过了考验,朔风、霓漫天、火夕、舞青萝、轻水等仙姿出众的考生,纷纷闯过关卡。 第三关,与其说是考验,不如说是入门弟子的洗礼,众人随着落十一进入传送法阵,来到长留仙山,穿越几重亭台楼阁,来到一处花园之中,园中遍布奇花,万紫千红的盛开,美轮美奂至极。 “这里......好漂亮啊!” 花千骨少女心性,不禁惊喜大叫。 落十一领着众人来到花丛深处,来到三个不规则的水池之前,笑着道:“这是长留的三生池,你们都下去,洗一下身子,洗过三生池水的人,便可正式入门,成为我们长留派的外门弟子!” 顿了顿,他又提醒道:“记着,贪婪殿的水洗贪,销魂殿的水去欲,绝情殿的水绝痴,这就是三生池的水,如果不能将这三者摒弃,你们进入池中会苦不堪言,甚至会有生命危险,只要心清无杂念,你们就适合留在长留修仙!” “我先来。” 众人迟疑间,却见江晨一声轻笑,率先踏步而出,第一个进入三生池中,惹得一众考生俱都转过眼来,一个个瞪大了眼珠,紧紧盯着江晨,似是想要从他身上看出什么,好有个心理准备。 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江晨脸上一派淡然,什么表情也没有。 “咕噜噜........” 三生池水不住翻涌,好似有着奇妙的灵韵,不住的侵入他的身体之中,片刻之后,只见江晨身上,隐隐然有仙光浮现。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就连落十一也忍不住为之瞪大了眼睛,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在场之中,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三生池水的功效。 那三生池里的水有净化人心的功效,但若是执念太深的人进去,却是苦不堪言,甚至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会有许多人凭借法力,或者避开某一池的水不洗来逃过检验。但是就连仙人也完全做不到摒弃贪嗔痴念,何况是凡胎俗体?只要不是执念太深疼得太过厉害,勉强过关,他一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眼前江晨的表现,着实打破了他以往的认知,自他拜入长留,他还从未见过,有人如此轻易的就通过了三生池水的考验。 “哈!” 惊闻一声轻笑,却见江晨施施然走过三生池水,口中赞道:“好一个三生池水,居然能够洗尽人体尘埃,使人进入清净无垢的状态。” “真的吗?那换我们来!” 闻得江晨言语,这一届考生之中最玩闹的两人,火夕和舞青萝顿时大喜,他们眼见着江晨轻而易举的就承受住了三生池水的考验,以为这一关也不过如此,当下便自告奋勇,一起趟水。 入水一瞬,火夕只感觉脚上传来一丝丝刺痛和麻木,几乎站立不稳,险些要倒在三生池中,这才知道神魔兼惧的三生池可不是开玩笑的。 旁边,舞青萝也不好过,一阵强烈的瘙痒伴随着疼痛,使她脸色顿变,一阵青一阵白,要不是有诸多弟子看着,她怕是会忍不住叫出声来。 对此,落十一早已见怪不怪,毕竟,不是人人都像江晨那般变态,可以视三生池水如无物,顺带的洗尽尘埃,进入清净无垢的状态。 加下来,在场诸多考生,按照位置顺序,开始闯关,有的忍着疼痛,趟过了三生池水,有的,却是欲念过重,走了几步便跌倒在地,腿脚被池水腐蚀得溃烂流脓,明显是七杀派派来的奸细,直接被送到三尊面前处理,估计是活不成了。 至于没心没肺、好似一张白纸的花千骨。本就是无欲无求的孩子,在三生池水之中,非但不觉得痛苦,反而觉得很是舒服。这有若毒药的三生池水对于她来说,正如绵绵春雨,温润空幽,洗去了她心中的抑郁和烦闷,让她心身空明,无比的舒畅。 这一幕落在众人眼中,不禁又惹来一众惊赞。 三关过尽,一众考生终于如愿拜入了长留派,正式成为了长留派的外门弟子,又有现任掌门白子画为众人发放了宫铃,是外门弟子的象征,亦是一件法器,铃音清脆,可以慑服外邪,守正明心。 一般修仙门派的等级会按佩戴的宫物来判别。 掌门是宫羽,从凤凰到麻雀,颜色什么的也各有不同,长留山上佩戴宫羽的只有掌门白子画。 接下来是宫石,不是普通的石头,是水晶玛瑙琥珀之类的,佩带的有世尊、儒尊和九阁长老。 然后就是宫木了,柳木檀木黄杨木,然后之下便是宫玉、宫花、宫带还有宫铃了。严格的说一共七级,有的小派人少,可能会缺里面的一两级。 众人方才入门,自然只能佩戴最低级的宫铃。 之后便是滴血验生石。 江晨对此倒是满心好奇,在他看来,此方世界的生死劫,简直比其他修仙世界修士要渡的天劫来得还要玄奇。 生死劫,又被称之为人劫,劫难对应的两者,各执生死一端,唯有杀死彼此,方能渡过劫难,踏上巅峰。 “不知道,我在这方世界里,可有属于自己的生死劫?” 他心里好奇,作为天降残魂,虽然重塑肉身,但本质上,其实还是处在一个不生不死的状态之中,因此,他很想看看,自己的生死劫为何? 思量之间,排在他前面的花千骨的验生石已经验完,轮到他,一滴鲜血滴入验生石中,红光一闪,消失不见。 “嗯?” 江晨心下不禁为之一声轻咦,因为他很清楚,这代表着,他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有生死劫存在的。 “有意思!” 江晨很想知道,自己的生死劫是谁?不过,现在还不着急,目前,他还是应该以修行为主,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登上九重天,成为上仙,再回过头来着手处理生死劫之事,却也不迟。 诸弟子验生完毕,掌门白子画慢悠悠离开,消失不见,落十一却突然开口道:“诸位弟子肃静,我有一事要宣布,今年尊上将要招收一名入室弟子,你们谁想成为长留掌门首徒的话,便要加倍努力,在仙剑大会上夺魁,听明白了没有!” 此话一出,立刻激发了众弟子的热情,纷纷大声应道:“明白!” 但更多的人却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江晨,纵然如天之骄女霓漫天,自负高傲的冷面朔风也不例外,有这位在,他们真的有机会拜入长留上仙白子画的门下吗? 江晨把众人的心思都看在眼底,却并没有过多的理会,他虽然入了长留山门,但并不代表他想要成为白子画的徒弟。 倒是他的宿主,花千骨小姑娘,心心念念的想要拜入白子画门下,得闻此讯,心下暗自发誓,一定要加倍努力。 入门考核后,新入门的弟子便按照各自的修为天赋,被分到各班,开始了传说中的上课修仙,似江晨这般成绩优异者,自然被分到了甲板,而花千骨,却因底子太差被分到了最末流的葵班。 在长留修仙学校,弟子们需要完成很多课业:有锻炼体力韧性的体能课;有系统讲述仙术道法的理论课;还有关于六界史的历史课;有金木水火土的五行课;还有像骑射御剑防守飞行等各个的实践课。 每个阶段开的课都不一样,各个班的师者也不同,大部分的课是和其他班混着一起上,比如,历史课便是如此。 江晨见到自己的宿主,此时此刻,这个小姑娘,坐在垫子上,趴在案上,犯困的不行,似乎从来没试过起那么早的。 教室里坐了三个班,江晨作为甲班的天才,坐在中间,丁班的坐右边,癸班的坐左边。 甲班的弟子一个个高声喧哗着,趾高气昂,一看就很有优越感,似是很不屑和最后一个班在一起上课。 江晨看得好笑,在其他世界,每一个境界的晋升无一不是踩着敌人的尸骨爬上来的,可在这个世界,大家上上课,试炼试炼,外加谈谈心,便可以愉快的修仙,等到毕业的时候,如果成绩出众,便可拿到毕业证.........呃,是仙籍,然后光荣上岗,成为一个为天地众生服务的神仙。 不久,老师就来了,历史课的老师桃翁是一个佩戴着宫木的老头,白胡子长得快要拖到地上了,而且,他的坏脾气似乎不大好,迟到的全部被他在门口罚站。 江晨见状,不禁为之一笑,多少年了,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有重新上学的一天,这感觉,真是奇妙。 大略的翻了翻手中的书,与清虚道长赠给他的六界全书一样,写的也是六界的大概历史,却明显简略了很多,特别是关于仙界的谬误特别之多,有很多歪曲事实的地方。而关于神界,几乎只字未提,说是六界史,实际上只有五界,而且,书中对于妖魔二界,也是大加批驳,把妖魔鬼怪都写成十恶不赦需要仙人去降服的东西。 桃翁在上面讲的滔滔不绝,江晨听得无趣之极,索性便就心神一敛,进入修炼状态,只是,如此一来,难免惹得老师不满,好在,他看过六界全书,等于老师刻意刁难的提问对答如流,桃翁想要发难,却也无可奈何。 历史课上完,便是户外实践课,老师不是别人,正是负责入门考核的落十一,只见他施施然走进教室,满脸微笑道:“今天的户外实践课,课题为御剑之术,好了,大家都到外面的校场上集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