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5集:入门考核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75集:入门考核

长留作为当今仙道第一大门派,值此仙魔风云交汇之刻,如今公开招收门徒,自然热闹非凡,除了寻常时候的拜师者,许多修行世家都派出了优秀子弟,前来长留深造。 霓漫天便是其中的重要代表,她的到来,自然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一时间,各种赞叹、溜须拍马之声络绎不绝。 花千骨看得倾羡,江晨对此却不屑一顾,径直向着另外一面看去,那里,有人正在斗剑,两个容貌相似的大派弟子,正在联手围攻一个冷俊青年,但冷俊青年剑术很是不弱,以一敌二,也不见败退,双方斗在一起,看上去颇为激烈。 花千骨见状,不禁满脸兴奋道:“江大哥,我们过去看看!” “不用过去了。” 江晨摇头道:“他们已经快要打完了。” 果然,就在江晨话音落下一瞬,便见场中激斗已近尾声,那个被围攻的冷俊青年突出奇招,一剑横空过处,剑劲勃发,直将对面两人击倒在地。 “嗯?” 似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窥探自己,冷俊青年骤然目光一转,与江晨四目相对。 “有意思。” 江晨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微笑,如果他猜测不错,这冷峻青年应该便是朔风,为上古十大神器之一炎水玉的一块碎片所化,神器化身,自是与众不同,仙姿超拔,远胜过世界绝大部分的修行者。 花千骨突然打了个寒颤,只觉朔风的眼神很像白子画,同样的冰冷。 “他有那么可怕吗?” 见状,江晨不由得摇头轻笑:“小骨,你还要多加历练才行啊!” 花千骨弱弱的道:“不是我胆小,是他的气势太强了,而且,看上去好像给人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江晨知道,这是神灵与神器之间独有的感应,只是,知道归知道,这种事情可不能随随便便的说出来。 神灵,在这个世界上,早已经成为了一种禁忌。 “你是什么人?资质还不错嘛!” 就在这个时候,觉得被人抢了风头的霓漫天径直来到朔风面前,傲然道:“在下蓬莱霓漫天,请赐教!” 然而,此时此刻,朔风的注意力全在江晨的身上,对于面前的霓漫天丝毫未理,顿时惹得霓漫天心中怒火横生:“喂,你是聋子吗,我在跟你说话,你听到了没有。” 闻言,朔风顿时眉头一皱,收回与江晨对视的目光,转身便要走开。 “哪里走?” 霓漫天见状,哪容朔风如此轻易的离开,当下,抬手一掌,便就向着朔风击来,这一掌,并无任何奥妙玄通,她是仗着自幼修持的深厚法力,欲要强行压服朔风,然而,她到底还是小瞧了神器碎片化身的朔风。 乍然遭逢突袭,朔风身形急转,回身一掌迎击。 “砰!” 伴随着一声沉闷声响,天之骄女,神器化身,双掌接实一瞬,顿时掀起一股风暴席卷,波散开来。 “你.......” 眼见着朔风竟然接下了自己蓄势一击,霓漫天不由得为之花容色变,但取而代之的却是更胜先前的恼怒:“你找死!”恼怒声中,惊见一道灿灿剑光,凭空乍现,霓漫天周身气势顿时大变。 朔风丝毫无惧,拔剑在手,凛然以对。 “咚!” 正当两人欲要再开激斗,忽闻钟声长鸣,却是考核的时间到了。 “哼!” 虽然心中恼怒,但霓漫天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当即撂下一句狠话:“等上了长留,我再和你比试!”转身便就往集合地点而去。 朔风默然无声,转头看了江晨一眼,自顾走向集合的地点,在他的眼中,霓漫天虽然天资出众,但还不够资格成为他的对手。 “走吧,我们也去集合。” 江晨笑着出声,带着花千骨赶往集合地点,想他纵横轮回世界,破碎虚空,修成绝世神通,但未曾想,一朝落难,如今竟然还要仰仗一个小丫头的气运庇护,才能安然无恙。 思量之间,在他旁边,花千骨也没闲着,糊里糊涂的,和一名叫轻水的女孩,成了朋友,开心不已。 “单纯的小丫头!” 江晨忍不禁为之一声感叹,说起来,这丫头的一生遭遇,简直可以去评选史上最惨女主角了! “考官来了!”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顿时惹得场中闹动,众人连忙看去,只见一个青年踏云而来,落在众人身前。 “感谢各位远道而来!” 负责此次入门考核的赫然正是落十一,此刻,他的脸上再不见平常时候的和煦微笑,反而一脸严肃,口中肃然道:“我叫落十一,此次入门考核由我主持,现在我简单说一下考核内容,考核分三关,第一关很简单,只要明日午时之前,顺利离开魍魉森林的结界范围,就算是过关,但是要切记,森林中长了很多可以食人的花,此关会有生命危险,实力不足者,就趁早离开吧。” 闻言,人群中顿时传来一阵骚动,毕竟,他们虽然都想拜入长留修仙,但这考核有生命危险,难免让人心生顾虑。 好在,长留毕竟是仙道门派,落十一随即补充道:“但凡参与考核者,我们都会发放一颗封存有法术的银水珠,如果考核者遭遇危险,自知难以抵挡,准备放弃比赛的时候,可以涅破银水珠,到时自会离开魍魉森林,回到这里。” 众人脸上喜色初露,却闻落十一又道:“为了公平起见,在进入魍魉森林之前,你们身上的法宝、神兵,都必须上缴,我们会给你们发放统一的基本法器,考核会在白天进行,晚上的时间是安全的,你们不会有危险........” 一番介绍,终至尾声,随即,落十一抬手之间,虚空之上,一方足有丈许见方的铜镜从天而降,镜面之上,流光波动,很是绚丽。 “此乃方寸镜,魍魉森林之入口!” 落十一道:“诸位考生,还请将你们身上的法宝、神兵都交出来,然后分别领取一颗银水珠和桃木剑,便可以通过方寸镜,开启第一关的考核了。” “是!” 众人闻言,齐声应诺,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不得不将身上的法宝神兵都交出来,随后开始上前,从落十一身旁的两张桌案上,领取银水珠和桃木剑。 “等等!把这个……东西交出来!” 蓦然,落十一拦住了花千骨,笑眯眯地将糖宝从花千骨耳中吸了出来。花千骨与糖宝就要说话,却见江晨笑着道:“糖宝乖,好好听十一师兄的话,出来后我给你好吃的!” “娘亲!”糖宝满是委屈的望着花千骨,但花千骨也只能给她一个无奈的眼神,惹得糖宝十几对小拳头对着落十一又锤又挠。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怔,落十一面色有些古怪,忙转移话题道:“众人按顺序,进入魍魉森林!” 江晨微微一笑,第一个穿越方寸镜,进入魍魉森林之中。 “有意思的地方。” 一念之间,世界转换,江晨看着周遭的山林,呼吸一口气,顿觉此地灵气充足,无愧是长留派用来考核入门弟子的秘境,果然非凡。 没有丝毫畏惧,他自四下走动,找了一处灵气浓郁的地方,席地而坐,随他翻手之间,十指交错,瞬间叠出一道印诀,牵引周遭天地灵气,布下了一方简单的阵法,然后他便在阵法之中悠悠然修炼起来。 这对于无数考生来说艰险非常的魍魉森林,此时此刻,再难对江晨构成任何危险,毕竟,他布置出来的阵法虽然简单,但借助天地之力,可不是一般的修行者能够破开的,食人花自然更不例外。 “很好!” 长留客栈,玄光镜前,白子画身影悄然浮现,看着画面之中布置阵法、安然修炼的江晨,冰冷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波澜,纵观历届长留入门考核,哪一个弟子不是战战兢兢,努力拼搏,历经千难万险,生怕不能通过。这位倒好,一个阵法布出来,魍魉森林之中,怕是再难有什么存在能够威胁到他。 看那阵法运转,竟似牵引着整个魍魉森林之中的天地灵气,俱都向着阵法之中汇聚,一时灵气显化,竟化作雾态。 “尊上,此人可有何问题?” 落十一手里捉着糖宝,见白子画目光一直盯着江晨,不禁带着几分疑惑问道。 “没什么问题。” 白子画淡然回应了一声,轻轻拂袖,场中情景又发生了变化。画面之中,只见花千骨手里拿着一把桃木剑,一张小脸紧绷着,正小心翼翼地走在林木之中。 蓦然,自上方林木之上,一个黑衣人突袭而来,似要夺取花千骨手中的银水珠。 “不好!” 落十一见状,不由得为之面色大变,口中道:“尊上,考试有人作弊,是不是要把作弊的人抓出来!” “不用。” 白子画注视着手足无措的花千骨,脸上神色依旧淡然,眼前之变,在他眼中,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事:“既然有人作弊,就顺便看看其他考生应敌的水平?” 落十一担忧道:“可是,考核的弟子都是各门派挑选而来的,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连这点危机都应付不了,怎么做长留弟子?” 白子画淡然道:“考核继续,至于作弊的我知道是谁,这件事情,你无须再管,我自有定夺。” “弟子遵命!” 眼见着白子画都这般说了,落十一只好领命。 另一边,花千骨似乎忘记了自己还有法力在身,三下五除二,就被黑衣人抓住,然后被重重地摔落在地。 眼看就要被夺走银水珠,失去资格,陡然间,一道炫目缥缈的剑光射来,仿佛眼前闪过一团火云,正是傲娇大小姐霓漫天上场。 红衣飘落,美人浅笑,霓漫天一上场,纵横挥洒间,只是简单几剑,便将黑衣人逼迫而走。 “谢谢你救我!” 花千骨笑着拍了拍身上的灰,来到霓漫天面前道谢。 霓漫天大大咧咧的道:“我呀,是看你还算老实,其他人见到我,都只会讨好我!你却半点巴结的话都没有,好,我交你这个朋友了!” “啊?” 花千骨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她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朋友,但是最近多了好多朋友,一下子还真有点接受不了,不过很开心。 十数里外,阵法之中,江晨似是有所感应,忽地睁开了眼睛,借助阵法聚集而来的海量天地灵气,他体内的法力大增,几乎已经到了造化境的顶峰,只差半步,便可飞升成仙,不过,这一境造化,暗暗与他的造化玄功相合,他有意多加参悟,到时候,一朝飞升,直登九重天,为证上仙。 想到这里,他当即立身而起,挥手间,撤去了阵法,他不打算在修炼下去了,魍魉森林的天地灵气虽然浓郁,但毕竟只是一方小千秘境,如果再吸收下去,难免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这可就不是他所希望的了。 此时,借助气运相连,江晨几乎不用动念,便就发现,他的宿主花千骨已经与蓬莱派的掌门千金霓漫天成了好朋友,此时此刻,两个小伙伴正在历经种种磨难。 魍魉森林里食人花无数,对于江晨来说,算不上什么威胁,但对于花千骨和霓漫天两人就大不相同了,花千骨是个初入门庭的菜鸟,霓漫天是个未经风雨的千金大小姐,一身法力虽然浑厚,但实战经验几乎为零,没有了常用的法宝,更是难以发挥。 再加上,食人花形态可怖,一看就凶恶非常,照面之间,两人的战力便就去了一半,食人花数量一多,处于被包围的状态,战力难免又损一半,这还怎么打?无可奈何之下,她们只好逃跑。偏偏,因为花千骨身上散发出来的异香,无论两人跑到什么地方,食人花总是能追上来,到得最后,两人竟被一大群食人花团团包围。 “还真是令人期待啊!” 江晨一步踏出,便就来到了附近,他腾身上了旁边一棵大树,居高临下,静静的看着两个小姑娘:“我的宿主,让我来看看,你这段时间究竟成长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