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4集:长留仙山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74集:长留仙山

昆仑在极西之地,长留在东海之东,两者相距,何止千万里之遥,不过,白子画毕竟不愧是号称仙界第一的上仙,云速极快,不过须臾半日功夫,便就抵达。 此时,正值日暮时分,遥望四周,到处都是水茫茫,深蓝一片,前方则是宛若海市蜃楼一般的长留仙山。 夕阳的余晖丝丝缕缕的从天空中金色的大洞里倾泻而出,海面倒影粼粼荡漾,浮光闪烁。身边不时有头上长着漂亮花纹的鸟儿飞过,鸣叫犹如管乐。 主岛方圆千里,呈一个不规则的奇怪八卦形状,整个的漂浮在半空中。周围斜上方三座小岛,犹如日月星般将主岛环绕。 同时三座小岛上,缎带一般垂下巨大的瀑布,以银河落九天的奔腾气势倾泻而下,流到主岛之上,然后再整个的由主岛四面八方每个边缘倾流入海,在半空中建起巨大而壮观的水帘幕。在夕阳残照下,唯美得犹如幻象。 而远处的空中,还散布着大大小小零星的仙岛和仙山。有的秀奇,有的逶迤,在一片海色天光的映衬下显得分外灵动,可谓是美轮美奂! “我以后竟要在这样的仙境里生活么?” 花千骨微微有点头晕目眩。 便是江晨也不禁为之称赞,这样的仙家福地,几乎已经不在先前见过的昆仑山之下了,可见长留仙门底蕴浑厚,不容小觑。 白子画淡淡看了二人一眼,道:“中间的主岛是长留山,山上弟子八千。经过一年的初步修习后,会根据自身体质和能力。选择金木水火土五行中的一行集中修炼。仙剑大会后,才能正式拜师,由师父亲授。那三座小岛上分别是贪婪殿,销魂殿,绝情殿。一般不让随便上去。岛上规矩甚多,以后自然会有人教你。” “尊上是属什么行?”花千骨抬头看他,好奇道。 “水。”白子画淡淡开口,声音清冷入骨。 “哦。”花千骨下决心要好好学水系的法术,一年后的仙剑大会上好拜他为师。 但江晨可就没这份心思了,等他摸清楚了这一界的修行规则,造化天功自会衍化,爆发出最强大的威能,远不是一般的修仙功法所能比拟的。 放眼看去,隐隐可以看见,三座小岛仿佛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笼罩主岛的光壁,随白子画穿过时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岛上的山近了,广场和大殿都近了。江晨看到许多身着各色袍子的人在广场上似是修炼习武。 白子画绕开前殿,直接降落到后殿中央。 “恭迎尊上回山……” 四周哗啦啦跪倒一片,花千骨略显手足无措的从云上跳下来。看众人都悄悄的在打量自己,不由得浑身不自在,瞥了江晨一眼,却见江晨面色淡然,神情自若,竟有着几分白子画的模样。 “江晨大哥果然不是凡人,什么时候,我也能像他一样啊!” 花千骨心里嘀咕着,却见江晨向她投来一个“加油”的眼神,顿时整个人心情陡然平静了下来,静静跟在白子画身后,迈入大殿之中。 大殿雄伟威严,层层华幔,殿四角都燃着贵重的沉香。 “十一。”白子画唤道。 “弟子在。尊上有什么吩咐?”一个身着青衣的弟子进入殿中,恭敬道。 “这是新进师门的弟子,你帮他们安排一下,在长留山住下,一个月后让他们参加入门考核,有什么不妥之处再问我。”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可是,尊上,长留山入门弟子考核不是在一年之后吗?”名为“十一”的男子微有不解道。 “这些你不用管,只管执行便是!”白子画留下了酷酷的两句话。便向远方走去,没有回头。 花千骨有些受宠若惊,这是因为他们二人而提前召开入门考核么? 名为“十一”的青衣男子也是神色微变,历代以来。就没有先入长留山再参加入门考核的弟子,这两个人不知是何方神圣,竟可以打破以往的传统,真是匪夷所思。 如果让江晨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说个:“想多了!” 这些年来七杀派大举招兵买马,着实给仙道诸派带来了不少的压力,因此,扩张弟子,增加长留实力,是十分可行的举动。 至于暂时住在长留山,也是便宜之举,并没有什么深意。 待到白子画身影完全消失不见,青衣男子才转过身来,对面前二人道:“我叫落十一,是尊上师兄摩严的大弟子。” “我,我叫花千骨。” “江晨。” “我叫糖宝。”糖宝从花千骨耳朵里悄悄探出头来。 落十一眼睛一亮,下一刻又将那份喜爱和惊讶深藏了起来,狭长的凤眼流露出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意。 江晨见状,不禁咂舌一笑,这位不愧是和许仙、宁采臣同列神鬼三公子的存在,真是我辈的楷模! 落十一笑道:“长留仙派上下弟子八千,掌门是尊上,主掌绝情殿。他的师兄也就是我师父摩严主管长留大大小小的事物,主掌贪婪殿。小师叔笙箫默性格慵懒,主掌销魂殿,但是很少过问派中事物。” “哦。”花千骨点点头,东张西望着。只见大殿雄伟壮丽,高而空旷,层层深紫色华幔,地上铺的全是上好的白玉,甚至可以映出人影。几人才能合抱住的巨大柱子,上面镶嵌着颗颗夜明珠。 落十一在前面走着,双手插在衣袖里,心里直犯嘀咕。这个小女孩穿的破破烂烂的,没有一点根基和法力,也看不出什么仙资和不同,倒是身旁的男子,自有一股气质,不卑不亢,面色淡然,似乎是见过大风雨的。但既然是尊上亲自带来的,怕是两人都被尊上看中,进入长留应该也是妥妥的事,所以长留的规矩也要给二人说说,免得犯错。 想到这里,他继续言道:“新进门未拜师弟子,一共分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个仙班,每个班大概五十人。前面几个班的大多是各派推荐过来,或者仙资极高或者本身法力已经很强的。这几日,我把你们放在癸班可好?班上的多是凡人和初修者,进度会比较慢一点,你们跟起来不是那么吃力。” “好。”花千骨立刻点了点头。 江晨略作思量,也随之应声道:“好。”反正只有一个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不能离开花千骨太远,谁让自己是借运复生,修为不足之前,根本无法离开宿主太远,否则就会引动天罚降临。 “对了,千骨。”似是想起了什么,落十一突然开口。 “呃?” “你们刚来很多还不懂,可以慢慢学,但是一定要记住,长留山尊卑等级严格,规矩众多。你们入门现在最晚,整个师门上下你们都要称师兄师姐,小师叔面前无所谓,但是在我师父面前一定要格外注意言行举止。门人的话,称掌门为尊上,我师父世尊,小师叔儒尊,见了皆要行拜礼。” 落十一认真叮嘱道:“还有,不可随意出山或者入海,也不能去后山禁林,三殿更不准去。每夜亥时休息,卯时必须早起晨修。山中门人住宿有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偏殿。你们住亥殿,癸班的仙导是朽木清流,一会我带你们去见他,到时候他会给安排课业、修习、食宿等具体生活方面的问题,你们有什么不知道的也都可以随时问他。” 江晨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骂:我勒个去,这是在修仙,还是在上学?莫非他加入的是传说中的长留修仙学院?所谓的仙籍其实就是毕业证书?满天仙神,都是公务员,散仙就是自由创业者? 相比于将的想入非非,花千骨只听得头都大了,但仍是认认真真地道了个“是”字,又萌萌地看着落十一,佩服道:“师兄你能拜世尊做师父一定很厉害吧?” “其实厉害倒说不上,不过是我办事老练沉稳,可靠得体,深得他老人家欢心就是了。用一些弟子背后的闲言碎语来讲,就是会拍马屁。”落十一微笑道。 花千骨一愣,不知所以。 落十一摇摇头,真是个心灵如纸的孩子啊,不由出声道:“看你们年纪尚小,心思单纯,但是你既然来了这,私下我还是要提醒一下你们。你们没有背景没有权势,难免还是会背地里受些欺负。而且你们是被尊上带回来的,很多弟子都看见了,肯定会有人故意刁难你们。若是太过分了,你们大可找我帮忙。但是派中事物繁多,不可能每件事都照顾得到,所以大多数时候只能靠你们自己应对。” “这么复杂……”花千骨一脸茫然的望着他。 “所以喽,你可要努力啊!” 边上,江晨亦不禁笑道:“是啊,正所谓,靠山山倒,靠水水流,靠人人走,凡事,还是要靠自己。” “我知道了。”花千骨应声,只是,她到底知道了多少,那可就有的说了。 不知是因为白子画的原因,还是因为糖宝的原因,落十一对两人很是照顾,给二人安排在了同一个小院,住在相邻的两间宿舍内,第二天,又亲领二人去了葵班报道,参加长留招生的考前集训。 得此机会,江晨终于有机会正面了解这个世界的修行,与东方彧卿所言并未有太大差异,凡人修行,经过初识,聆音,破望,知微,勘心,登堂,舍归,造化八个境界之后,便可飞升成仙,仙又分久等,第一上仙,第二次仙,第三太上真人,第四飞天真人,第五灵仙,第六真人,第七灵人,第八飞仙,第九仙人。 这其中,飞升是一个重要的阶段,修行到飞升之境的存在,他们修行的方法、飞升的方法、根基的强弱,决定了他们飞升之后的仙籍品阶,实力强弱。当然了,这也只是暂时的,如果付出足够的努力,或有大机缘,也是可以一步一步慢慢提升的。 虽然,尚未得到长留派具体的修行功法,但花千骨手头上本来就有蜀山秘籍,江晨以之为对照,造化天功自行推衍,以契合此方世界规则的方法运转,虽然一个月的时间稍显短暂,却也足以让他登堂入室。 与他相比,花千骨就差得多了,虽有江晨反复指点,奈何,她年岁太小,道心不稳,无法激发神灵之体,因此进步缓慢,而江晨如今状态不佳,一些厉害的传承神通根本使不出来,更是有心无力。 不过,纵然只是初识仙道,花千骨也能够凭着江晨传授给她的筑基功夫,以自身根基,操控清虚道长留下的部分真气。 虽然被人屠杀了满门,但清虚道长好歹也是蜀山掌门,一身修为,早已经成就仙人之境,而且是比较高级的灵仙,所以,他的一部分真气,对于花千骨这样的初学者来说,依旧算得上是一股庞大的力量。 凭着这股真气,花千骨在初识境界,可算得上是根基无双,就算是比起一些破望境的修者也只强不弱。 转眼间,就到了入门考核的日子,花千骨与江晨一早就被落十一带着出了长留山,通过传送阵法,来到一座长留小镇之中,这小镇中设有一座长留客栈,专门用来接待参加长留入门考核的人,简单的说,就是长留招生办招待所。 他们来时,客栈前的广场上已经聚集了来自各门各派的弟子,前来长留学艺。他们或是献媚、或是结盟、或是工于心计、或是真心真意,直让江晨看得津津有味,这就是众生百态,道途万千。 花千骨好奇,连忙顺着江晨的目光看去,除了一群同样拜师求学的同龄人,也没见什么稀奇之处,不禁暗自嘀咕。就在这时,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团火,一辆马车风尘仆仆的赶来,随即,一个娇艳的女子从马车上下来,正是之前她在异朽阁前见过一面的蓬莱掌门之女.........霓漫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