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3集:糖宝出世,群仙宴开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73集:糖宝出世,群仙宴开

作为一个天性单纯的软妹子,花千骨听出东方彧卿的话里隐隐透着一股对仙人的不屑,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倒是寄身白发中的江晨暗暗点了点头,东方彧卿这话倒也没有说错,仙道,魔道,本就是人性两端,一线之隔。 只是,若说那些高高在上的仙界上仙未必是好人,那眼前的东方彧卿就绝对算不上是什么好人,他的心机深沉,远不是花千骨可以应对的,若不是江晨时时叮咛,只怕花千骨能把老底都掀出来。 可惜,尽管江晨千般防御,有花千骨这个蠢萌级别的队友在,没多久,花千骨就拿出了天水滴向东方彧卿请教。 “这里面封印着一条异虫,得到孵化后,便可得到一个灵宠。” 东方彧卿说话间,以秘法催动,不一会儿,只见天水滴表面就开始出现裂缝,跟小鸡破壳似的,一条比小拇指还细的浑身透明的小虫子从里面费力的爬了出来,身上还连着一道道的血丝,颤巍巍的一边挣扎一边匍匐前进。 “啊!出来了!天啦!” 花千骨不可置信的看着这条小虫子,激动得手舞足蹈的,这是她的小虫子,她有属于自己的宠物啦! 小虫躺在石头上一边休息一边喘气,肉肉的身体软绵绵的,让人很想捏捏,通体晶莹透亮,十分好看。过了一会儿,费力的抬起头,睁开了两个小眼睛,骨碌碌的转着,看着眼前的人,突然开口叫道:“爹爹,娘亲……” 此话一出,花千骨一声惊叫,退后了两步,跌坐在地上。 东方彧卿却急往前一步,笑道:“再叫一声,我就给你树叶吃!” “爹爹。” 小虫子叫的欢快,花千骨却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当上了一条虫子的娘亲。 “我说,你不是还要去昆仑赴群仙宴吗?我觉得咱们还是赶紧赶路的好!” 江晨无奈,只得趁此机会,向花千骨传音道:“这里距离昆仑还远的很,你要是再不加速赶路,只怕会辜负清虚道长的请托。”他说话时,已然动用了一丝法力,在不知不觉之间,影响到花千骨的心神。 “哦。” 闻言,花千骨果然受制,当即下意识的向东方彧卿道:“我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咱们这就在此分别吧。” “啊?” 东方彧卿有些不知所以,刚才咱们不是还聊的挺嗨的吗?怎么转眼之间,花千骨就跟自己道别了? “总之,下次再见。” 花千骨一把拿过自己的小虫子宝宝,转身就走,独留下东方彧卿一个人,兀自在风中凌乱。 江晨悄然施为,造化源气流转花千骨全身,令她脚下步伐越来越快,转眼之间,便就到了数十里外。 待得江晨收回造化源气,花千骨清醒过来,但心却仍是没有反应过来,刚才还在跟东方彧卿好好说话,怎么转眼之间,自己就在数十里外了,当下,她不由挠了挠小脑袋,好奇道:“刚刚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突然就走了?还有,这个虫子为什么还会讲话?” “额........你不觉得,我们要去昆仑赴群仙宴,很赶时间吗?” 江晨显化出身影来,从花千骨手中拿过那只小虫,慢条斯理的道:“至于这条小虫么,它是妖精,当然会讲话!” “可是……可是,就算它会说话,干吗非要叫我娘亲啊!” 花千骨弱弱的道:“又不是我生的它,我又不是虫子!” “可是,是你把它孵出来的啊!” 江晨笑着道:“所以,它本就是你的血肉嘛!” “我,我做人家娘亲了啊……” 花千骨露出一副超囧超无奈的表情,好无语的靠近了过去,睁大眼睛看着江晨手上的小虫子,鼻子都快要碰到它身上去。 那虫子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样子可爱极了。嘟嘟嘴巴,然后抱住花千骨的鼻子爬了上去:“娘亲,我肚子饿了。” “啊?!” 花千骨动也不敢动,不知如何是好! 江晨微微一笑,捉着虫子脖子把它提了下来,放在手心上,笑着道:“小虫子,我觉得......你好像吓着你娘亲了。” “可是,我好饿啊?” “呜呜呜,它说它饿了怎么办?不会要我喂它喝奶吧?呜呜呜,我可没有啊……”花千骨双手抱胸,只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用不着!” 江晨输出一缕造化源气,注入小虫子的体内:“这小虫本来就是血肉精气所化,我的造化源气对她来说,正是大补。” “呃……” 果然,虫子很快就打了个饱嗝,一脸的满足模样。 江晨把小虫递还给花千骨,口中道:“血肉衍生,这是你们之间的缘分,你给他起个名字吧。” “名字?嗯……叫你什么好呢?好可爱啊!那我叫你糖宝好了!甜滋滋的糖!宝贝的宝,好不好!” 花千骨亲昵地喊道,虽然一开始有抵触,但眼见着小虫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真是可爱到了极点,那点抵触早就不知被抛到了哪里,况且,她的心里,也一直渴望能有一个知心相伴的家人! “好啊,我叫糖宝,我终于有名字了.......” “糖宝!” “娘亲!” “.............” 一旁,江晨忍不住轻抚额头,现在,他有些怀疑,自己选择这个呆蠢萌三者皆具的女主角做宿主,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了。 “我说,咱们可以走了吗?这里距离昆仑还很远呢?” 拖拖拉拉,一连走了半个月,花千骨方才来到昆仑山脚下,这段时间,江晨终于逆转阴阳,为自己重塑出一具身体。 这具身体虽然没有任何修为,而且,还不能离开宿主、也就是花千骨太远,但相比于先前的残魂状态,已经好上太多了。 “昆仑!” 江晨一声感叹,终是带着花千骨踏上了命运之途。 自古以来,昆仑就是闻名六界的仙山祖脉,巨大的山脉,逶迤壮阔,无数的湖泊,宛若撒在群山间的一颗颗珍珠。湖水粼粼,碧绿如染,清澈透亮。群山倒映水中,犹如游走于画中。水鸟云集,或翔于湖面,或戏于水中。 四处隐隐有白雾蒸腾,似梦非幻,果真是人间仙境。轻风送爽,瑞气环绕,气象万千,虹光妖娆,一派祥和景象。 而远处高高屹立的玉虚峰,玉珠峰,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山间云雾缭绕,是多少人朝圣和修炼的灵气之地。 花千骨早已看得目不转睛,忘了自己身在何处,江晨只好催促她往前走。 群仙宴在天池之畔,桃花林中,极具规模,往来人员复杂,以江晨的能为,带着花千骨混入并不困难,席间,见到了形形色色诸多仙神,很多,江晨也难叫出名号,但糖宝背后却有着异朽阁的情报系统,一个一个,如数家珍一般为二人介绍。 谈笑间,忽闻一声高唱:“长留上仙白子画到!” 几乎下意识的,花千骨转头去看,只见一道身影踏着清风,缓缓从天而降。 花海飘香,桃花林旁的五色瑶池水静静荡漾,万年不改。清风掀起层层粉浪,落英缤纷,飘花如雨。 花千骨身子轻轻晃了晃,那如月光清辉一般皎洁又幽静的光芒,仿佛从亘古一直穿越射破到她面前,明亮闪烁的让她几乎睁不开眼睛。 白子画,从天的那一端缓缓向她走来,花开如海,风过如浪,衣袂翩然,掩尽日月之光。 淡淡的银色光晕笼罩周身,素白的袍子襟摆上绣着银色的流动的花纹,巧夺天工,精美绝伦。肩头飘落了一两片粉色的桃花瓣,无暇的几近透明的宫羽在腰间随风飞舞,更显其飘逸出尘。剑上华丽的白色流苏直垂下地,随着步伐似水般摇曳流动,在空中似乎也击起了细小的波荡。长及膝的漆黑云发华丽而隆重的倾泄了他一身。 四周众仙人无不臣服而恭敬的向他弯下身子。连那一片桃花海也堆起层层细浪,追逐着他的脚步,上下欢腾翻飞着,仿若在他脚下腾起了粉色的云彩。而他走过的草地,步步生出一朵洁白未染的莲花。 花千骨无端的慌乱起来,大口的呼吸,害怕自己因为遗忘而窒息。眼睛,却始终离不开那漫天绯色中,白得不染尘埃的身影。 万籁俱静,仿佛,这早已经不是了群仙宴,没有群仙,只有如画的人,从画中走出。而昆仑群山,瑶池玉液,粉色清风,万物都静止成了一幅淡彩的水墨画。众仙再风姿超凡,也不过是他的背景陪衬。 惊为天人的容貌下是掩不住的清高傲岸,略有些单薄的唇比常人少了些血色,眉间是殷红的掌门印记,淡然而带着冰冷的目光,流泄如水如月华的,缓缓倾入到花千骨的心里。不知觉的,突然竟感受到一阵疼痛,为何呢? 无法用任何词语去描述他,任何描述出来的他都不是他。只是那样的清雅,那样的淡漠,那样冰凉如水一样的眼睛,还有远远的骨子里就透露出来的清冷,却把他隔绝在尘世之外,圣洁的让人半点都不敢心生向往,半点都不敢靠近。 流苏轻舞,白色的身影犹如幻梦。淡香的风从鼻端轻轻擦过,微微的痒,从鼻尖一直蔓延到心底。 世界,变作一片柔和的银白所包裹中的水光荡漾。 “尼玛,这出场,真是骚包啊!” 江晨看得满心不爽,当下手上发力,推在花千骨身上,同时在她耳边小声道:“该是你上场的时候了。” 花千骨一入场中,顿时令得众仙大惊失色,群仙宴上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凡人来!就是因为太普通了,一点法力也没有,所以竟然没有人留心发现她的存在? “很好!” 眼见着花千骨一出场就抢走了白子画的风头,江晨心中暗爽,果然,想要对付男主角,还是要动用女主角这样有针对性的杀伤力武器! 花千骨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围观,好在,她牢记清虚道长的嘱托,断断续续的道出了蜀山被灭、神器拴天链被夺之事,一时之间,众仙尽皆失色,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江晨听得分明,这些人说来说去,无非是恼怒魔界行事猖狂,想要出手打压,但又顾忌仙魔两道实力差距不大,一旦动手,就有可能会挑起仙魔两界的全面战火,生灵涂炭,因此首要任务还是守住神器,尽量少挑起无畏的争端,不让天下大乱。 众仙商议完毕,都匆匆散了去,也算是趁兴而来,败兴而归。 紧接着,花千骨羞答答地走了上去,对白子画道:“清虚道长说这个很重要,让我交给你,还……还有,可不可以请你收我为徒!” 她把那个传音螺高高捧到白子画面前,然后拜下身去。 “我从不收徒!”简单的几个字言罢,白子画接过传音螺,转身拂袖而去。 “可是清虚道长说我或许可以拜在你的门下。”面对这样高帅冷的白子画,花千骨实在没辙了,连忙恳求道。 “清虚道长?”白子画停下步子,将传音螺拿到耳边,沉默了片刻,他才终于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花千骨!”花千骨惊喜的咧嘴对他笑,露出白白的小牙。 “连名字都这么煞气。” “算命先生说要以煞制煞,爹爹也曾妄图找人给我改名和改命格,可都是死伤惨重,之后便没办法了。所以我才想要拜师学艺,我再也不想连累身边的人了!” 白子画沉默了片刻终于道:“以后,我就叫你小骨了。”说着转身继续往前走,衣袂飘飘,说不出的风流恣肆。 至于花千骨身边的江晨,直接就被他忽视了。 “多谢师傅!”花千骨立刻大喜道。 “我没说收你做徒弟!”白子画仍是冷冷道。“不过,你可以跟我回长留山,作为一名普通的弟子,至于拜师,要按规矩来。一年之内,你若能学有所成,仙剑大会上表现出色,让我满意的话,可能我会考虑一下。” “好啊!一言为定!”花千骨顿时笑了起来,片刻后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大喊了一声:“可是,江晨大哥怎么办,他的……仙姿很好的!” “是吗?” 白子画看了江晨一眼,口中冷然道:“罢了,清虚道长留言中也有提及过他,只要他愿意的话,也可拜入长留修仙。” 江晨连忙道一声:“多谢。” “走吧。” 白子画此时还没有陷入情关,行事洒落之极:“你们二人,这就随我去长留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