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2集:蜀山劫,东方临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72集:蜀山劫,东方临

花千骨出了异朽阁,犹自云里雾里,难以置信,她居然靠着几根萝卜,就从大名鼎鼎的异朽阁阁主嘴里问道了突破蜀山结界的方法。 “别想了,与其想这些,还不如想想,上山拜师的事情。” 不得不说,命运之子身上的气运就是浓厚,再加上又是此方世界最后一个神灵,寄生白发之中的神魂,已经得到了很好的休养,至少,溃散的神魂已经暂时稳住了。 即至第二天,花千骨终于来到了蜀山。 上山的路途非常顺利,顺利的让花千骨都有些害怕了。因为她从来没有爬过这么死寂的一座山,不但半点声音都没有,甚至,连空气中都充斥着一种低沉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感。 在这样的环境下,别说人了,连只鸟都看不见。 “白发大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不好的气息,花千骨脸上神色有些发白。 寄居在白发之中的神魂当即散开神识念力,果然,不出意料,此时此刻,整座蜀山已经成了一座死山,根本没有半点的生命气息。 “别怕,有我在。” 神魂显化,落在花千骨身前:“走吧。”说话间,他就要向前,但随即又似想到了什么,转头谓花千骨道:“对了,我有名字的,我叫江晨,不叫白发。” “哦。” 花千骨应了一声,连忙跟在江晨身后,一人一魂,向着山上进发,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传说之中的蜀山剑派,然而,等待着他们的,不是人心向往的仙家圣境,而是最可怕的修罗杀场。 花千骨顿时小脸煞白,她见过多少的血腥恐怖的场景都没有如这般的人间地狱! 无数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落在地上,一个个身着道士服,老老少少加起来,少说有数百人,到处都是残肢断臂,血迹斑斑,惨烈之极。 江晨一眼看过去,随即便就发现,四周基本上没有什么打斗过的痕迹,这些人大都是一招毙命,竞相被屠戮。 花千骨吓得跌坐在地上,一边呕吐,一边用四肢想要爬得远一点,却隐约听见什么声音,虽然微弱,但是清晰。 她强逼着自己转过头去,在一堆尸体之上,看见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一只手被硬生生扯断,胸口中央一个大洞,完全穿通,心肺皆被掏走,竟然还有一丝尚存在微弱气息。 江晨见状,连忙凝聚出一道造化源气渡了过去,截住老者的生机,随即双手结印,将老者缓缓移至空中,最终落到自己身前。 “老爷爷……你……你怎么样?”花千骨从没见过这样的人间惨剧,鼻子酸得她眼泪都快要掉下来。 那老者紧闭双目,脸上两条血泪,听闻花千骨的声音,老者缓缓睁开眼睛,道:“你是……” 花千骨颤抖得不行:“我……我是花千骨……依照清虚道长的教诲,前来拜师求道的。这里……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在下即是清虚,可惜,贫道无能,致使蜀山满门被灭……现在怕是收留不了小施主了啊……” “清虚道长,您别这么说,这里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是门派纷争?还是妖孽作祟?怎么会这么残忍,杀害那么多人!我……我可以做些什么么?你的伤怎么办?” 花千骨满脸愁容,突然看向江晨,道:“江大哥,求你出手救救清虚道长吧!” “不用麻烦……这位道友了!” 清虚挣扎着,摇了摇手,苦笑道:“贫道内丹尽毁,元气尽失,若是没有道友的元气支持,贫道怕是撑不了多少时间了。只怪贫道无眼,没有看出大弟子云翳早已步入魔道!为夺取上古神器拴天链,和魔界妖人里应外合,致使蜀山千年基业,几乎毁于一旦。” 顿了顿,他望着江晨,道:“道友是怎么……上到山上来的?那孽障在周围施了符咒,法术一般者根本就解不开。贫道已凝神聚元一日一夜,始终都不能把消息送到外面。” “都是小骨的功劳。” 江晨苦笑道:“你应该看得出来,我现在的状态比起你来也强不了多少,是小骨找到了异朽君,他给了小骨一个天水滴,我们才能顺利上山。” 听闻此话,清虚沉吟了片刻,终是下定了决心,道:“罢了,如今我已别无选择,这位道友,下月十三,还请道友务必代我出席昆仑瑶池的群仙宴,帮我把蜀山被屠、拴天链被夺之事告知众仙家。如今六界一片混乱,人间多处结界通道被打开,妖魔倍出。还望其他众仙家守好另外几件上古神器,否则妖神一旦出世,苍生涂炭,怕是再无可以压制之法。” “好说,好说。” 他神魂既然已经稳固,接下来就该是筹谋重塑肉身之事了,说不定能够赶在瑶池群仙宴之前成功,到时候,他自想赴宴,一窥修行界的虚实。 “一切,就拜托导游了。” 清虚道长最后看了江晨一眼,随即又望向花千骨,嘱托道:“虽然门中弟子死伤惨重,但是蜀山未灭,小骨,我暂传你蜀山掌门之位,到时你在群仙宴上发蜀山令,号集所有在外蜀山弟子回山,重整本门,夺回拴天链。” “我?我……”花千骨大吃一惊,支吾起来。 “没关系,只是暂代一下,到时若你不愿意,再把掌门之位再传给我派中其他弟子,我的二弟子云隐是值得托付的人选。” 花千骨点了点头:“我会告诉他,让他找回拴天链,清理门户。” 清虚老道满含欣慰的点了点头,随即单手结印点在花千骨眉心,掌门印记一闪而逝。花千骨只感觉汹涌澎湃的元气与内力从眉心往自己体内涌入。 “清虚道长……” “贫道将余下的这些道行传授给你,也算是小小谢意。” “师,师父……” 花千骨跪下来正准备磕头,他的意思是愿意收自己做徒弟了么? “施主快起,贫道已是将死之人,再教不了你什么,你不如另投明师,觅个去处。天下之大,仙界之中,莫若长留。若你能得子画亲授,生之大幸。也不枉费你我在此时此地缘分一场。” “另外拜个师父?”花千骨诧异道。 “对,长留上仙,冰敛横霜白子画,如今仙界道行最高之人。我会把你托付于他,但是就不知他为人甚严,从不收徒,这次会不会卖贫道这么一个面子。另外我也会把其他要紧之事告知于他,拜托他帮贫道料理一下残局。” 说着,花千骨见清虚嘴里念念有词,一个又一个的符字从嘴里吐出,飘进了传音螺里,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末了,传音螺尾端微微有些发红。 “施主,现在你可能看见我腰间的宫羽?” 花千骨这才看见那根纯白无暇丝毫没染上一点血迹的羽毛,可是刚刚明明就没有的,莫非自己也有一点点法力了? “看见了。”花千骨老老实实道。 “你把它取下来,好生保管。这是掌门的信物。另外,在大殿香炉神龛之下,有两本秘籍,一本是我蜀山道法的要诀与精髓,交由你保管,随你传给下任掌门,一本是贫道所撰写的六界全书,就交给道友了!” 说话间,清虚转头看向江晨。 “这........” 剧本不对啊,不是两本都交给花千骨才合适么?怎么自己也分了一杯羹?难道说,这就是跟女主角混的好处?江晨心里想着,面上却自肃然应声:“道友请放心,你所嘱托的事,在下一定帮忙办到!” “你们去吧!昆仑山,群仙宴,找白子画!” 清虚道长大喝了声,似乎要让二人牢记在心,但这一声大喝,也耗尽了他仅存的一点怨气,断气当场。 花千骨拜了两拜,天空突然下起雨来,洗去她一身的血污。 师父没拜上,也不是蜀山弟子,可是却莫名其妙的做了蜀山掌门,这遭遇,可真是离奇的让人感到有些魂惊胆颤。 她按照清虚的遗嘱,取了那两本秘籍,一本自己拿着,一本递向江晨,说道:“江大哥,我们走吧!” “走吧。” 江晨没有去接六界全书,自顾化作一缕烟气,附着在花千骨额前的一根长发上,霎时间,那根长发黝黑转白。 花千骨见状,只好把两本书都揣进怀里,离开蜀山,踏上了前往昆仑山的路途。 蜀山距离昆仑,路途遥远,行路无聊,江晨传了一套基础的炼气法门给花千骨,让她炼化清虚传授给她的法力,巩固根基。 连行数日,这一天,花千骨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名唤“东方彧卿”的书生。 这东方彧卿样貌并不十分出众,但却气质非凡,一双凤目盈盈含笑,安静优雅,尘埃不染,似乎有着一种特别的魅力,极易让人生出依赖心。 花千骨一个小姑娘,哪里抵挡得住,没多大会功夫,就跟东方彧卿交上了朋友,甚至连自己要去昆仑山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你去昆仑山做什么?” 东方彧卿讶然道:“那里可是很危险的!” 寄居在白发之中,江晨忍不住连连摇头,咱这宿主妹子还是需多加历练,这样天真的性子,恐怕被人骗去卖了,还要帮人数钱。 “我受蜀山掌门清虚道长托付,去参加群仙宴。” 花千骨下意识的一声回应,直到话说出了口,她才反应过来,虽无后悔,却有些奇怪,自己干嘛要跟一个上京赶考的小书生说这些? “群仙宴?” 东方彧卿满脸好奇的问道:“你说你受蜀山掌门的托付,他为什么不自己去,难不成,蜀山上出了变故?” “蜀山被人灭了,清虚道长临死前托我去群仙宴带个信。” “蜀山被灭?已经开始了么?”东方彧卿喃喃自语,紧皱眉头,好半响,方才又问道:“后来呢?蜀山镇守的法器应该是拴天链,保住没有?” “嘿,这小子知道的可真多。” 眼见着花千骨的老底儿都快被人套出来了,江晨连忙带着几分不怀好意,传音给花千骨道:“区区一介书生,竟然知道这么多仙界之事,真是不简单啊!” 闻得江晨传音,花千骨不由得为之一愣,随之,她满脸惊疑的瞪着眼前的东方彧卿:“你怎么会知道拴天链的?” 东方彧卿眼中悄然闪过一抹惊讶,但面上神色却丝毫不变,他笑着道:“我当然知道,因为我自幼就饱读诗书,六界史事我了如指掌,难不成,你以为我是那些只通晓四书五经的书呆子么?” “有意思。” 江晨当即怂恿花千骨道:“你问问他,看他知不知道长留上仙白子画?” 闻言,花千骨眼睛一亮,连忙循声问道:“小书生,既然你这么厉害,那你知不知道长留上仙白子画这个人?” “你说谁?” 东方彧卿闻言,不由得眯起了眼睛,显然,听到自己杀父仇人的名字,他的心情并不平静。 花千骨却没有注意那么多,只当他没听清,当即道:“我说的是长留上仙白子画,清虚道长临终前,让我去拜他为师。” “是这样吗?” 东方彧卿笑着道:“要说别人,或许我还真不一定知道,但若说长留上仙白子画,我却是知之甚详,但凡修行之人,从初识,到聆音,然后破望、知微,勘心、登堂,舍归、造化,然后方才能飞升成仙,仙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一般的飞仙、灵仙,都算不上真正的仙,唯有玄化飞天,方能算得上是真正的仙,但也不过是次一等的仙,只有修成九重天,才能登天而上,是为上仙。” “哇!” 花千骨惊诧道:“那岂不是说,这个长留上仙白子画很厉害?”但随之,她却又不禁带着几分忐忑道:“可是,他都成仙了,还会管这世俗中的事,还会收徒弟么?” 东方彧卿淡淡一笑,话语中似乎带着对仙人的不屑,道:“如今这个世道,妖魔猖狂。得道成仙者和修真者之间几乎已经没什么太大界限了。说穿了,仙人根本没有世人所描述的那样高高在上,不可亵渎。只不过是比平常人多些法力,少点欲望罢了。一个偏颇,反而比人更容易堕入魔道!”

上一篇   第1271集:异朽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