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1集:异朽阁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71集:异朽阁

瑶歌城,因异朽阁的存在而闻名天下,城中繁华,自非一般的小城镇可以相比。 作为典型的乡村少女进城,虽然有有人提点,也难免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对什么都感觉新奇无比,满脸兴奋之色。 然而,等她来到传闻中的异朽阁之前时,脸上的兴奋之色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难以置信。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花千骨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那长长的队伍,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别管他们,你只管上前。” 正当花千骨不知所措的时候,她的额前,一根特别的白色头发忽地发出声音,回荡在她的耳边。 “哦。” 闻言,花千骨下意识的点头,随即踏步向前,令她感到奇怪的是,自己明明没有用力,但伴随着她的步伐所向,前面的人自觉或不自觉,纷纷让开了道路,即便他们也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转眼之间,花千骨已经来到了队伍的最前面,额前白发随之提醒道:“不要担心,等下就会有人来让你进去,到时候,你只管跟着进去就是。” “知道了。” 花千骨虽然心中好奇,为什么白发知道会有人来让她进去,但想着这一路走来,对方已经为她解答了很多的疑惑,她也不好意思事事都去麻烦对方。 正思量间,异朽阁的大门缓缓打开,从中走出一个身着绿衣、面带寒霜的女子,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冷冷道:“今日阁主需要的东西是……萝卜!”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低下头来,看向自己手中的礼物,紧接着,轰然一声巨响,作鸟兽状纷纷离去,只有花千骨待在最前方,懵懂无知地站立着。 “礼物既然已经备好,那就进来吧!” 绿衣女子淡然开口,仍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好!” 闻言,花千骨全然没有感觉到周围杀人似的满含羡慕妒忌恨的目光,径直就往异朽阁内走去。 “且慢!”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骄蛮的少女声自远方传来,言语之间,分明带着一丝高高在上的上位者气息。 众人放眼望去,只见一辆马车慢慢驶来,傲立其上的女子犹如小仙女一般,不过十五六岁年纪,长得倒如出水芙蓉,让人不由生出几分羡慕之情来。 妖媚的眼神,弯弯的柳眉,修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白洁的玉颈下,粉红玫瑰袍裹着上身,一抹酥胸如凝脂白玉,小露春光,腰间用云沙霓虹带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蛮腰竟不盈一握,多一分则嫌肥,少一分则嫌瘦,显的体态妖妖艳艳、勾人心魄。 只见她翩然落到异朽阁前,看都没看花千骨,径直向着那绿衣女子道:“我是蓬莱掌门之女霓漫天,今天有事要找异朽阁阁主,听说他喜欢收点见面礼,这是我蓬莱的奇珍异宝,小小意思,望请笑纳!” “阁主今天只收萝卜!姑娘还是请回吧!” 面对东海蓬莱派掌门的掌上明珠,绿衣女子仍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对方的要求。 花千骨觉得疑惑,栖身在她额前白发之中的神魂却自一声冷笑:“异朽阁阁主设了这么大的局就是为了花千骨,又怎么会让霓漫天捣乱呢?”虽然记忆不缺,但他却也知道,这异朽阁的阁阁主,今日之所以收萝卜,而不收其他,其用意便是为了花千骨。 据他所知,异朽阁阁主的父亲是为长留上仙白子画等五大上仙所杀,为了报仇,故意接近花千骨,因为花千骨是白子画的生死劫。 生死之劫,乃是修行者一生之中遭遇的最大劫难,能度过,便可修为大进,度不过,唯有死路一条。 对于这所谓的生死劫,寄居在白发之中的神魂并不在意,因为,这本与他没有什么关系,他唯一在意的,只有花千骨的性命。这小姑娘身为命运之子,又是世界上最后一个神,也只有她才能做得起自己的宿主。 “依附他人之身,纵然是命运之子,也不是长久之事,当务之急,还是得先稳固神魂,重塑身体,只有这样,才有机会集齐十大神器,夺得洪荒之力。” 是的,寄居在白发之中的神魂,有意集齐十大神器,夺取洪荒之力,但以他现在冰冷破散的半残神魂,对付一般的人,或许无惧,但是,如果碰到长留上仙白子画这等世间大能,却仍是力有不逮。 “哼!” 思虑间,忽地一声不屑的冷哼传来,转眼看去,只见霓漫天俏脸一冷,怒气滔滔,道:“我霓漫天要做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下人说话!”说罢,她竟是不顾一切的就要往里面闯。 绿衣女子双眸似剑般锋利,恨不得将霓漫天切碎,虽然她只是异朽阁阁主的仆人,但是在异朽阁中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来异朽阁求问之人哪一个不对她恭恭敬敬,这霓漫天还真是不知好歹。 不过,她到底没有出手阻止,异朽阁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自由来去的地方,里面的阵法浩大,连上仙一级的高手都能困住,就凭霓漫天这个小丫头,又能翻起什么大风浪来,只不过是自讨苦吃罢了! 不出所料,很快霓漫天便被异朽阁中的奇门遁甲困住了,紧接着便被一名黑衣人一掌轰出了异朽阁。 “什么破异朽阁,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好地方,你等着,回去我让我爹带人来把你这鬼地方全都铲平了……哼……” 霓漫天在异朽阁吃了瘪,心中很是不顺,怒气冲冲带人离开,就像是个孩子,打架输了,找家长一般。 不说霓漫天负气离去,花千骨跟着一个领路的丫鬟兴奋而好奇的踏入了异朽阁中,令她感到惊诧的是,一踏入阁内,仿佛瞬间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身边烟雾缭绕,连身子都陡然轻盈了许多,仿佛行走在云间。 花千骨瞪大眼睛,怎么可能?从外面看,根本就没有这么大的啊,虽然华丽也不过是一个平常的楼阁,可是里面却竟然巍峨延绵,犹如宫殿一般一眼望不到尽头。而最醒目的是正中那一座歪歪扭扭的通天高塔,直插入云端,仿佛连到天上一样。可是在外面根本就看不见有这么一座塔啊? 仿佛踏入了传说中的仙境,她这辈子都从来没到过这么好看的地方,不由自主慢下步子,不停四处张望。前面带路的女子面色匆匆也没留意她是否跟上,等花千骨反应过来的时候,女子已经走的不见了,而自己再一次光荣迷路。 完了,怎么那么大,自己转到哪里了?花千骨在九曲回廊来回穿梭,忐忑不安的到处找刚刚给自己带路的那个女子。惊恐的发现这么大的地,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冷清得诡异,所有房间都是漆黑一片。 她呼喊了两声,可是只有回音,没有回应。心底开始害怕起来,周围都是云雾,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唯一能清楚看见的就是那个高塔。 “既然看见了,为什么还不快往前走?” 白发之中,传来熟悉的声音:“不要与我交谈,你只管照我说的向前走便是。” 花千骨闻言,只好硬着头皮朝着那塔走去,看着好像不怎么远,可是一直走到几乎天都黑了,才走到那塔跟前,幸好,那塔门是半掩着的,里面还有微弱的光透出,倒让她不禁为之一喜。 “有人么?有人在么?” 一阵呼喊,并未得到回应,花千骨只得推开门,走进塔中,但随之,她就见到了比妖魔鬼怪更加可怕的一幕。 塔里,到处都是用红色丝线悬挂着的人的舌头,饶是花千骨从小到大见过的鬼怪多得去了,也没有眼前的这一幕来的诡异吓人。 成千上万条舌头密密麻麻的从高空中用红线垂挂下来,参差不齐,布满头顶,好像悬挂的尸体。而各种各样的舌头,有的大有的小,有的颜色深有的颜色浅,有的干枯发黑,像枯萎的花朵。而有的还舌苔鲜红,舌尖在微微颤动,仿佛不甘红线的捆绑在拼命挣扎,截断的那头甚至还滴着新鲜的血液,就像刚刚从人嘴里拔出来一样。 “呕!” 她想要吐,这一刻,她只觉得浑身上下像有千百万只蚂蚁在爬,连忙转身往回走,却砰的撞在一个人身上,吓得又是一阵惊声尖叫:“别吃我!” 三魂不见了七魄的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也不知是人是鬼。一袭宽大的黑衣,犹如蝙蝠的翅膀,上面有奇怪的三角图案与暗纹。脸上戴着一个极端狰狞又恐惧的饿鬼面具,突爆的眼球,还有伸出来的上面扎满了钉子的长长的舌头。 “我吃你做什么?” 带着饿鬼面具的黑衣人开口,声音尖锐缓慢,诡异得根本就不像是人的声音,顿时令得花千骨掉了满地的鸡皮疙瘩,她下意识的想要溜走,无奈路却被黑衣人堵的死死的。 “你居然破了阵闯进这里,被你看到了异朽阁最大的秘密,难道还想,就这样离开?” 花千骨欲哭无泪,吊那么多恶心的舌头,谁想看啊!退了两步,借着墙上微光,低下头去看对面人地上的影子,还好还好,不是鬼,不是鬼。 “我不是故意的啊,我保证不会说出去,我很健忘的,我一出去就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全部都忘了!你相信我!” “哦?我相信你,可是我凭什么相信你呢?” 说话间,那人直接抽出一把刀子递到了花千骨面前:“不如这样吧,留下你的一滴血作为凭证如何?” “你早说嘛!只要一滴血啊,那好办好办。” 花千骨接过刀子,咬紧牙关,狠下心去,终于在食指上割出一道口子,挤了一滴血出来,滴在了那人递过来的一个亮亮的东西上。 “这下我可以走了吧?”太可怕了,位于那么多舌头的虎视眈眈之下,面前还有那么恐怖的一个人。 岂料,那人却道:“你不是来找我问问题的嘛,都还没问,就这么急着想离开?” 花千骨愕然:“你,你是异朽君?” “是。”声音拖得长长的,显得陰陽怪气,花千骨再怎么想也没想到传说中的异朽君是这个样子,不过倒也没刚才那么害怕了。 “你喜欢吃萝卜?” 难抑心中好奇,她忍不住出声问道。 “咳咳.........” 闻言,对面的黑衣人不禁微微一愣,好半响,方才带着几分无奈道:“这就是你要来向我请教的问题么?” “啊,不是不是,有比这更要紧的!” 花千骨连忙正色道:“我是想问问你,我想去蜀山拜师学艺,可怎么都上不了山,不知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异朽君闻言,不禁为之一阵沉吟。 “对哦,回答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还要血么?我多得是!”花千骨一副大义凛然的卷起了袖子。 “这个问题太简单了,用不着付出你的血,你不知道你的血多精贵,不要随便浪费。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的生辰八字,还有姓名籍贯,总之越详细越好。” 花千骨疑惑的皱眉,是查户籍的么?告诉他那些应该无所谓吧?他不会用巫术给自己下降头吧?却也只有老老实实的说了出来。 异朽君点了点头,随后把一个透亮的露珠一样的挂坠递给了她,花千骨拿到眼前细细端详,清亮透彻的如同泪水一般闪闪发光,而里面,竟然有一丝红色的血晕,像花瓣凝结其中。不就是自己刚刚流下的那滴血吗? “这?” 花千骨脸上迟疑,却闻异朽君道:“这叫天水滴,凤凰的眼泪凝结而成。你戴在身上,便上得了蜀山了。” “啊?真的!原来这么简单啊!” 花千骨满脸惊喜道:“太好了!谢谢你!” “不用说什么谢谢,这是应该的。” 异朽君道:“这世间,没有什么不需要付出代价,那些萝卜,是你见我的代价。而你想从我这里知道的,无论是真相还是消息,代价的大小由其价值来决定。你已经付了报酬,我给你解答,可还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