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8集:飞升天界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68集:飞升天界

虚空转换,拔地升天,借助大切割术的威能,江晨在没有触动天地规则的情况下,悄然飞升天界。 一眼睁开,目光所向,眼前是一条巨大山脉,蜿蜒起伏,怕不是有几百上千万里,简直比一方小世界都来的更加广袤。山林间,一棵棵粗壮的大树,冲天而起,数千上万米的高度,简直堪比擎天之柱。 在无穷深远的天空之上,烈日悬挂。那烈日和玄黄大世界的太阳完全不同,竟然是一种阴阳太极图形,广阔浩瀚,一面是暗金的颜色,一面是赤金的颜色,烁火流金,不知比玄黄大世界的要强上多少。 江晨的神念刚刚试探了过去,就感觉到那大日浩瀚不动的天威,稍微一丝火焰,就足以炼化金仙,这还是因为他的神念仅仅只上升到几万里高空的情况,倘若再往上,这颗太阳的威能还能更强。 打个比方来说,如果玄黄大世界的太阳是一粒芝麻,那现在江晨头顶上的这轮大日就是西瓜,不.........比西瓜还要大得多。 远远望去,在天空高层,有大日弥漫出来的火气,凝结成了浩瀚广阔的火焰空间,一些火焰精灵,金乌火鸟,生长在其中。 在火焰空间中,更有强烈的罡风,这罡风之中,甚至蕴含有毁灭仙道法则的存在。 收回了自己的神念,江晨环顾周遭,这里得天地元气十分充沛,远不是失去了世界之树的玄黄大世界可以相比,稍微一呼吸,就能够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纯阳元气,正滚滚而来,似乎整个世界,到处都充满了仙灵之气一般。 脚下踩着得草,也散发出了浓郁的芬芳。那草上面,居然结着一颗颗的果实,果实上面天然有符文凝聚,居然是在古老道经之中,记载的天界灵药“绛珠仙草”,有起死回生,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在世俗之中根本寻找不到。 他的神念稍微一扫,以自身为中心,这片丛林中,竟然有许多罕见的药材,都是古老道经中记载着天界才有的。而且,他细细的感受着空中的法则,就发现了,这里的空间,坚固得无法想象,天仙都不能够撕裂空间,进行挪移,只能够飞行。就算是神仙,也只能够一下破开空间,瞬移百十来里,法力就会消耗干净。 至于的天仙之下的虚仙、真仙,更是只能够步行,没有一点点的自主能力,空间束缚能力,到达了如此境界,可见一斑。 而且时间之力,也流逝得极快,江晨感觉到比在世俗之中,快了数百倍,当真是天上一日,地下一年。 毫无疑问,这里就是天界。 古老道经中记载,仙界规则,十分强大,天仙境界以下,不能够飞行。神仙境界,才能够破开空间,飞行一小断的距离。 至于仙人以下,都是奴隶,地位低下,只能够步行。 天界,本来就是仙人居住的地方。至高无上,宇宙的元点,甚至不属于宇宙,是最为广阔,最为浩瀚,最为强大的最高世界,天上之天,一切大人物,都居住在其中。 正所谓,强者为尊,这是诸界通行、永恒不变的定律。 天界生灵,唯有达到天仙境界,才有地位,不过也就是稍微有点地位而已。神仙的地位更高,相当于世俗之中的乡绅,土地主,不过仍旧受很多人的管辖。 玄仙地位更高,金仙则就是不折不扣的巨头了。像江晨这种,能够一巴掌拍死金仙的存在,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先适应天界的天地规则,然后再搞清楚自己究竟飞升到了什么地界,好方便行事。 天人之别,天界与三千大世界的天地规则大不相同,但凡飞升者,都要适应天界规则,才能融入天界,成为仙神,江晨虽然实力强悍,也非得如此,才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得力量,否则就会被天界规则排斥,导致无法动用全力。 天界毕竟不比三千大世界,虽然诸多仙王都被困在永生之门内,但也还有不少天君级别的高手,以江晨现在的半残状态,要是遇上了,一个两个也还罢了,来上十个八个,他恐怕还真吃不消。 盘膝坐下,江晨开始尝试着契合天界的天地规则。 这片丛林,十分的安静,似乎是亘古人迹罕至,倒是没有人来打扰他,这就让他能够安安静静的修炼,不被外界干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晨身上的气息微微转变,却是已然契合了一部分规则,然而,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远处丛林之中,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的草木摇晃声音,似乎是有人过来了。 “吼!” 伴随着一声怒吼,一头怪兽从丛林之中跃出,全身都是鳞片,似象似犀,鳞片上有一片片的仙道符文,天然凝结成形。 “天符罗纹犀?” 江晨一眼看过去,凭着他在三千大世界得到了许多古老道经,便知这是书上记载的仙界异兽,身上的鳞片纹理,是炼制仙符的好材料,天生强横。虚仙都不是对手,世俗之中没有,只有天界才存在。 这头怪兽,气息喷吐,奔腾之间,山石崩裂,一株株的大树都断裂,体内蕴含的力量,居然和真仙相差不多。 不过,天界的空间实在是太稳固了,就算是虚仙、真仙级别的修者,也不能够造成破坏,远远不能够像世俗之中那样,一举手,就把千百星球打爆。 在天界,虚仙级别的修士全力发出的一道大仙术,能够把一座小山头打爆都算得上是了得之辈。 这头犀牛,猛然蹿出,似乎是受到了什么人的追赶,慌不择路,眼看着就要从江晨盘膝所坐的地方踩踏过去。 “嗖嗖嗖嗖...........” 就在这个时候,足足有数十道大仙术,从后面激射而来,全部没入了这头犀牛的体内,然后开始造成破坏。 江晨看得清楚,这数十道大仙术,每一道都蕴含着极其强大的洞穿之力,是上千种无上神通的糅合,千锤百炼,而且,大仙术一发出去,还能够自动吸纳天界元气,壮大自身,使威能大增。 “轰隆!” 遭遇重击,天符罗纹犀一声惨叫,当即倒落在了地上,使劲抽搐着,眼见着已是活不成了。 “好,终于杀死它了!” “真是幸苦啊,为了这一头天符罗纹犀,我们追踪了好久,今天终于把他杀死,希望能够卖个好价钱。” 足足有十余个人影,从山林之中跃了出来,每个人一跃之间,身上都有仙术闪烁,想竭力脱离仙界的重力束缚,飞跃起来,不过很可惜,他们的修为有限,还远远做不到这一步。 江晨一眼看过去,这十余个人影,都是真仙修为,换算成三千大世界得修为等阶,就是长生十重,在世俗之中,足以位列一方霸主,但在天界,却连飞都飞不起来,没办法,天人两界得规则,区别就是这么大。 十余道身影,飞跃过来,开始观察天符罗纹犀,直到确定天符罗纹犀真的已经死了,方才七手八脚的用一张大网网住,拖了起来,天可怜见,他们竟然连空间法宝都没有。 好吧,这也是天界的规则之一,这里得空间法则不同于三千大世界,只有仙器,才能够在其中孕育出空间来,一般的绝品道器,进入天界,所有的空间,世界,都要被天界的规则扭曲,破坏。 那张大网,就是一件绝品道器,非常坚韧,上面蕴含许多仙道法则。当然,如果这张大网从天界降落到世俗中,立刻就可以恢复空间,雄霸天下。 不过,正所谓,飞升容易下凡难,想要从天界下凡,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对很多人来说,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江晨,也得费上一些手脚,除非,他恢复全盛状态,方能来去自如。 “咦?成师兄,你看,那边好像坐着一个人!” 终于,有人瞧见了盘膝坐在绛珠仙草丛中的江晨,当即眼神一亮,惊喜道:“他身边那一丛,好像是绛珠仙草呢?” “不错,那携正是绛珠仙草,倒是有些罕见,可以采摘回去,炼制仙丹。” 一个青年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们的语言,都是仙界语言,和世俗之中大不相同,类似于精神波动,江晨何等人物,就算神魂受损,也不是一般的仙神可以相比的,再加上他曾炼化轮回道人的残念,早就明白了天界的语言,因此听起来一点都不费力:“还有那个人,询问一下,是哪个门派的修士?” 话音一落,江晨就看见十余个青年男女来到了自己近前,看着盘坐在地上的自己,他也不动,眼神一扫,便就闭上了眼睛,虽然尚未契合天界规则,但以他的实力,眼前这十余个真仙,他只消吹一口气,就能将他们灭杀的渣都不剩。 “这位道友,请问你是哪个门派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不清楚江晨的底细,这十余个青年倒也不敢太过无礼,由那位成师兄出面,问道:“我们是玄重派的弟子,这片山林,乃是我们玄重派的势力范围,还请道友说出你的来历,免得伤了和气。” “玄重派?” 江晨闻言,不由得为之一愣,恍惚间,他想起,在他知道的轮回信息中,自己那便宜徒弟方寒飞升天界,就是来到了这里,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到了这里?但转念一想,自己融入此方世界,靠的是方寒的气运,师徒二人气运相连,自己沿着方寒的气运线飞升天界,来到这里,似乎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我是在无意间降临此地,需要在此静坐清修一段时间,你们最好快些离开,少顷之后,我也自会离去,不会带走这里的一草一木。” “降临此地?” 闻得江晨言语,十余个男女青年不禁面面相觑,还是成师兄心性比较沉稳,最快恢复了过来,但还是难免带着几分震惊道:“你能飞?你是天仙!” 江晨不可置否的闭上了眼睛,先前开口,是想要确定自己的飞升地界,如今既然已经清楚,他自然不想跟这群不过真仙级别的小家伙多说废话,有时间,他还不如抓紧功夫契合天界规则呢。 眼见着江晨就这么无视了他们,一群重玄派弟子不禁相互传念: “成师兄,现在怎么办?” “是啊,成师兄,这家伙无端端的坐在这里,肯定是受了伤,难以想象,我们居然碰到了一个受伤的天仙!是要帮助他?还是……” “一个受伤的天仙啊……他的身上,有我们梦寐以求的天仙法则,如果能够……” 绝大多数的人,只是好奇心居多,但也有人动了歹念。 杀念一起,顿时便就惊动了江晨,虽然他在闭目契合天地规则,但散发出来的神识念力,却也还是能够清清楚楚的感知到,那个对自己起了杀念的人,是一个长相英俊、一脸正气的青年。 这可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华师弟,不可乱来!” 成师兄狠狠地瞪了那个相貌英俊的青年一眼:“修行之道,凭借着的是自己的天资、努力、机缘,你这样做,早晚会给自己惹来滔天大祸。” “成师兄,我敬你是师兄,可你也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华师弟恼怒道:“你的修为高深,已经到了真仙顶峰,半步天仙,只差一点点,就可以化凡为仙,但我们可比不上你,你也说了,修行要靠机缘,在我看来,这就是天降机缘,如果能够把这人炼化.......” “胡说八道!” 成师兄训斥道:“我们玄重派又不是邪门外道,况且这位道友来历不明,万一有大来头,因你这一念之差,岂不是要给我们玄重派带来灭门之祸?” “这........” 华师弟无言以对,其余青年男女也都一阵沉默。 成师兄眼见着自己总算是说服了一众师弟师妹,不禁松了口气,连忙向江晨恭敬一礼:“这位前辈,不知你为何在此静坐?如果方便,不如往我们玄重派一行做客,我们玄重派虽然是小门派,但也知待客之道?岂能让前辈在此餐风饮露?” “哈!” 闻言,江晨一声轻笑,睁开眼睛,他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位成师兄,口中带着几分戏谑道:“想让我去你们门派做客,可以啊,你来背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