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7集:临别寄语!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67集:临别寄语!

羽化天宫,天刑台。 天刑长老,天工长老,天丹长老,传功长老,天书长老,天鹤长老等等等等门派的大长老,大巨头都汇聚一堂。 这些长老,都是神通九重十重的高手,道法无边,神通广大,其中天刑等数位长老,更是已经踏入了长生秘境,是为万古巨头。 这股力量,足可以把天地搅得个稀巴烂。羽化门不愧是天地之间,十大仙道门派之一,实力雄厚得可怕。 方清雪,华天都等真传弟子,现在都在天刑堂中,面对这些长老,述说事情的经过。两人相互攻击,天刑长老一时难以决断,就在此时,羽化门掌教至尊风白羽驾临了! “方寒是我羽化门真传弟子,既然有斩杀魔君、擒拿太一门六大真人的功绩,那说是天才也不过,这样的弟子,我羽化门失去太可惜了,我料定他不会死在太元仙府之中。所以得去解救。羽化门的每一位真传弟子,都是我们的孩子,我们要懂得爱惜。” 缓缓开口,风白羽言语之间,自有一股无上威仪,压迫得整个天刑台气氛为之一肃,随即,他转眼看向华天都:“天都,你知道吗?” “知道,但是........” 华天都恭敬应声,但却不想这么屈服,太元仙府前那一战,他已经体会到了方寒的可怕,这人绝对是他生平仅见得大敌,一旦让他活着逃出太元仙府,未来,自己很有可能与遭遇大麻烦。 “没有但是。” 风白羽冷然道:“天都,你和太一门走得近也无可厚非,我知道你的想法。但你要知道,方寒乃是我羽化门的真传弟子,我们做为长辈,有责任也有义务去解救他。哪家的孩子危险了,做父母的不拼命解救?” “掌教仁者无敌!” 方清雪诚心实意,她此时此刻,也对这位掌教心中充满了敬意。不管怎么样,以后她都不会背叛羽化门,如果一位掌教,能够这样,那弟子还背叛,那就真正的是狼心狗肺,人神共诛了。 “那掌教什么时候去解救?”天刑长老问道。 “当然是越快越好。” 风白羽应声道:“毕竟,我们这里一天,太元仙府中就过去一年。不过这事情也不能着急,免得被人所乘,要是我们外出,魔道高手,或者是域外天魔,妖道高手大举进攻,那也后果堪忧,必须要布置万全。现在咱们就开个会议,看看有什么好的想法和意见。” 就在此时,太元仙府之中,一个又一个的宝库被光顾,江晨、方寒师徒二人充分了展示了刮地三尺的无上神通,不过数日,偌大一个仙府,就沦为了空壳。 “灵魂之石、生命之石、乙木之精.........” 虽然数量不多,但此番江晨着实收获不少,如灵魂之石可以用来恢复受损的灵魂本源,生命之石可以恢复身体损伤,乙木之精可以加催世界之树的成长。 相比之下,方寒的收获则更大,比较,江晨只是有针对性的收取了一些宝物,而方寒,则是不论稀的还是干的,把能搬走的全都搬走了。 “师尊,这太元仙府还有什么宝贝吗?” 方寒这是抢上瘾了,不等江晨开口,便就兴匆匆的出声问道:“不是说这里还有仙器吗?仙器在哪儿?” 江晨看着他,不禁带着几分古怪笑道:“你确定要去找那件仙器?” “呃..........” 闻言,方寒不由得为之一愣,看着江晨脸上的古怪笑容,他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问道:“怎么?师尊,难道那件仙器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倒是没有。” 江晨淡然道:“只是那件仙器的器灵已经快要修炼到化形成灵的境界,用不了多久,便可直指金仙之境,飞升天界,若然此时出手,便等若是坏了他的机缘,这样,你还打算去收取那件仙器吗?” “这...........” 方寒有些犹豫了。 江晨问道:“这件事情的决定权,全然在你心中,是要仙器,还是成全那仙器,你好好想想。” “我........” 方寒心中犹豫,一边,是掌握仙器,拥有横行天下的力量;一边,是成人之美,成全对方飞升天界,结下一段善缘。前者,是力量的诱惑,后者,是本心的原则,冲突之下,着实令人难以决断。 “师尊!” 足足过去半响,方寒脸上神色几经变化,最终他抬起头来,一双眼,炯炯有神的看向江晨:“我选择..........成全那仙器!” “很好!” 闻言,江晨当即长声笑道:“好徒弟,你果然没有让为师失望,修行路上,或许力量很重要,但你要记住,力量绝不是修行的唯一追求,想要踏上顶峰,一味的追求力量,只会越走越偏,唯有敞开心胸,包容天下,才能超脱极限,得证大道。” 方寒闻言,似有所悟,不知为何,他的脑海之中,忽地想起了江晨曾经对他说过的一句话: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嗡.........” 就在此时,乍见江晨微微抬手,霎时,虚空一滞,神华汇聚,转眼之间,凝成一柄杀气腾腾的无上魔剑。 神兵护道,魔剑杀生! 这一刹那之间,方寒只觉得整个人好似陷入到了一种极其可怕的境域之中,恍惚之间,他的眼前,浮现出了一片苍茫天地。 一道高大身影,手执无上魔剑,四尺剑锋,不断地震颤着,无穷无尽的天地精气被一股无形无质的力量牵引着,疯狂的汇聚而来,刹那之间,竟然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偌大的灵气漩涡,缓缓地转动起来。 仿佛是来自远古天际的古老吟唱,那介乎于生死之间的冥冥韵律,在这一瞬之间,响彻了整个天际苍穹。 一人,一剑,在这一刻,绽放出了无与伦比的璀璨光芒,那无限的耀眼光芒之中,似有一道擎天般的身影,屹立于天地苍穹之中,在那无尽的星辰寰宇之间,仰天长啸! 在这一瞬,天地之间那原有的波动,无穷无尽的规则,都似在这里完全的沉静下来了一般,但是,就在这时候,天地之间,却隐隐约约的传出了一阵轻微的破碎声响,紧接着,被那高大人影持在手中的无上魔剑之上,暴起一道凶厉的黑色剑光。 黑色,本就是最接近于死亡的颜色! 在方寒骇然的目光之下,那道高大的人影缓缓地向前踏出了一步,就这一刹那,一股恍如来自心灵深处的无形无质的威压,铺天盖地一般的瞬间席卷而来,随之,便就听那高大人影的口中轻吐出声: “赤焰焚天,煌极贯地,梦里山河破碎!” 无上魔剑剑身震颤,可怕的黑色剑芒突然之间延伸了开来,刹那间,整个天空之中,陡然暴起一道恢弘,恍若太古洪荒,开天辟地之极,所爆发出来的惊天巨响! 天地崩溃,山河破碎,视线之中,天地万物,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完全残破的废墟世界。 “赤煌剑道第一式,黄泉归引!” 魔式传承,无上剑道,在方寒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中,那一道高大人影终于挥手出剑,无上魔剑剑锋所向,顿时,偌大的天地乾坤,竟然被一剑劈分,万里山河,如梦幻泡影,尽在瞬间破灭。 “好可怕的一剑!” 方寒将这一幕看在眼中,整个人不由得为之一愣,心神颤动一瞬,惊见那一道高大身影轮转剑锋,剑意节节暴增,无上魔剑同时回应一声高昂剑鸣,无匹剑压,笼罩九天十地。 莫名的气息,宛若来自九幽地狱,开启了无边黑暗的极度恐惧世界,这天,这地,仿佛只剩下了那单一的颜色,一股狰狞、凶厉,充斥天地乾坤。 吞吐风云,震动山海,是天地尽头的极限,亦是死亡轮回的重点,地狱之门,正伴随着那高大身影口中的低沉轻吟,缓缓开启。 死亡,死亡,恐怖的死亡意境蔓延,哪怕有江晨护持,方寒也再支持不住,口中顿时发出一声闷哼: “呃!” 蓦然清醒过来,眼前唯有江晨手中一柄魔剑,不见半点剑意扩散,让他几乎以为,方才只是一场梦境,但嘴角止不住流溢而出的鲜血,却在清晰的提醒着他,方才一切都是真的,是江晨在传承他一种可怕的杀伐剑道。 “一招半!” 江晨笑着道:“本来我以为,以你现在的修为,就算有为师护持,能够传承赤煌剑道第一式已算了得,没有想到,你的潜力之大,竟超出了为师的料想,居然多感悟到了半招,不错,不错。” “赤煌剑道?” 方寒惊诧道:“我虽然从未听说过,但从方才的传承影像可见,这门剑道威能浩大,远非现在的我能够掌握?师尊为何急着传给我?” 江晨应道:“因为为师即将飞升天界。” “师尊要飞升天界?” “不错。” 江晨笑着道:“所以,在临走之前,自然得给你留下一些保命的手段,先前的重华天鼓钟虽然能够让你拥有天仙战力,足以横行一方大世界,但终究还是不够,这柄赤煌魔剑,乃是为师按照唯一真界赤煌凶剑的炼制法门练就,虽然不如赤煌凶剑,但威能强大,应该足够护你周全了。”说话间,他直接将赤煌魔剑递向方寒。 下意识的从江晨手中接过赤煌魔剑,顿时间,方寒只觉得有一股无比庞大的力量,自剑柄倒灌入自己的体内,虽然,这股力量并不属于自己,但自己却可以驾驭这股力量,从而操控赤煌魔剑,施展出赤煌剑道第一式。 “这..........” 这股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这一刻,方寒觉得,就算是天仙下凡,自己也能够一剑劈杀,甚至,就算是天地,他也能够劈开。 “这什么这,是不是感觉很厉害!” 江晨嘴角微微一翘,带着几分戏谑笑道:“的确,赤煌魔剑的威力强大,别说天仙,就算是玄仙、金仙也可一剑劈杀,不过,为师却你最好不要随意动用这柄剑。” “为什么?” 方寒下意识的出声问道,任谁得到一柄无坚不摧的绝世神剑,却被告知不能随意动用,恐怕都会感到郁闷非常。 “因为,你太弱了。” 江晨满脸恶笑的打击道:“就算是得到了为师的一丝北冥玄力,让你可以在短时间内突破长生秘境,但依旧不足以驾驭这柄赤煌魔剑,所以,你想要发挥这柄赤煌魔剑的威力,就得依靠为师留在赤煌魔剑之中的剑元,但剑元毕竟是有限的,你每一次动用,最多只能劈出三剑,三剑之后,剑元就会耗尽,非得温养一年,剑元才能恢复。” “啊!” 方寒满脸郁闷,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毕竟,就算是只能劈出三剑,那也代表着,他有了三张王牌,三张能够让他纵横无敌的王牌。他心中暗道:如果华天都再敢与自己放对,自己就给他一剑,看看这位羽化门的第一天才,就竟能否在赤煌魔剑的威能之下,保住一条性命。 “魔剑虽好,毕竟是外力。” 江晨看出了方寒心中所想,当即叮嘱道:“你要想清楚,唯有自己强大起来,才是真正的强大。” 方寒心神一震,脸上乍现恍然神色,当下,连忙郑重应声:“多谢师尊教诲,弟子一定会谨记在心。”他知道,江晨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让他不要太过依赖赤煌魔剑的威力,否则,就算他仗着赤煌魔剑,顺顺当当的修炼至飞升,飞升天界,但也终究只能算作是一个庸才,纵得长生,亦算不上是强者。 江晨稍作犹豫,最终还是取出了世界之树的一个枝桠,将之化作一株小树,赐给了方寒:“此乃玄黄大世界的世界之树,能够窃取仙界灵气,有无上造化,是为师留给你的最后一件礼物。” 方寒接过小世界树,不禁红了双眼:“师尊,非走不可吗?” “非走不可。” 江晨苦笑道:“你应该清楚,为师当初是自天外坠落,所以,为师必须得进入天界,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恢复伤势,你努力修炼,相信,用不了多久,咱们师徒二人就能够在天界重逢,或者,等为师伤势恢复了,自然也可以重返人间。”说话间,只见他缓缓抬起手来,虚空一划,顿时,一道漆黑的虚空通道,乍现眼前。 “恭送师尊!” 心知离别不可避免,方寒拱手一礼,送别江晨,进入那黝黑无尽得虚空通道之中,转眼之间,便就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