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4集:北冥封神,方寒爆发!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64集:北冥封神,方寒爆发!

“方寒,你还不快放了六大真人!” 突来之变,华天都不禁脸色森寒,言语之间,有恼怒,更多却是愤怒:“你知道么?你已经犯了我羽化门的门规!” “是吗?” 方寒哈哈大笑,“我犯了门规?是哪一条,难道门规教我们受到袭击,不能反抗?是你华天都自己定的门规吧。.更新最快” “你若是不放,破坏我仙道的团结,莫非以为我治不了你?你虽然发誓,十年之后一定要战胜我,我不伤你,也不杀你,不过你拿五狱王鼎这件魔器对付仙道弟子,我却要收了你的魔器,免得你再危害仙道。” 华天都面无表情,但是人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动了真怒。 “华天都,你以为我还是一年前的那个小人物?你信不信,只要你敢动手,我就杀了这六大真人!” 方寒脸上一片狰狞,纵使面对修为远超自己的华天都,他也没有丝毫退缩。 “很好!” 怒极反笑,华天都当即一步踏出,顿时,他的头上冲出了一道虚影,这个影子身穿一件帝袍,上面绣着千轮明月和群星,还有山河大地的图案。最为诡秘的是,这个影子,有九只手,五个头,脚踏着一只巨龟,还有一只巨鱼,九手各拿法器,刀,剑,弓,枪,锤,叉,瓶,绳,棍。 这个影子五个头的面孔,都是道人,和华天都一模一样,只是表情不同。有淡笑,有严肃,有愤怒每张口中都发出声音。 “天地法相!” 这就是神通秘境第九重才能够练就出来的“天地法相”。 神通七重是金丹,八重是风火大劫,渡过风火大劫之后,神通九重就可以把自己的法力,道家罡气,精神,都练成一尊“天地法相”。 各人的神通不同,所练成的“天地法相”也不同。 这天地法相一练成,不但聚散无常,来去太空域外,完全没有肉身的束缚,而且力大无穷,自在往来,可谓是本命之神。 华天都把自己的“天地法相”本命之神施展出来,可见此番他是铁了心要动真格的了。这“天地法相”一飞出来,大手向外一抓,立刻涵盖苍穹,风云变色,携无边浩力,径直向着方寒笼罩而下。 “哼!怕你不成!” 方寒虽然计算到华天都可能动手,但是也没有料到华天都的实力这么强大,“天地法相”一出,顿感周遭所有的气流都被冻结。更为厉害的是,对方大手抓来,出了阵阵仙音,传达到了自己的脑海中,思维都变得缓慢起来。 “不好!” 心中惊呼同时,方寒急思应对之法,就在此时,忽闻脑海之中,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响起:“小徒弟,别怕,默运造化玄功。” “是师尊?!” 时隔许久,再闻江晨话语,方寒下意识的运转江晨传授给他的造化玄功,顿时,天上风云涌动,一股庞大力量自天穹之上倾泻而下,化作道道虹光,如同百川聚海,尽数灌入方寒体内。 “嗡” 神力铸体,刹那之间,方寒只觉得体内法力大增,转眼之间,便就超越了神通秘境的极限,身体微颤,便有一股磅礴气息弥散开来,震动虚空,生成涟漪荡漾。 “轰!” 华天都自信满满的一掌,遭逢天赐神力,两相一撞,雷霆惊动,风云奔走,层层气浪迸爆,席卷八方。 “这怎么可能?!” 满脸皆是不敢置信,华天都一双眼,死死的盯向方寒:“想不到,你才不过天人境界,但法力却如此深厚” 方寒冷笑道:“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得到北冥漩涡神力铸体,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法力无边无际,若不是有华天都威胁在前,他只需要闭关修炼一番,便可轻易进阶长生秘境,甚至一举练成不死之身,如今,虽然未及炼化,但如此庞大的法力,他只消稍加催动,也无虚再惧华天都。 眼见方寒言语之间底气大增,华天都心中怒火难当,当下法力骤提,背后天地法相,绽放无量神光,祭出了随身至宝: “大荒古炉!” 但见一尊炉鼎从华天都手掌飞出,迎风见涨,须臾之间化作一口天地烘炉。伴随着他屈指一弹。 “铛!” 发出一声钟磬,一时之间,大荒古炉之中骤然出现了一尊漆黑深渊,爆发出音爆的吞吸之力,天空为之一暗,竟然把光线都吸取了进去,空间无穷的向里面塌陷。 想华天都什么境界,逆天改命,差一步便可以迈入长生巨擘的行列,再加上修炼盘武大力神通,法力无限,这一刻,大荒古炉这件上品道器的威力在他手中完全爆发了出来。 方寒没有想到华天都居然这么果决,眼看天地法相没有奈何自己,下一刻直接就祭出了上品道器。 首当其冲,一个趔趄,居然差点被大荒古炉直接给吸了进去。 “快退!” 不仅他一人,就连四周那些看热闹的众人也受到了池鱼之殃。大荒古炉爆发的无穷吞噬之力波及开来,一个个也好似无根的浮萍,纷纷朝着大荒古炉投来。幸好,华天都并没有针对他们,只不过是被余威波及,但也吓得众人手忙脚乱的祭出自己的看家法宝,强行稳住身形,然后远远的遁开。 他们没有想到,方寒一个天人境的存在,居然能够和华天都打得这么激烈,先是天地法相,现在连上品道器都祭了出来。 “该死,华天都他要干什么?” 看到这一幕,方清雪更是怒不可遏,要不是眼见着方寒似乎很有底气,这一刻她就要祭出不灭闪电冲过去了。 “还能干什么?打压异己呗。” 应天情同样面色凝重的说道:“方寒的存在已经严重的威胁他华天都了,所以他要全力出手打压。” “好一个华天都,好一个第一真传,果然名不虚传。” 方寒怒意勃发,席卷周遭:“对付我一个区区天人境界境界的人居然都要使用道器,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奈何得了我吗?”说话间,他缓缓抬手,举起血苍穹,魔刀轻颤,有声音响起,初起如蚊鸣,渐渐的如同潮水袭来,好似雷鸣,而后一瞬间骤然拔高,惊涛拍岸,巨浪击天,崩碎层云。 “轰!” 魔威浩瀚,刀势擎天,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心中一寒,本来席卷四周的吞噬之力顿时为之一顿。 “好厉害的方寒,血苍穹不过只是绝品宝器,在他的法力灌注下,居然能够硬抗大荒古炉,简直法力无边了!” 退出足够远的距离之后,众人眼见着华天都和方寒对峙一处,不由得心中感叹,羽化门只怕即将崛起了! 华天都手中的大荒古炉得自盘武仙藏,乃是开启这桩宝藏的钥匙,华天都也因此在羽化门地位尊崇。 方寒虽只天人境界,但一身法力无边,竟似已经超越了神通秘境,不知道有什么奇遇,着实不可小觑。 而方清雪手中的不灭闪电同样涉及到上古雷帝的传承。 要知道,普通的下品道器,都能让长生巨擘心动而出手,就更不用说这些上品,乃至绝品道器了,这如何不让众人羡慕嫉妒恨。 尤其是赵玄一和宋惟一两人,好家伙本来开始只是想要算计灭了方清雪拉拢华天都,此刻更是恨不得将他们一网打尽。 两人对视一眼,眸中闪过无数算计。 再说场中,华天都眼见着方寒凭着一身无边法力,强行破开了大荒古炉的吞吸,心中想要提前镇压方寒的想法就更浓了,十年之约,这才过去多久,方寒就有这般能为,更何况是十年之后呢? 杀意既动,华天都眼中凶光迸发,双手捏印,九大识海齐齐暴动,无量法力蜂拥潮水一般灌注到大荒古炉之中。 “嗡” 大荒古炉浑身一震,一股难言的荒漠灼热气息开始升腾,遥遥锁定方寒。 这一刻,方寒只觉得身子一紧,好似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将他生生禁锢,置入上古洪荒未辟的时代,十日当空,浑成无边烈阳,径直砸落下来。 “华天都,你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方寒见状,不惊反喜:“杀念一起,代表着你已经开始变得不自信了,你害怕自己不能战胜十年后的我,所以才想乘着我为成长起来就杀了我,只可惜,就算是现在,你也杀不了我!” 大笑声起,方寒高高举起手中魔刀血苍穹,霎时之间,刀势冲天,无边血光自魔刀刀锋中倾吐而出,伴随着他奋力一劈,乍见无边地狱景象。 “阿鼻道,血狱斩!” 无边幽寂,地狱门开,天地之间,万鬼悲嚎,血苍穹锋芒所向,天地苍穹,竟似都被划出了一道猩红血线,长虹逆天,直迎大荒古炉。 “轰!” 绝世魔刀,上品道器,但闻一声铿锵,金铁交鸣,好似天将擂鼓,圣僧撞钟,音波犹如实质,火星迸溅,伴着狂风席卷,这不是普通的风,而是属于空间的风,血色魔刀锋芒所向,大荒古炉演化而出的禁锢世界瞬间破碎当场。 诚然,大荒古炉位列上品道器,但到底不是杀伐利器,血苍穹虽然只是宝器,但方寒以无边法力灌注,再加上与之绝配的魔刀绝式,三者相合,爆发出来的威能之大,已经不弱于任何道器,因此,双方这一击算是拼了个不相上下。 外围,观战众人还来不及发出感慨,便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惊恐涌上心头。 这里是哪里?这里可是太元仙府,乃是玄黄大世界最大的宝藏之一,是太元仙尊自己开辟出来的一片虚空,其间还隐藏着一尊仙器。其间遍布各种厉害的禁制,古往今来,不知道多少修道人前往其中寻宝,便是长生秘境的高手都吃了大亏,太一门一直便在谋划如何夺取太元仙府,可是碍于其中的仙法禁制不敢轻举妄动。 而今,方寒和华天都两人却在这座仙府面前大打出手,动静之大,波及四方,一不小心,便引起了太元仙府的连锁反应。 霎时间,只见整个太元仙府都为之一震,一道又一道的禁制开始被激活,无量光华绽放,宝光冲天。 但是这一刻,没有人感到兴奋,高兴,相反,便是华天都都升起一股惊恐,也顾不得和方寒交手了,心中一动,收了法相,收了道器,转身便钻进了身后的归墟通道。 “不好,太元仙府的禁止被激活了。” “该死,快走!” “大家快逃” 感受到太元仙府禁制波纹如同涟漪晕散开来,威势极大,虚空中隐隐约约听得山崩海啸一般的长嚎声,又似乎亿万烈马狂奔冲刺,众人都恨不得插上翅膀,迅速的逃离此地,进入归墟通道。 宝物虽好,但是也要有命享才行。 要是平日里小心翼翼的来寻宝也就罢了,此刻因为方寒和华天都两人战斗引起了太元仙府阵法禁制的连锁反应,要是谁还不知死活的想要寻宝,那简直是脑袋被门夹了,没看见华天都第一时间就跑了吗? “走!” 方寒也不禁变了脸色,他虽然不怕,但眼见着想要华天都都麻利的跑路了,哪里还不知道,这里暗藏凶险无数,当下,连忙就要进入附近的归墟通道之中,却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太一门的赵玄一和宋惟一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后,竟然联袂出手,向他打出了一记黑日风灾。 以方寒现如今的法力,若再平常时候,他自然无所畏惧,可眼下这种情况,遭逢突袭,整个人当即便被打入太元仙府之中。 “赵玄一,宋惟一,你们找死,我若不死,必定让你们魂飞魄散!” 听着自家徒弟的愤怒大吼,天穹之上,江晨不由得为之一声轻笑,随即,他纵身一跃,自造化神舟之上一跃而下,整个人,好似流星飞坠,呼啸破空,眨眼之间,便就贯穿重重虚空,进入了太元仙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