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3集:反扑,变局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63集:反扑,变局

豪语落定,羽化门第一真传,华天都强势挡关,欲要以一挑二,独战方清雪和应天情两大天骄,霎时,风云满空,气氛一滞。 “很好!” 闻得华天都言语,方清雪虽然是女流之辈,但却是巾帼不让须眉,当年不过阴阳境界,便敢去捋妖神分身的虎须,如今华天都欺负到她头顶了,自然没有半点退缩之意:“我也正想一试你这第一真传的能耐。” 应天情亦笑道:“久闻化兄威名,今日正好领教。” “来吧。” 华天都沉然开口,言语之间,充满自信:“拿出你们的全力,免得你们败了之后,还要怨天尤人,不甘心。” “杀!” 回应华天都的是方清雪口中的一声冷喝,她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个对手,不仅修为远在他们之上,论底蕴也有过之而无不及,论天资更是不差他们分毫,因此,他们唯有先下手为强。 但见方清雪一步迈出,抖手打出一片雷光,须臾之间凝结成一张符箓,万道毫光崩现。符箓之上,一道道神通符文紧密联系在一起,散发着别样的神秘。 这正是方清雪凝练的符箓,但见其上雷光肆意,环环相扣,围绕着中央一团不可捉摸的带着丝丝命运的气机神通。 符箓一出,惊人的威压便涵盖四方。 赵玄一,宋惟一两人的面色顿时就变了。 方清雪虽然还没有突破金丹,但是看这个样子,真的交手起来,谁胜谁负还真的为未可知。 “哈哈,好,清雪看我的。” 眼见着方清雪出手,应天情自然不甘落后。 “天地崩塌!” 话音落下一瞬,但见应天请双手一搓,朝着华天都一点。他深知自己面对的是怎样强大的对手,所以一动手,便是三千大神通之一的大崩灭术。 “轰隆!” 一声巨响,空间崩灭,以华天都为中心,惊现一个庞大黑洞,恐怖威能发散,欲要吞没万物。 “没有用的,你们的修为太低了,除非动用道器,否则,休想从我这里逃脱。” 面对方清雪和应天情的雷霆一击,华天都脸上毫无惧色,淡然开口一瞬,周身自有一圈圈寒光白芒四散开来,直接将周身空间全部冻结。 “天寒玄冥劲!” 以一敌二,华天都仅仅只施展了一门神通,便就站立虚空,纹丝不动,不论是雷霆符箓,还是虚空崩灭,居然不能伤他分毫。 “哼!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方清雪冷笑一声,转头对应天情道:“一起出手!” “好!” 应天情闻言,顿时面露喜色。 “有物混成,先天地而生!” 随着应天情的话音落下,但见一尊英俊的不像话的魔神从他身体中一步步走出,这尊魔神一边走着,一边吟唱着莫名的咒语。一时间,亘古,暴躁,杀戮的气息震动整个空间。无量杀机显现,好似要灭绝天地,屠戮世间。 与此同时,方清雪张口一吐,一道符文出现在空中。这道符文上,一个雷字闪现,与应天情恰恰相反的是,方清雪这边透露出的却是至尊,至贵,霸道,威严的气息,宛如一尊执掌天罚的雷帝行走人间,降妖灭魔,赏善罚恶。 本来方清雪两人施展的神通应该是格格不入,如同水火,不说联手对敌,他们自己不内讧就算好的了。但是,让人惊诧的是,随着两人神通的施展,应天情的魔神和方清雪的雷帝居然不是相互排斥,反而是有一种融合,形成一种不知名的符文神通的趋势。 “道魔合一!” 看到这里,华天都的神色也不由得为之一变,他没有想到,应天情两人居然做到了道魔合一。 “哼,虽然有些惊艳,但是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都是空中楼阁!” 一声冷哼,华天都提运法力,双眼爆起强烈的晶芒,足足冲出了百丈开外,周身法力节节攀升。 “盘武大力,破灭一切!” 华天都一拳轰出,霎时雷霆惊动,虚空之中,衍生无穷大力加持,与方清雪、应天情两人的联合神通碰撞在一起。 而就在他们打得昏天暗地的时候,宋惟一和赵玄一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对一旁的长春、福寿、坎离、坤元、禄命、大方六大真人使了个眼色,六人当即飞出,占据上下四方,将方寒团团围住,联手打住一道神通阵法,想要将方寒封印镇压。 “好一个太一门,居然言而无信,出尔反尔!” 见太一门的人居然趁此机会对自己出手,方寒顿时勃然大怒,好在,他搬来就对太一门的人并不放心,心中留了一丝注意在他们身上,否则,就这一下突袭,自己反应不及,岂不是要吃大亏? “我们只是帮华师兄擒拿住你,免得你逃走了。” 对于方寒的咆哮,福寿真人等人淡淡的回答道。其实他们之所以出手,方寒并不是目的,打草惊蛇,声东击西才是他们的目的。 宋惟一和赵玄一两人打的如意算盘是,配合华天都,将方清雪和魔帅都留在这里,这样既达到了通缉应天情的目的,又让华天都彻底的倒向了太一门,削弱羽化门的同时,增强了太一门,可谓一举两得。 只是方清雪两人不愧是天之骄子,两人联手,便是华天都不用法宝,一时半会儿也拿不下他们,而且他们还知道方清雪手中有不灭闪电这件绝品道器,想要彻底毁灭他们,只能出其不意。 突袭方寒,便是想要分散他们的注意,给华天都机会重伤他们,然后他们两人再出手,一击致命。至于方寒,若是能够拿下他,夺取他手中的几件至宝,宋惟一两人也是欣然接受的。毕竟,他们手中最好的法宝,也不过和方寒相提并论罢了。 只是,他们想得虽好,却也不想想,方寒岂会愿意配合他们?得了江晨的传承,方寒如今的修为之高,已然达到天人境,法力精纯,更是直追长生秘境的大能,眼见太一门六大真人联手起阵,当下,他自发力,配合蛟伏黄泉图的器灵“阎”催动五狱王鼎,疯狂旋转起来,危险的气息勃然而发。 “幽浮幽浮幽浮......” 五狱王鼎这一下撞击,发出的声音,竟然不再是音爆,而是一种幽幽的细丝声,在空间中飘荡,鬼神一般闪烁,直接出现在了六大真人面前,强大的力量,把一切声音都掩盖住,同时发出了强大的吸力,防止六大真人逃跑。 “阎”出手狠辣,竟然一口气把“噬魂大阵”“吞灵阵”“吸龙阵”等等吸取法宝的大阵摆了十多座出来,无与伦比的吸力,似乎连光线都吸了进去。六大真人的罡气也如海纳百川一般,投入王鼎之中,他们的身体也蠢蠢欲动,难以自持。 “不好!” 赵玄一看到这等情景,大吃一惊:“居然还有隐藏高手,只怕已经达到了金丹境界,一身法力之雄浑,比之你我也只强不弱!”念头闪烁而过的瞬间,他当即就想要出手,可惜,却已经来不及了。 “阎”突然出手,就是要一体擒拿,然后拿六大真人的性命,威胁赵玄一,宋惟一,今天安然离开这里。六大真人的性命在手,不说太一门投鼠忌器,就算是华天都也奈何不得。这是当前,化解局面的最好手段,也是唯一手段。 方寒和“阎”计算精确。 “鼠辈!敢尔!” 长春真人还没有施展出自己最厉害的神通,就被方寒冲破大阵,五狱王鼎近在眼前,感觉到危险降临,他心中怒火勃发,口中猛然大吼出声,身体周围的道家罡气,堆砌成墙,强势往前一阻! 既是敌对,方寒哪里会让他重新调整?魔道血苍穹一翻,接连闪烁,就把他的罡气破开,却并不斩杀他,而是再度飞舞,在福寿真人,坎离真人,坤元真人,禄命真人,大方真人另外五个身上,各自砍杀了一刀。 “砰!砰!砰!砰!砰!” 接连五声大响,五人的护身罡气,连带身上的法衣都被斩破。顿时之间,失去了防护的能力,六大真人再也抵挡不住五狱王鼎之威,全都被吸了进去。 “轰隆!” 身在王鼎之中的龙萱就看见,鼎中落下了六人,全部都掉在一座屏风之前,随后屏风之上,金光闪烁,音爆轰鸣,一座座的大阵催动,宛如无形之山,把六个人全部都钳制住,包裹住。这是五狱王鼎中的镇压之法,一下镇住敌人,叫敌人不得动弹,只能任人宰割。 不过六大真人,毕竟个个都是天人境高手,他们的法力,虽然没有方寒雄浑,但却也有两三万烈马奔腾之力,比起普通的天人境高手,要多一出一倍来。普通的天人境,只是万马奔腾之力。 这六人加起来的力量超过十五万,虽然被镇压,但仍旧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王鼎之中,猛烈咆哮,想要祭出厉害的杀手锏,六粒丹药,从他们的百宝囊中飞出,就要落入口中,正是“疯魔减寿丹”。 “阎”当然不会让他们这么做,如果他们六人吞食了丹药,以损毁寿元为代价,法力暴涨,就算冲不破五狱王鼎,只怕也会带来巨大的冲击,若然方寒有所损伤,江晨那里,自己怕是不好交代。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阎”怪叫一声:“请镇狱神碑!” “轰隆!” 顿时,五狱王鼎之中,各个屏风上,射出了一道强光,汇聚起来,就组成了一座巨大的石碑,这座石碑上,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天魔文字,深奥幽玄,好像在讲叙着天地至理,无上魔道。 石碑一出现,就镇压在了六大真人的头顶。顿时,六大真人的身影立刻静止住了,保持各种各样的姿态,似乎被冻结了一般。 “这五狱王鼎中镇压之法,就是这镇狱神碑!现在暂时的压制住你们!想吃疯魔减寿丹?别说门,窗户都没有!” 阎把手一挥,六枚丹药就落入了它的手中,随后转手交给了方寒。 “好丹药,好丹药,不过对我没有用。这丹药,非常难炼制,就算是太一门的真传弟子,一人一生也只有一粒。吃过一粒之后,第二粒就没有作用了。你以后在危机关头,就可以使用,其余的可以拿出去,换取各种天材地宝。这一枚丹药,可是能换取大量宝贝的。” 方寒接过丹药,随即满脸笑意的抬起头来,声音滚滚而出:“赵玄一,宋惟一,你们如果不想六大真人死的话,就立刻退走!华天都,如果你再不住手,我就废了这六大真人的神通!” 战局突变,惊动四方,一时之间,赵玄一、宋惟一、华天都、应天情、方清雪等所有人的目光,尽皆焦聚在方寒身上,谁也没有想到,方寒竟能够在照面之间,擒下太一门六大真人,这战果,实在令人吃惊。 “好厉害!” “这个方寒太厉害了!太一门的六大真人,哪一个不是赫赫威名之辈?纵横天地已经几个甲子,就这样被收拾了。” “这下太一门要投鼠忌器了。” “那也未必,方寒胆子再大,恐怕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擅杀太一门的弟子,更何况是天人境的真人?” “当然不会杀,但是方寒把他们带回羽化门,然后让太一门的长老来领人,这比杀了他们更难受。” “方寒此人够狠,没有听说,他连华天都都敢挑战么?还是没有修成神通的时候。这人无法无天,说不定就真的敢杀太一门弟子。” “是啊是啊,总有几个不怕死的。像太一门以前出了个玲珑一样。” “我们看看太一门怎么办?” 场外,一些其它门派的弟子,如“日月剑宗”“万归仙岛”“丹鼎剑派”“一元派”的门人弟子,看到这种情形,震惊的震惊,兴奋的兴奋,忧虑的忧虑,都忍不住议论纷纷起来。 看见全场震惊,方寒满意的笑了笑,目光看向华天都,赵玄一,宋惟一:“华天都,你不是要他们擒拿下我么?现在却反过来了,是我擒拿下他们。你该怎么办?他们的生死,可都在你们的掌控之中了。赵玄一,宋惟一,两位道友,两位师兄。我和六位真人切磋,却是我胜过一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