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1集:岁月轮,炼生魂!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61集:岁月轮,炼生魂!

“轰隆隆..........” 滚滚气浪,浩荡奔涌,当真如同山洪海啸一般,气势滔天,势要吞没一切。 不得不说,这轮回道人生前不愧是超越天君之境的盖代强者,纵然已经陨落,只剩下一缕残念,也不是凡人界的所谓长生巨头能够相比的,即便是天界的圣仙临凡,恐怕也不过如此了。 只可惜,这轮回道人的残念,终究没能真正的踏上复活之路,所行所用,皆是外道,这些阴魔幻象、轮回惑音,对于江晨来说,丝毫派不上作用。 创生无尽,毁灭无端,生死二力交迸而出的天眼神通,能可直窥万般事物的本源,足以令江晨不受任何外物所扰! “铮!” 伴随着一声高昂的剑鸣之声,响彻周遭,乍见江晨抬手之间,毁灭、创生,双极交迸,顿时,一口古剑凝练生死成形。 岁月轮,岁月轮! 生死无情岁月轮,神剑现芒刹那,耀眼的红光爆发,在江晨掌中流转,激发出一道道的凌厉剑气,顿时呼啸着撕破虚空,交织纵横在一起,向着前方奔涌席卷斩出。 “嗤——嗤——” 凝练宛若实质一般的赤红色剑气,将虚空都撕破,滚滚气浪,都被纵横交织的气浪生生撕裂开来。 “喋喋..........” 伴随着一阵阵磨耳至极的尖锐怪笑,轮回道人的残念越靠越近,然而,就在他真正看清江晨的时候,整个身形突然之间为之一阵震动,竟然在纵横交织的剑气之中,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正当江晨为之感到惊诧时,以为轮回道人的残念想要施展什么阴狠的功法之时,却见对方像是突然看到某种让他震惊无比的事情一般,口中失声喊道:“生死交迸,无尽轮回,你跟黄泉那厮有什么关系?!” “黄泉?” 江晨闻言,不由得为之眉头一皱,但很快他就明悟过来,轮回道人残念口中的黄泉应该就是黄泉大帝,那个于六千年前得到轮回道人传承的家伙,可惜,这家伙跟轮回道人一样倒霉,刚刚接收完轮回道人的毕生功力,进阶天君,就被人打爆。 不过,这轮回道人的残念,既然能够知道黄泉大帝,可见,这处域外秘境,应该是轮回道人久远之前就布置下来的后手。 对于一个超越天君级别的强大存在来说,留下这样的后手并不奇怪,毕竟,仙路争锋,谁能保证自己一定能够踏过永生之门,成为至高无上的存在? 在此方世界,精通轮回大道的人并不算多,更何况是将生死轮回运转至巅峰境界,作为轮回道人的残念,自然能够一语叫破。 “不对,不对..........你不是黄泉,他得了我的传承,至少有天君以上的修为,你的虽强,但论修为,比起他来,可是差的远了,难道你是他的传人?” 自以为窥破了江晨的底细,轮回道人的残念激动的身子都颤抖起来,口中不由得为之兴奋至极的疯狂呼喊道:“桀桀.......真是想不到,凡人界中居然还有你这样的奇葩存在,不过没关系,很快,你的身体就是我的了。你的神通也是我的了,如此完美而又强大的身体,再加上生死轮回之道,嘿嘿嘿.........到时候,造化仙王他算什么东西,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把他踩在脚下!” 伴随着他的喋喋怪笑,一时之间,整个洞窟之中的死气、阴气顿时变得越发的浓烈起来,层层叠叠的充斥在一起。如烟如雾,仿佛直欲凝结成寒冰一般,无形无质的诡异压力,塞满了整个空间。 “嗡........” 庞然死气弥漫,阴云浩荡之间,乍见凉风席卷,轮回道人的残念之中,一道张牙舞爪的庞大阴影显现而出,仰天一声狂啸,而后,带着漫天死气、阴气席卷,呼啸着直奔江晨扑击而来。 如此猛烈的夺舍之术,一般的阴魂厉鬼可用不出来,就算是修行者的神魂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唯有轮回道人这样的盖代高手,哪怕陨落多年,只余下一缕残念,依旧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庞大威势。 面对轮回道人的残念反扑,饶是江晨能为,也不禁感觉压力大增,那种诡异的压抑之气直欲令人透不过气来,好似轮回道人已经重回顶峰时刻一般。 然而,在江晨的天眼神通之中,却又是另外一种诡异的景象,黑白世界里,只见那轮回道人的残念虽然巨大,看似庞然大物一般,但其中分布的光影却是杂乱至极,显然,这轮回道人的生前虽然是超越天君的盖代高手,神通广大,但毕竟陨落已久,残念在岁月的消磨之下已经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即便觉醒了意识,也没办法重新走上复活之路。 说实在话,这还是江晨第一次如此仔细地看他人神魂的构造,尤其是对方还是轮回道人这样的盖代高手,几番思量,终是觉得诧异无比,心中惊异的同时,也忍不住的涌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念及于此,江晨不再犹豫,岁月轮瞬息出手,只听的一阵宛如爆破、炸裂般的剑吟声响起之后,生死两极交迸,神锋剑芒刹那暴涨,一化二、二化四,瞬息间化做无穷光影,劈斩出数十上百道令人惊骇的凌厉剑气,凌空斩裂而下。 虽然神魂半陨,肉身受损,无法发挥出最强之力,但江晨今时今日的修为,也已经不可小觑,凌厉剑光破空,毫无雕琢的痕迹,宛若羚羊挂角一般,半空之中,划出一道道的耀眼流光。 江晨与轮回道人的残念本来就相距不远,此时此刻,两人同时暴起出手,这点距离,自然更算不上什么。快不及眨眼的一瞬之间,江晨手中的岁月轮神剑斩出,轮回道人的残念同时飞扑而至。 “剑一:破!” 首现造化天功无上剑道,经历时空蜕变,最不可思议的一击,伴随着江晨挥手之间,岁月轮锋芒所向,剑光如雨,交织出最可怕的杀网,顷刻之间,便就将轮回道人的残念生生笼罩在内。 “嗤!嗤!嗤........” 凌厉无比的剑气,密集响起的破空风声,一瞬之间,无尽剑气洪流,在双方冲击的刹那,便就将轮回道人的残念生生撕裂成无数碎片,纷纷扬扬的飘洒在半空之中。 “哈哈哈哈..........” 但即便如此,轮回道人的残念依旧不住大笑,笑声中,满含在嘲讽之意:“愚蠢,以为这样就能够对付得了我吗?我..........是你永远都无法想象的存在,献上你的肉身,与我融为一体吧!” “是吗?” 无视轮回道人残念的嘲讽,江晨脸上浮现出一抹森然冷笑:“既然你这么想要占据我的肉身,那就来吧!”话音落下瞬间,只见他将手一松,岁月轮当即悬空浮于自己身前,同时一股剑意沛然,弥散八方。 “剑四:旋!” 祭剑开锋,是前所未见的全新绝式,但闻一声长吟,岁月轮剑身急转,极速飞旋,庞然剑气汇流,转眼凝成一个庞大漩涡,笼罩整个阴暗洞窟,同时,万千剑意凝练如丝,肆意蔓延,形成最可怕的恐怖剑域。 “不好!” 见状,轮回道人的残念惊起骇意,原本不灭的残念灵魂正要重新汇聚,然而,却在万千如丝剑意的侵袭之下,根本不能融合为一,嘲讽的笑声嘎然而至,在虚空之中呈现出一面破碎的面孔,惊恐般的望向江晨。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 似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瞬息之间,轮回道人残念的口中忍不住的为之暴起了一阵尖锐的嘶吼。 “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就像你自以为永恒不灭的神魂,也将在我的剑下彻底毁灭。” 淡淡的摇了摇头,江晨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放心,看在你这么想要占据我的身体的份上,我会满足你的愿望,将你的意志彻底抹杀,然后把你的灵魂之力尽数纳入我的身体之中,与我融合为一!” 话音落下一瞬,只见他缓缓抬起一只手来,食中二指并在一起,凝成剑指向前,顿时,一道恐怖的黑色剑气,瞬间自其指尖破体而出。 诡异的黑色,好似吞没了天地之间所有的光线,原本就十分阴暗的洞窟之内,再不见丝毫光线,所有一切,全都被黑暗吞没,如堕死亡境界。 黑色,这本来就是最接近死亡的颜色。 这黑色,乃是江晨体内衍生到最极致的毁灭之力,虽只一道剑气,但却蕴含着湮灭万物的恐怖威能。 刹那间,整个阴暗洞窟之内,顿时传出了一阵宛如狂龙般的怒吼之声,随着那一道黑色剑气的勃然而起,一股凛冽、充满毁灭、直欲令人陷入无限绝望的恐怖气息,猛然席卷了整个阴暗洞窟。 毁灭,毁灭,衍生自最禁忌的神魔之力,江晨体内最可怕的强大力量,他要借此机会,彻底磨灭轮回道人残念之中的所有意志。 黑色剑气破空指向,足以摧灭一切的毁灭之意,凌厉霸道之极,似要将挡在它前面的一切,全都彻底的摧毁,这不是人力所能抵挡的力量。 “啊!” 就连轮回道人的残念看到这道黑色剑气的瞬间,若隐若现的面容之上也不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惊恐之色,仿佛像是见到某种可怕的鬼神一般,想要疯狂的向后退却。然而,事已至此,他就算是想要后退,却也未免有些太迟了。 毁灭剑气一出,代表着江晨已经彻底动了杀心,轮回牵扯,道争无情,在生死抉择之前,他万万没有放过对方的可能。 “现在才想逃,不觉得太迟了吗...........” 口中一声冷笑,江晨双目之中,一黑一白,两道宛若实质一般的凌厉目光瞬间斗射而出,与此同时,他剑劲急催,毁灭剑气破空飞射,锋芒所向,无坚不摧,沿途之中,虚空寸寸破碎,惊见最可怕的黑洞。 这是超出了天地限制的恐怖力量,毁灭一切,无可阻挡,哪怕轮回道人生前乃是超越天君的盖代高手,哪怕他的残念已经有了不朽不灭的特制,也挡不住这可怕的一剑,毁灭之前,唯有败亡。 “噗嗤!” 一声轻响,剑气锋芒快胜闪电,径直斩在了轮回道人残念的意志之上,恐怖的毁灭之力,瞬间蔓延。 “啊!” 最凄厉的惨叫随之爆发而出,但也仅止于瞬间,瞬间之后,意志湮灭,残念随之崩溃,在旋之剑域之中,化为最纯粹的灵魂之力。 “轰隆隆..........” 与此同时,笼罩方圆千万里的‘生死轮回大阵’也如山崩地裂一般,开始崩溃,在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化为一道道的诡异黑烟,盘旋半空,但很快,就被旋之剑域尽数吸收,在万千剑意的磨练之下,提炼成灵魂之力。 灵魂之力,这才是江晨想要的,纯粹的灵魂之力,可以加速恢复他损伤过半的神魂,比之世界之树聚拢的诸天仙灵之力,更为要紧。 “很好!” 一个超越天君级数的高手残念,外加生死轮回大阵聚拢多年的死气、阴气,提炼出来的灵魂之力,数量之大,饶是江晨见了,也不禁为之一声赞叹,脸上不自禁的浮现出一抹满意笑容。 “魔式:吞噬天下!” 江晨再运魔道绝式,周身气势乍变,一片死亡禁域,无声蔓延,天地之间,巍然立起一尊庞大神魔虚影,正是魔念法相,顶天立地为尊,大口一张,便就爆发出一股庞大到不可思议的恐怖吞吸之力。 剑域之内,庞大灵魂之力流转,汇聚成一道道洪流,如同百川聚海,尽数汇入魔念法相口中,经过无穷无尽的魔火淬炼,又复贯入江晨体内,化为最纯粹的灵魂之力,注入识海之内,滋养受损的灵魂。 “嗡..........” 如水涟漪,荡漾开来,原本受损过半的神魂开始迅速恢复,片刻之后,便就恢复到了六成状态,但也仅止于此。 无奈一声长啸,剑域回拢,魔相入体,岁月轮破开山窟,江晨飞纵而出,口中愤然道:“女萝,随我离开,去下一片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