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0集:域外世界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60集:域外世界

七叶魔君既陨,剩下的十八魔王以及千万天魔大军,自然难逃江晨漩涡吞吸,顷刻之间,魔云溃散,唯有涡云遮天,星辰失色。 道道血虹冲天,无数天魔被吞,北冥漩涡不断扩大,已经将整个血肉泥潭所在的星球笼罩了大半。 随着北冥漩涡扩大,已经无需江晨分心控制,闲来无事,他开始翻捡起七叶魔君的家当,记忆中,他的便宜徒弟方寒,就是靠着打劫七叶魔君发家的,毕竟是一代魔神的儿子,又身负要责而来,自是非一般修士可以相比。 且不说那些珍贵矿石、天地宝药,光是一钵的九阳圣水,就足以令绝大部分的修士为之疯狂,可惜,对于江晨来说,这些统统都是渣!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不入他眼,比如说,此时此刻,被他隔空摄取而来的那枚巨蛋。 是的,那是一枚磨盘大小的巨蛋,巨蛋呈现出白色,上面似乎被人画了密密麻麻的符文,封锁住了巨蛋的生命力。 “鲲鹏蛋!” 原本只是顺手而为的事情,却没有想到,还有意外的收获,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江晨方才想起,七叶魔君手中还有这样一件宝贝。 传闻,仙道十大门派之首的太一门之中,就有龙蛋,快要孵化出太古天龙,同为仙道十大门派之一的玲珑福地也有神兽凤凰蛋,甚至好像还有一头远古凤凰,远古凤凰,哪怕没有成年,血脉驳杂,但也是可以媲美长生秘境的存在。 天龙、凤凰和鲲鹏,都是无比强大的远古神兽,纵使留存在此方世界之中的血脉并不纯粹,但若是能够顺利的成长起来,也足以成为一方巨擘。 只可惜的是,这种太古圣兽,孵化出来都极为艰难,而且,就算孵化了,没有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的时间,根本难以成长,这几十万年的时间,光是吃东西,也能够吃穷一个仙道门派。 神兽虽好,养不起也是一桩悲剧! 七叶魔君手中的这枚鲲鹏蛋,乃是其父九阴魔神在域外星空一颗遥远星辰内部发现的,共有三枚,他夺得一枚,赐给了七叶魔君,可惜现在却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白白的便宜了江晨。 “可惜了,这鲲鹏血脉太过驳杂,不过,若是用天地玄黄之气洗练一下,拿来当坐骑倒也足够了........” 江晨一声叹息,直接将鲲鹏蛋抛入了一方窍穴世界,随即,天地交感,降下道道玄黄之气,将之笼罩在内。 “造化神舟。” 处理完这件事情,江晨随即一声轻唤,只听得“轰隆隆”巨响声中,一艘庞然巨舰自虚空冲出,正是造化神舟。 “北冥涡云留在这里,会将血肉泥潭的力量尽数吞噬,同时还能够吸引域外天魔以及各方高手来攻,算是一步闲棋。” 江晨心中思量:“嗯,给我那便宜徒弟留点料,气息感应,待他来时,赠他一道造化之根,应该足以让他提升到长生秘境了。”心思既定,他当即拔空而起,登上造化神舟,庞然巨舰,撞破虚空。 “轰隆隆.........” 无边巨力所向,虚空破裂开来,造化神舟呼啸前行,穿越虚空界限,转眼之间,便就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赤地千里,一片荒芜! 这就是眼前这片世界的概貌,造化神舟之上,刚刚凝结金丹破关而出的女萝,好奇的打量着眼前世界,满脸惊诧道:“尊上,这就是归墟之后的域外世界吗?怎么这样荒凉,生灵怎么存活?” “诸天寰宇,浩瀚无边,玄黄大世界乃是曾经的三千大世界之首,我们先前所在的神州大陆,乃是这方世界的中心,可中心之外,却更加广大!” 江晨看着眼前世界,笑着道:“你看这里荒凉枯寂,虽然不适合一般的生灵生存,但却有大量的天魔盘踞,或许,也是因为域外天空太过荒芜,他们也时常想着降临人间,只是一直没有成功罢了!” 造化神舟终于彻底冲出了虚空通道,降临域外世界,放眼看去,高耸着一座座笔直山峰,山岳成林,遍布大地,山林中,到处是冲霄而起的魔雾,翻滚奔腾,厚重如铅,似承受不住其重,要降落下来。 “有意思的地方。” 江晨忽地微笑开口,惹得女萝侧目来看,却见眼前的江晨双眸之中,忽地射出一黑一白两道奇异的光芒,一眼仿佛存在着某种可怕却又奇异的特质,令人心生寒意的同时又情不自禁的被之吸引。 诡异的黑白双瞳,奇特的黑白世界,在江晨的双眸之下,所窥视到的一切似乎不受任何外物的影响,但凡目光所过之处,那黑白的世界,无穷无尽般的光影也同时映入江晨的眼帘,不经任何修饰雕琢,一切尽现本源! 不多时,一副奇异的景象顿时映入了江晨的黑白双眸之中,但见这无边无际的山林深处,密布着一片呈灰黑色的光影,如同一张网一般,将方圆千万里之地尽数笼罩于其中,以江晨的见识,只是瞬间,便是认了出来,这应该是一座阵法。 虽然,这阵法看上去规模不小,但与他记忆中出现过的那些绝世大阵相比,无疑要逊色得许多,而且其中遍布的气息阴森诡异,与那些上古大阵浩瀚苍凉截然不同,不过,这阵法又具备着许多阵法所不具备的特点,譬如可以阻隔修者的神魂之力,令人难以察觉,若非江晨天眼神通,只怕也是无法发现者这其中的关键所在。 “你跟在后面,随我前往一探究竟。” 世界奥秘,无穷无尽,饶是江晨这样的轮回者,也不敢说完全知晓,他心下好奇,当下一步踏出,便就化作一道长虹,没入山林之中。 千万里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但对于江晨这样的高手来说,不过是短短几个呼吸之间的功夫而已,霎那之后,那一方阴森森的阵法,便即是清清楚楚的呈现在了江晨的眼前。 天眼神通开启,一黑一白两道目光,在这森森然的地方更显诡异,映入眼帘之中的,是一大片诡异的黑色光影,纵横交织,形成了一张黑色光网,无时不刻不透发着令人惊骇的幽暗与诡异。 后方,女萝御剑跟随而来,不过,她所看到的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只见眼前赫然是一座巨大无比的诡异黑色洞窟,阴森诡异,恍如鬼哭狼嚎般的阵阵声响,不断地自洞窟之中传出,甚至,空气中还隐隐夹杂着几分血腥之气! “咚咚,咚咚.........” 无尽幽深的黑暗洞窟深处,好似有宛若心跳一般的响声传出,看似微弱,却又像是敲在人的心神深处,极是诡异。 起初,这“咚咚”的声响虽像是敲在人的心田之中,却倒也是没有什么特异之处,但久而久之,那声响却是在不知不觉之中渐渐的加快,与此同时,女萝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也在不知不觉之中随之加快了起来。 见状,江晨不由得为之眉头一皱,口中一声冷哼,顿生一股可怕威力,直接将一刀灰黑色的光影崩碎,随即,女萝身形一震,大口大口般的呼出声来,仿佛先前经历过一场舍生忘死的激烈大战一般。 “哦?真是没有想到,凡人世界,居然还有人能够破开我的夺魂天音,想来阁下应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说,你是什么人?!” 漆黑洞窟之中,隐隐约约之间,可以听见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带着几分惊讶,幽幽传来。这‘轮回天音’是天界魔道的一门惑音之术,极其诡异,一旦身中此术,心律将不可自拔的随之提升,时间越久,速度越快,到了最后,更是恍如狂风骤雨一般,而且更可迷人心智,令人无法自持,以至令人心脏无法负荷,破碎而死。 不过,这‘轮回天音’虽然诡异,但想要破去此术,却也有着不少的法门,其中,最为见效的莫过于以自身的深厚修为直接以音啸喝破对方,效用却是最为明显,只要修为高过施术者,都不惧此术。 当然,也有许多功法可以意守心神或是以音破音的方式,可以破开‘轮回天音’,只是,所需修为根基,也不可轻量。 江晨淡淡然为之一笑,未做任何犹豫,便即踏步而上,身形闪烁之间,已经踏入了那阴森诡异的洞窟,同时,他的话音幽幽响起:“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说话间,他却是已经踏步而入,转眼间便进入了阴森的洞窟之中,消失不见。 只听那阴森诡异的声音顿时狂笑道:“嘿嘿..........小辈真是不自量力!竟然敢赤身进入我的这‘生死轮回大阵’之中,嘿嘿.........就算是圣仙一级的强者,也不敢如此大胆的闯入我的‘生死轮回大阵’之内!如此完美的身体,桀桀............看来老夫重生有望了!哈哈哈..........” 这声音疯狂无比,配合上那沙哑恐怖的环境,直听的让人不寒而栗,山洞之外,女萝的脸色已然有些发白,全身上下更是忍不住的为之一阵瑟瑟微抖,这一刻,她感应到了大恐怖,足以威胁到生死的大恐怖。 毫无疑问,一旦江晨出了什么意外,只怕她也难逃死劫,此时此刻,她唯有在心中祈祷,尊上盖世无敌,所向披靡。 虽然看不见洞窟之内的情形,但江晨那信步而行的脚步之声却是落地有声的传了出来,只听洞窟之内的江晨淡淡一笑道:“是么?这就是你所谓的‘生死轮回大阵’么?在我看来,却也不怎么样。” 洞窟之内,一片漆黑,但在江晨的天眼神通下,这点黑暗却是根本无法阻隔江晨的视力,同时,他的周身,自有一股护身罡气凝结成型。 他这身体强悍,近乎永恒不朽,虽然有伤在身,但气血凝劲,形成的护身罡气依旧十分恐怖,生死轮转的邪异之气,根本触不到他的身前。 随着江晨的进入,以及江晨话音的响起,那道狂笑之声顿时嘎然而止,黑暗之中,只见一道若隐若现虚影,满脸惊讶的看向江晨,似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一般。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这‘生死轮回大阵’是我辛辛苦苦耗费数万年光阴才打造而成,就算是圣仙临世,也难以抵挡,怎么可能对你无效?你.......” 黑暗之中,那人突然一反常态的惊叫道,声音沙哑,难听之极,话语之间,除了不敢置信,更带着几分恐惧:“你究竟是什么人?!” 江晨嘴角微微一翘,口中不禁冷笑出声:“我当是谁,原来是轮回道人遗留下来的一缕残念,都死了这么久了,难为你还在暗中图谋复活。” 生死轮回,此乃不可更替的规律,但也不是绝对之事,修行到登峰造极地步的大能,纵然再陨落之后,也能留下一些神魂残念,游离在天地之间,有朝一日,意识觉醒,如有机缘,便能够逆转天地轮回,死之极处便是生,得到本源光明绽放,重新复活归来。 不过,死而复生这种事情,毕竟太过逆天,其中的种种机缘难以预料,便是轮回道人这种生前修为已经超越了天君之境的盖世强者,也无法左右,所以才沦落至现今这般模样,几欲化为恶魔。 “谁说我死了,现在的我,只是欠缺一个好的肉身罢了!” 轮回道人的残念好似被江晨的话语触到了内心深处的底限,竟似发了疯一般,一双眼,透着凶光,口中歇斯底里的狰狞喊道:“肉身,我要肉身,把你的肉身给我吧,只要有了你的肉身,我就可以重生复活,再登天界,把你的肉身给我吧!” 伴随着他的狂吼,整个洞窟之内的死气、阴气顿时数以倍计的大涨了起来,一时之间,竟然仿佛惊涛骇浪一般,层层叠叠的,狂暴、阴森,却又无形无质的气息疯狂的向着江晨席卷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