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6集:玄龟阁,碎木片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56集:玄龟阁,碎木片

“大灾难术.........” 造化神舟,乘风破浪,船上,江晨倚在一张躺椅之上,开始参悟自张元等一众太一门弟子身上得到的功法。 这一神通,乃是由末日天灾、大日火灾、黑日风灾、地难、人难、魔神难、三昧难、本性难、业障难、心意难、魂魄难、劫数难等十数种神通组成。一旦修成,不但威力极大,且有鬼神莫测玄机。 大灾难术,蕴含气机消长、天地生灭之无上奥义,即便是在三千大道之中,也足以位列前十之内。 只可惜,张元等人毕竟只是低级弟子,并没有完整的功法,十余人加在一起,也就只有黑日风灾、人难、魔神难等寥寥几种。 “罢了,一门大道神通而已,不急。” 江晨虽然想要堪破无限轮回枷锁,但也知道,修行之事,讲究的是循序渐进,急于求成,反倒是落了下乘。 大灾难术是好,可也没有好到足以让他急不可耐的程度,毕竟,太一门中,有很多弟子都知道这门神通怎么修炼,而且,太一门就在那里,只要门人弟子不死绝,他想要,总有机会得到。 这一日,造化神舟来到了一座巨大的陆地之外,这是隶属于万归仙岛的产业万归海市,这是一个交易场所,非常繁华。 江晨目光所向,只见一片广阔的大陆漂浮在海洋上,上面似乎有城池、人口,商铺沿着海岸的港口,无数船只停泊,或者来来往往,比起内陆来繁华十倍。 那些船只,有楼船,也有帆船,更有五牙大舰,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的巨型大舰,如山一般的漂浮在海面上,人群如蚂蚁一般在巨舰上走来走去上上下下,那些巨型大舰,只怕可以载重百万斤,甚至千万斤! 边上,女萝连忙介绍道:“尊上,这些巨舰,是天下第一帝国,大玄帝国的船只,每年大玄帝国要和万归海市进行大量的贸易往来,运来种植的草药,收购海上的奇珍异宝回去,甚至还运送法晶。这种钢铁大舰,海上劈波斩浪,日行万里。” “太玄帝国?” 江晨讶然道:“依附在太一门下的那个?” “可不是吗?” 女萝带着几分羡慕嫉妒恨道:“太一门号称仙道第一大门派,拥有的资源矿脉不可度量,传闻在天外,太一门都开辟了道场,找到几颗星辰,里面有大量的法晶矿石,要不然,太一门怎么会这么嚣张?” “哈!” 江晨轻笑道:“说得也是,那些太一门的弟子,个个都好像天上使者,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横行无忌,依我看,早晚太一门会被人覆灭。” “想要覆灭太一门,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女萝叹道:“太一门有压制九大道门、还有魔门诸派的实力。不单单是因为他们门派之中长生秘境的仙道至尊多,而且传说之间,太一门还拥有一件仙器!” 仙器,传说中的存在,可以毁灭大地,移动星辰,改变虚空,穿梭无间,贯通古今,拥有无穷的力量,无穷的神妙! 即便只是一个初踏神通秘境的修者,只要拥有一件仙器,立刻就能在神通秘境无敌,甚至,就连长生秘境的万古巨头都不是对手。 天下修者众多,五人不希望能够得到一件仙器,只是,这个希望,比修炼到长生秘境还要小。天地之间,长生秘境的高手多,仙器少。一件仙器出世,就足以引动所有的魔帝、魔皇、仙道至尊,甚至是那些隐藏的高手,都会为之云动,就算是爆发天地大战,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有一件仙器很了不起吗?” 江晨对此却不屑一顾:“小丫头,与其在这里抱怨,不如好好祭炼炽阳剑,等你能发挥出它真正威力的时候,或许你会发现,仙器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走吧,我们该上岛了。”话音落,他已自船上跃空而起。 “是,尊上。” 女萝见状,连忙紧跟着跃空而起,两人一前一后,向着前方岛屿飞去。与此同时,造化神舟撞入无尽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进入岛屿范围,随处可见一些修士飞来去往,当然,其中大多数都是身穿灵器法衣、或者运用极品法符悬空符的人,神通秘境的修者倒是难能看到几个。 女萝介绍道:“尊上,这万归海市之中,最大的商铺叫做玄龟阁,是万归仙岛自己开的,里面各种药材,法符,灵药,应有尽有,更可以把自己的东西卖到里面去。” “我知道。” 江晨淡然以应,两人交谈间,来到城中间处那座看似皇宫一般的殿宇之前,当然,这里并不是皇宫,因为大门口巨大的牌匾上面写着“玄龟阁”三个字。甚至,就连这座大宫殿的顶上,也铸造了一尊巨型玄龟,似乎要腾空飞去。 “二位,不知你们是哪一门哪一派的?或者是散修?来玄龟阁是卖东西?还是来买东西的?” 眼见着江晨、女萝二人来到,当即便有几个弟子迎了上来,这几个弟子,身穿着法衣,手拿拂尘,眼神精光电射,肉身气息强横,肉身修为都是八重神勇,九重通灵境界的人。这种境界,在世俗之中,是武学宗师,而在仙道门派,却就是一个小弟子。不过他们手上的拂尘,发出丝丝的法力,似乎是一件灵器,而且身上多处法力隐隐,还藏有强大的灵器,或者法器。 一看就是身价不菲的大门派弟子。 “散修,我来寻找海山道友,麻烦你们通知一声!” 说话间,江晨身上不经意的散发出一缕气息,顿时,庞大威压汹涌而出,让得几位迎宾弟子瞳孔一缩,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诚然,散修无法与名门大派的弟子相比,但那只是对于一般的普通修者而言,如果是真正的高手,情况自然大不相同。 眼前之人,虽然自称散修,但一身气息澎湃如渊,深不可测,只是一缕外泄,就压得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可见修为高深莫测,绝对是散修之中的高手。 顶着莫大威压,一人勉强保持着镇定,出声问道:“敢问这位道........前辈,不知你寻找海山师兄,所为何事?” “还能是为何事?” 江晨笑着道:“天下修者大都知道,万归海市是做生意的地方,我来这里,寻找海山道友,自然是为了买东西。”说话间,他扔出几瓶丹药,落在几人手上,刚好每人一瓶:“劳烦诸位通告,些许丹药,算是报酬。” “这........” 几个守卫迟疑间,打开瓶子一闻,药香扑鼻,脸上纷纷露出喜色。 “不愧是前辈高人,出手就是阔绰!” 当下,为首那守卫连忙恭敬道:“前辈,请随我来,先到里面等候,我这去通知海山师兄!” “好。” 江晨应声,在一位守卫的引领下,进入了一个客厅之中落座,立时便有侍女奉上茶水灵果,招待的十分热情。 “尊上,这里好像布满了大阵啊!” 打量着房间,女萝忍不住的出声说道。 对此,江晨满脸的不以为意:“毕竟是仙道十大门派之一万归仙岛的产业,有些防护措施,也理所当然!” 说话间,他已感应到有人来到,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微微笑容。 “不知是哪位道友前来?海山有失远迎,还请万勿见怪!” 来人赫然正是江晨此行想要寻找的海山道人,他一进来,就热情非常的打招呼,目光自女萝身上一扫而过,诧异之色刚刚闪过,就停在江晨的身上,只一眼,他就在恍然之间见到了前所未见的恐怖深渊,不可测度。 “在下江晨,冒昧来访,不速之客,海山道友不介意便好,谈何见怪?” 伸手不打笑脸人,江晨亦微笑应声,随即,没有半点废话,直接切入正题道:“听说海山道友得到了一块神奇的木头,正好,江某修炼的是一种木系神通,需要各种灵木,所以就过来看一看!” “江道友的消息还真是灵通!” 海山眼睛一亮,坐了下来,他手掌一番,出现了一块漆黑的木头:“这就是我得到的那块神木,不知江道友怎么看?” 这块木头,巴掌大小,扭扭曲曲,好像一个人形,有些似人参,但没有根须,木质带着紫黑色,好像紫檀,但又不是紫檀,看见海山拿在手里,其重无比。 江晨当即伸过手去,将之拿到手中,这才发现,就这么一小块树木,居然足足有四五千斤之重。 “丝毫不见法力波动,单凭肉身就轻而易举的拿起四五千斤的重物,这位江道友的修为,当真深不可测!” 见状,海山神情中明显显现出几分奇异的神采。 江晨故作不知道:“敢问海山道友,这是什么树木?我从来没有见过?不过我好像从其中汲取不到木灵真气。” 闻言,海山脸上顿时浮现出几分尴尬之色:“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此物经过我多次豢炼,无论是真火煅烧,还是用水浸泡,也都无法炼化,用什么飞剑都无法斩开一点缺口。所以可断定它必是一件天地奇珍无疑,若是江道友想要,只需一件宝器,我便就把这件天地奇珍拱手相让。” “一件宝器?” 江晨用一种打量白痴的眼光看着海山:“海山兄,这块神木实在太贵重,江晨无法承受。还是你自己拿着修炼吧。” “没有宝器,三十件灵器也可以。” 海山似乎也知道,这块木头奇异了一点,但实际上用处不大,江晨见过之后,明显兴趣大减,于是连忙松了松口。 “这宝贝太贵重了,以江某数百年苦修而成的木系神通都融化不了,肯定是一件天地瑰宝,如果能够参透其中奥妙,肯定能够到达长生秘境。海道友还是拿给识货的人,说不定能够换一件道器。” 江晨兀自摇了摇头,调侃的表情,溢于言表。 “江道友何必调侃于我?” 海山摇头苦笑道:“我是新收了十多个弟子,一时候之间,没有灵器级别的飞剑法衣赐给他们。这大海茫茫,若是不会飞行,那简直寸步难行。碰到凶猛的海兽,都难以自保。这样,只要江道友能够拿出二十口飞剑,我就把这块神木给你。” “也罢,既然如此,就权当是帮道友一个忙好了。” 江晨叹道:“也是巧了,江某来之前,曾经炼了一批灵器级别的飞剑,于我也无甚大用,便与海山道友做了这笔交易。”说话间,他一挥手,从袖子里飞出了二十道剑光,化成二十口指头长的飞剑。 “这.........” 海山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眼见这二十口飞剑宝光灿灿,绝对是属于最上乘的灵器,可称之为绝品灵器,剑气凌人,威力强悍,怕是比之宝器也不差多少了,当下,他连忙道:“这太贵重了。” 二十件绝品灵器,价值之高,几可等若是二十件宝器了! “贵重吗?于江某而言,却也不算什么。” 江晨笑着道:“方才若是海山道友咬着硬要一件宝器,那么,道友最后得到的,可能就只是一件最普通的下品宝器,但海山道友步步退让,很是得江某人的欣赏,所以,这二十柄绝品灵器级别的飞剑,合该海山道友所得。” 闻言,海山不由得为之一愣,他忽地想起,大约前辈高人都是如此性情古怪,言行任意所至,不可测度,但既然江晨这么说了,他也只能恭敬应道:“江道友高义,海山在此谢过了。” “不过是一场公平交易罢了,何须道谢?” 江晨说话间,翻手将掌中的黑色木块收起,随之起身道:“叨扰许久,江某也是时候离开了,告辞。” “恭送江道友。” 海山不是笨蛋,此时,他也明悟过来,那黑色木块怕不是凡物,不过,如今交易已经完成,面对江晨这样深不可测的存在,他可不敢有半点歪念头,反而恭恭敬敬的送江晨与女萝离开了玄龟阁。 登上造化神舟,女萝当即便忍不住的出声问道:“尊上,那块木头到底是什么宝贝,居然值得二十柄绝品灵器级别的飞剑?” “当然是一件无上至宝。” 江晨笑道:“等下你就知道了,说起来,这场交易,终究还是我占了便宜,那二十柄飞剑,权当是补偿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