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5集:造化神舟,太一门徒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55集:造化神舟,太一门徒

“妖神诀,大湮灭术........” 肆意吸收着妖神幸无尘的记忆,将他所会的功法与大道神通,尽数纳入脑海之中,零乱的记忆随之浮现,但很快,就波澜平复,异象消失。 “太差了!” 江晨忍不住一声轻叹:“相比于轮回道人,区区一个长生秘境的凡人界修者,着实算不上什么,罢了,还是往海外一行吧。” 虽然,有的时候,量大能够顶得上质变,但是,如果两者之间差距太大,这一条可就不怎么适用了。 江晨自斩一剑前,修为已经达到造化天功第五重,绝不在此方世界最顶级的强者之下,如今想要补全身体损伤,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凡人界的灵气太低级了,完全满足不了他的需求,所以,他只有海外一行,另寻机缘。 “诸天神器,奉我诏,造化神舟,降!” 心念既动,自刚刚浮现的零乱记忆之中,涌出一道咒令,伴随着江晨祭出,顿时,虚空破裂,一艘足有百里庞然的巨大神舟,轰然现世而出。 “出自阳神世界的造化道神器之王,经过诸神世界的天地本源孕化,已然有了至宝之资,威能无限!” 不知不觉间,一道信息浮现脑海,江晨早已习惯,只微微摇头,便就招呼着女萝登上造化神舟,向着海外破空驶去。 “轰隆隆........” 虚空破碎,造化神舟入海,只听得一阵轰然巨响,掀起万丈波澜,激荡海域,震动方圆万里。 海洋之底,万里方圆之内,一条条深不见底的海沟,纷纷坍塌,连带着两旁的山脊也全部陷了进去。 海水瞬间浑浊,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却有一条犹如银色蛟龙的灵气长河,穿梭而起,没入虚空,进入江晨体内,修复身体损伤。 这是潜藏海底的大地灵脉,寻常修行者是万万动不了的,但在江晨面前,只一个呼吸,便就吸收殆尽。不过,凡事不可太尽,所以,他到底还是留下了灵脉源头,千百年、上万年后,灵脉自会再行凝聚。 “轰!” 因灵脉闹动,忽见海水炸开,冲出一条巨大的蛟龙,鳞甲漆黑,头颅狰狞,上面还长着一只螺旋纹的黑色独角,卷起一道旋风,朝着造化神舟就扑了过来。锋锐如剑的牙齿,能咬穿钢铁,嘴角滴答着粘液,凶威赫赫,然而,撞在造化神舟的浩元天罡之上,顿时就被弹飞出去,崩断了满嘴牙齿。 “是一条初踏神通秘境的毒蛟,我来杀它!” 女萝自跟随江晨,得到一缕造化元气,修为迅速精进,已然到了昔日不敢想象的境界,只是苦无机会出手,如今见状,当即露出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态。 “也罢,让你练练手也好。” 虽然心知以造化神舟的威能,莫说区区一个初踏神通秘境的毒蛟,就是天界的真龙下凡,也未必能够攻破,但江晨稍作思量,还是应下了女萝的请战。 虚空门户开启,女萝手执一柄红光灿灿的神剑腾身而出,来到了半空上,气势攀升,法力震荡,掀起阵阵潮汐。 “铮!” 惊闻一声高昂剑鸣,这柄得自江晨的绝世神剑,哪怕被封印了绝大部分的威能,但在女萝的催动之下,还是绽放出了近乎无与伦比的耀眼剑芒,剑气森然,割裂一切,斩杀万物,无物不可催,血色红光一闪之间,便就将蛟龙的鳞片斩裂,在其身上撕开一道长长的口子,差点将之一分为二。 鲜血倾泻而下,竟然泛着黑色,落入海水的一瞬间,周围的鱼虾等等之物,纷纷漂浮而起,翻起了身子,已经被毒死,片刻之后,这些死亡的鱼虾纷纷腐蚀,消亡一空。 “嗷!” 遭逢重创,毒蛟口中发出一声凄厉惨叫,张口喷出一股毒液,化作丝丝缕缕的细线,弥漫空中,包围而来,封锁了四周。 “孽畜,休得放肆!” 女萝不慌不忙,纵身而起,挥手之间,又是一道赤色剑光破空,神兵锋芒所向,将丝网硬生生斩断,剑势不止,再度斩在毒蛟身上。 “噗嗤!” 神剑锋芒,无可阻挡,坚固的龙鳞也无法抵挡,如单薄的纸张,一划即破,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骇人伤口。 “可惜了,女萝修为太差,得到炽阳剑的时间又太短,否则,若能炼化一道禁制,纵然这毒蛟堪比阴阳境修者,也不够她一剑杀的。” 造化神舟船头甲板之上,江晨坐看海上战斗,口中肆意点评,丝毫不顾忌,远处海面之上,十余道流光破空,停在了不远之处,他们一边打量着造化神舟,一边还不忘看向前方海域正在与毒蛟搏杀的女萝。 “噗嗤!” 海域之上,女萝察觉到了被人窥视,当下不再留手,一身阴阳境修为完全爆发,炽阳剑忙所向,一剑便就将毒蛟斩杀,随即,转过身来,冷眼看向两个不速之客:“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在此窥视?” 流光倾泻,浮现出十余道身影,为首一人赫然乃是一个身形高大的青年,他目光一转,扫了一眼女萝,复又转眼看向造化神舟,眼中闪烁出贪婪之色,却又在瞬间隐匿不见,只口中傲然发声道:“你们是什么人,胆敢扰乱海域秩序,定然是妖魔邪道无疑,我太一门弟子,替天行道,行功德之法,理清天下秩序,还不赶快跪下,认罪俯首,或许还有一命,如若不然,休怪我等手下无情!” “太一门好大的威势!” 女萝闻言,心中警惕,可想到背后是江晨,她的修罗之身早已被炼化成人形,也就定了心神,冷然笑道:“不知你们从哪里看的出来我们是妖魔邪道的?” “哼!” 另一个太一门弟子昂然道:“安敢狡辩,我张元师兄既然说你们是妖魔邪道,你们就是妖魔邪道!” “太一门果然霸道!” 女萝回之一声冷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不就是想要杀人夺宝吗?我可没少听说,你们太一门仗着势力强大,有着压制其余九大宗门的力量,就打着大义的名号,高举道德的旗子,依仗功德的幌子,排除异己,横行天下,见到宝物,就大肆抢夺,比魔头还魔头,还妖孽还妖孽!” “妖孽,放肆!” 闻言,张元顿时勃然大怒:“我太一门替天行道,布法天下,镇压妖魔,重建仙道秩序,乃是不世之功,岂能被你污蔑?诸位师弟听我号令,此妖孽为祸世间,当诛!” “杀!” 一众太一门弟子纷纷提运法力,浩瀚波动,席卷四周。动神通,一上来就是黑日风灾,黑风狂暴,遮蔽大日,十余位弟子全部催动,连成一片,形成一体,有了质的变化,更加可怕,宛若末日的号角,吹响了灾难的来临。 “哈!” 造化神舟之上,江晨缓缓立身而起,他的脸上,一抹森然杀意,迅速闪过:“好一个太一门,果然霸道!” 此玄黄大世界,有十大仙道门派,太一门位列第一,而且其势力是其它九大仙门之和,势力庞大,横行天下。 三千年前,太一门有一杰出弟子名为玲珑,仙缘深重,因有成仙异象,被太一门所迫,叛出门派,创立了只招收女弟子的玲珑福地,如今成为十大仙门之一。 一个弟子,创建的仙门就可达到这一地步,可见太一门的可怕。 太一门本为天界灾难天君创立,以三千大道中的大灾难术作为镇教神通,以永恒天君炼制的仙器..........永恒神炉,作为镇教法器。 太一门控制着玄黄大世界第一帝国大玄帝国,资源无尽,门派弟子,福利之高,天下无双。 凡是太一门的弟子,修成神通秘境第三重罡气境,才能称之为真传弟子;修成神通秘境第五重天人境,就能被赐予称号为真人;修成神通秘境第七重金丹境,就能被太一门在名字中加一个“一”字。 相比之下,同为仙道十大门派之一的羽化仙门,只要成为神通秘境,就可为真传弟子,而在太一门,却要达到第三重才有资格,这就是差距。 如今的太一门,有着整合十大仙门,镇压妖魔的大志向,也想着重订秩序,规范道德,制定天罚,可也正是因此,行事霸道,唯我独尊。 “轰隆隆..........” 惊天巨响声中,黑日风灾彻底爆发,风暴席卷而来,下方的一层海水,直接就被湮灭,如同风龙怒啸,摧灭一切。 这是大灾难术的一个分支,太一门的招牌神通。 女萝见状,不由得脸色大变,连忙迅速后退,退回到造化神舟之上,她虽然已有阴阳境修为,但在这股力量面前,依旧不足称道。 “杀伐果断,有意思!” 江晨见状,不禁感到有些意外,他是何等人物,自然看得出来,这群太一门弟子怕是看上了自己的造化神舟,起了杀人夺宝之意,大体名门正派,都喜欢在动手之前,打出降妖伏魔的旗号,好让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这并不出江晨意料,但他本以为对方只会出动一两个弟子,毕竟是太一门的高徒,肯定心性高傲,却没有想到,他们到一点也不自持身份,一出手就群攻而上,务求一击必杀。 “可惜,你们挑错了对象!” 面对无尽风暴,江晨脸上不见丝毫畏惧之色,只见他缓缓抬起手来,造化神舟之上,顿时浩元汇聚,旋搅风云,形成一个巨大漩涡,释放出无穷吞吸之力,仍凭黑日风灾狂啸,尽都没入其中,被漩涡吸收殆尽。 “这..........” 本以为势在必得的一击,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惊骇一幕入眼,顿时看傻了一众太一门弟子。 “不知阁下何方高人?” 到底不愧是这些太一门弟子的为首之人,张元一个激灵,便就反应过来,心知自己等人可能招惹了大敌,能够如此轻描淡写的接下他们众人的合力一击,修为之高,至少也在金丹境界之上。但他作为太一门的弟子,自不会轻易低头,开口询问,虽多了几分谨慎,却并无畏惧。 “这很重要吗?” 江晨淡然道:“我倒觉得,你与其问这个问题,还不如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在我面前保住性命。” “你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 江晨笑着道:“当然是要杀你们的意思。” “杀我们?” 闻言,张元微微一怔,随即口中哈哈大笑道:“试问天下,仙道九宗,魔道七门,妖道五宗,谁敢杀我太一门的弟子?” 言语之间,尽显狂傲,哪怕,明知眼前之人修为绝世,远胜过他们,但依然毫无畏惧,因为,他们是太一门弟子,纵观天下强者,但还从没有谁敢公开杀戮太一门徒。 “太一门的弟子,很了不起吗?” 江晨嗤笑道:“看来,你们太一门还真是高高在上太久了,真以为天下间没人敢杀你们么?” “你大可以试试!” 张元傲然道:“倘若今天我们之中,只要有一个弟子死亡,天上地下,三千大世界,将再无你立锥之地!” “是吗?” 江晨一声轻笑,笑容中,一股可怕的杀意弥漫,只见他微微翻动手掌,造化神舟之上的漩涡猛然一滞,随即逆转开来,一道黑色光芒呼啸破空,在不及眨眼的瞬间,径直贯穿了张元的身体。 “噗!” 还来不及做出半点反应,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张元整个人便就化作了一抹烟尘,消散在风中。 “你........” 余下一众太一门弟子不禁脸色大变:“你竟敢杀了张元师兄。” “别急,你们很快就可以和他一起上路了。” 江晨森然冷笑,漩涡转动一瞬,黑光铺天盖地,笼罩而下,一瞬之间,便就将那些太一门弟子尽数绞杀。 “尊上威武!” 女萝看得满眼星光,但随即,却又忍不住的担忧道:“可是,您就这么杀了太一门的弟子,恐怕会有后患!” “无妨。” 江晨淡然道:“尽管让他们来寻仇,大不了,灭了太一门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