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2集:邪王,石之轩!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42集:邪王,石之轩!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石之轩,便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不仅身兼魔门花间、补天两大门派的传承,更自创出幻魔身法和不死印法两种盖世神功,仗之纵横天下,所向披靡,被誉为最有希望一统魔门六派的人。 但很可惜,如此人才,最终却倒在了一个“情”字下,慈航静斋以当时最杰出的传人碧秀心舍身饲魔,毁掉了这个惊才艳艳的魔道高手,从这里可以看出,慈航静斋的手段,着实非同小可。 这也是江晨决意覆灭慈航静斋的原因。 魔不可怕,可怕的是,披着名门正派的外衣、打着拯救天下、但实际上却在奴役天下百姓的佛! 甚至,很多时候,魔比佛,更令人激赏,亦如眼前的邪王石之轩。 江晨静觑着眼前之人,他能够感觉到,眼前人的功力深湛,绝对已经达到大宗师的级别,可气息却稍显紊乱。 疑惑间,却见石之轩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但是眼中的冷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缓缓抬起右手朝着江晨,口中道一声:“坐。” “好。” 没有丝毫的迟疑,江晨当即入座, 石之轩亦随之坐在江晨对面,然后,为江晨斟上一杯酒,笑道:“所谓目的,不值一哂,怎胜对酒当歌,请。” “多谢。” 江晨执杯与石之轩对饮,不得不说,这位魔道第一高手,引起了他很大的兴趣,补天阁的无情,狠辣,花间派的潇洒,谈笑风雅,能够将这截然不同的两种理念完美融合,这等修为,足可位列天下顶尖! 对饮过后,放下酒杯,石之轩忽地将目光投向亭外的蓝天白云,稍作沉默,他方才一声叹息,原本冷酷的眼神忽然转为温柔,露出缅怀回忆的神情,语气出奇的平静,似在自这自语的道:“慈航静斋从此不复存矣” 江晨笑着道:“这不正和邪王之意。” “未必。” 石之轩轻叹道:“那毕竟是她的师门,纵然始终敌对,我心中亦难开怀。” 江晨却道:“江湖传闻,邪王石之轩的不死印法已有破绽,但如今看来,传闻,终究只是传闻。” “破绽?” 闻言,石之轩眼中不禁闪过一丝追悔、回忆,半响之后,方才满怀遗憾的叹息道:“我的确有破绽,但并非如外人所言,是我的不死印诀出现了的破绽,而是当初的‘秀心之死’,让我留下了心灵破绽。” “碧秀心?” 江晨微微一笑:“我知道她,慈航静斋上代的圣女,最杰出的传人。” “当日宁道奇找上幽林小筑,趁我心神杂乱胜了我一招,只是我太过骄傲,没有任何的辩解,只是留下不死印卷,那是我此生最大的成就,结合佛魔两家大成的不死印法,随后我化身‘裴矩’这个身份,入的朝廷,她不是一直想要天下大治么?她不是一直想要天下太平么?那我就给她一个盛世,我与隋朝苦心经营十余年,治西域,争靺鞨,招抚契丹,吸纳百济新罗,唯有高丽” 说到这里,石之轩缓缓的合上自己的双眼,口中沉声道:“唯有高丽,一战之下,十年之功,毁于一旦。”他说话间,话语低沉,压抑,就如同雷雨天前的乌云一般,压迫的人喘不过气来。 “当你回到幽林小筑的时候,碧秀心已经死了。唯有石青璇,若是你想要破开心灵的破绽,那么除非你大彻而悟,或者石青璇死,只可惜你的心太软。” 江晨叹息开口,若让旁的人听到,肯定会用看傻瓜一样的目光看着他,邪王石之轩会心软?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然而,石之轩却忍不住乍然猛睁双眼,一抹讶色自眼中一闪而过:“你明白?” “我明白。” 江晨叹道:“你也明白,可惜,你已经疯了。” “是啊,我已经疯了,” 石之轩亦忍不住的为之一声叹息:“我也很明白我自己,此时此刻,一半的我乃是真正的邪王,还有一半的我,是那个跟秀心在幽林小筑的石之轩。” 世人皆言,石之轩人格两分,但并非是补天阁与花间派的两个人格,而是邪王与石之轩的分格。 “送你一样东西。” 江晨说话间,翻手取出一颗淡黄晶体,放在石之轩身前。 “邪帝舍利?!” 石之轩诧然:“这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我寻了鲁妙子的助力,悄然进入杨公宝库,取出了这件魔门圣物。” 江晨笑着道:“虽然,我抽出了大半精元,造就了寇仲与徐子陵,但剩下的精元与魔气,相信也足够你重攀顶峰了。” 石之轩笑问:“你不怕我重攀巅峰之后,杀了你?” “如果你有这个能耐的话,尽管来杀我便是。” 江晨哈哈笑道:“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说话间,只见他探手伸出,一掌发力,落在邪帝舍利之上,顿时,舍利浮空而起,澎湃精元与无量魔气,汇成一条洪流,源源不绝的灌入邪王石之轩体内。 “回源魔能!” 乍然承受无量魔力,饶是以石之轩的修为,亦忍不住感到有些难以承受,但他毕竟不是一般人,当下运转补天阁秘法,开始熔炼灌入体内的庞大魔力,顷刻之间,元功提升,进入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魔性,人性,分裂的人格,逝去的过往,在这一刻,尽数浮现,是曾经纵横天下的邪王,亦是曾经温情无限的石之轩,魔道,人道,天下道,诸般国王,尽都化作点点华光,是魔之幻影,熔炼生死之极。 “唔!” 江晨见状,脸上不禁浮现出几分兴奋之色,他缓缓收回手掌,轻轻一拍,长声笑道:“不错,不错,比我预想之中来的还要强!” 失去外力冲击,邪帝舍利缓缓落在桌上,被江晨收起:“还剩下两成精元,虽然不多,但应该足够了。” 就在此时,石之轩清醒过来,周身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庞大气息,竟是还在慈航静斋的尘心老尼之上。 江晨笑着道:“恭喜邪王,重登顶峰!” “我果然没有猜错,你比任何人都懂我。” 再睁眼,眼中再无半点迷惑,竟是打破心障,更胜往昔巅峰状态的邪王石之轩,他看着江晨,口中淡然道:“我要来杀你了!” “很好!” 江晨话音方落,惊见石之轩身上,一股气息透发,魔意森然,两人中间的石桌当即崩裂,碎石乱飞,猛击而出。 神色一凛,江晨身影挪移,整个人瞬间向后爆退,直退出十数丈远,随即,抬手虚空一握,三尺光剑,凝聚成形,庞然剑意冲霄,形成一道十数丈长短的恐怖剑柱,携无匹威势,当空劈斩而落。 “轰!” 偌大石亭,在这一剑之下,轰然破碎,乱石崩陨中,一道卓然身影,拔空而起,魔气散发,身影瞬间分化数十上百道,如神鬼幻影,无尽杀招,从四面八方,全都向着江晨围攻而来。 面对邪王幻魔影杀,江晨怡然不惧,脚不移,身不动,光剑在手,瞬化千百剑光,绵绵密密,周身交织,铸就无边剑网,仍凭石之轩攻杀快疾,也透不过剑网封守。 “这就是你的巅峰吗?” 江晨皱眉沉声:“无需顾忌,拿出你的全力,别让我后悔,拿出邪帝舍利三成的精元与魔力来助你。” 激战之中,闻得江晨言语,石之轩微微一怔,眉眼一凛,随即,魔意冲霄,轰然爆开,目光所向,尽是杀意滔天:“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