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1集:吃人的仙子!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41集:吃人的仙子!

帝踏峰顶,风云汇聚,强者之争,搏命之战,随着剑光生辉,战火高燃,渐渐逼上顶峰,展开最激烈的生死相搏。 为护山门,宗派传承,静斋老尼秋水长剑在手,一身剑意高涨,一举突破死关极限,进入前所未有的至高境界。 江晨吞纳风云,剑意冲霄,三尺光剑转动之间,吞吐剑芒,撕裂虚空,无边剑意铺洒,压迫空气扭曲变化,火海生波,隐见赤火凤凰,张开双翅,微微扇动,便有不可思议的炙热高温,弥漫四周。 “结束了。” 淡然开口,冷漠话语,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却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肃杀之气,在炙热高温中,令人难承其威。 静斋老尼只觉得压力临身,体内玄功运转,冲破往昔巅峰,一身内力尽数灌入手中秋水长剑,锋芒所向,一道璀璨长虹,横贯天空! 逼上极限,超越极限,为了守护慈航静斋,此时此刻的静斋老尼,已经不惜一切代价,亦将性命豁出。 瞬息极致,极致交锋! 江晨绝式一剑,老尼搏命一击,绝世双剑,各自逞雄,毫不留情的强势出击,不可计量的庞大力量撞击,帝踏峰顶之上,弥漫周遭的白雾好似煮沸的开水一般翻腾怒涌,重重劲风,呼啸而出,席卷四方。 “尘心师祖早在数十年前,便已经大宗师境界的高手,又闭关潜修多年,修为更是深不可测,怕是已经触及传说中破碎虚空的至高境界,那魔头武功再强,也不可能是尘心师祖的对手!” 峰顶之上,山门之前,所有慈航静斋的门人弟子,都看着场中的激烈战斗,每个人的眼中都透发出一股自信,即便,此时此刻,她们武功被废,脸色苍白,依旧如此,近乎盲目的相信,只要在坚持片刻,哪怕那魔头没有死在这一剑之下,也会重创,到那时,尘心师祖定能将他降服! “轰!” 战斗进行到了最后,进入白热化的状态,秋水长剑锋芒所向,剑势如虹,赫见无尽狂猛风浪之中,凌厉剑光,倾吐无边肃杀,笼罩天地。 江晨依旧淡然自若,翻手之间,转动三尺光剑,顿时,强大的剑气爆发,以江晨的身体为中心,轰然席卷八方。 “铮——” 高昂剑鸣,激荡风云,赫见江晨挥手一斩,锋芒所向,周遭虚空俱都被凛冽剑气充斥,化作骇人气浪,怒涌而出。 “锵!” 再闻一声刺耳锐响,无边气浪中,秋水长剑铿然断裂,随即,尘心老尼犹如风中一片枯叶,惨然飘退。 “噗!” 落地瞬间,身子还不及站稳,张口便是一股鲜血狂喷而出,尘心老尼不禁满脸灰暗:“你.........废了我的武功。” “你可知道,我欲邀请各方大宗师,论道战神殿,本来,以你的武功修为,也是有资格前往与会的,可惜..........” 江晨叹息道:“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是慈航静斋的人,以宗教左右皇权更迭,为了天下大计,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任慈航静斋继续存在。” “看来,今日慈航静斋,难逃毁灭之劫了。” 尘心老尼道:“我愿将敝寺财富、并慈航剑典双手奉上,只求你,不要累及无辜弟子性命。” “好说。” 江晨淡然道:“不过,她们的一身武功却是保不住了。”这数百静斋弟子,各个都身怀武功,其中更是不乏一流高手,若是放任她们安然离去,那么,他镇压慈航静斋,还有什么意义? 毕竟,山门只是死物,只要人在,完全可以另立山头,再建一个慈航静斋,这是江晨所不能容忍的,所以,虽然不杀,但武功还是要废的。 “阿弥陀佛。” 眼见江晨脸上冷漠神色,心知江晨决意,难以更改,尘心老尼口宣一声佛号,低声道:“多谢尊驾大量。”说话间,她自召唤周遭静斋弟子,闻得慈航静斋就此就要烟消云散,数百门人,上至长老,下到刚刚入门者,皆忍不住的为之痛哭流涕。 一个美女流泪,尚且令人难耐心中同情,何况此时此刻,足足有数百个,哭声似哀鸿,便是铁石心肠也要为之动容。 江晨本也以为自己会如此,但他错了,虽然晦暗不明,但他道心坚稳,远在自己的想象之上,哪怕红颜如玉,在他眼中也不过是红粉骷髅。 “老师。” 就在这个时候,徐子陵终于姗姗来迟,在他身后,还跟着上千名士兵,原是因为他跟在江晨身后,沿途遇见不少被江晨废了武功的静斋弟子,不得不发出信号,召集山下的大军上山,如此一来,却倒让他错过了一场惊世大战。 若换做一般人,肯定十分后悔,但徐子陵不同,随着他武功越高,越偏向无为,暗合道家思想,因此,并未太过失望。 江晨见了,赞赏一笑:“你来得正好,慈航静斋已经被我攻破,诸般弟子门人,皆已被废去武功,你安排人手将她们遣散了,然后把这里得财物运走,赈济灾民。” “是,老师!” 徐子陵接令,连忙招呼麾下士兵行动起来,江晨却自看向尘心老尼,轻声笑道:“你们自诩佛门正道,却坐拥无数财富,无视天下百姓,天灾人祸,而我虽毁了你们慈航静斋,却以你们的财富救济了无数百姓,你说,你我之间,谁才是魔?” “这........” 尘心老尼闻言,不由得为之一怔,足足半响之后,方才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萎顿下来,眼神虽逐渐涣散,但却前所未有的清澈:“阿弥陀佛,原来,是我们一直走错了路,罪孽,罪孽啊........” 一代绝世高手,就此陨落。 慈航静斋,也终于走到了毁灭的尽头,数百弟子都被遣散,山门一空。倒是大军搜查之时,发现了巨量财富,数额之大,丝毫不在净念禅院之下,骇人听闻。 众所周知,出家人不事生产,但却坐拥如此庞大的财富,再加上强大的武力护持,虽然,她们明面上与世无争,但实际上,可以说,他们才是这个时代最大的世家阀门,是寄居在天下百姓之上的剥削者。 一旁,方才将慈航剑典奉给江晨的徐子陵彻底沉默了,原来,看似纯洁美丽的静斋仙子,都是靠民脂民膏养出来的! 在这个纷争不休的混乱时代,百姓们都已经食不果腹,千古孤鸿,饿殍万里,但她们,却还靠着所谓的百姓供奉,吃着山珍海味,穿着绫罗绸缎,然后打着天下百姓的名义,口口声声要替天下百姓挑选明君,说起来,就让人觉得可笑,更可悲! “这里的事情,交给你了,我还要去见一个好朋友。” 没有理会徐子陵的感慨,江晨拿了慈航剑典,当即下了帝踏峰,与宁道奇别过之后,便就往岭南方向而行。 他欲邀天下高手,论道战神殿,但放眼天下,有资格入他眼的实在不多,满打满算,也不超过五人,除开三大宗师,第四位,便是岭南宋家的天刀宋缺! 行不过百十里,江晨忽地停下了脚步,因为,前面路旁,有一方小亭,亭中有人,已经等候他许久。 “尊驾终于来了,石某已经等候多时。” 眼见着江晨来到,亭中之人当即发声相邀,江晨应声而至,只见亭中一张石桌之上,摆满了酒水菜肴,很是丰盛。 “哈!” 口中一声轻笑,江晨施施然踏入亭中:“看来,阁下对我很感兴趣,说出你的目的吧,邪王石之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