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8集:登顶帝踏峰!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38集:登顶帝踏峰!

帝踏峰,帝踏峰! 位于雨蒙山深处的帝踏峰,常年笼罩在一派白茫茫的雾气当中,显得格外的神秘,更兼有奇门阵法,是以,深处少有人踏足,但这并不是帝踏峰出名的原因。 原因在于帝踏峰上,有着一个传世已久的古老门派:慈航静斋! 自地尼著出慈航剑典,建立慈航静斋,多年来,与魔门一脉争锋,日渐发展壮大,已是天下间最顶尖的正道大派,甚至,能够左右天下大局,这一点,从他们派出当代传人师妃暄下山,手持和氏璧代天选帝便可看得出来。 历来,皇帝都被称之为天子,而她们,作为选帝之人,岂非自诩为天,可见这群女人的野心之大,令人惊骇。 慈航静斋,就矗立于帝踏峰顶,隐匿于白雾之中,没有人知道她们有多少弟子,但是没有人敢小觑她们的存在。 净念禅院被江晨覆灭之后不久,慈航静斋当代斋主梵清惠便就离开了慈航静斋,召集佛门四大圣僧以及有着中原第一高手之称的大宗师宁道奇,欲要击杀江晨,为了空大师、为净念禅院报仇。 自梵清惠离开之后,慈航静斋一直处在高度戒备之中,虽然,她们并不畏惧任何强敌,但此番强敌,能够以一己之力覆灭净念禅院,可见其实力深不可测,因此,虽然表面上没有怎么样,私底下却是暗暗调集派中高手,加强了帝踏峰的防御。 江晨、徐子陵,师徒二人,一前一后,沿着陡峭的山道,向着高耸入云的帝踏峰顶缓缓行去。 诚然,慈航静斋被誉为正道第一大门派,确实也做了不少事情,但这些事情,于天下苍生,实无多少益处。 这个门派,以一己之念,妄图左右天下大势,无论她们的初衷是好与坏,江晨都不想让她们在继续存在下去。 山风冷冽,吹打在江晨的身上,却是令得江晨的表情愈发坚韧,心中的杀意,更加的磅礴,随时可能爆发而出。 后方,徐子陵不得不尽可能的与江晨保持距离,那股杀意太过凛冽,纵使他如今的武功已经堪比顶尖一流高手,依然难以承受。 沿着石阶而上,江晨走得很慢,也很坚定,他并不想妄开杀戒,就好像他穿越几个世界。虽然也有不少人命杀伤,但却从来不肯肆意妄为,胡乱开杀,这是他心里的一条底线,也是他做人的原则之一,不过,既然慈航静斋想要左右皇权,江晨现在出手,自然也没有半点的心理障碍。 渐渐地,天色风云突变,万里苍穹之上,无声无息之间,有着大片的黑色云层缓缓挪移而来,遮掩了半边天空。 江晨却是浑不在意的踏步上前,一步步的直登山顶,那里,是他现在的目标所在,杀意所向,当者披靡。 “咻!” 没过多久,两道破空风声便骤然响起,随后两个青年女子自山上飞奔而下,出现在江晨的面前,挡住了其前进的道路。 江晨一脸的淡然,双眸之中透发着一点冷漠肃杀,微微抬了抬头,看向二女,这二女相貌清秀,身着白色衣裙,却是半点出家人的模样,这应该是慈航静斋在帝踏峰上设下的第一道关卡: “来者止步,报上名来!” 其中一女眼见着江晨一身冷漠气息,显然不是什么善碴,但此处毕竟是她们慈航静斋的门庭所在,倒也不好无缘无故的发恶,当下连忙微微抱拳,沉声开口问道。 “在下的姓名,岂是你们有资格询问的,退下!” 江晨冷然开口出声,言语之间,冰冷的不带一丝一毫语气,眼前这两人虽然是慈航静斋的精英弟子,但也不过是一流高手而已,对于江晨这样的绝世强者来说,杀不杀对于他毁灭慈航静斋并没有多大的影响,所以,江晨对她们没有丝毫的兴趣。 闻得此言,二女顿时目光一凝,警戒起来,另一名女子当即沉声喝道:“哪里来的狂徒,胆敢跑到这里撒野!你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是你该来的地方么?” 那女子说话间,神色颇为的自傲,以她的修为自然发现不了江晨的武功深浅,只是,身为慈航静斋的人,天生有着一股高傲,再加上这里又是慈航静斋山门所在,实力雄厚,自是不把江晨这个来历不明的外来者看在眼中。 江晨懒得理会这般话语,而是顿了顿,继续抬脚迈步而上。唯有在更后面,甚至是山顶的那些人才值得他出手。 “该死!” 眼见着江晨竟然不理会他们,径直向着山上而行,二女不由得为之大怒,一身剑意勃发,直逼江晨。 近日,山下有大军汇聚,封堵山门,正是慈航静斋凶吉难料之时,需要加紧戒备,哪能容人轻易闯上山门,当下,身形一掠,齐向江晨扑来。 身为慈航静斋的守山弟子,二人俱都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长剑出鞘一瞬,凌厉锋芒,眨眼便就刺至江晨身后。 “退下!” 惊闻一声冷喝,江晨背后,突兀罡气爆发,席卷而出,只听得“咔嘣”一声,两柄长剑齐齐断裂,二女也被震飞出去,摔落在十余丈外,口吐鲜血,满脸惊骇:“可恶,我们的武功........被破了!” 没有理会两个守山弟子,江晨顾自踏步上前,继续赶路,一步步沿阶而上,澎湃杀意,如同江潮气浪,骇势滔天。 无可阻挡的人,无可阻挡的脚步,江晨强势闯山,但凡再遇到慈航静斋阻挡之人,再没有半点留手,目光所向,剑气迸发,凌厉肃杀,虽未致人死地,却将她们的功力尽数吸纳。转眼之间,已经有十数个慈航静斋的高手倒在了江晨的脚下,而此时,江晨却已快要登上山顶了。 “咻——咻——” 前行间,一道道破空声再度响起,而伴随着声音的出现,又是几个慈航静斋的高手出现在了江晨的面前。这些人的修为比起之前那些又强横了不少,一个个的,都是一流顶峰的高手。 没有半句言语,没有半分停留。江晨坦然踏步向前,冷漠的目光,缓缓扫过眼前几人,带着一丝难以言说的肃杀冷厉。 “天下间,没人能够挡得住江某的脚步。” 话语淡然,却有着一股肃杀悄然弥漫,不见江晨如何动作,眼中自有剑光迸射,伴随着他的目光所向,几乎在几人出现的刹那,一道凌厉的剑芒,便是落到了他们的面前。 一击,斩断她们手中的长剑,再一击,赤色剑芒,划破虚空,带着尖锐刺耳的颤音,推进向前,攻向众女。 眼见着那一道赤红色剑芒破空袭来,众女的心中皆忍不住的为之一寒,眨眼一瞬,便就贯穿了他们的身体,带走了她们毕生的内功修为,亦带起一蓬鲜血,飞洒半空 血雨纷纷,是染着生命的殷红,将原本圣洁的帝踏峰圣地,渲染的如同地狱森然,令人一眼看去,触目惊心。 几乎与此同时,帝踏峰顶峰之上,慈航静斋也收到了强敌来袭的信息。 十余位长老齐齐破关而出,她们都是和梵清惠同一辈分的弟子,虽然,武功不及梵清惠,却也并不弱于魔门之中的那些顶尖高手,再加上数百慈航静斋门人,她们有自信能够面对任何敌人。 穿过七重木门,江晨登上山顶,眼见着慈航静斋门人汇聚,阵势之大,丝毫不在净念禅院之下,他脸上非但没有半点畏惧之色,反而更浮现出一抹冷厉:“好,很好,好一个慈航静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