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7集:翻手镇魔门!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37集:翻手镇魔门!

?_?I>E?c?r?1??D#R??0?qg??k??eyj?o?1?#??n??Lb?=??........” 乍闻江晨长声相邀,一阵隐隐约约的笑声传来,似从天外响起,初始之时如情人间的低声私语,轻吟悦耳,使人心旷神怡,不禁要倾神聆听。 动听的笑声渐渐扬起,回音在空中盘旋荡漾,又像是在人心底响起,根本无从寻找其根源,声音勾魂夺魄,如一只纤纤玉手在拔弄着人心中的琴弦。 “哼,妖魔鬼魅,故弄玄虚!” 虽是重伤在身,但双方世仇,难以消解的恨意,令得梵清惠口中当即便是一声轻嗤,只是,如此一来,顿时牵动内伤,口中闷哼,再见呕红。 “真是没有想到,堂堂慈航静斋之主,竟然也有这样的一天。” 宛若银铃般的笑声回荡,无尽的诱惑蔓延,只见一位衣饰素淡雅丽、脸庞深藏在重纱之内的女子突然出现在场中,迎风站立。 她的身形婀娜修长,头结高髻,纵使看不到她的花容月貌,也能够感受到她那迫人而来的高雅风姿。 只看她站立的姿态,便有种令人观赏不尽的感觉,又充盈着极度含蓄的诱惑意味。 在她身后,亦站立着几个女子,其中一个最是吸引人,只一双完美无缺的玉足就可以使得世上绝大部分男子趋之若鹜。 为首的女子娇笑道:“江少侠今日真是大发神威,一举杀掉四个秃驴,又重伤梵清惠和宁道奇,让本宗主好生佩服啊!” 江晨脸上神色一派淡然,缓缓转头看向祝玉妍,口中淡然道:“祝宗主到底要说什么,在下虽然厌恶佛门,但对于你们魔门,同样也没有什么好感,莫非祝宗主觉得在下真气消耗过大,想要尽起魔门高手围攻在下?” “江少侠说笑了。” 祝玉妍娇声笑道:“我魔门虽然被这群自诩正道的和尚道士称为旁门左道,却也不是无端嗜杀之辈,何况,我们双方向来没有恩怨,本宗主哪里会有这种想法!只是听说梵清惠这个老尼姑太不要脸,竟叫了好几个帮手前来暗算江少侠,本宗主这才率领着圣门一众精英前来协助江少侠,不想江少侠神功盖世,不但破了几人的围攻,还将他们斩于剑下,真是可喜可贺!” “祝宗主倒是有心了!” 江晨也不点破,径自缓缓言道:“祝宗主若是想杀了自己的生死之敌,尽可动手,只是这宁道长却不行,位列三大宗师,他是在下看重之人,他之命运,在下自有决断,不需你等插手!” 闻得此言,祝玉妍身后几人面露不平之色,正要开口大骂,祝玉妍却率先开口道:“如此,谢过江少侠!” 她言笑晏晏,走向前去,居高临下看着梵清惠道:“梵清惠,你我相斗了这么多年,今日却要死在我的手里,真是天意啊!” 说到这里,她忽地面色一变,满含愤恨的道:“论武功修为,你我相差无几,但每一次都是你呼朋唤友,不是召来这个就是召来那个,让我功败垂成,今日倒是有趣,四大圣僧死了,曾经的天下第一宁道奇也重伤垂危了,真是天赐良机,你准备受死吧!” “死有何欢,死又何苦?” 纵使面对生死危劫,梵清惠也不愿意在死对头面前示弱,更何况,就算是她真的不顾颜面的示弱,对方也不见得会放过她,左右不过一死,她何必自损颜面,平白堕了自家慈航剑典的威名。 “外门邪道,终究难登大雅之堂,你也就只能趁着这个时候,才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但邪不胜正,纵然你今天杀了我,日后,也自然会有正道高手,将你铲除。” “是吗?” 祝玉妍脸上满是笑容,丝毫不为梵清惠言语所动:“可惜,纵然真的有那么一天,你也看不到了,今日,你必死无疑!” 梵清惠昂然道:“要杀就杀,何必废话!” “那你就去死吧!” 魔门六派,慈航静斋,向来是针锋相对,不死不休的老对头,眼见着梵清惠没有半点畏惧之色,祝玉妍大感无趣,当下抬手一掌击下,就要将梵清惠毙于掌下,却见梵清惠面露微笑,正静静地看着她。 “不好!” 心中突然泛起几分警兆,祝玉妍连忙向后急退,然而,纵然她反应迅捷,身形如电,但到底还是迟了一步。 “与我一起陪葬吧!” 一声疯狂大笑,满含决然之意,生死一瞬之间,梵清惠尽提毕生功力,冲破极限,不惜一切代价,引爆了自身。 “轰!” 惊天巨响,一瞬迸爆,当世最顶尖的一流高手,慈航静斋之主,自爆了!漫天血肉横飞,携着摧灭一切的恐怖威能,轰然席卷周遭。 未及时刻,祝玉妍连忙将天魔力场全开,但面对一个同级高手不惜一切代价的自爆,却也受了波及,一股沛然大力冲击在后背上。她气血涌动,五脏六腑好似碎裂一般,受了不轻的伤。 江晨看着满身狼狈的祝玉妍,方才的高雅气度,此时此刻,早已全无,不禁暗自感觉有些好笑,口中带着几分幸灾乐祸悠然道:“祝宗主,吃了亏,可要接受教训啊,下次杀人的时候可要记得别说太多废话,否则,一不小心就会阴沟里翻了船,虽然,这次不过受了一点轻伤,但下一次,搞不好连命都会弄丢。” “你..........” 闻得江晨满含嘲讽的言语,祝玉妍不禁满脸阴沉,阴沉的几乎都要滴出水来,若换做一般人,胆敢如此嘲讽于她,她早就出手了,可偏偏说这话的人是江晨,携诛杀四大圣僧、打败宁道奇、梵清惠的无上神威,她虽然对自己的武功很自信,可还没有自信到会自大的以为自己能够胜得过江晨。 江湖之上,到底是强者为尊,在这一点上,魔门执行的远比正道更加彻底,所以,纵然心中愤怒之极,但祝玉妍还是尽可能的保持着冷静,口中冷然道:“这点就不劳烦江少侠操心了,我们走!”言语罢,她当即便要转身,准备离开。 一众魔门高手见状,连忙紧跟着就要离去,这里可不是什么善地,佛门四大圣僧就是前车之鉴,要他们在此多做停留,还真有些心惊胆颤的意味儿。 却不曾想,他们还未来得及动身,江晨突然开口道:“等等,边不负留下!” 此话一出,场中气氛顿时肃然起来,阴癸派诸多高手顿时严阵以待,就连祝玉妍也忍不住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冷眼看向江晨,似是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但她还是强压下怒意,沉声问道:“江少侠这是何意?” “没什么。” 江晨淡然应声道:“只因我知道,此人是个淫贼,若是在下不见此人,他还能活着,今日既然见到,断不能容他逍遥法外,还请祝宗主交出此人,以免得伤了贵派与在下之间的和气。” 毕竟一派之主,祝玉妍哪肯轻易交出自己的属下,毕竟,边不负再怎么不堪,也是一名顶尖一流的高手,战力难得,当下,她回之一声冷哼,口中回绝道:“江少侠怕是有些强人所难了,莫非真以为我们阴癸派是吃素的不成?” “一招,生死自负!” 根本没有与祝玉妍打口水仗的意思,江晨抬手之间,一掌轻推,顿时,天地元气疯狂汇聚而来,聚成一股狂风怒啸,澎湃掌力,击在河面之上,只听得“轰隆”一声大响,震耳欲聋,河面之上,竟尔掀起一道足够数十丈高下的水柱。 “杀!” 水柱冲至顶峰,崩散开来,瞬间化作成千上万道水剑,晶莹剔透,锋锐无双,带着尖锐刺耳的破空厉啸,如一场大雨倾盆而下,直奔阴葵派一众高手头顶斩落。 “不好!” 没有想到,江晨居然说出手就出手,丝毫没有一点天下第一高手的节操,阴葵派众人骤然遇袭,躲避已然来之不及,只能各施手段,强行抵挡。 七色流转,剑雨倾盆,是无可言说的锋锐,霎时之间,整个天地都被肃杀的剑气所笼罩,所有人只感觉心头一堵,似乎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仓促之间的抵挡,根本起不到应有的作用,顷刻之间,已有数人重创。 “噗!噗!噗.........” 密集的剑雨,似有针对性的直指边不负,面对千百道凌厉水剑的绞杀,饶是边不负自持武功高强,也抵挡不住,瞬息间,就被数十上百道水剑贯穿了身体,鲜血飞洒间,已然倒毙当场。 而伴随着边不负的死亡,纷纷剑雨,也随之消散,一众阴葵派高手,虽然各自负伤累累,但总算活了下来,彼此相互对视一眼,均有几分劫后余生的庆幸。 “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吧。” 江晨淡然道:“希望魔门别再犯到在下手里,否则,在下也只好出手,将魔门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拔除。”说罢,他也不理会脸色铁青的祝玉妍,一步踏出,便就来到重伤的宁道奇身旁:“宁道长,咱们该走了。” “去哪儿?” 宁道奇问道。 “慈航静斋。” 江晨幽幽叹道:“出家人本应该淡泊名利,干涉皇权,插足天下大势,这个门派已经没有再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宁道奇惊道:“你疯了,竟然想灭了慈航静斋?如此一来,魔门岂不是要一家独大,到时候,怕是祸乱难休?” “区区一个慈航静斋,灭了就灭了,值得大惊小怪吗?” 江晨淡然道:“至于魔门,有江某人在,他们掀不起什么大浪,这天下乱了这么久,也时候该一统了。” 宁道奇沉默下来,半响之后,方才问道:“江湖传说,你在灭掉净念禅院之后,将传国玉玺交给了寇仲,难道,你竟选了他?” “世家门阀,高高在上,他们已经不适合再做统治者了。” 江晨淡然道:“寇仲则不同,他出身贫苦,又得了我一些传承,足以统一天下,开创出一个太平盛世,走吧,时间不早了,徐子陵召集三千好手,已在三天前出发,按照脚程,此时应该已经抵达帝踏峰下了.........” “看来,这一趟,老道是非走不可了........” 话音袅袅,两人已然回到河中小船之上,原本静止不动的小船,沿着流水向前,不多时,便就消失在了一众阴葵派高手的视线之中。 待得出了洛阳城,江晨当即带着宁道奇,一路御风而行,不过一天时间,便就来到帝踏峰下。 正如江晨所言,此时,徐子陵率领三千精锐,已经来到帝踏峰下,按照江晨的指示,他并未主动发起进攻,就在山脚处扎营,三千精锐,隐隐然布成阵势,将帝踏峰的各处出口尽数封锁。 “老师。” 见到江晨到来,徐子陵连忙恭声施礼。 江晨微微点头,先向身旁的宁道奇道:“宁道长身上伤势未愈,便请营中休息去吧。”宁道奇也不推诿,当即应声,徐子陵连忙安排士兵引他离开,这时,江晨方才问道:“怎么样,山上可有动静?” 徐子陵道:“昨天晚上,山上有人下来,想要夜探军营,不过被我给击退了。” “很好。” 江晨道:“走吧,随我上山一观,看看传说之中的慈航静斋,究竟何等深不可测。”说罢,他自踏步上山,徐子陵连忙紧跟在后。 “家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师徒二人入山不久,便见山道旁立有一碑,虽然久经风吹雨打,满是岁月痕迹,但字迹婉转,隐约之间,仍然有一股犀利的剑意透发。 “好凌厉的剑意。” 修成长生诀,天人感应最是灵敏,徐子陵当即眉眼一凛,只觉得眼前好似有一柄锋锐的神剑,破空直刺而来。 “不好!” 心念既动,徐子陵连忙抬手,霎时,须弥幻空,风云之势尽为之引,伴随着他一掌退出,澎湃掌力激涌向前。 “轰隆!” 一声巨响,气浪翻卷,徐子陵诧然回神,山道旁的石碑却在巨响声中,轰然炸裂开来,顿时,漫天碎石横飞,烟尘荡荡。 “这........” 徐子陵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走吧。” 江晨却自踏步向前,直往山上,现在,他对慈航静斋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说不得,能有意外的收获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