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5集:天津桥下风云起!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35集:天津桥下风云起!

天津桥下,河水湍急,有一老者正在悬空垂钓。 一叶轻舟,横在离岸五丈许处,随着浪涛摇摆起伏,竟没被水流冲带往下游去,船上则是一位峨冠博带的道人,留着五缕长须,面容古雅朴实,身穿宽厚锦袍,显得伟岸如山,正凝神垂钓,颇有股出尘飘逸的隐士味儿。 “宁道奇。” 江晨缓缓踏步而来,立于天津桥上,居高临下,俯视下方,虽然从来未曾见过,但他还是一口就叫出了道人的名字。 此时,似是感应到了江晨的到来,宁道奇嘴角顿时逸出一丝笑意,凝神注视手中垂丝,忽然面露喜色,像小孩子得到宝物般嚷道:“鱼儿上钩啦!” 钓丝缓缓离水,赫然竟是空丝,没半个钩子。鱼丝在半空荡来荡去,宁道奇就真的钓到大鱼般一把揪着,手中还呈示出大鱼挣扎,快要脱钩,鱼身湿滑难抓的动作景像,全无半点做作,真实至极。 一番工夫后,宁道奇终把无形的鱼解下,钓竿回复本状,宁道奇熟练的把“鱼”放进鱼篓去,封以篓盖,然后转头朝江晨瞧来。 那是一对与世无争的眼神,瞧着它们,就像看向与这尘俗全没关系的另一天地去,仿佛能永恒地保持在某一神秘莫测的层次里,当中又蕴含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量,从容飘逸的目光透出坦率、真诚,至乎带点童真的味道。配合他古雅修长的面容,有种超乎凡世的魅力。 江晨见状,却自一声轻笑,口中朗声道:“宁道长可知道,在刚才的那段时间内,在下有一万次杀你的机会!” 宁道奇望着江晨,悠然自若道:“那尊驾为何不动手?” 江晨道:“净念禅院数百僧众,在下已经杀得腻了,更何况,宁道长号称中原第一高手,若是不能一会,岂非一大遗憾?” 宁道友摇头道:“这些都是虚名,尊驾何必挂怀?再说以尊驾的境界,不是已超过了贫道了吗?” “宁道长倒是识趣的很,不错,这中原第一高手的位置的确得让让!”江晨微微笑道:“只不知宁道长此番所为何来?” 宁道奇幽幽一叹道:“昔年贫道曾借阅《慈航剑典》,答应日后为她做一件事,贫道此来便是了解这段因果,还望尊驾恕罪!” 江晨洒然笑道:“在下还以为宁道长会以天下苍生说教,如果真是那样,在下宁可多花费一番手脚也要将宁道长诛杀在此,不过,既然宁道长是为了却昔日因果,却也合情合理,来,让在下好生领会一下宁道长的修为。”说话间,他身上气息蓦然生变,竟化虚幻魔影,突兀消失在远处,下一刻,便已凭空出现在宁道奇身前三尺处,抬手一掌,轻飘飘的拍了出去。 宁道奇袖袍鼓胀弯拱,一股磅礴连绵的气劲自他的衣袖中涌出,将来到眼前的手掌挡了一挡。随即身子往前冲出,似扑非扑,若缓若慢,矛盾的感觉教人头痛欲裂,偏又是潇洒至极。他右手虚按胸前,左手往前拂出,变掌为爪,抓向江晨手掌。 “很好。” 眼见对手应招自如,江晨脸上反露出一抹微笑,翻手之间,掌力倾吐,化作洪流滔滔,怒涌而出。 宁道奇见状,连忙双手一扬,周围的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化作了金玉,筑起坚固高墙,强行一阻浩荡洪流。 “砰!” 突来沉闷声响,船身一震,竟尔开始沿着水流,向着下游飘去。 心知自己面对的是前所未见的强敌,宁道奇凝心静气,修为提至巅峰,脸上显现出似孩童弄雀般的天真神色,左顾右盼的瞧着两手虚拟的小鸟儿腾上跃下,追逐空中嘻玩的奇异情况。 诧然,江晨只觉得眼前出现了一株树,而鸟儿则在树丫间活泼和充满生意地闹玩,所有动作似无意出之,却又一丝不苟,令人难以分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何为虚,何为实? “有意思。” 江晨何等修为,自然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宁道奇悟的是虚实之道,正所谓虚能生气,故此虚无穷,清净致虚,则此虚为实,虚实之间,态虽百殊,无非自然之道,玄之又玄,无大无小。 心念一动,江晨背后,突兀腾起一只火红巨鸟,凤凰展翅,千里翱翔,火羽翻飞之间,衍生出无数可怕的毁灭洪流。 面对自然之道,有什么比天地浩劫更具优势呢? 宁道奇全身袍袖无风自动,须眉瞩张,形态变得威猛无涛,一拳向上击出,连续作出玄奥精奇至超乎任何形容的玄妙变化,却又是毫无伪借的一拳,轰在火焰洪流之上。 甫一接触,宁道奇顿感不好,火焰炙热,乍然触碰,宁道奇只感觉自己的手都快要腐化了,甚至于脑中也出现一丝混沌,他的心境顿时露出一个破绽,连带着虚实变幻的自然领域也露出了一丝破绽。 江晨微微一笑,五指虚空一握,凤凰翅膀伸展,一根赤红羽毛飘落下来,化作凌厉锋刃,瞬间出现在破绽之处,摧枯拉朽般将自然领域斩破,然火羽去势不减分毫,不偏不倚,正好斩在宁道奇的左边肩膀之上。 “噗!” 虽是虚幻羽毛,却蕴藏着一股无与伦比的炽热剑气,携焚天之威,无可抵挡,顿时便再宁道奇肩膀之上划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鲜血飞洒间,宁道奇身形一颤,连忙向后急退,直退了好几十丈远,落在河岸之上,方才稳住身体,但脸上神色,却是萎靡不堪。 足下发力,小舟突兀止住去势,停在河流之上,但闻江晨悠然叹道:“宁道长,再不让佛门高手出来,恐怕你就要没命了!” “阿弥陀佛!” 就在此时,只见河岸两旁,各走出两位老僧,口中高宣佛号,四人气势隐隐相连,散发出可怕威压。 而在宁道奇的身边,也多了一位青衣女尼,不是别人,正是慈航静斋的当代宗主梵清惠。她虽是跟宁道奇一个辈份的人,面容看起来却像是二三十岁的女子,仙姿倾世,与师妃暄也相差无多。一身更增添了一股超凡脱俗的气质,让人心中生出一股自渐形秽,只能远远膜拜,不敢稍有不敬的感觉。 那女尼拿出一粒丹药,递与宁道奇,看他服用好转之后才站起身来,看向江晨,口中沉声道:“江施主,你已入了魔道,为了天下苍生,贫尼望施主能够悬崖勒马,放了小徒师妃暄,然后随我回慈航静斋,每日聆听佛法,洗去心中戾气!” “哈!” 闻言,江晨当即回之一声轻笑,他看都不看向梵清惠,径直问道:“就凭你们几个废柴?也罢,你们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在下正要领教佛门魔威!” “我佛慈悲!” 四僧同喧佛号。 四僧声音不一,声调有异,道信清柔,智慧朗越,帝心雄浑,嘉祥沉哑,可是四人的声音合起来,却有如暮鼓晨钟,震荡人心,可把深迷人世苦海作其春秋大梦者惊醒过来,觉悟人生只是一场春梦! “想要渡我?可惜,你们的道行太差!” 江晨脸上神色转冷,抬手之间,虚空一握,顿时,真元汇聚,凝成一柄三尺光剑,流光溢彩,映着天地风云,美轮美奂。 “剑一!” 杀心既动,没有丝毫留手,江晨一出手,便是最凌厉的杀招,三尺光剑,锋芒所向,直指四大圣僧之中的帝心尊者,这一剑,他就要杀灭一个敌人!nt 记住手机版网址:

上一篇   第1234集:和氏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