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2集:伏魔,灭佛!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32集:伏魔,灭佛!

“那你们便给净念禅院陪葬吧!” 森然话语,冷然肃杀,言语间,也不见江晨如何动作,顾自踏步向前,沉稳步伐,如踏山岳沉重,巍然震动地面。 一老一少,两名知客僧拳掌并行,威猛无涛,直奔江晨劈打而来,然而,却在击到江晨身前三尺之外时候,便就撞在一堵无形气墙之上。 “砰!” 沉闷声响,如撞钟鸣,如丧钟鸣,庞大劲力,自无形气墙上反震而出,两名知客僧难承巨力,顿时倒飞而出,撞在山门墙上,头破血流,惨死当场。 “你” 师妃暄见状,不由得为之惊怒莫名。 却见江晨挥袖之间,解开她双腿穴道:“先前你不是说,佛祖不会放过我的吗?现在,我要你亲眼见证,净念禅院毁灭!” 话音落,他自踏步向前,师妃暄连忙紧跟而上。 此时,护院武僧已经发现有外敌入侵,数十位武僧手持熟铜棍,结阵迎击来犯强敌。这些武僧,各个都是江湖一流高手,结成大阵,威力倍增,便是顶尖高手见了这等阵仗,也要大感头疼。 净念禅院,作为与慈航静斋齐名的佛门圣地,自有无量佛威,方能护持圣地,不被外魔侵扰,一般江湖人士,绝无胆量,敢擅闯此处。然而,江晨可不是一般的江湖人士,威势也自不同。 “你们挡得住江某的脚步吗?” 面对护寺武僧阻路,江晨一声冷哼,步伐所向,踏落地面,顿生无穷浩力,飞沙走石,护寺武僧结成的大阵,瞬间便被冲破。 “啊!” 一声声的惨叫,一道道的身影抛飞,江晨脚步所向,无可披靡,护寺武僧死伤惨重,地面都被鲜血染红。 “魔头!” “纳命来啊!” 宗教之恐怖,不在于武力强弱,不在于势力强弱,在于他们的信仰恐怖,纵然江晨展露盖世武力,护寺武僧已然奋力相搏,殊死搏命。 “魔又如何?” 乍闻魔头之称,似受触动,江晨脑海之中,乍现一点零乱记忆,随即,双目隐有血光透发,无穷威势,扫荡而出: “如果所谓的佛,就是你们这般模样,那么,吾宁成魔,沉沦六道,永坠魔劫!” 染血的杀戮,血染的魔路,江晨魔念乍起,杀意滋长,举手投足之间,皆拥有无可估量的磅礴巨力,挡在他身前的禅院僧人,无一生还。 “住手!” 就在此时,惊闻一声大喝,随即,众僧人两旁退避,却见一个年约六十来岁的老僧由内向外,缓步走出,挡在江晨身前。 “不嗔大师小心!” 师妃暄跟在江晨身后,眼见老僧阻路,连忙出声提醒,惹得江晨回头瞥了她一眼,嗤声道:“自身难保,你还顾得上他人?” “阿弥陀佛。” 宣一声佛号,不嗔大师直面江晨,怒然喝问道:“老僧不嗔,见过尊驾,敢问尊驾为何如此辣手,竟然杀我佛门弟子,还挟持师仙子!” “不嗔?” 江晨冷笑道:“你如此质问与江某,心中难道便无嗔念么?名为不嗔,其实不然,以江某人看,你应当叫万嗔才对。” 不嗔正欲说话,一旁却闪出一个身材极其高大伟岸的黑壮和尚,他手持一根碗口粗的精铜禅杖,直往江晨脑袋砸来,嘴里却用用狮子吼般地浑雄之音大喝道:“好个魔头,竟然敢来我静念禅院闹事,还杀死我禅院弟子!看佛爷超度了你!” 见状,师妃暄连忙急声大喊:“不痴大师小心,你不是他对手!” “迟了!” 眼见着精铜禅杖马上就要砸到头顶了,江晨一声冷哼,眼中精光一闪,顿时,一道神光自双眼射出,直射到禅杖之上,内蕴磅礴劲力,无可匹敌,一击之下,径直将那不痴僧人生生击飞。 这时,一旁又闪出两个僧人,却是不贪、不惧,加上开始出现的不嗔,不痴,正是净念禅院四大护法金刚。 眼见不痴莫名败退,再加上师妃暄提醒,知道来敌强悍,非一般人可以相比,当下,不贪连忙道:“魔头厉害,非一人之力可敌,咱们一起出手,降服了这个杀害我禅院弟子、挟持师仙子的魔头。” “阿弥陀佛,我佛虽然慈悲,亦有金刚怒目,正要降妖伏魔!” 四大护法金刚当即身形瞬变,四人结成阵法,金刚拳、般若掌、伏魔剑、疯魔杖,齐展佛威浩荡,威势无涛,赫势直扑江晨而来。 “既然你们口口声声想要降妖伏魔,那么,江某便成全你们,让你们好好见识一下,魔的厉害!” 眼见着四大护法金刚联袂来袭,阵法加持之下,爆发出超乎常人想象的庞大威能,但江晨脸上却不见丝毫畏惧之色,一股浑浑魔意,自他身上散发而出,造化天功运转,转入毁灭之极: “魔式,吞陨!” 劲力流转,魔势张狂,卷动风云,形成一个庞然漩涡,四大护法金刚攻势,所有力量,尽都被生生吞入漩涡,随即,魔流倒转,震力爆发,一股庞然大力,如同浩荡洪流,轰然倾泻而出,片刻之间,便将四大护法金刚尽数淹没。 “呃” 闷哼惨叫,是佛者饮败,四大护法金刚齐齐倒飞而出,摔落在十数丈外的地上,个个口喷鲜血,眼见着是活不成了。 “昔日,释迦摩尼涅槃之前,曾言:‘吾涅盘后,法欲灭时,五逆浊世,魔道兴盛。魔作沙门,坏乱吾道,着俗衣裳,乐好袈裟,五色之服,饮酒啖肉,杀生贪味。无有慈心,更相憎嫉。” 江晨冷然嗤道:“以江某之见,你们便是佛祖口中所说的加入佛门的魔,以佛门弟子的身份破坏并倒乱佛门的正法。你看看你们,穿着锦斓袈裟,住着金铜宫殿,杀生,贪昧,全无半点慈悲心,似尔等四人,虽名唤不贪、不惧,不嗔,不痴,可是贪嗔痴很,你们哪样没有,说江某是魔,其实你们才是披着袈裟的魔!” “你” 本已遭受重创的不嗔、不痴四人,再闻江晨冷笑讽刺,顿时真元暴乱,伤势加剧,口中鲜血狂喷,暴毙当场。 “不嗔大师!不痴大师” 师妃暄抢上前去,连声呼喊,最后,她满含愤恨的看向江晨:“四位大师德高望重,你怎忍心下手杀害他们性命?” “德高望重,不见得吧。” 江晨嗤笑道:“我那一击,不过是将他们的力量返还给他们,虽令他们重伤,但还不至于死,他们之所以吐血而亡,不过是因为他们发现,他们才是真正的魔,师姑娘,难道,你不是这么认为的吗?” “你强词夺理!” 师妃暄向来口才上佳,可这一会儿,面对江晨所言,她却当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一时心绪纷乱,难以自持。 “跟我走吧,看我来为你们佛门清理门户!” 江晨大笑着踏步向前,步伐很是缓慢,但每一步,都似踏在了阻挡者的心坎上,周遭僧人纷纷退避,退避不及者,顿遭浩力袭身,纷纷倒飞而出,吐血而亡。 “阿弥陀佛!” 中心铜殿近在眼前,就在此时,突来一声佛号,随即,梵华阵阵,耀眼闪烁,赫见殿门大开,一个手托三尺铜钟、年约四十来岁的僧人缓步而出。 这僧人身材修长潇洒,鼻子平直,长得眉清目秀,上唇的弧形曲线和微作上翘的下唇,更拱托出某种难以言喻的魅力,嵌在他瘦长的脸上俊熙非凡,更透着一派悠然自得。下颔宽厚,眼睛深邃而明亮秀亮的脸显得宝相庄严,教人看得舒服自然,只是若有若无间有着一丝怒火。 “你就是了空?” 江晨轻声笑道:“听说你修的是闭口禅,我以为,怕是你做错了太多事情,不敢在佛祖面前开口吧!” “阿弥陀佛。” 再宣佛号,了空沉声道:“我修闭口禅,是修持,今日为尊驾破己修持,乃是要行不动明王、怒目金刚之举。” “不就是想杀江某吗?” 江晨轻笑道:“来,拿出你的能为,来杀我!”说话间,他身上自有一股气息蔓延,顿时,天地一片沉寂,肃杀凝重,让人感觉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 “玄黄变,逆龙开道!” 天功造化,武经极变,只见江晨缓缓抬手,顿时,天上云流蹿动,大地震颤不休,玄黄动荡,真元凝聚,竟尔化作一条金色神龙,抬起巨大狰狞的头颅,张开血盆大口,仰天长啸,声动四野,一时天地皆惊。 “是龙?!” 师妃暄以及一众汇聚而来的禅院僧众,见此异状,不由得为之大惊失色。 “嗷!” 一声龙吟,风云瞬动,但见金色神龙盘旋半空,携无与伦比的庞大力量浩荡翻涌,赫势直扑了空大师,远远看去,那张大口的狰狞模样,一口便能吞没了空。 “不好!” 不清楚这金色神龙究竟威能如何,了空大师哪敢硬挡,当下连忙闪身避让,他亦是当世顶尖高手,修为之高,登峰造极,千钧一发之际,避开金龙扑击,只是,他虽然避开了,可他身后的那些禅院僧众可就没这份能耐了。 “快逃!” 神龙之威,谁敢抵挡?面对这传说之中的上古神兽,一众禅院僧人想也不想,纷纷向后爆退,那些反应慢的差点骂娘,恨不得爹娘多生两条腿。 “轰!” 神龙不世之威,轰然击落,瞬息之间,便就将地面之上的一些建筑夷为平地,通天彻地的巨响让大地都为之颤抖,砖石碎片,一时间朝着四面八方四射,借着龙威劲力爆发,席卷四方。 虽然,禅院僧人大都习武,甚至,很多人都是一流高手,但在龙威之下,依旧弱小的不堪一击,顷刻之间,便有数十位僧人在这一击之下被吞没,死伤难辨。 “可恨呐!” 了空大师见状,顿时目眦欲裂,再见金龙一击之后,便就消散,他顿时明悟,此乃江晨武功通神,但他自持修为,并不示弱,当下口诵佛号,抬手之间,三尺铜钟被他抛在半空,滴溜溜的旋转起来,在阳光照耀下,散发出璀璨光芒。 双手合十,梵音迭起,了空大师尽起一身修为,佛功运转至极限,身上竟好似有点点金色光芒散发,背后更有一尊明王法相,隐约浮现。 “不动明王,慑服外道!” 了空大师奋力一击,击在三尺铜钟之上,随即,浩瀚佛音波散开来,震动空气为之掀起阵阵涟漪,似有点点佛门真言时隐时现,庄严慈悲,度生决杀! “很好!” 江晨哈哈笑道:“这才是值得令人期待的对手,了空,你值得江某动用这一招!”言语落,气势升腾,顷刻之间,玄黄怒涌,无匹毁灭之力,瞬息爆发: “道武:一元初始!” 乍现脑海的零乱记忆,本能一抬手,竟尔祭起无上道武,无匹玄力,汇聚一处,凝化一道剑柱冲天,雄势直劈,了空大师全力一击,无数真言,照面一瞬,便就被得陨灭大半,随即,剑柱破空,眨眼间便就逼至了空大师面前。 了空大师闭目合十,口中低低颂念佛咒,轻而快,似歌非歌,似语非语,三尺铜钟悬浮身前,滴溜溜的转个不同,被他以佛门玄功,倾力灌注,化铜墙铁壁,直面眼前这亘古未见的不世强敌。 金光中,他脸上的神色似慈悲,似肃杀,慈悲做怜悯天下万物,肃杀为伏魔凶狠杀戮,谁又知道,哪一面才是佛之真容? 低低梵唱,从小变大,瞬间响彻周遭! 铜钟鸣响,钟声回荡,眼光下,似有无数金光反射,是佛,是魔,是不可思议的搏死一击,令得在场僧众,纷纷为之震撼。 然而,就在众人目瞪口呆之时,通天剑柱已然破空劈斩而来,在一片灿灿金光之中,狠狠地劈在三尺铜钟之上,瞬息之间,漫天庄严的梵唱突然停顿,喧闹的天地顿时怪异无比的静止了下来。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焦聚在那金光中的两道身影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