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集:天魔入手,再寻剑典!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30集:天魔入手,再寻剑典!

生死幻灭,无情磨练,江晨运转造化天功,无情炼化诸多邪帝杂念,从中提炼出自己想要的诸多信息。 恍惚间,江晨好似来到了一个黑色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到处都是魔气升腾,宛若是一方魔界,江晨神识散发,不多时,便就自散乱的信息洪流之中捕捉到一门功法,正是魔门十卷天魔策中最上层的绝学: 道心种魔大法! 入道第一,种魔第二,立魔第三,结魔第四,魔劫第五,种他第六,养魔第七,催魔第八,成魔第九,魔极第十,魔变十一,魔仙十二。 且不说轮回天赋,江晨造化天功大成,也自有神异加身,是以不过片刻的功夫,便将十二层“道心种魔大法”全都记熟。 谨记着,他又寻得了紫血大法、天魔秘、刑遁术、花间游、姹女大法、子午天罡、紫气天罗、天心莲环、魔相诀以及补天道等诸多魔门绝学,尽都是记载于十卷天魔策上的绝学,更兼有许多秘闻、关窍,俱都为江晨所得。 十卷天魔策,内容本就十分浩瀚,又杂在诸多邪帝残念之中,挑拣起来十分不易,江晨这一闭关,便是三天时间,不眠不休,终于大功告成,但这般行为,却是把与他同行的鲁妙子吓了一大跳。 “呼——” 呼出一口浊气,江晨缓缓睁开双眼,却见鲁妙子正目光炯炯的站在罡气罩外看着自己,见得江晨醒转好生欢喜,双眼肿胀犹如两个核桃,好生憔悴,倒是吓了江晨一跳,连忙问道:“鲁大师,你这是?” 鲁妙子喜道:“你终于醒了,你可知道,你已经在这里坐了整整三天了,可急死老夫了,怎么样,可有收获?” 江晨笑道:“十卷天魔策,已尽入我手。” 鲁妙子却失落道:“这样啊,倒是让老夫白欢喜一场。还以为能见到先生大战魔门的场面呢。” “鲁大师不必着急。” 江晨笑着道:“我欲召集天下高手,开一场前所未有的武林盛宴,到时候,魔门之人也不会缺席,少不了一场争斗。” “哈!” 鲁妙子大笑道:“那我拭目以待了。” 江晨翻手将邪帝舍利收入腕表空间,那里面所谓的精元,他一点也没动,毕竟,以他根基之深,可不是那些邪帝可以相比的。 “此事已了,鲁大师可以回转飞马牧场了,在下则要往东都洛阳一行!” 和氏璧可是好东西,江晨不想错过,因此,与鲁妙子道别之后,他便踏上了前往洛阳的路途。 洛阳,汉为东都,到隋依然沿袭。地处河洛平原,与长安东西相对,秦汉关中就就指包含这两都在内的广大平原地区。四面都有群山环抱,初入雄关镇守。易守难攻,在华夏古代前几千年,这里都是文化政治中心,最繁华的地方。 得关中者得天下,李密就倒在了洛阳跟前,不然历史肯定会改写。关中良好的地理环境和肥沃土地,占据关中,据关而守,只要别太废,默默发展个几年,就可以聚兵百万,横扫天下,历来得天下者大都是这样玩的。 不比先前,此番,江晨一路缓行,足足花费了数月时间,方才来到洛阳背面,入眼便是巍峨壮阔的洛阳城,数十丈高下的城墙,还有十余丈宽的护城河。一股沧桑厚重的气息,让所有第一次来洛阳的人,都会震撼无比,驻足而观。 江晨自北方来,到达的自然是北面的徽安门,这是洛阳外郭城门,进入外郭城,里面有宫城,另有护城河城墙。这是江晨来到大唐第一次见到如此恢弘的城池,比之长安,更盛三分,压下心头震惊,江晨方才随着人流正式进入城内。 相比于其他地方,洛阳的治安明显好上许多。世家门阀虽然不利于统治,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起码在乱世,被门阀世家控制的地方,黎民百姓还是要少受些苦楚的。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发散着思维。江晨不知不觉就绕过宫城,来到天津桥畔,这是大唐里最出名的桥,几场大战都在这里进行的,包括师尼姑和绾妖女的二十年决斗,属洛阳八景之首,一架数十来丈近百丈的石桥,对现代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存在,没有钢梁,没有拉索。在没有起重机,挖掘机的年代,这是怎么建成的? 静立桥头,望着滔滔洛水,江晨突然感到心中一片宁静。 剑雨纷纷,天下第一,从死亡中复生,江晨早已经不再是纯粹的现代思维了,强大的力量,让他的思维突破了原有的禁锢,更让他的心态和意志经过洗礼,有了很大程度的改变,但也让他感觉到,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左右着他的人生。 就好比他眼下的这具身体,似乎有着了不得的来历,脑海之中,不停浮现的零乱记忆,虽然残破的没有头绪,但他总是有种莫名奇妙的感觉,他觉得,那本就是属于他的记忆,他得全部找回。 强大的身体,本身就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只不过自己并不能动用罢了,他所谓的修炼,快速的提升,不过是靠着自己的修行,引动潜藏的力量,才能够让自己一路攀升,走到今天这一步。 所谓武功道法神通,其实都是旁枝末节,生命的升华和蜕变,才是人进化的本质,从肉体凡胎,化茧成蝶,飞出九天,这是刻印在人根源之上的东西,所以,几乎所有的皇帝都会疯狂追求长生。而修炼者也是以这为第一动力的,一切享受都是只是修炼带来的旅途风景,长生不朽才是第一站的终点。 数月的徒步缓行,沿途的见识和经历,连同之前的积累,一起爆发,潜意识的穿梭在人潮里,所有人一举一动,甚至风吹树叶,水流回旋,一切都在江晨的感知里,这是炼气化神,精气达到巅峰,反哺与神的一种自然举动。 用黄系思维来解释,这就是进入破碎境界的征兆,虽然,在修为上还没有打破极限,但精神上已然超脱了一步,跨入天人,有了破碎的基础,只需要力量跟上,他就可以站到这个世界的最顶端。 对于旁人来说,这样的提升很困难,但对江晨来说,力量的增长根本无需苦恼,他只需要花费一点时间,便可以完成最后的突破,一切水到渠成,只不过与外人见无声无息,而且毫无桎梏。 一个又一个的窍穴震动,好似绽放出奇异的神芒,短短片刻,便就有一百零八个窍穴自行浮现,并开始凝练,窍穴之中,好似潜藏着一个个恢宏浩瀚的大千世界,一股股无穷精力涌出,化作气血劲力,滋养全身,然后庞大的气血又继续反哺精神,让感应范围扩大散开,对身体深层把握,越发精细入微。 一切神通系数自足,终究是源于精满而神明,精气作用与肉身,肉身滋补神魂,神魂空置肉身精气壮大,这是一个圆满的循环,只修祖性不修命,万劫阴灵难入圣,只修命来不修性,此乃修行第一病,说的就是只修神魂,不修身体的错处,没有超脱彼岸的船,在强的神魂也难超脱。 同样,只修身体不修神魂的,只有船,却没有驾驭的能力,更是难以超脱,在他的认知之中,洪荒世界的巫族,便是最好的例证。 他们每一个都拥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可是,不修元神,终究难逃天地大劫,曾经几欲一统洪荒的大族,终究淹没在岁月之中,成为传说。 这些认知,俱都是来自于江晨脑海之中的零乱记忆,虽然残破不堪,却总是能够恰到好处的为他解析心中疑问,让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某个无上大神通者转劫重修,所以才能无所阻碍,一路向前。 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 简简单单的十六个字,已经足以道尽仙神以前的修炼之道,如今的江晨,天人合一,近乎于道,只待超脱其上,便可成就仙神。 比之一般人,他的精进无疑是可怕的,快的叫人难以置信,但江晨自己,却本能的感觉,一切理应如此! 来去行人如潮,江晨却如鹤立鸡群,本身超拨的气质,让人不觉倾倒神迷。这一次的突破,实在是太大了,这个世界开始对自己产生一股排斥感,因为,这个世界有限,已经不能承载不断变强的他了。 他的修为越高,与世界的距离感便就越远,越是深入,越是觉得遗世而独立,扭曲空间而疏离世界。常人看来,即使近在咫尺,也觉得远在天涯,不知道有一天会不会修炼到他不想与人接触,外人永远无法接触到他的地步。 但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那么,他的修为之高,可就不仅仅只是仙神了,即便在仙神之中,恐怕也能够成为位列顶尖的存在。 “嗡.........” 就在此时,突来一股奇妙震动,霎时,一股庞大的人道之气,竟将江晨自超拔尘世之外的境界中生生逼退。 “嗯?” 江晨下意识的向着那股人道之气来源处看去,无需猜测,他已经知道那股气息的来源,正是:“和氏璧!” 这也是他来洛阳的原因之一! 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在洛阳,他能够等到一个人,慈航静斋的当代传人师妃暄,她会为自己带来慈航剑典。 如此一来,四大奇书,他便已独得其三。 “要下雨了。” 伴随着他口中的一声呢喃,好似谕令,天上忽然风云剧变,不多时,便就有大片大片的乌云汇聚而来,丝雨飘落,空空蒙蒙,似乎给天地也染上了一丝丝愁意。 抬头,看向前方,有人迎面行来,那正是他要等的人,他本以为还要等上一段时间,却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迎着丝丝风雨,一袭淡青长衫被清风细雨惹湿,但这人却没有狼狈之感。她只缓步而行,便有说不尽的飘逸淡然,描绘不尽的从容自若。背后一柄造型古朴的长剑,给人一种宁定安和的感觉,给人一种感觉,这是一把仁者之剑。 江晨放眼看去,只见青衫人溶于风雨之中,风雨不大,却能笼罩天地。青衫人溶于风雨中,也仿佛溶于天地之中。这风雨是温柔的,这人仿佛也是柔和的,但这一柄长剑,却在这柔和上添了一份刚毅。这份刚毅并没有污染这份柔和,反而两相呼应,相得益彰。 青衫人是女子,却作男子装束,但丝毫没有掩盖她的女性特征,她有若钟天地灵气而生,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即便江晨见惯了世上美丽的女子,也不由得生出一股惊艳的感觉。这种感觉由内心而发出,没有丝毫作伪。这种艳丽不是凡尘俗艳,而是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那么自然的、无与伦比的真淳素的天生丽质。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江晨忽地出声唤道:“师妃暄!” “谁?” 诧然一惊,青衫女子霍然转头,向着声音来源处看,只见一道修长身影,正面带微笑的看着她,她下意识的一皱眉头,口中惊疑问道:“阁下是........” “在下江晨。” 江晨笑着道:“我有一事,想要向师姑娘请教。” “哦?原来阁下就是一掌击败宇文化及的江晨,妃暄这厢有礼了。” 师妃暄微微笑道:“敢问江少侠想问什么?妃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没什么。” 江晨脸上笑容不减:“我只是想问师姑娘,究竟是谁给了你为民选帝的权利?慈航静斋?” 闻言,师妃暄顿时脸色一变,她道:“江少侠何出此言,妃暄乃是为天下苍生,无数黎民百姓选帝,绝无私心,我师门慈航静斋更是武林正道魁首,一举一动自然是以天下苍生之意为先,代民选帝对天下苍生有莫大好处,我慈航静斋自然是义不容辞。” 江晨恍然大悟道:“这么说来,你们是代表着这天下无数黎明百姓?” 师妃暄垂下双目,施施然应声道:“正是如此。” “既是天下苍生,那肯定也包括我了?” 江晨嘴角上翘,邪异一笑:“可是,我怎么不记得,你们慈航静斋有问过我的意见?你们选谁当皇帝,可经过我的同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