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9集:鲁大师与邪帝舍利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229集:鲁大师与邪帝舍利

在竟陵郡西南方,长江的两道支流漳水和沮水的交界之地,被划出一大片呈三角形的沃原,两河潺潺流过,灌溉两岸良田,最后汇入大江。 这里气候温和,土壤肥沃,物产丰饶,正是飞马牧场所在的原野,牧草特别丰美,四面环山,围成一片沃野,仅有东西两条峡道可供进出,地势险要,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护卫牧场,易守难攻。 不过,这只是对于一般人来说,对于江晨这样的盖世高手,仍凭飞马牧场守卫森严,也挡不住他的侵入,更何况,他故意敛去了气息。 没有惊动任何人,江晨进入飞马牧场,毫不停留,直接飞奔后山,去寻找那“天下第一巧匠”鲁妙子。 后山灵秀非凡,更有诗风雅意,实是天下间一等一的绝佳妙处,饶是江晨,也感觉很是欣赏。 穿过一片竹林,走过一条飞瀑,在走完长长的碎石小路,来到后面的小树林里,只见下面临崖处的立着一幢二层小楼,上书“安乐窝”三个大字。江晨方一到这“安乐窝”门口,便感觉到小楼二楼上内力激荡,似是有人出手,但是感受气息却只有一个人,江晨不禁奇道:“难道鲁妙子这老头子还在练功?当真不错,不过不应该啊!按理说这厮应该已经命不久矣了,哪来得精力练功?” 怀着好奇心,江晨不走正门,平地而起,腾空直上,直从二楼窗户飞入二楼大厅,只见二楼大厅正右方,竹床上盘膝坐着一个老人,那老人峨冠博带,长着一张很特别的脸孔,朴拙古奇。鹰目深郁,双目上浓黑的长眉毛一直伸延至花斑的两鬓,另一端却在耳梁上连在一起,嘴角和眼下出现了一条条忧郁的皱纹,使他看来有种不愿过问的世事、疲惫和伤感的神情。鼻梁像他的腰板般笔挺而有势,加上自然流露出傲气的紧合唇片、修长干净的脸庞,看来就像曾享尽人世间富贵荣华,但现在已心如死灰的王侯贵族。 他浑身衣衫无风自动,最最要紧的是他那苍老而朴拙古奇的面庞上染着一层黑气,嘴角还渗着滴滴黑血,将身上所穿宽大的白袍渗的血渍点点。 江晨何等人物,他一见便知是鲁妙子体内的魔气发作,这老头在运功相抗,看他嘴角渗出的黑血,这老头当真是活不了多久了。 鲁妙子听见动静,微微睁开眼睛,只见眼前一个二三十岁的白衣青年正立于大厅中,相貌虽然普通,但浑身气息时而缥缈时而虚无,仿佛若常人亦似谪仙降世。 “在下江晨,冒昧前来,失礼了。” 江晨笑着道:“不过,虽然冒昧,但来得却巧,就让在下来助鲁大师一臂之力吧。”说罢,他不待鲁妙子反应过来,已然飞身跃到鲁妙子身后,伸出双手,按了上去,造化真元当即便往鲁妙子体内灌输。 江晨催动造化真元一进鲁妙子体内便发觉这老头果然是要油尽灯枯了,体内经脉已是千疮百孔,伤伤还带着魔气,至于丹田之中更是有一大团魔气在肆虐,好在鲁妙子修炼的也是道家玄功,最善养生,只是这团魔气吸收鲁妙子体内的真元和精气壮大自身,已将鲁妙子内力掠夺不少。 “鲁大师,在下要为你疗伤,你收起自身内力,你记住千万不要反抗。” 鲁妙子强自开口道:“先生只管施为,我相信先生对我没有歹意,否则,大可趁机给我一掌,根本无需如此复杂。” “哈!” 闻得此言,江晨当即回之一声轻笑,当下催动造化真元进入鲁妙子丹田,毁灭之力吸收鲁妙子丹田里的魔气,造化之力滋养鲁妙子体内经脉,治疗其体内伤势。 鲁妙子听从江晨安排导气归元,收起自身内力,任凭江晨施为,待得造化真元入体,他立时就有所察觉,想他受伤三十余年,日日饱受魔气肆虐之苦,对魔气何其熟悉,毁灭之力可是比世上任何魔力还要魔性,是以鲁妙子难免为之大惊:难道这人是魔门之人,特意前来加害于我? 但转念又想,这不应该啊,毕竟,若江晨真是来害他的,只需轻轻一掌,便能够将他击杀,何须这么麻烦? 这厢里,他还在胡思乱响,忽感一股精纯真元进入身体,蕴含无穷生机,正在为他修复经脉,疗复伤势,这才让他停止杂七杂八的念头,放下心来,相信江晨真的是在助他疗伤。 江晨以毁灭之力吸收鲁妙子体内的魔气,再以造化之力修复他体内的损伤,不多时,便就大有进展,再过片刻,已近痊愈。 待得江晨收功而立,鲁妙子以内力行转周身百骸,发觉丹田中魔气消失不见,体内经脉通畅,所有暗伤全都消失,整个人浑身上下都神清气爽,欣喜不已,连忙转身向江晨长稽一礼:“多谢先生救命之恩。” 江晨道:“鲁大师无须多礼,也不怕告诉大师,在下救治鲁大师也是有所求的,并非没有目的。” 鲁妙子哈哈笑道:“便是孔圣人都言施恩需报,何况常人乎!况且无论怎么说,先生都救了老夫一命,但有所命,只要老夫能做到,老夫定当从命!” 江晨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在下想要借魔门的邪帝舍利一观,希望鲁大师能够助我一臂之力,去杨公宝库取出此宝。” 鲁妙子闻言,不禁大感惊疑:“先生为何知道邪帝舍利暗藏在杨公宝库之中,须知老夫可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此事!” 江晨笑道:“在下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比如,这邪帝舍利乃是向雨田交托给鲁大师保管的;再比如,杨公宝库就在长安,机关操控在跃马桥上,入口在独孤阀后花园水井之中,又或者,杨公宝库分真假两库,机关重重,就连密道上照路的夜明珠都侵染了剧毒?” 鲁妙子苦笑道:“先生既然什么都知道,还来找老夫做什么,还要耗费真元救治我这个黄土埋到头顶的老不死的,自行前去取出邪帝舍利便是。” 江晨摇头道:“此事不妥,一来,开启杨公宝库,动静颇大,势必惊动许多人,在下相信,鲁大师必有捷径;二来,在下对鲁大师这位‘天下第一巧匠’十分敬重,既然能救,自是要救上一救。” 鲁妙子哈哈笑道:“看来我这‘天下第一巧匠’的名头还是有点用的嘛!也罢,我便陪你往长安走一遭,取出邪帝舍利。” 江晨狐疑道:“鲁大师不担心我拿到邪帝舍利,祸乱天下吗?” 鲁妙子却道:“先生武功通神,若想祸乱天下,何须邪帝舍利,况且,这东西本身就是一个祸患,要是能由先生这样的高手保管,反而能镇压祸患,对天下苍生而言,或许是好事也说不定。” 江晨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你我马上就动身。”当下,他直接带着鲁妙子御风而行,向着长安赶去,至第三天傍晚,他们便就来到长安城外,寻了个僻静无人处降落下来,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进入了长安城。 天色一黑,江晨便在鲁妙子的引领下来到了独孤阀后花园,这里有一条小路,可直通杨公宝库深处。 从正门开启宝库,闹出来的动静太大,实不为他所取,便依照鲁妙子指点,自独孤阀后花园的古井中潜入,果不其然,下的古井十几丈后便在井壁发现一个门形的痕迹,江晨伸手一按,推开门户。 井水涌动,正要倒灌,却被江晨一股真元堵住,二人施施然进入门户,合上石门,井水依旧被阻挡在外,半点动静也无。 鲁妙子见状,不禁赞道:“先生的武功之高,真是匪夷所思。” “缪赞了。” 江晨谦逊道:“不过些许微末手段,算不得高明。” 鲁妙子摆手道:“好了好了,老夫是来陪你寻邪帝舍利的,不是来听你自谦的,咱们还是快走吧。”说罢,他前头带路,向着宝库深处走去。 江晨跟在鲁妙子身后,这杨公宝库藏宝不少,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触碰机关,损坏了宝库藏宝。 两人一前一后,左转右行,行了半天,最后鲁妙子带着江晨穿过一条长廊,来到了一个大厅中央放着张圆形的石桌,又置有八张石椅圆形的石室。 江晨走近一看,桌面绘有一张图文并茂缮析详尽的宝库地图,更显示出宝库与地面上长安城的关系。 这正圆形的地室另有四道普通的木门,分别通往四个藏宝室,桌下尚备有火石、火熠和纸煤,以供点燃平均分布在四周室壁上的八盏墙灯。 鲁妙子道:“这邪帝舍利就在这桌子底下了,是否现在便取出来?” 江晨道:“那是自然,在下已等不及了,邪帝舍利,残留着历代邪帝的精元残念,在下欲谋求魔门的天魔策,这是最好的门路,否则,就得打上魔门,一本一本的抢了,到时候死的人就多了。” “呃。” 闻言,鲁妙子不由得为之一愣:“早知如此,我倒情愿你打上魔门,也好顺便替我报一报仇。” 江晨道:“此番我若失败了,你的目的就可达成了。” “那我还是先预祝你失败吧。” 鲁妙子笑道:“你可知道,这间大厅四周联通四座宽广达百步的石室,除了三座藏兵器外,其中一座藏的全部都是以黄金为主的财宝。你当真不动心吗?这可是敌国之富!那三座藏兵器的石室里,更有一座藏着可削金切玉的神兵利器!你也不动心?” “此皆外物也。” 江晨道:“我欲求者,乃是自身强大,打破虚空,破开一切枷锁障碍,又岂会舍本逐末?” 鲁妙子道:“老夫总算是知道你为何年纪轻轻便能练就如此神功了,也罢,老夫就不试探你了,看我打开机关,拿出邪帝舍利,你需想办法压制这邪物的气息,不然被邪王石之轩发觉坏了你的大事可怪我不得!”说罢,他双手抓着桌沿,朝上拔起,桌子应手上升两寸,发出一声轻响,随即,他又捏住桌面往左一扭,圆桌下发出轮轴磨擦的声音,往左旋去。 随着圆桌旋到左侧,桌底下一方地板往下沉去,现出内里窄小的空间,漏出一个封盖的铜制小罐子。 “这个罐子里装的就是邪帝舍利了,我用水银密封住,以免魔气泄露为人知晓,你自己拿出来吧!” 鲁妙子提醒道:“记得小心一些,这邪帝舍利包含了历代以来的邪帝死前输进去的真元和杂气,死前的邪念和杂念更是深重,即便是隔着这个铜罐和水银也能感受到邪帝舍利散发出来的邪念。” “放心吧!在下有分寸的!你不用担心!” 宝物在前,江晨毫不迟疑,一把便将盛着邪帝舍利的铜罐拿在手中,霎时间,他只觉脑海竟出现充满血腥的可怖情状,耳内更似听到千万冤魂索命的厉呼,无数魔头肆虐,好在江晨已经练就三重天功,生死轮转,将所有魔念尽数炼化。 创生无尽,毁灭无端,两相交迸,产生的力量自无可量计,瞬息之间,便将铜罐消磨殆尽,水银也化为飞烟,仅剩一棵散发着黑森森魔气的舍利黄精石漂浮不定,舍利黄精石冒出千万缕魔气,如有实质一般,又有如千万只魔爪,如同活了一般在到处舞动,竟然穿透江晨手上的真元,向着江晨的手臂和头颈抓来,显得极是凶狠残暴。 这些,便是往昔那些邪帝遗留下来的残念,但见魔气汹涌浩荡间,犹如黑色的火焰一般熊熊暴起,到得最后,竟衍化出十数张扭曲的面孔,有阴阴诡笑的,有痛苦哭嚎的,有疯癫吃笑的,有悲伤欲绝的,有嗜血噬人的,有阴沉如鬼的,有磨牙切齿的,如同幽冥厉鬼,欲向江晨索命。 “等得就是你们!” 江晨见状,脸上非但没有半点畏惧,反而大笑出声,翻手之间,毁灭与创生,两股极端力量,如天地浩瀚,将十数位邪帝残念尽数笼罩在内,他要将之炼化,提取残念中的记忆,借此来谋求十卷天魔策.......